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强战姬

更新时间:2020-07-30 05:42:19

最强战姬 已完结

最强战姬

来源:落初 作者:步可七 分类:灵异 主角:凌一纳里星 人气:

新书《最强战姬》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步可七,主角凌一纳里星,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简洁向:  怪胎是怎么炼成的  正常向:  全家死光的天真少女奋斗史。  传记向:  “她是降临人世的复仇女神,是所向披靡的杀人机器,是这个时代的开创者,也是这个时代的终结者。她用背叛与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帝国,世人将一切荣耀归于她,却没有人记得她的名字。——《帝国史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天色已暗,凌一扭头打算回到废墟去安置母亲与哥哥的尸骨。这时候少年已经小跑着从废墟里出来了,他背上多了一个大包,远远看上去像一只乌龟。他跑得非常快,像是后面有什么怪兽在追赶他一样。一言不发地与凌一擦肩而过。

凌一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在躲的是什么,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恐怖的马达声。

这声音,在寂静的暮色中,显得分外刺耳。她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

对方轻而易举地就抓着凌一的衣服把她提了起来,像提小猫小狗一样。

瞬间一切景物都在疯狂地后退。狂风吹打在她脸上,她睁不开眼睛。

震耳欲聋的躁声之中,一群人发出欢快的狼嚎。

是劫掠者!

在此之前,凌一只听说过劫略者的事迹。比如他们在一个又一个居住区之间游荡,抢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在警卫队出现之前就逃得无影无踪。这也就是为什么各个居住区都会有严密的防卫系统的原因。除了防虫子,还防他们。

凌一听到了少年的叫骂,他也被抓住了。

但他愤怒地大骂。换来的是几下硬拳。很快他就识时务地闭上了嘴。

不知道这个小型的车队在荒野上行驶了多久。

凌一感到自己的脖子被勒得发痛,无法呼吸的感觉越来越真实。她渐渐有些发昏。

突然,抓着她的大手一松,凌一重重地摔在地上。痛得尖叫起来。但那些昏沉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有人听到凌一的叫声,大声骂道:“呸。是个丫头!不值什么钱啊。”一把扯走了她背上的包。

里面的机械内芯和衣物都被粗暴地丢在地上。

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少年损失更加大。他似乎在废墟里弄到了不少值钱的首饰。

凌一拼命地喘息着四处张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不大的营地,周围全是坐着破烂巡游喷气车的男人。在车灯的照耀下,他们身上穿着破旧的夹克。衣服似乎从来都没有弄干净过。手里身上,带着口径很大的Qiang支,头发染成各种颜色在夜色下发着微光,一个个都如饿狼似的,面目狰狞。

有几个人正把东西从车上卸下来。

凌一看到那里面都是标注着“34区”的物资箱。它们丝毫没有被损伤的痕迹。

他们在灾难之前就抢走所有值钱的东西。

凌一想,也许,这些人跟警卫队本来就是一伙的。要不然拥有那么多高科技设备的警卫队为什么会总也抓不到他们呢?

她看到的妈***项链被一个劫掠者从箱子里拿出来。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的。上面还沾有血迹。

那是妈***遗物,是早已经过逝的爸爸送给她的礼物,不应该落在这里人手中。

凌一冲过去,想要抢回来。但那个满脸伤疤的男人并不把这个小姑娘放在眼中。他抬起脚,狠狠地踢了她一脚。

凌一内脏都被揉碎了似的,痛得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大声喊着:“还给我!还给我!”努力地向他爬过去。

恶匪们被她像虫子一样蠕动的样子逗得大笑起来。

有一个甚至叫凌一学猪猡叫。用脚在她脸上踩来踩去。

羞辱令得要强的小小少女几乎要发疯。

她拼命挣扎。咬了那双恶心的大手一口。男人在暴怒之下,一把揪住凌一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拖起来。大手像铁板一样不停地扇在小小少女脸上。

凌一想像一个英雄一样,一声也不吭。

但是她越是倔强,男人越是恼怒,下手一次比一次更狠。

排山倒海的痛,没有像凌一想像的那样令她麻木,而是一次次挑战着她脆弱的神经,令得她的脸上每一块皮肤都异常的敏锐,哪怕是最细微的动作,也会引发无法抑制的痛苦,而每一次落下的手掌简直让她如同生活在地狱之中,饱受煎熬。

最终凌一还是痛得忍不住尖叫起来求饶:“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男人却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他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凌一从来没有这样恐惧过,她恨自己不像那些她偷看的传奇小说中描写的主人公那样,拥有过人的本领或者奇异的能力,在关键时刻能大展神威。她恨自己只是一个陷入绝境的普通女孩。几个耳光就令她痛不欲生。

更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软弱。

恨不得就此被这个男人打死了事。

但是,她心中的求生意识却又是这样的强烈。

凌一在自己痛苦的尖叫声中起誓,有一天,她一定要让这些令她沦落如此境地的人感到后悔。

就在凌一觉得自己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伤疤男喝止了一切,他说:“行了。把这二个游民关起来。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男人们虽然不情愿,却也只能就此算了。

猥琐的男人走过来,把凌一从地上抓起来。他的手像是一条冰冷恶心的蛇,盘在她手臂上。

他把凌一和少年推到营地中间的木笼子里面去。与十来个男女关在一起。

这些人面色惊惶,跟凌一一样,可能都是被抓来的战利品。

这些恶徒们,从各种帐篷里搬出很多的箱子来,与刚刚抢来的东西放在一起。然后,围着篝火坐下,开始喝酒吃肉。

凌一一直看着那个拿着妈妈项链的伤疤男。

他坐在离笼子很近的地方,身材并不像其它人那样壮硕,脸上没有伤疤的地方长满了胡子。像一个野人。

伤疤男察觉到了凌一的目光,扭头看了她一眼。

凌一笨拙地寻找失去知觉的嘴巴,驱动它向他肯求道:“那是我妈***遗物。你还给我吧。求求你,还给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做牛做马报答你。”她虽然明白这些人是恶徒,但想着他们不过是求财,所以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伤疤男厌烦地朝着凌一的脸吐了口痰“你也配给我做牛马?”上下打量她,Yin笑道:“做马,再长几年还差不多。”拿着项链端详了半天之后,就顺手把那项链跟其它垃圾一起丢在了篝火里。

凌一脑子里嗡地一声。双手抓着木桩子,头挤在缝隙中。

项链并不是金属制造的,它在火焰中发出噼啪的声音,转眼就化为灰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少年凑过来,兴灾乐祸地问:“你怎么不哭不气不发疯了。”

凌一没有说话,但是她想,我再也不哭不气了。

因为不论她怎么气,怎么恨,怎么发誓赌咒,怎么恳求,怎么感觉到痛苦、愤怒与屈辱,都没有任何用处。事情不会因为她的这些情绪变得好起来。

少年做着鬼脸,在凌一旁边说:“诶。什么都没了。要是我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起码还能跟家人死在一起呢。”

凌一无神的眼睛看向他,说:“你之前劝我要活着。”

“那时候我是怕你连累我被发现。才违心那么说的。”少年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说:“谁知道你那么蠢,一听就信了。拜托你用点脑子好好想想吧,你活着有什么用啊,你凭什么报仇啊。看到没有,这止警卫队有份,这些劫掠者也是有份的。还不止呢,你没听警卫队的人说吗,是上面下的命令。你一个孤女,凭什么跟帝国的权贵凭什么跟这些悍匪斗?你知道真相又怎么样?还报仇呢,恐怕你连真正的幕后仇人都没机会弄清楚是谁。”

少年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彩“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以前在家的时候,没受过这样的罪吧?我告诉你,这还不算什么,你知道他们把女孩都弄到哪儿去吗?做鸡,天天张着腿接客。不听话就叫人轮你。轮得你腿都合不上。”

他正说得起劲,凌一蓦然没有任何预兆地一跃而起。向着少年扑过去。这一次,她出人意料地敏捷而精准。少年被她撞得到在地上,她双手伸进少年大叫的嘴里,从两个嘴角向外用力撕。口中发出没有意义的愤怒吼叫声。

笼子里的人为了避开他们两个滚成一团的人,四处逃窜,相互挤踩得尖叫起来,乱成一团。

若得离笼子近的劫掠者冲过来,拿东西对着里面就是一通乱捅。

大家都挨了不少打。

凌一被迫松开了手。挤到人群中去了。

少年捂着嘴看着她。眼神狠毒得像一条毒蛇:“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我会先杀了你”凌一冷眼看着少年,口里无声地默念着:不论受到什么样的折磨,我都不死。

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想到办法为家人为自己报仇。

她安慰自己,现在自己经历的所有的磨难都只是某种考验。连少年的存在,也只是撒旦想要阻止她通过考验的伎俩。她要变得更加坚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