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的媒人婆

更新时间:2020-07-31 06:59:39

鬼的媒人婆 已完结

鬼的媒人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女箴长记 分类:灵异 主角:刘同学江明 人气:

女箴长记新书《鬼的媒人婆》由女箴长记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同学江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书晓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常人见不到的东西,我能听见那些不寻常的声音。清明巷尽头有一间药铺,药铺主人喜欢在阳台上晾猫,我的故事,就从清明巷那间香火铺开始。有些事,开始了不到死都不会结束,药铺老板弯着眼睛看着我,但是死也是开始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韦睿的家笼着一种黑气,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再管她的事儿了,后患无穷。

我敲响她家的门,里边传来几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滚啊!”

我继续敲门,里边无声无息的,“于韦睿,是我。”

门几乎是一瞬间就开了,里边的于韦睿一副憔悴的样子,如遇救命稻草般抓着我的手,“王仙姑,你终于来了!我是不是要死了?”她摸着自己的脸,“是不是有一股黑气?”

我顺着她的手看去,发现的确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印堂处有黑气笼罩着。她将今日发生过的事情一一告诉我,原来那日她接到自己律师的电话之后,觉得刘大东对她太狠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不留给她,于是去找一个阴阳师想模仿白白把阴妻请出来,但是请出来就控制不住了,大师把阴妻困在这儿就跑了,留下一个烂摊子,于韦睿无处可去,刘大东还有一点良心,答应说这两个月于韦睿都可以住在这。

于韦睿做太太做了快十年,当时是一个平面模特,本来就是靠脸和身材吃饭的,嫁给刘大东之后一直没有干活,三十几岁的人了已经是,容颜不比围绕在刘大东身边的莺莺燕燕,又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人,到了了估计刘大东心里那一点点情意都消磨没了。没有了赚钱能力失去了青春美貌,家人又看不起这个被净身出户的女人,虽然知道这地方有鬼,但还是要回来,她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抱着侥幸的心理,回到了这间屋子,但是,再也出不去了,直到我到了这儿她才能开门,但是,她哭得涕泗横流,“她拉着我!仙姑,我出不去!仙姑救我!”

我还真没处理过这种事情,但是我也不希望鬼缠上我,于是我后退一步,于韦睿已经快绝望了,“救我啊!”

鬼应该不能杀人吧,我也不太懂,鬼故事里边都没有鬼可以直接杀人的啊,都是吓人来着,“刘太太你先别着急……”

“你让我怎么别着急啊!”她晃着头,像是快疯了,“王书晓我告诉你,我现在这个状况都是你们害的,你要是救不了我,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罢脏话满天飞。

我有点厌恶的往后退,这个女人真心让人爽不起来,不止任性,还无知,什么过错都要推到别人身上,换做我是刘大东我也会想尽办法离婚,而且一分钱都不会给她,我还真是错怪了刘大东。

我连续后退几步,基本猜出了阴妻这么生气的原因,但是我需要找到那个做法的大师。

“于韦睿,”我蹲下去看她,“你告诉我那个大师在哪儿?”

她瞪大着眼睛看我,目中尽是怨毒。

“你看着我干嘛?你不告诉我谁也救不了你。”我勾起唇角,对,就是要好好嘲讽这个让人反感的女人。

她最后没办法还是把大师的店给我了,那人姓黄,名为巍。这人的名字有点儿熟悉啊,好像在哪儿听过。

我离开的时候,于韦睿一脸的绝望,好像认定我不会回来一样。

“你放心,收人钱财不替人消灾是会折寿的,我可不想把命赔给你这种人。”还真是倒霉,收她那么点钱收尾都快折腾死人了,但是她会请阴妻也是按葫芦画瓢,没有我跟白白,她也许真的不至于到性命堪忧的地步。这女人啊,尾款都不给我我还帮她收尾,我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呢。

黄巍的住所就在捞仔河墓园旁边,我是想到脑汁都快干了还是没能想出他为什么住这儿的原因,墓地旁,就算是再好的风水也不适宜主人,阴阳宅相拼不是吉利事儿。

黄巍留着一把山羊胡,穿着宽松的袍子,看起来仙风道骨,见我站在门前,还迎出门来。

“这位小姐面相生得好啊,一看就是有福之人,只是……”他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见我不接话,又自己说下去,“只是啊,你最近,恐有大祸,恐怕你是做了你无法做的事情而迎来灾祸……”

我阻止这个小老头继续说下去,直截了当地问关于于韦睿的那件事。

上次见到的阴妻是心平气和的,这次这么凶险,恐怕是哪里做得不得当。

我问他请人时是不是一开始请不上来,他楞了一下,“小姑娘是道上人啊?”我没理他,他叹了一口气,“是啊,本来是请不上去的,但是事主一直要求要把人家请上来,最后自己滴血到符纸上把人请了出来……”

“然后再也送不回去了是不是?”我问道。

“对。”

还真如我所料,于韦睿得罪了妻,进入地府的鬼魂是有记录的,先得问过鬼差才能把人接上来,如果没有鬼差许可是无法请出来的,但是,有些阴毒的法术可以绕过鬼差把人请出来,但是就送不回去了,这样做,会惹怒请出来的人,进入地府意味着等待投胎,回不去了也许就无法投胎了。回去了也要重新等待,漫长的等待啊。阴妻还不恨死于韦睿了,加上她本来就在墓中待了几百年,比较特殊。

“老夫也没办法了,只好把她困在那座房子里,嘱咐刘太太别轻易进去……哎,都是命啊……”

于韦睿为什么一定要回到那间屋子?我有点疑惑。

我揪住他的袍子,“黄先生,这事儿也有你的份吧?”

老头摆摆手,“老夫惭愧啊,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打电话给罗老先生,小老头一改以往乐呵乐呵的样子,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样吧,书晓,你来一趟城东,我亲自给你讲讲,有些话不是电话里可以讲明白的……”

我的心凉了半截,罗老先生的语气有点儿严肃,让我觉得有些不妙,但是他并没有说这是无可挽救的情况,所以微微地安心下来。

我觉得这样做生意会坑死自己的,但是总不能把人家丢在这种情况中不理。

我走的时候,黄巍欲言又止,最后轻轻地说了句“不是你的事你还是少点插手……”这句话好像谁也跟我讲过。我着急去往城东,所以就敷衍了几句。

黄巍叹了口气,说了句无能为力就转身回屋了。

罗老先生跟他的孩子住在一起,罗老先生一辈子都在跟风水阴阳打交道,但是他的儿子确从未接触过风水阴阳。我到他家的时候,他还支走了自己的儿子。

“书晓啊,你先告诉我这事情是怎样开始的。”罗老先生一脸严肃,“这样请魂上来是会折寿的。”

我将来龙去脉理了一遍,罗老先生一怔,“如此啊,那倒是与你无关。”

我摇摇头,“罗爷爷,如果不是我,她未必会使用这个方法……”

刘大东的阴妻是没办法回到地府了,但是也不是不可能回去,只是需要一个引路人,既然当初有人引她去往地府,那这一次也应该由那人来引路,不知能否找到那人,重点是阴妻是私自离开地府的,会有鬼差来拿魂,到时候就难说了。

我犹豫了下,将之前于韦睿同我讲过的关于阴妻的事情讲给他听,“那个王大师,恐怕是难以找到了……”

“王?”罗老先生怔了一下,“那人姓王?本地人?”

“这个,恐怕得找刘大东才能知道。”

“如果是本地人的话,那很有可能是你爷爷,王耀辉。”

我愣了一下,“我爷爷不是看地选地的吗?怎么跟阴阳扯上关系了?”

罗老先生呷了口茶,“谁说的?”

不过爷爷的确很少同我提起他自己的事情。

最后只能找刘大东了,说实话,我特别不希望那位大师是我爷爷,如果是,那么就该是我当那个引路人。

在刘大东那里得到了确切的信息后,我那颗飘动的心终于沉沉的落地了。

刘大东刚见到我的时候,还有些讶异,听闻自己老婆把阴妻请上来之后,嘴里叼着的烟差点掉到裤裆里,“啥!卧槽那个蠢女人!”看起来已经是怒不可歇了,“真的想害死人吗?”

我同情的看着他,心里在滴血,一开始就不应该贪心,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然后呢?这位仙姑,接下来我要怎么做,王大师是你的爷爷,你也应该很厉害吧?”

我朝他呲呲牙,皮笑肉不笑,对了,在他老婆那里吃了亏,我得从刘大东身上补回来。于是我故作深沉,“刘先生,这事儿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捻了捻食指跟拇指。

他皱了一下眉,“行,不留后患就行。”

这事儿也算谈妥了,其实要使阴妻平静下来也少不了作为丈夫的刘大东,而刘大东对这位妻子也还是敬畏有加。

见到刘大东回来的于韦睿比见到救命稻草还激动,一上来就是熊抱,我回头看了一眼刘大东不厌烦的表情,于韦睿还在玩琼瑶剧的台词,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可能是见刘大东回来了,阴妻安静下来,静静地站在他们俩人的面前,于韦睿一直在抖,试图躲在刘大东身后,刘大东不耐烦地把她从身后拖出来,一边呵斥道:“你不是死活都要把夫人请上来吗?现在人家到这儿了,你咋了?不敢看吗?你睁眼啊!”

阴妻开口了,“我不会伤害你跟那个女人的,但是于韦睿要付出她的代价……”

嗯?这么心平气和?

一股黑气从她身体里冒出来渐渐装满了整个屋子,我捂住鼻子,挥了挥眼前的黑气,却听到刘大东诧异的声音,“王小姐?”

他们看不到吗?

于韦睿一直在告饶,那哭声响得我耳朵疼。

可能是碍于刘大东的存在,阴妻一直是平静的。

“刘夫人?”其实我是想叫阴妻的名字的,但是我忽然发现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上次白白把牌位拿出来时我并没有关注。

于是现场两个刘夫人都在看着我,我朝于韦睿摆摆手,“没你什么事。”她的脸刷一下白了。

阴妻回头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她的脸眼睛以下有两道血痕,这是哭过吗?

我拿出一块布帛递到她面前,“要跟我走吗?”

“你可以送我回去吗?”看得出她脸上隐隐的期待。

见我久久不回答,她的脸浮上一种我说不出来的表情,转身就掐住于韦睿的脖子,“你害我无法投生我就杀了你,把你困在这,天天折磨你!”

于韦睿的脸渐渐变成紫色,我看这教训也算可以了,就出声:“我可以做你的引路人……送你回去……”

她松开手,晕倒的于韦睿倒在地板上,“刘大东,把她拖出去吧。”

刘大东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在问我能不能处理好,我朝他点点头。

罗老先生告知,像阴妻这样子的鬼魂,其实更多的是悲痛和惊惧,一开始怨气并不强烈,赶在地府发现之前送回去就不会酿成大祸,虽然是于韦睿把她请上来,按理说谁请上来的就该由谁送回去,但是于韦睿那样子是不可能避过鬼差送回去的,只能由一开始把人送下去的人来处理,因为我与净化她的那个人有直接的联系,所以也可以由我来送。但愿现在鬼差还未发现,否则我就完了。

我问她她的名字,司徒年明,我一笔一划的用自己的血在画着往生咒的布帛上写上她的名字,话说亲手把自己完好的手指割一道口子真是一件考验心理素质的事情。

写完了,我朝她举起灵牌,“你能进来吧?”我有点不太相信,但是她还真的钻进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过的一切,还真可以啊。

现在应该是要带她回去处理好,我推开门,发现刘大东正站在门前等我,见我出来,连忙询问情况。我摇摇头,“没事儿,麻烦你现在跟我去银行转账。”

拿到钱后我们的联系就可以断了,以后他们的事与我完完全全无关,拿到于韦睿许诺过的钱,刘大东还问我要不要多一点,就当是幸苦费,我是很想要,但是已经不想再有任何联系了,于韦睿那种蠢却还认为自己死精死精的人,我可是一次也不想再接触了。

我拿着灵牌和往生咒回香火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