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夫难挡:老公,我冷!

更新时间:2019-12-08 08:57:08

鬼夫难挡:老公,我冷! 已完结

鬼夫难挡:老公,我冷!

来源:落初 作者:蓝冰依月 分类:灵异 主角:萧然老爷爷 人气:

《鬼夫难挡:老公,我冷!》作者:蓝冰依月,灵异类型小说,主角:萧然老爷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被恶鬼缠身,虽然这个鬼很帅,可每夜被折腾不断谁能受了?我瞧着自己乌黑的眼圈终于下定决心找大师降服这个恶鬼。  咦?可是为什么这个鬼什么符咒都不怕?被激恼的某鬼恶狠狠将我压在身下,捏着我的下巴目光阴森:“你以为你逃得掉?”  瞧着他幽深的目光我叫苦不迭,干笑着在他冰冷的胸膛画圈:“那个……爷您先起来我有点冷!”  “抱抱就不冷了。”他邪魅一笑,咬着我的耳垂暧昧吐气:“或者我们来做运动暖身?”  做你个大头鬼!撕拉…我听到衣服破裂的声音。  “不!唔…”微博搜索关注:14蓝冰依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峡谷之行最后导游说了番与老者一模一样的话。

枯树附有精魂,有缘人可将其唤醒。

故事重演,枯树苏醒。

有了白日的渲染,到了傍晚回旅店时,团里的每一个人都跑到枯木前将手按在树眼上。

眼镜男走到身边:“你们怎么不去看看?”

寻冬笑着回话:“我们昨天就试过了,可惜并不是有缘人。”

我的左手在白日爬山时不慎跌倒被树枝划破,掌心赫然一道狰狞的伤疤。

简单包扎上的纱布现在早已被鲜血浸透,清风吹拂,我甚至能闻到空气中夹杂着的淡淡血腥味。

从昨天开始我一直避免与焦黑枯树对视,但这一刻冥冥中好像有一股魔力在驱使我看向枯树。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向前走去,等我反应过来时我的手掌已经按在了树眼上,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枯树。

刹那间我感觉身体蓦然僵住,一股强大的气流顺着我手心的伤疤灌入我体内。

惊愕间我又发现周围的风景瞬息万变,古老的四合院眨眼间变成一座废墟,四周围绕着高耸的山峰,千年枯木变成了一颗只有腰粗的枫树,上面挂着的枫树叶是如此火红,毫不夸张地讲我觉得这些枫树叶分明就像是用殷红的鲜血染红的。

四周弥散着大雾,我的身体像被点了Xue道不能活动。

我费力挣扎,昨日经历的恐惧还历历在目,豆粒大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下。

可惜任凭我如何挣扎身体就像石雕一样无法移动,在我胆颤之际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不再是昨天阴森鬼魅的声音,这一次是确切的人声。

一个男人悲壮着喊:“将军我们中了埋伏,前面埋伏有五万弓箭手,这个峡谷……我们怕是出不去了。”

我寻着声音看去,隐约见前方的雾气消散,几个身披盔甲战袍,手持刀枪的男人背对着我站着。

他们的身上染红了鲜血,有几人的身上甚至插着折断的箭柄,我看着他们血肉模糊的伤口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浓重的血腥味使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作呕不停。

看着一身戎装,披头散发,明显古装打扮的几人我心里很困惑焦虑,我这是看见海市蜃楼了?难道附近有剧组在拍古装戏?

可为何这场景我看着竟觉得如此眼熟?明明我从未见过这个画面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将军我们留下掩护,您趁机逃走。”

“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一定要活着,替兄弟们活下去。”

“将军只有您活着才能替兄弟们报仇,求求您先离开吧!”

被围在中间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我以为被称作将军的男子必定是个老头子或者中年大叔,可男子说话的声音却出奇的好听,充满磁Xing,低沉有力,分明是个年轻人。

“身为三军主帅,岂能临阵脱逃?他要我们死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今日就算是大罗神仙拦在前面我也要成魔杀神!”

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画面一转,我看见那位将军带着他仅有的几位下属在数千敌军中浴血奋战。

尽管已经没有赢的胜算,但那位将军还是手握长矛,动作干净利落刺杀敌人,片刻功夫死在他抢下的人就有几十名。

看着将军脚下堆积如山的尸体我突然想到电影《神话》里成龙似乎也有一幕峡谷大战,以一抵千的场景。

我不禁猜测按这位将军勇猛的气势,或许真能杀出条血路?

不知不觉我竟看的提心吊胆,浑身气血随着激烈的战斗场面熊熊燃烧,我发不出声音只能在心里为那位勇猛的将军呐喊助威。

敌军的首领似乎察觉到这位将军武功太过高强,不能再让士兵平白送命,于是一声令下,万千弓箭,黑压压密密麻麻如一张细密的渔网扣来。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害怕那位将军被射成马蜂窝,但弓箭袭来的瞬间却见将军忽然用力旋转他的刀枪,射来的弓箭还未近身就被瞬间弹开。

我不禁在心里拍手叫好,可这时却见站在将军身后的一个男人举起长剑悄悄走向将军,那男人分明是将军的下属啊!

可他身上带着杀气,而将军竟也毫无察觉。

叛徒!我的脑海中闪过这两字,眼看长剑就要刺向将军的胸腔,我控制不住情绪撕心裂肺大喊:“将军!小心后面!”

话喊出口,我惊讶于自己竟然能发出声了,而更令我惊讶的是那将军似乎听到我的呼喊,他回过头寻着声音看向我。

难道我不该只是名旁观者吗?

猝不及防跌入一双黑曜如宝石的眼眸中,仿佛看见了漫天璀璨的繁星,我的眼里闪过惊叹,我发誓从没有过一双眼睛让我觉得如此惊艳,哪怕是貌美如寻冬。

很奇怪,我只能看见他的眼睛,他的面容模糊如雾,可只这一眼对视,我竟感到心蓦然一阵抽痛,眼角不自觉滑落冰凉的泪滴。

而将军的眼里只有疑惑。

“妍姗……妍姗……”

我又听到寻冬的声音,睁开眼下意识摸上脸颊,除了汗水并没有猜测的泪水。

我想,是不是又做白日梦了?

“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手突然被握住,我扭头看着眼镜男眼里闪烁的灼热光芒,不知道他在期盼什么。

几乎是下意识摇头否定:“我什么也没看见。”

眼镜男显然不信,皱眉又问:“你当真没看见什么?”

这一次不仅是眼镜男,我看见不远处昨日的老者也站在一旁,双眸同样闪烁着灼热的光芒盯着我。

我有些厌恶的抽回手,不耐烦的反问:“难道我应该看到点什么?”

眼镜男皱了下眉,视线在我脸上扫了一圈,似乎判定我没有说谎后才露出一副尴尬的表情,弱声道:“你别误会,我只是看你刚刚摸着树特别投入的样子,又联想关于这课枯树的传言,以为你或许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故事,比较好奇而已。”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我突然感觉手心传来阵阵刺痛,好像有尖锐锋利的东西扎在上面。

我紧紧握拳,待眼镜男与老者全部离开后才偷偷摊开手心查看。

不看还好,这一看吓的我紧紧咬着双唇才避免尖叫出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