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主公

更新时间:2021-04-05 07:16:36

主公 已完结

主公

来源:落初 作者:望平安 分类:历史 主角:李勤女贞子 人气:

主角叫李勤女贞子的小说是《主公》,它的作者是望平安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国医与国术结合,震撼三国。  李勤,现代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中医,相亲之前不小心睡着了,可醒过来后,却发现自己身处东汉末年。  汉末三国,兵戈扰攘,四方杀伐,天下无安生乐土!  李勤的身份变成了大汉将军李广的十一世孙,为了自保,他刻苦学习李广留下来的技击之术,使自己成为乱世中的强者。  风起汉末,雨打三国。  李勤用自己的笔,书写着轰轰烈烈的大时代中,属于自己的那页史书!  《主公》的交流群:12894885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和疾刺术类似,但却也有区别,甚至比现代的拼刺刀还要简单!

击杀篇里讲述的枪术并没有脱离导引术的范围,只是在翻来覆去地讲该如何使用劲力,如何出枪更快,却并没有具体招式,如果硬要说有,那也只有一招,就是刺出去!至于什么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等等,一概没有!

后世的枪法很复杂,所谓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不但各派大多有枪法传下来,使枪名将也有家传的枪术,无不复杂,可李氏留下来的枪术,和后世的相反,就一招——刺!

李氏的枪法是干干脆脆的杀人术,一丁点儿含糊的地方都没有!面对敌人,出枪,越快越好!我比敌快,敌死,敌比我快,我死!

李勤看着绢书,心想:“这种枪法,根本就是玩命啊,不重防守也就罢了,根本就没有防守!”他摇了摇头,李氏枪法真是决绝到了极点,比独孤九剑还要直接,人家独孤九剑面对不同的兵器,还要有九招呢,可眼前的枪术啥也不管,就一招,刺死拉倒!

仔细看去,就见这枪术的要点,首先是面对敌人,如敌人在正前方,那么使枪者便应先向左迈一小脚,使敌人在自己的右手方向,然后对准敌人的右肋,刺出去!

李勤心想:“这倒是很简单的方法,可如果敌人是左撇子怎么办呢?嗯,那就改往右迈一小步,刺敌人的左肋就成了,这倒是不用特别说明,毕竟左撇子不多。可完全不理敌人用什么样的兵器,就照敌人的右肋刺,似乎太危险了!”

接着再往下看,他才发现原来这种玩命的枪术是通过实践得出来的。因为李氏的枪法是用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枪术,没有任何的表演成份在里面,就是以杀敌为主,所以实践最重要,别的都是扯淡!

如果敌人使的是长兵器,那么左手再前,右手便是持稳发力为主,如果一旦被刺中,那么长兵器就没法使了,再刺右肋,便可杀敌;而如果敌人是右手在前,那更简单了,右手在前必是抬起,右肋直接就是空门,致命的弱点所在!

如果敌人使的是短兵器,左手拿着盾牌,那么如果想要攻击,右手的兵器不管是劈、砸、刺、扎,右手都要抬起,右肋仍是空门,只要使枪者出枪够快,先刺中敌人就可以了!

很简单的道理,就是认准敌人的空门,然后出枪够快,就算不能一枪把敌人刺死,刺个半死那是基本没问题的!

李勤笑了,心想:“这不就是刺自己的枪,让敌人送命去吧!真是应了那句话,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敌人用什么兵器,怎么出招,都随他的便,我这头就一个字,刺!”

想了想,李勤感觉这种刺敌人右肋的方法,如果用在阵战上,也是很好使的,和近代的长枪兵有类似的地方。面对敌人,只要我方士兵排成一列,不管正对面的敌人,而只攻击右前方的敌人,一样可以获胜;如果是站成两排,后面一排的士兵把枪高举过头,专刺正面敌人的面门,那第一排士兵的成功率就更大了!

李勤歪着头又想了想,感觉似乎这种阵战方法是有缺点的,如果士兵们配合的不好怎么办?想得头都疼了,他使劲甩了甩头,正要再往下看,却听屋门声响,母亲何氏探身进来,笑眯眯地道:“儿啊,吃饭了,快点出来!”

李勤答应一声,把绢书放入玉盒当中,去了父母屋里,把玉盒放回箱子,这才出去吃饭。

扶角村的百姓赤贫已久,家家户户长年累月也尝不到半点的荤腥,就算是养羊的赵八斤家,也只是把羊伺候得好了,然后拿进城去换粮食,从不曾杀羊吃肉,更不要提别的百姓家了。

今日李田大方,拿出豹肉来分享,村民们比过年还要高兴,家家都不拉人,全村男女老幼尽数来到,都聚在打谷场上,等着分肉分汤。

李田见儿子来了,招手叫他过来,小声道:“儿啊,你老大不小了,以后就是咱们李家的顶梁柱,今天分肉分汤,便由你来,爹给你打下手。”

李田是村中里正,相当于村长的位份,富平县由于百姓迁出迁入人口流动过频,里正所管辖的范围早和以前不同,可他是村里的一把手却是铁定无疑的。李田自知年纪大了,总不能一直当里正,所以便想着让儿子按替,虽然里正连小吏都算不上,可终是能和官府打交道的,这对于李勤日后的发展,多多少少能有一些帮助,所以他便找机会给李勤提高一下在村里的威信。

李勤明白父亲的一片苦心,他也不推辞,站到了肉案旁,肉案上早就堆满了肉条,每根肉条都差不多大,如果有偏差,也由碎肉补齐,都是正好一斤。李勤让村民们排队,他先让跟去打豹子的人出来,先给他们分肉,每分一块肉,他都大声称赞,说这人在打豹的过程中出过什么力气。

他的这种称赞法,扶角村百姓从来没有见过,都感新奇。尤其是那些跟着去打豹子的人,更是兴奋,其实他们并没有立啥功劳,可经李勤的嘴里一说,都满是那么回事的。

待分肉分到了许小泥时,李勤拉起许小泥的手,大声道:“乡亲们,可认得此人?”

村民们哈哈大笑,当然认得,这不就是许家的小子么!虽然都是熟人,可许小泥还是满脸通红,颇有几分腼腆之态,一看便是淳朴少年。

李勤道:“这位便是许小泥,咱们扶角村的勇士,许家的好儿郎。昨天晚上寻豹之时,他手举火把奔在最前,丝毫不惧豹子的凶猛,也正是因为他,我们才能找到豹子,否则现在大家哪有机会分肉分汤!大家说,该不该为许小泥欢呼三声?”

村民们轰然大笑,拍起手来,叫道:“许家小子好样的!”连声称赞,不止三声。

许小泥脸红得仿佛大红布一样,一只手被李勤举着,可另一只手竟不知该往哪儿放了,心中对李勤无限感激!而人群里的许老泥也是兴奋无比,他双手紧搓,对身边的村民道:“看着没,那是我儿子!”

村民无不大笑,都说当然知道他是你儿子,从他刚出生那天起就知道了!村民们对许家爷俩说不出的羡慕,爷俩昨晚一起跟着出去,每人都分了一斤肉,再按着户分又能分一斤,这便是三斤肉啊,老许家可是肥得流油了!

李勤夸完了许小泥,又让许老泥上前,大夸他养了一个好儿子,又把他昨晚英勇救护李田的事说了,这回换许老泥脸红得跟大红布似的,而许小泥则在底下连声说着:“瞧见没,那是我爹!”

夸完之后,李勤又按户分肉,每分一户他都把肉双手捧上,说道:“生于扶角,互相扶持!”提醒着村民,以后要团结,整个扶角村就是一个大家庭。

不多时,肉便分完,李勤又把肉汤分给村民,每个村民的碗里都有一块大肉,满满的肉汤。肉汤分完之后,村民们就在打谷场上或蹲或站,大口吃肉大口喝汤,满场尽是欢声笑语。

李家三口蹲在场边,李田喝了口汤,道:“儿啊,明天你和赵八斤进城,他的羊死了,得赶紧卖掉才成,你正好也把豹皮卖了,我给你姐姐留了半扇排骨,还有两斤精肉,你先给她送去,然后再去卖豹皮。你姐夫不在,她一个人日子难熬着呢,还要照顾公婆,怕是吃糠都吃不饱。”

李勤嗯了声,在他的记忆里姐姐李佳是个很贤淑的女子,嫁给了一个外地逃难来的穷孝廉,结果那穷孝廉跑到州里寻前程去了,把她和公婆留在家中,李佳以替人缝缝补补过日子,相当的紧巴。可他的记忆当中,却没有多少有关姐夫的,可能是那穷孝廉离家太久的关系,所以记忆模糊了。

何氏叹了口气,道:“那贾温乎不知啥时候能回来,说什么寻前程,也不知寻没寻到。”

李田哼了声,道:“如果寻到了,不早就把父母妻子接去享福了,哪能一直没信?说不定已经死在外面了呢!当初真是上了当,以为寻个孝廉当女婿,能让闺女过上好日子,结果反把闺女给害了。”

一说到贾温乎三个字,李勤便想起了一点点关于姐夫的事,但却不是什么好事。似乎贾温乎属于别的都不好,就是嘴好的那种人,什么事他都不出头,专门挑拨别人去办,然后他在后面乱出主意,久而久之,大家都发现他心眼儿太多,不够实诚,所以都不理他了。

贾温乎在老家混不下去,逃难到了富平,又在富平混不下去,只能又走,现在不知在哪儿混呢!

李田和何氏对女婿很是不满,说了几句便不再说,只是让李勤明天去看李佳,在姐姐家住一晚,替姐姐干些家务,李勤自是尽数答应。

吃过了“全豹宴”,村民们便各自回家,忙乎自家的事去了,李家三口也不例外。

第二天清早,李勤早早起来,喝了点昨天剩下的肉汤,将豹皮打了个包背上,一手挎着篮子,里面装着给李佳带的排骨精肉,一手提着根木棒,出了家门去找赵八斤,两人要一起进城。

——

小勤勤走出了小村子,进城了。小说在新书榜名次由52到49,书友们大家帮忙顶一顶吧,收藏下,要有推荐票,给本书投下,平安拜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