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叫大官人

更新时间:2021-11-17 01:44:57

我叫大官人 连载中

我叫大官人

来源:落初 作者:五指翻不过山 分类:历史 主角:牛小戈大官人 人气:

主角叫牛小戈大官人的小说是《我叫大官人》,它的作者是五指翻不过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现实中,谁也不需要在追缉下逃亡,但很多人都有一个关于逃亡的路线图在心里。此文主人公穿越到大宋的一个死囚身上后,就开始一次次搏命的逃亡。遭遇逃亡路上的红颜,拯救美艳的妻妾,指点大宋将军狄青平乱,助包青天青史留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木笼车拉着牛小戈在清晨的薄雾中,穿过街道,辚辚郎朗的前行。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见到牢房外的世界,这街道青石板铺就的,光滑又整洁,比自己来的那个世界的古镇些,不知好多少倍。

还有街道两边用木板和石料砌的房屋,外观都十分的考究,除了房屋门上、屋檐、瓦当等处有特有的雕饰外,连步行道上都有雕饰。

只是清晨还没有一个人穿行。牛小戈的好奇心让他忘掉了自己是在木笼子里面。

他暗想,还好没有什么人,要不他们看见木笼子关的囚犯,是不是会往我头上扔烂菜叶子呢?还有鸡蛋。哦,鸡蛋可以有,自己两天没吃东西,来点生鸡蛋也不错。

牛小戈只觉得肚子里咕咕直叫,在车下步行的那个头目,禁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尤其是当牛小戈看到前面一个面幌子下,蒸汽腾腾的有人在卖早点时,他几乎远远的就闻到了面香味。

该不会是武大郎的炊饼吧,他家会不会也有个会和面的娘子呢?那白白的大馒头真香啊。

马车越是靠近那铺子,牛小戈像感觉到嗓子眼里有只小手伸出来了。

经过面铺时,那头目一抬手道:“慢!”然后,摸出几文钱走了过去。那出来招呼的果然是个老板娘。只是姿色平平,也没有姓潘的长得好看。

当然牛小戈没见过姓潘的,只是他心目中肯定有个姓潘的形象。小头目拿了两个大白馒头,就走到木笼边见馒头递到牛小戈手里。

牛小戈呆愣了一秒钟,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了,就一把抓住两个馒头,一边一口的大嚼起来。

马车继续前行,牛小戈吃完后心想,自己看来人缘还是不错嘛,也没人扔我烂菜叶子,还有人给馒头吃……也可能,这馒头就是上路最后一顿了。

一行人慢慢的就到了县衙门口,门吏上来招呼小头目,叫他邢头,看来是捕房的老大。

牛小戈被押出笼子后,就唏唏哗哗的拖着脚镣进了衙门的大门,几个捕快押他到大堂外的甬道边跪下,然后几个人也没看顾他,都嚷着吃早饭去了。

邢头走过来,看了他几眼,说道:“西门邦,我没看出来,你还是条好汉。伍大奎你都敢收拾,不简单。”然后也扭身走了。

牛小戈还是从这话里听出了赞许,心想,这里还是有些阳光的人,也不全是些泼才。说不定杀这伍大奎还遂了好多人的愿呢。

路达达老师说,世间的黑暗都来自于我们内心阴暗的角落。而这个角落每个人都有,有些人在不断的放大,有些人在缩小而已。

牛小戈就这么跪着,也不知道他们把自己押过来是还怎么着。只是他心里也不再忐忑了,好像有东西破蛹而出。这种感觉自己过去从来没有过。

以前公司培训的时候,经常会参加一些打鸡血的课程,主讲者总是层层递进的推动着课程的高潮部分。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洗礼中,感觉自己像钢条一样,当然,下课后就会变成铁条,下了班仍然还是面条。牛小戈属于极少数那一部分,他完全没有感觉,对课堂上的互动觉得十分好笑。当然,这种表现还是影响到了自己的业绩。

现在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人不是被肾上腺素激发着,出现了短暂的激情。而是有种通透感,只是变得轻松了,就想笑笑。

在遐想之际,一阵咚咚咚的擂鼓声打破了晨间的寂静。

只听那些衙役嘴里拖长了威武声,手持刑杖就站列在了明镜高悬下的两边。

一个面色凝重,长着山羊胡子,约莫有四十多岁的官吏,带着乌纱帽,穿着一件官服,就出来坐在了案几后。

牛小戈想,这场景还跟自己过去电视里看的差不多。我也算开了土荤了,被古代人拖到大堂来审一把。这桌子后面坐的一定就是苟向林,他就是陷害我的罪魁祸首。看不出来,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玩这么阴险的伎俩。反正我也是一个死,一会审我的时候,我倒要会会他。

牛小戈上堂跪下后,苟县官问:“西门邦,你将伍大奎打死在狱中,可是实情?”

牛小戈想了一下,“你是苟县令对不对?……”

旁边的一个书吏大声呵斥道:“大胆!休得藐视公堂。”

牛小戈白了他一眼:“你拿好你的毛笔,做好你的记录。我是在讲道理,也没有乱吼乱叫。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古代还有王法没有?”

书吏:“怎么没有王法?这公堂就是讲王法的地方。”

“那好,我请问一下,如果一个猥琐的人,正暴力性侵一个弱小的女子,我该不该袖手旁观?”

书吏头一歪,疑惑的问道:“什么性侵?你什么意思?”

“就是强奸、强行奸污,懂了吧?”

书吏:“你想说什么?”

“我砸伍大奎叫见义勇为,知道不?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牛小戈有些激动起来。

“西门邦,你是想在公堂戏弄本官吗?”苟县官终于忍不住了。

“我不敢戏弄你,你好歹也是个县处级的国家干部。你伸个小手指就能摁死我,就能白的变成黑的,好的变成歹的,我戏弄你不是光腚男人坐在青石上吗。”

苟县官有些恼怒的说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最后一句说的什么意思?”

“光腚男人坐在青石上,不明白?就是以卵击石。”

牛小戈话音一落,公堂两边的衙役忍不住,噗就笑了出来。

苟县官似乎是受了侮辱一样,把惊堂木一拍,呵斥道:“西门邦,你少在本官的公堂上装疯卖傻,你是板子吃少了吗?来啊!”他就伸手要去签筒里面取签子出来,准备打人。

书吏见此,忙上前小声耳语了几句。苟县官悻悻的才收回了手。

牛小戈原本以为自己要吃一顿板子的,没想到这书吏还把苟县官劝阻了。

后来,邢头告诉他,其实不是书吏把苟县官劝住了,书吏只是提醒苟县官,这断了死罪的囚犯,不能再用刑拷打。苟县官只是一时晕了头而已。

苟县官:“那你承不承认伍大奎死在你手上?”

“他是死在我手里,我用枷锁砸死的。这牢里还有个叫甘泰的,跟他沆瀣一气,私自囚禁少女作为****。应该马上把这人抓起来。”

“本官断案,不容你在此胡搅蛮缠,你只说你的事。”

“这就是我的事。没有这两个畜生拐骗少女,我就不会动手杀人。你当官总得把案子前后因果搞清楚吧?”

“西门邦,你不要嘴硬。你不过是贵县的一个土财主,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三头六臂?你以为自己一死了之,就可以在这里对本官颐指气使?我看你也是活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