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五代梦

更新时间:2021-11-22 03:32:28

五代梦 连载中

五代梦

来源:落初 作者:宝庆十三郎 分类:历史 主角:刘继兴卫王 人气:

《五代梦》为宝庆十三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现代年轻人无意中回到了五代十国时期,在这个充满厮杀,血腥,情色的时代,他如何生存,如何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素馨静静的坐在那铜镜前,看着自己那有些消瘦而长尖的小脸,白嫩的脸色忽然泛起一片潮红。铜镜里反照映出她身后的那张大大的梨花木花雕床,就在不远的那张大大的锦缎铺设的大床上,一个少年正在那里沉睡,这个少年肤色有些軪黑,赫然正是那刚刚回宫不久的卫王刘继兴。

这里就是皇城内秀华宫的一间偏殿,此时尚未入夜,可是四周静悄悄的。

此时除了素馨这里没有别的宫女,虽然还只是Chun末夏初,但是岭南已经比较热了。素馨只披着一件粉色蝉翼轻纱,她的身材虽然没有这个时代文人墨客们喜欢所谓的丰满,但是那凹凸的曲线也是极为分明,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了。

素馨忍不住回头,呆呆的看着床上熟睡的卫王,此时在她的脑海里面,却如电光影像般闪过自己进宫后初见卫王的情形,以及方才遇到卫王的意外。

素馨从小父母双亡,四五岁记事起便随舅父住在岭南连州,年方十三便被舅母以选秀为由,借故送进了宫里。但是以素馨的容貌来说,在这个时代不丑,但是她那单薄的身材和椭圆的长脸,在宫里自然还轮不到出众,何况当今皇帝一向喜欢有福气、雍容华贵的美女,素馨又没有显赫的家世,就是做一宫的宫娥都要看人眼色,所以她被任命在尚衣监专门负责给宫人们浆洗衣物。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素馨就要在宫里等待苦熬十多年,然后在某一个皇帝每次遇到发生大事的时候,例行发出恩赦,然后希望可以得到出宫的机会,运气好的话找个诚实人家。

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因为这卫王平时的放肆胡为和残暴无忌。秀华宫里的雅夫人,为了让接触卫王身边的人,和这些侍从尽量少蛊惑他,于是尽然把宫里的漂亮宫娥,全部换成了所谓普通的容貌,而素馨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莫名其妙的进了秀华宫。

第一次见到卫王,素馨清楚的记得,那天自己和一干宫女去秀华宫送衣物,路过大殿前的时候,看到一堆人围着卫王服侍。卫王坐在八抬撵上,正大呼小叫的指挥人行刑。

那是一个宫女因为伺候卫王的时候,恍惚出错没有顺意,卫王命人在殿外的空地上,用沾生水的皮鞭活活的鞭死了,而他就坐在攆上和马美人一边吃水果一边欣赏。

素馨听人说了远远的看到了,当时看到那宫女的惨样,自然是吓得魂飞魄散,而私底下更听过卫王很多传闻,自此在心里也把卫王当成恶魔一般。

而再后来,这雅夫人因为平时皇帝从来不来秀华宫,便自行减少了宫里服侍的宫女。于是往往秀华宫有事人手不够的时候,素馨这些做粗活的宫女便也要去服侍。在大家眼里素馨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心地善良,又处处为他人着想,渐渐知道后便被雅夫人带到身边伺候。

来到秀华宫后平时听说卫王的恶Xing,知道他自幼是皇帝让雅夫人带着的,素馨自然是提心吊胆。然所幸卫王自己已经开了府,虽然没有离开皇城,但是离秀华宫还是有些距离的。而且平时在内宦和马美人的教唆下,卫王刻意减少来这边给雅夫人请安,素馨来了不少时间竟然没有惹上卫王。

而想起方才见到卫王来拜见雅夫人,素馨不由脸色又晕红了。雅夫人历来有个习惯,因为岭南这边天气极热容易出汗,她平时便经常在宫里泡鲜花浴,而且往往一泡就是一两个时辰。这天下午雅夫人正也在泡着,谁都没有想到卫王突然出现在汤池。

因为可能一直带着卫王,雅夫人没有把卫王当大人看,他的出现没有令雅夫人太尴尬,因为卫王出事后她也伤心了好久,听说皇帝派人去接他了,没有想到回来这么快,所以反而看到卫王现在神智清醒她也十分开心。今天服侍雅夫人在汤池的正是素馨,看到卫王突然出现的时候,她竟然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怎么去应付卫王,如果不是雅夫人在场,素馨都估计自己会晕倒。

然后只隐隐记得卫王也下了汤池里面,这汤池的水连着地心的一条温泉水脉,再连上了一条活水注入,平时水温都有二十多度舒适宜人。加上平时雅夫人喜欢花儿清香,素馨在池里洒满了花瓣,让这汤池宫里也雾气弥漫、朦朦胧胧。

卫王忽然便说也要沐浴,随即也不管雅夫人同不同意就自己脱了个精光,就那么赤条条在两人面前泰然自若的泡了起来。素馨后来知道雅夫人虽然不受皇帝待见,但是在名义上还是皇帝的几个夫人之一,而这卫王是皇帝的长子,这事如果传出秀华宫宫里的一应人等一定是死罪。

在场的皇家外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她不由躲在雅夫人身后发抖。雅夫人心里虽然也是又羞又惊,以为卫王又是故态萌发,但是她看到卫王眼中似乎没有Yin邪,也没有进一步别的行动,不由冷静的问卫王怎么回事。

卫王便叽叽咕咕说了一番素馨不太懂的话来,大意却是卫王自己在朝中没有什么根基,皇帝要立卫王为太子,卫王自己没有底气,现在需要雅夫人的父亲,当朝大佬卢膺老大人帮忙,希望雅夫人可以帮忙,自然便腆着脸来这边求雅夫人。

素馨不懂政治和朝廷,也不敢去参与。但是她知道卫王自小是跟了雅夫人几年的。听到雅夫人答应帮卫王的忙,而且她还大方的和素馨一起给卫王沐浴,更让素馨过来服侍卫王。

当时素馨自然是吓得魂不附体,可是让素馨又惊又喜的是,卫王不但没有欺侮训斥自己,而且还认真的夸自己漂亮。素馨虽然不知道卫王的话有多少是真的,但是作为一个懂事的女Xing,她感觉卫王真的是很疼自己。

看着此时床榻上熟睡的卫王,想起他那时说他很累想睡一会儿,雅夫人安排素馨陪卫王在她的寝宫偏殿休息,卫王进来后倒头就睡。倒是让素馨心里一阵迷茫,自己看到的服侍的这个少年是别人说的那个魔王吗?

这边正思酌间忽然宫外似乎有人招呼,素馨起身探头看去,却是卫王宫里的宠宦,据说是现在也受到了皇帝重用的,平时也经常过来这边传话的内宦陈延寿。

听雅夫人闲时说起这个陈延寿,虽然进来宫里不怎么光彩,但是颇有几分才智,素馨也不敢怠慢了,不由慢步走了过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这个陈延寿原也是个有眼力的,因为这次去罗浮山他是没有跟了去的,卫王回来了他马上就想办法粘着了。他可能也比较了解卫王,看看素馨一个人服侍在旁,便先给素馨道了个喜,然后低声问卫王什么时候睡的,大概在什么时候叫醒来。

素馨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服侍卫王啊!哪里敢随便搭话,便问他有什么事,需不需要自己等下转达。

陈延寿不紧不慢的一说素馨就明白了,原来是宫里的伺候卫王的那些内宦都是人精,知道曲句几个人因为卫王的原因升了职。有人便知道是卫王亲近曲句和几个去接人的官员,就想着亲近曲句几个人来讨好卫王。就想来问卫王的口风和意见,看看想派宫里谁去曲府给曲句恩势。

这边素馨正不知道怎么回答,里面卫王却招呼外面的人进去,素馨便和陈延寿一起进来卫王跟前。刘继兴早已经坐了起来,素馨赶忙过来给他披一件袍子。

刘继兴朝她笑了笑,轻轻拍拍她披衣的手点了点头,想起刚刚自己和她们泡温泉的感觉,心里有些感动和感慨,当着两个大美女**服,也只有自己在这个时代这个身份才敢,如果放在自己那个时代早被拍死一百遍了。

当然刘继兴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用意,如果不是自己身体里的卫王本来就是个怪物,而雅夫人的父亲,也是个连自己现在这个便宜老子刘晟都要给面子的人物,自己只有拉雅夫人下水她才会帮自己,他也才会有可能帮自己哩!

NaiNai的个乖乖还是这古代好啊,有权才好有强权就可以**,何况是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岭南最强权的家族。

雅夫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御姐,美丽动人妩媚出众,却被刘晟这个**雪藏了,如果不是看着在她老子的面子上,估计几年前早就被刘晟一刀咔嚓了。多可惜啊!这么个大美女!不出意外自己明年就可以做这个皇帝,到时候可以把她收藏了,呵呵呵呵。

还有这个素馨,这可是和自己那个时代宅男女神林志玲一样的美女啊,你看看那丰满的胸脯不知道比林妹妹大了几个型号,可惜古代人不识货,说她没有福气还给雪藏了,浪费啊!如果都像卫王那个脑残一样喜欢马珍珠,刘继兴估计自己以后不用睡觉了。

此时听陈延寿说要派人给曲句几个恩势,刘继兴照实还楞了一下,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谁知道陈延寿一解释,刘继兴这才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立时心里不由有些恶趣的感觉。

原来,这五代的岭南大汉皇朝叫汉国,是中国历史上的南汉,也是最有名的太监皇朝。当年卫王的爷爷真蛟蜃刘岩,为了防止自己手下的武将和臣子们作乱,想了一个千古一绝的奇招。

那就是凡是被朝廷重用的臣子,都暗示他们必须要净身才能进宫和自己论政,尤其是那些恩榜高中的进士,要想自此步入**,首要便是净身明志。

而到了卫王老子刘晟手里,就已经变成了一件公开的事情,要想进入六部、中书、门下,那是必须要净身的。

这件事影响巨大,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南汉朝廷的官员们,大多数没有不适感,一个个高高兴兴做官,就是现在这个李抑也是在超过五品就净了身,做到南海刺史后被刘晟重视,因为去势早而进宫成了诸王师。

而曲句当年教导卫王刘继兴的时候品级不高,就是后来做了观察使也是武将外臣,再加上他恶了卫王身边的内宦,自此离开卫王身边,也就没有净身过。当然他做了四州都督的时候,就有人想着他该净身了,这次再次受勋肯定是跑不掉了的!

刘继兴还没有去了解过,兴王府有多少净身的人,但是他知道后来赵匡胤做了这件事,当然导致最后宋太祖赵匡胤派人攻下岭南后,光杀掉的会净身去势的去势高手就有五百多人。

而像曲句这样得到皇帝重用的官员,一般都会是由宫里派人去府上给去势,以示皇帝的恩宠,所以官方称为恩势。刘继兴想起来有些哭笑不得。

记得历史上卫王最后也是被乐范那个死太监,阴了一手才被抓往东京汴梁的。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刚刚得到曲句的支持,如果这就让他做了太监,难道他还真能成了金大大的第二个东方不败?那他以后心里不恨死自己啊!

还有那个接自己回来兴王府的伍彦柔,据说直接跨过校尉,好像今天刘晟也升了他一个从五品下的游击将军衔。这也算是五品的官员了,何况据说是在禁军里兼职,是在刘晟有名的左卫中郎将部下任指挥。

刘继兴不明白这个职位的职衔,后来听说相当于中郎将手下的郎将,那也高过他实际上的游击将军衔了。他还好像听说有个很厉害的师父,据说和那个要跟自己的,牛叉叉的夏轻侯差不了多少!。

如果有他们的帮忙自己肯定日子好过,这要是给他们几个男人都阉了,心里含怨指不定就要给自己背后捅刀子。刘继兴不由感觉自己一个头有两个大一般,想到这里不由霍然起身,说要马上去见皇帝。

曲去疾静静的坐在阶前的石级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堆指手画脚的人,他那浑身的杀气让这些人没有近前,还有他身边插入石缝的那把三尺六寸厚背刀。

刀是好刀,一把曲家老祖宗传下来的刀。这把刀彰显出曲去疾的不同身份,在曲家几乎没有人敢对这把刀不敬,因为这是当年交州王曲灏的爱刀。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件利器,一件让曲家人自豪的刀,却被曲灏留给了曲去疾这个其实不是曲家人的手里!

曲去疾的父母是由中原逃难来到岭南的,可惜没有出路幸运被曲家收留了。而在他两岁那年冬天,父亲跟随主人出门,为了替曲句的父亲抵挡政敌的暗杀而亡。他自幼体弱多病,母亲熬到他五岁上也早逝。那时曲句的父亲曲承波还在世,某日怜惜曲去疾,用药替他改善体质,又让他跟随曲句学艺一边服侍着,这一年曲去疾八岁。

然曲句在家族里并不受重视,但是他一向低调寡言,作为庶出族人在家族中,他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十倍以上,所以他得到的一身所学在家族的十大精英里一直居上。因为他的低调和内敛,所以一直被外放历练。

曲去疾从曲句还是八品小都尉的时候就一直跟随着他,对曲句视兄视父,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不利,忠心耿耿被曲家津津乐道。而曲去疾后来意外被曲灏看中,授以刀法更传以宝刀,不久便过生而去。

曲去疾便一直跟随曲承波这一系,但是自曲承波逝世后,曲句被家族长辈压制,一直便委派在外面美其曰历练,只因和堂兄曲叹自小关系比较好,得以跟随一起在崖州平叛后立下大功,曲叹病逝后他才得以回归兴王府。

但是对于曲家那些嫡系子孙来说,从来没有把曲句这个庶出的曲家子孙放在眼里。就是曲句因在皇帝面前救过驾,受到皇帝的注视后来做到了卫王的近侍军官,曲家对这个庶子也没有格外重视,平时是有事安排无事不管。

而曲句的父亲本来住在老宅,他逝世后家族的人借口皇帝把曲家消爵为由,把曲句这一支赶出了老宅。于是曲句便带着同样是庶出的一个遗腹妹妹曲可儿,自己在城西租了的房挨着坊市间住,而曲去疾一直不离不弃的跟随。

随着曲句渐渐的升职立功,他做到韶州观察使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在坊市间买了现在的小三进房子。当然曲家从来就不泛一些势利眼的亲戚,在曲句没有受到重视的时候,那是老死不相往来。自从曲句的职务随着高涨,有些人便安排下人注意着曲句的意向。

这次曲句可以去罗浮山迎接卫王,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摸不透皇帝举动的,不知道是皇帝宠爱臣子还是借机打压。曲家那些有心人也是隔岸观火。偏偏后来曲句还没有进家门,宫里就已经传来了圣旨。

这次曲句不但史无前例的荣升了,大汉朝第一个武将节度使,而且更是袭封了本来就是曲家的爵位咸宁侯。这让曲家很多人立时坐不住了,曲句本来只是恩袭男爵最末等。如今一步登天,因为庶子晋爵而且越级成了侯爵,这在历史上也是极少的事。不说曲句原是个庶子后,就是他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晋爵,那他也可以开门立户独自成为一门荣耀的。

曲句的父亲曲承波当年是交州王庶子恩赐子爵,如今随着曲句也被进封几级,虽然他人不在了,倒是在家谱里这是后人的荣耀啊!就是当年因为当今皇帝对曲家的消爵事件,让一门荣耀的曲家大受打击,如今他反倒成了曲家可以有荣爵的几个人之一。

这件事最先坐不住的是曲家现在嫡系辈分最高的,曲句的叔叔温州公曲承州。他是曲句爷爷交州王曲灏的嫡房幼子,在曲去疾的眼里这个人就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他年纪还小着曲句几岁,如今授着曲家留着的唯一一个公爵。

他倒是没有什么本事和想法,真正有想法的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刘氏是高祖朝和当今皇帝前期的一个名人,同平章事刘浚的女儿。这刘氏平时并不待见曲句,虽然没有太刻薄曲句这一房,但是也没有什么来往交际,可是她有着几分她那做过高官父亲的眼力。

她知道自己丈夫曲承州这爵位,在大汉皇朝里并不牢固,所以平时对家族里有职位的这些子弟比较留心。尤其是曲句后来渐渐做到观察使的时候,她便又让曲承州时时派人接触曲句,逢年过节也派人接人过去团聚,也好让曲句明白你还是曲句子弟。曲句也没有拒绝,也没有什么特别表示,但是至少承认自己是交州王的子孙。

如今听到这好消息,刘氏似乎感觉机会来了,她不但要修复嫡房和庶出的关系,还要拉近自己家温州公和曲句的关系。于是她飞快命人四下出动,给曲句找了个西关最有名的去势高手胡一刀,一起和一大帮老老少少来到了曲句家里,却被曲去疾冷冷的挡在了二门里。

如果是平时刘氏早叫随身的下人教训曲去疾了,曲家不泛忠实的奴才,也从来不泛守家的高手。但是今天刘氏没有生气,而是软语细言让曲去疾进去传话说自己来了,但是曲去疾软硬不吃只说曲句受了皇命有事不见,立时惹得一干人怒气冲天,尤其是现在袭爵交州王曲烨那边的人叫叫嚷嚷最厉害,如果不是看到曲去疾拔出了厚背刀,早就出手教训了。

内院屋里,曲句坐在大大的胡床上拿着一本手抄兵书看,一身宽松粗麻便服很是随意。小妹曲可儿一身湖绿色的劲装束发快靴,正在安慰一旁轻轻哭泣的嫂嫂苏氏。

曲句的夫人是大汉有名的良将高祖朝左右街使苏章的庶女。虽然同样是庶出,苏氏从小受苏章疼爱武艺不凡,更兼有着几分见识,和曲句夫妻恩爱相扶相惜,更育有一双子女。如今听说曲句出入内廷任要职要给曲句去势,虽然她早就听说过去内廷的官员都是这样,但是如今轮到自己丈夫了,苏氏还是肯定伤心欲绝。

曲可儿一张鹅蛋长脸,自小习武的她身材高挑,可是已经十八的她还没有婆家。她母亲本是中原歌姬,在兴王府被曲承波收为侧室,她继承了母亲的身材。作为曲家的庶女,她本来要作为家族联络别的家族的工具。可是因为一则是庶出许多家族不感冒,何况她父亲又去世了,哥哥又不是个张扬的人;二来她的脸蛋实在不被这个时代的世人喜欢,所以她一直跟着哥哥嫂嫂住,几乎也没有被人家相中过。

对于哥哥的封爵她肯定高兴,可是对于这个要去势,她虽然还是个处子不太懂,但是看到嫂嫂那么伤心,她只有在一边劝哥哥,看能不能不当那个节度使和兵部侍郎。

但是她也知道哥哥虽然平时沉默少语,其实心里壮志凌云。想当年自己爷爷,在晚年都没有做到实职节度使,现在哥哥可以大展拳脚自然是件好事,所以看着两个人她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劝了。

忽然外面似乎隐隐吵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曲可儿虽然不是那种彪悍的女子,但是从小跟着哥哥嫂嫂受了家族里不少气,所以自小央求哥哥嫂嫂教自己习武,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Xing格开朗大方也直爽,她也知道哥哥嫂嫂正烦,外面家族里那些人来的目的是很明显,看看哥哥嫂嫂没有吱声,她霍然起身便开门出去。

谁知道刚刚迈出门来,却一下撞在一个人身上。还好曲可儿自小习武,侧身一闪便自己稳住身子。心里不由有些恼怒了,这可是家里内院,谁这么大胆也没有通报就这样闯,她正要生气呵斥,却看到自己撞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年公子。

虽然这是在曲家内府,因为只有三进小院子,平时邻居来串门的也不少,但是直接闯进门的还是不会有,曲可儿知道这人肯定不一般也没有暴怒。何况她知道,曲去疾守在二门,能放进来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她俏生生便站在门口,看着被自己撞到下巴的少年正尴尬的摸着下巴打量自己。

可是一会儿,曲可儿脸便红了,因为这个少年没有生气,正惊讶的看着她,她不由有些心慌了,忍不住低头看自己身上,却也没有发现不妥,不由有些愠怒了斥道:“你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好生无礼呢?”她奇怪家族里的人怎么没有跟进来,曲去疾也没有跟进来。再看这个少年身后跟了两个人,一个是风度翩翩的男子,一个是个一脸含笑的白脸无须宫人。

那个白脸无须的宫人正要说话,那个少年却朝他一眼看去,他便退了半步止住了。少年尴尬的笑了笑,却朝曲可儿施了一礼呵呵笑道:“对不起哈,是我太着急见曲师傅了,不小心撞到小娘子你了,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哈,对不起啊!小娘子!"

少年这一赔罪,一旁的曲可儿反而不好意思了,看这少年还是盯着自己看,不由脸儿通红正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怎么办。却听哥哥曲句在里面说道:“可儿,不可无礼!"便见哥哥已经来到了身后,于是更是闪到了一边好奇的看着这个少年。

曲句看到这少年和他身后两个人后,脸上先是一阵发白,继而舒眉含笑正欲向他施礼。少年却先向曲句抱拳道:“打扰曲师傅了!”曲句见他目光不由自主看向曲可儿,便只好把妹妹叫过来给少年行礼,一起请叫进了房里介绍了。

曲可儿听哥哥说这个少年就是皇帝刚刚晋封的太子,自己原来到处听人说的那个神憎鬼厌的卫王,不由心里又是好奇又是忐忑起来。

原来,刘继兴知道自己在这个时代要想保命,就必须赶在赵匡胤占领岭南前做出准备。而按历史的记录,自己要想不被弄的稀里糊涂,就必须要有人给自己卖命,所以他最先便先选择了曲句。

为了拉拢曲句,刘继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见了自己现在的便宜老子刘晟,刘晟展现了作为父亲的亲情,和一贯对卫王的疼爱。刘继兴鬼话连篇的利用道尊给自己的威力和影响,告诉刘晟要想改变大汉朝廷的现状,要想保持刘家皇脉万世一系,就必须推行一些新的措施。

刘晟自从陆陆续续听到唐国李璟受到周国的逼迫,正准备自己去掉了帝号,想割让江北土地给大周后,心里是深受打击。毕竟唐国在周边诸国的威力一直是最大的,刘晟想着自己现在也没有能力改变什么现状了,天天醉生梦死最重要啊!于是便想乐得把摊子交给刘继兴。

于是刘晟送了刘继兴一个顺水人情,竟然免了曲句的去势这项恩宠,同样的还有那个幸运的伍彦柔,至于这个李抑因为之前升到五品时已经去过势,所以刘继兴也没有办法改变。

刘继兴得了刘晟的口头圣旨谕令后,便亲自匆匆赶来了曲府。没有想到一进门就碰到了曲家家族里的人,刘继兴生怕这曲句出事,亮了身份便带了夏轻侯和陈延寿直接进来了,急匆匆的没有想到会撞到了曲可儿。

在这个时代曲可儿也许算不上美女,虽是庶出但那也算是出身名门的官三代,何况是**,偏偏时人世人审美不对。可是在刘继兴的眼里她绝对是个美女,一个顶级的美女啊!而且看她像极自己那个时代的三级明星翁虹。忍不住不由多看了几眼,刘继兴知道自己的审美在这个时代很受质疑,如今没有必要跟大家对着干,所以先轻松含蓄的告诉了曲句自己在皇帝面前说了好话,以及自己对曲句以后的想法。

这消息对曲家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好消息了,曲句看刘继兴不像开玩笑,何况是亲自赶过来送手谕,便起身给刘继兴郑重的施礼道谢。刘继兴没有计较什么,想起自己时代那些鸟人笼络人卖命的手法,于是也厚着脸皮把着曲句的手一起在那胡床上坐了下来。

一边含笑称着曲师傅,一边问曲句家家长里短的小事,就是一旁的曲苏氏刘继兴也着实称赞一下。一边又对曲句说自己在罗浮山喜欢看道尊神仙养的几个宠物打架,这些宠物都是一些仙鹤梅花鹿之类的,被观妙培训了一番极为听话。刘继兴便胡扯自己想拉一帮将士来训练看看,顺便便带到了大汉国现在军队培养,和对目前大汉朝军队的一些想法和建议。

曲句心里有些感恩涕零,明白刘继兴虽然看似在胡说八道,但是显然是想让自己来训练一批将士。在回京那晚最后的驿站,刘继兴可是召自己几个进去表过态的。他果然是天生的军人,马上说出自己在军队将士这方面的构思,言下有许多的想法和刘继兴这个现代人有不谋而合之处,当然其中也有他身为古代人的拘束思想,但是作为刘继兴这个现代人听了已经很是满足了。

于是又和他透露了,自己想组建一支山地作战的军队的想法,这曲句的爷爷交州王曲灏,本来就是山地战的宗师,他继承家学自然是深感兴趣,两个人不知不觉在内室交流了近一个时辰。

外面因为刘继兴的到来没有再吵,安安静静下来,就是身为公爵夫人的刘氏都坐在那,灌了一肚子茶水,没有一丝不耐烦,反而高兴自己来的是时候,也高兴因为有曲去疾的耽误,反而让自己见到了卫王,不由越看曲去疾便感觉他越顺眼。

好不容易宫里也来人传旨请刘继兴回去,因为刘晟为了表示庆祝刘继兴晋封太子,其实也是为了表示太子受了道尊的教诲,回来兴王府可以作为储君,皇帝特意命令鸿胪寺和礼部在宫里设宴,五品以上在京官员和各个邻国在京的使节,以及各国在兴王府的大商家都有份携眷参加,自然希望卫王可以早一点回宫准备。

让人意外的是,因为作为现代人的意识和思维,刘继兴看到曲可儿漂亮,便礼貌的请曲可儿一起前去赴宴。而曲句和夫人曲苏氏很是有些意外,更多的就是震惊了。

刘继兴没有在意到这件事的重要Xing,曲句两个人显然已经是彻底震撼了。可能是出于对刘继兴的信任,曲句知道刘继兴可能是为了笼络自己罢了,没有他想谢恩了,决定带上了曲苏氏和妹妹一同进宫。

天上人间、地狱仙境,曲家人心情如坐过山车一般,曲句虽然心态平静,但是他知道家人受不了这份刺激,所以他也想陪着家人,但是他知道自从皇帝任命开始,自己就别想安静了。

曲刘氏却是恭恭敬敬等刘继兴走了,才乖乖的从门外离开,留下个丫鬟传话给曲句,告诉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伍思虎转身沉步跨入小西街,便感受到空气里面透着的寒意。他没有止步向前落脚依旧,迎着寒意心里反而更是冷静。敏锐的感官飞速运转起来,多年的刺探拼搏浴血奋战,让他那得益于名师指点的经验优势体现出来。

他知道左边屋檐上有两个,右边房檐上有三个,路边铺面里更有十余把上弦的弓,随时都可以对自己发起疯狂的攻击。伍思虎浑身劲衣下的肌肉紧绷,就像一头择食的猎豹一般,随时可以爆发最强的动力和杀机,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人生经历过的最大困难。

偏偏就在此时,一个浑身连头都是用黑布蒙着的人,负手从一间铺面无声般走了出来。这条小西街已经被人清场了,此时路上没有一个闲杂的人,显然这些人是想留下伍思虎或者是伍思虎的命。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就站在了路中间,一双冷冷的目光盯着伍思虎。

离着三丈左右距离,伍思虎突然停了下来。这一刻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身上的杀机迸发,这么多年的生存挑战,伍思虎大大小小的战仗不下两百次,有许多比自己强的人倒在自己脚下,就是因为伍思虎有冷静的思维。

“伍二,交出我们的人,留你全尸!"黑衣人声音沙哑,狂妄之意尽显,似乎信心十足,他缓缓抽出了一把背后的砍刀,雪亮的刀身在半月下闪着亮光。

“哈哈哈哈哈”,伍思虎一阵大笑:"你不感觉好笑吗?我不管你是谁的人,胆敢冒犯我们家主人的长辈,更明目张胆的对抗朝廷法则,就要意识到他自己该付出的代价!看你口气不小啊!看你更是个玩刀的主,想必在岭南应该不是无名之辈,何必要缩头藏尾呢!呵呵想要人?别说是你,就是你们主子,那也要看你家爷爷我高不高兴!”伍思虎想彻底激怒这个黑衣人。

跟随少主伍彦柔去迎接卫王,他们几个兄弟抓了个活口,本来是要交给伍彦柔的师父病虎杨炯,谁知道开始杨炯去会夏轻侯了。杨炯身为刘晟的龙虎二侍之一,这十余年一直掌握着刘晟手下有名的刺探巡捕机构锦卫直。而伍思虎平时也跟随在锦卫直,而且现在也是个不错的队长。

黑衣人显然不是个冲动的,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伍思虎,双目却似乎要喷火一般,虽然被伍思虎的狂妄气到,但是仍然果断的左手一指,冷冷的道:“有病虎做靠山你挺得意,可是刚刚据说他去见夏轻侯了,两个同是奇艺榜上的绝世高手,他看样子是没有时间顾及你了,哼哼,现在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