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

更新时间:2020-01-09 08:12:34

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 连载中

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

来源:落初 作者:不恐惧的小丑 分类:历史 主角:吴铭柳云 人气:

经典小说《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由不恐惧的小丑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铭柳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后世的特种兵穿越至此乱世。有着两世记忆、孤傲、执着、不甘屈服的他,选择了危难关头的魏国。自此从魏国朝堂开始,一统千秋乱世,北灭匈奴,西入函谷,南平百越。乱世战国,自此应当架空。注意: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ps小丑双开了一本《秦末争霸路》大家去给个收藏可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铭走出御书房之后,相国惠施也托词离开,就跟在吴铭的身后,在他刚下了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惠施那别有意味的话音响起:“吴先锋,都说穷山恶水是刁民,秦地山水众多,秦人又行法家之治,教化不全,战斗力却是不可小视,吴先锋可莫要义气行事。”

“是相国大人啊,”吴铭转身,嘴角又是一笑,那眼中的神情似乎听进去了惠施的话,“请相国大人放心,吴铭心中自有分寸,另外,多谢刚才相国大人的旁观之恩。”

显然这是在谢刚才在御书房中惠施不加责难的。毕竟旁观者清,有时候臣子要比君上的眼睛更亮。

不过也只此一语,吴铭根本不做什么过多的感激。

直起身子与惠施那浑浊的老眼四目相对。惠施却是一叹:“这天下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吴先锋能够自知自然是好啊!先锋军务在身,老朽遍不多打扰了。”

“吴铭,恭送相国大人。”

……

回到招贤馆的住处之后,吴铭里里外外找了一遍却是不见柳云的踪影,正纳闷的时候却见桌子上放着一块折叠整齐的布。

走上前去,吴铭将那布顺手张开,只见上面写着:“吴兄之语小弟不敢苟同,这就先行拜别前去齐、赵试试气运,此番一别若他日无所事事定来寻吴兄指点,到时候还望吴兄莫要忘了相识一场。”

灰白色的布袍,吴铭的目光顺着看下去落笔处赫然是自己正在寻找的柳云。

“呵呵……”

默然的,他笑了,这叫什么?

“巾帼不让须眉吗?明明就是一个女子之身非要来上一副男人的打扮,是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这样吗?”

双手反复的折叠几下,吴铭默默的将那布袍塞进了自己的胸前的衣衫里。

一缕阳光从木质的窗子里照射了进来,伴随着吴铭最后环视了一眼这间不大的房舍。

“走了……”

大开的木门内,他扬起衣衫大步的走向了阳光下的未来。

……

大魏,三晋之一,中原故里。

前世的绛县该是大魏腹地古降吧!这也是吴铭为什么不去强秦而来辅佐魏王的原因。

黄河以西的大片沃野,古时候水利不便,古文明无不是伴随着大江大河而生,所以江河之盼的土地最为肥沃。

良禽择木而栖,好的土地自然也让人而眼红。

河西本为秦地,是当年中原战神吴起帅武卒奋不顾身拼杀而来的,如今秦国经历了商鞅变法,国力陡增,眼下又碰到魏国败与齐国,正是国力空虚兵马虚弱之际。

俗话说,老太太吃柿子捡软的捏,这话也许说人无能吧,但如果你认定自身是老太太那么这句话就是明智的了。

打蛇打七寸。魏国虽然几番战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此时的秦人虽然强悍,但若是真的正面拼杀却是不见得能够赢得了魏武卒,所以在魏国虚弱之时,商鞅力荐秦王出兵,并亲自挂帅夺取河西,到如今更是只剩下三座城池便可以全面收复河西。

……

只带着三千魏卒的吴铭在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之后终于是来到了滚滚黄河的边上。

在那高耸伟岸的黄土坡上,吴铭一个翻身从马匹上越了下来,活动筋骨,他指着对岸远处的一座城道:“那里该是临晋关了吧。”

“将军好眼力,是临晋关了,看样子一场苦战……是在所难免了!”随行的侍卫倪涛凝眉看着临晋关外原野上那片片火光忧心忡忡的说着。

那是大秦精锐营地的象征。一只只熊熊燃烧的火把连成片,将黑夜照耀的通亮,根据倪涛的经验,这,该有不下八万大军才是。

河西三大城池,阴晋、少梁、临晋关,总兵力不过三万,加上原本的守城士兵,撑死不出四万,眼下秦人却是仅在临晋关一城之外就摆下了八万精锐。

武卒在与齐人一战中死伤殆尽,能征善战的武将几乎无一存活,眼下的魏国能够拿出来助吴铭一臂之力的除了这三千武卒,就只剩下守卫大梁城的五千禁军了。

对于倪涛的忧虑,吴铭显得却是要轻松许多。

只见他不断的活动着四肢,似乎没有将倪涛的话听进去。

战国时期的马不比后世,没有马鞍马蹄铁那些东西,骑在僵硬的马脊梁骨上的感觉只让吴铭觉得两条大腿的内侧都要被磨破了。

一翻动作之后,吴铭深吸一口气,转身道:“传令下去,大军原地安营扎寨,今夜就在此好好休息,明日黎明过河助战。”

“这……”马背上的倪涛显得有些迟疑,眉头微簇,“河西战事吃紧,依末将之见该是尽快与城中守军汇合才是。”

“赶了一天一夜了,就这么过去外面秦军轮流叫阵估摸着大家也都睡不着觉,敌众我寡,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了也无异于送死,按本将的命令去做。”

吴铭说罢,倪涛却是不见动静。

“怎么,你想违抗军令不成。”

“将军……”

“再说一次,执行军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吴铭明显的有些怒了。

河岸边上,湍急的河水拍打着两岸的岩石,激起浪花。

倪涛凝视了一眼远处的临晋关,好一会才不愿的回道:“是。”

看着无声又憋屈的背影,他一声轻叹,“哎!这些人,终究还是不服我这个将军,呵呵!”

……

黄土坡上,吴铭静静的眺望着彼岸的三座城池,秦人的十万大军分两万围困着阴晋与少梁,剩余的八万主力全部囤积在临晋关,如此布局显然是想将临晋关这个渡河的关口切断,好绝了魏国援兵的道路。

只要临晋关失守,河西故地就等于回到了了秦人的手里,到时候就是围而不打,秦人也能将少梁与阴晋的魏卒饿死在城内。

眼下自己居高临下,此处观望过去局势一目了然,吴铭之所以不过河,想的不过是在这明显的地方思索一下对策。

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根干枯树枝,吴铭不断的在黄土地上描绘着。

“将军,大军以安营扎寨,外面风大,入秋,夜里风寒,还请将军回帐中休息。”

闻声,吴铭转过了身子,却见是倪涛弯腰拱手,立于自己的身后。

“无妨,行军打仗,怎能与家中相比,让守营的兵士也去休息吧。”微微一笑,吴铭招手道:“你来的正好,我们先在此规划一下,明天进城后不至于太过紧张。”

“来,咱们坐下说。”吴铭微微笑着,抬头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倪涛。

身边空地上的火把正燃烧着,发出咯吱吱响声,那微弱的光勉强照亮了吴铭所画的图案。

伸手一指,吴铭轻声、专心的说道:“就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临晋关外有秦军八万,而我们守军只有三万,且多为新兵,战斗力不如秦军。先不说别的,若是死守单是临晋关一城而言你觉得有几成胜算?”

凝视着吴铭画的图形,倪涛有着迟疑的说道:“这……只怕……只怕不到五成!”

“五成?呵呵,你我都知道,又何必自欺欺人呢,秦军兵强且有攻城器械众多,这么死守着别说五成胜率,应该是四层不到才对。”

此时此刻,如此情形之下吴铭的一番话瞬间就将倪涛内心的自我安慰击垮。

现在的形势对魏国而言确实不是什么喜悦的故事。

“那将军觉得呢?是想坐以待毙吗。”一瞬间倪涛瞪大了的双眼里密布着血丝,他起身,右手紧紧的握住跨边的刀柄,眼睛凝视着临晋关:“不激起兵士们内心战斗的欲望,我们……拿什么去打。”

说起来,如今的魏国士气低落,倪涛想办法鼓舞士气,这事走到哪说都不是错。而且无论前世今生有自信都是取得成功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倪将军不要着急。”面对倪涛的一番肺腑之言,吴铭只是语气一紧,抬高了声音:“我这有一妙计,不仅可以解了临晋关之围,若不出岔子,我们还可以顺势灭了这十万秦军,不过嘛……”

“不过什么?”倪涛猛地转身问道。

显然,吴铭赌对了,胜利对倪涛的诱惑才是最大。

“此为险招,九死一生不说,若是出了差错,这三座城池只怕一座不保。好处刚才已经说了,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倪涛斩钉截铁,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守城,本就是下策,我大魏一时又无援兵,守的了一时守不了一世,不如就此跟秦人拼了。”

“好,本先锋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一瞬间吴铭的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他拍了拍手,示意倪涛再次蹲坐下来,道:“明日进城,只要秦军一开始进攻你便离开临晋关,骑快马前往阴晋,记住一路上切不可被秦人察觉,等到了阴晋之后留下一千人继续守城,并将西城门用沙土堵死。

剩余的四千人则由你带领在第一时间赶往少梁,路上依然要注意隐蔽,待与少梁的五千守军汇合之后,你们就诱引秦军攻城,只要秦军到了城下,你们就从侧门分两路突袭,要以最快的速度灭了这一万秦军,然后乘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