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游金三国

更新时间:2020-06-25 06:21:44

游金三国 连载中

游金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祝央铭 分类:历史 主角:罗贯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祝央铭原创的历史小说《游金三国》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罗贯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安毕穿越在三国时代的现代人,他用几台恶作剧电脑和一个穿越的旅游团。来捣乱整个三国历史进程的轨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指责他们的恶行,转向两人:”你们看见吧,你们古代人才是罪恶的根源,这种破事都做的出来,烧几张纸还搞得庄严神圣。”

关羽说:“古代人?我才不知道古代人是贬低意思,还是赞扬意思。大哥,用词明确点。”我单手盖他头。

关羽才不敢多说话。张飞转向我说:“大哥,你给个信号,我们马上出击搞定这群恶棍。”我轻揪他的耳朵,说:“你真的是,他烧他的邀请函,我们等他们把其他人邀请函烧得剩下一点点。我们再出击,搞定他们,说些维护正义的话。”

我爬到两个人的前方说:“你瞧,这真是个名利双收的机会。日后我们晋升都用得到的。”关羽说:“这个总觉得有点猥琐吧。我觉得我们还是上前给他们当头棒喝,才是很酷的行为。”

我怒瞪他眼,说:“是吗?”

关羽低下大头,我则表现出副大哥的模样,一路向前飞驰。两个人跟了上来。我向一众古服的男人,拱手说:“各位,你们需要个很好的说法,来解释你们肮脏的行为。我刘备先生?在这里听着。”

众人说:“给我滚远点,否则你们会掉到火坑当中。”我冷漠地说:“可不是我爱听的。”

关羽和张飞大战他们,三局两胜制拿下将他尽数搞定。我笑说:“哦,你们这种水准,嘴巴却还敢满口脏活,真是来劲。”

众人愤怒掏制大布袋的邀请函,扔丢几下。我从他们扔来的邀请函,发现我的名字。我拾起我的邀请函,再看他们要把大多数的邀请函扔进火堆。

张飞硬是抢布袋,说:“我这个人追求的是社会和爱。你们这种行为,是会遭到众人唾弃,我绝对不让你们得逞的。”

张飞摇晃身体,我小声嘀咕:“这件事情给我算掉吧。我们拿到我们想要的了,所以其他事情都算掉了吧。”关羽挺身而出“这可不行,人家都是忠肝义胆之士。”

他们两个都要求我使用“游戏”的锦囊。我拿出锦囊的标签,上面写着的字,在众人强烈要求之下,被念出声来:“斗鸡比赛!”

接下来,事情已经彻底颠覆我的意识,他们拉开膝盖的裤子,正在进行斗鸡姿势的准备运动。我则义务地当起临时主持人。

大家都站在沙地,火坑在他们身后,他们转向正面的方向。张飞说赌约以我们返程的路费为主。

真是个好家伙,跟我相处久,人变得很精明。我果然是他命中注定的福星。然后,我随手抄起路边的树枝,当成话筒,我开口说:“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个焚烧坑的方向。我们即将举行场‘斗鸡’游戏比赛,规则当然是将两人的双腿盘起来决斗。个人而言,我看好张飞,他可以带给我们回家的路费!是吗!张飞给我点呼声。”

张飞举手大声说:“是的。”众人用油麻绳把他的膝盖与他的肺部绑在块,他寸步难行,我想这才是真正痛苦的演习。

他们那边派来个嘴巴歪斜的男人,跟我同主持。歪斜嘴男人还说:“我并不希望有人不庄重我的专业,这个人要是在我旁边,我会抡拳打碎他的眼镜。”

我开口,他把我的眼镜扔掉,我并不以为然,张飞的实力,我心里还有点底的。盆栽型的男人,很可能是无敌的存在。

我把目光注视在他们格斗的周围,双方的绳索都在头顶绕个红线圈,不知道为何要给自身加强负担,然后还绕线半个胸腔。

现场主持:

“好的,张飞选手登场,在现场周围巡视一番。”歪斜嘴巴男人说道。

“可是张飞的巡视,压根没有意义,跟他比赛的人,站在他跟前五米不到的地方。”我说。

“好的,我方选手上场,拿起地面的沙粒往脸上狠狠地刷,血迹斑斑的。”歪斜嘴巴男人说道。

我惊讶:“这是赛前给对手施加更多的压力,放点恨话,可是划破脸,我觉得真是个糟糕的办法。”

在我们的说话间隙,张飞已经搬起手脚上阵,他采用率先攻击的办法,他狠狠冲撞对方,对方后腿遭受强力打击,连续地后退,刮起一阵沙土。然后,张飞采用连续进攻的方式,晃动周身,猛扑向对方。

对方倒地后,离开方阵。

这个斗鸡还有安全线外的。我想。

歪斜嘴巴男说:“好的,我方退回至安全线外。但我觉得他其实在等待再次进功的机会。这你敢相信。他们一回到圈内,很可能是风云再起,那个大西方。趁着张飞都没休息机会,直接给他腹部致命攻击。”

我说:“你这个人吃梦想长大的,你们队伍的人可以休息。张飞难道站着看啊?所以他会有倦怠的机会吗——”

我望见张飞原地不动。我着急说:”退出安全线外,我拜托你好吧。他都有休息你呆着不动,干什么呀你。”我被旁边的人给撞了下,简直个无耻的人。

他用舌头滑滑嘴巴,眼睛向上望四十五度角。

我硬是憋气问:“你刚才是故意撞我的吧。”他说:“并不是啊,我只是觉得某人话太多,影响我队员的发挥。”

我胳膊碰了他下,他也用胳膊回敬。这一来二去的,我的心头火顿时被他逼上喉头。我跟他互相掐起来,双方互相掐肩膀,张飞霎时扔出界外。

众人高呼:“哈哈,无知小儿,斗鸡这种游戏,也是你能玩好的。”

我心一沉,给我输掉。我是绝对不能花钱给无关紧要的人。我怒说句:“关羽,你给我秀出实力。只准给我拿下位置,不能输掉。”

不知道我的话,有没有使关羽振奋无比,要是有用的话。

果然没用?关羽冲着我使用磨牙的姿态。我勉强微笑回敬。

关羽上场,一个单脚反跳,拿下对方一号大奖。

接下来的二,三号分别使用跳向空中的下落式进攻方式,地面滑铲攻击方式。

关羽居然一个后空单脚回旋踢,踢飞二号位,三号则使用悬空式下落,狠狠给三号腹部巨大的脚掌。

我惊呼:“牛啊,我二弟这种招式套路,得升向天空,真是太酷炫。”

主持人笑说:“你们这群混蛋。”我抓他口袋,正瞧前方:“给钱啊,愿赌服输。”

张飞阻止我掏钱的手臂,我怒目他说:“你要帮他,钱是我们事先约定好的。”

张飞说:”我希望金钱改变不了我们的初衷,我给他们个教训,使他们认识到自个的行为有违背精神。”张飞夺走董卓人等的布袋,转向我便是一副拯救苍生的笑脸。

我的天,这个人男人肯定有变态,我身边的兄弟,也仅有两个人,所以我得给他个笑脸,以免他给我生乱。毕竟张飞块头够大,真打起架来,他们肯定一人一个手臂把我给解决掉。

在半路,我的脸部肌肉都在颤抖,望见张飞嘟嘴幸福的表情,关羽贴面膜迎面骑行。

我的脸部洒上保湿面膜的水,依旧是紫颜色的。我恶心透顶,紫颜色的面膜使我联想到妇女的围裙,半种被人当成gay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压抑自我的情绪,关羽左右甩动那张变态的脸庞。我真想往他的脸上给拳头。但是,我得忍住,指不定这些阴险小徒,暗地趁我睡觉拔我的脚趾头。来到客栈面前,张角准备加入二次殿试的巴士,正停在客栈的面前。

还有一批索要邀请函准备上车的人们。我猜想张飞肯定在踏上夺取邀请函的路上,承诺什么东西。

心底暗骂他烦人。我主持他们一个一个从布袋当中找回属于自个的邀请函。张飞露出幸福的表情,冲着我露出春天的笑容。

我冷笑声,说:“你大哥我是个好人吧。所以你跟着我干事,都是没有问题的。我都不会有半点欺骗,我就是真心实意地对待你,还有你三哥。”

张飞望了我眼,我跳在他的胳膊,“走吧,我们上车去。”

关羽连忙搀扶着我上车。

车上的人见到这幅境象,以为是某个富裕的官僚,纷纷腾出个位置,让我们三个人先过去。我瞟了眼,意气风发的少年,眉毛粗重连向后脑勺。我问:“他们都给我们三让道了,你坐着,这不合适吧,兄台。”

张飞说:“你这般英俊,我觉得更应该向我们低头,因为在场的三个人当中都是凶悍的壮汉,容不下你这个小白脸。”关羽点点头:我见过使用美白面膜效果良好的人,你向我们展示你尊敬的仪态。我们是可以原谅不解风情的人,给我们带来的伤害。”

我夸奖两个人的表现。从心里说,我找到我们的共同点,都是需要尊敬的人种,从外表说,战争年代长着一副白净脸庞,确实是个无耻的事情,说明他根本是个吃软怕硬的人,对,我要用我的偏见捏死这个不懂礼数的小子。

对方抬头挺胸:“在下赵云,同去参加二轮面试,我觉得没有必要配合你们欣赏动众。”我说:“把你邀请函给我交出来,我要你去不了面试。”

关羽用大号的面膜绑住他的脸庞。他才叫道:“你们这群强盗,我要报告上级,批评你们这种无耻的做法。”

我笑道,这个原来是传说中的武将,赵云,这可不能得罪。得给他个好脸子看看。我招呼两人松手,给关羽个眼色,他们两人识相退到一边。

我给赵云做个拱手的姿势,微笑地说道:“这位赵云仁兄,刚才稍有见怪,我觉得此番路上,肯定是漫长无聊,我特意给你开个玩笑解闷。其实,我们三个人就想交你这个朋友。”

“骗,骗谁呢?你说交我这个朋友,有信物吗?”赵云说道。

我递交官帽的绸带,给他眼色说:“你是个很好的家伙,我可以感觉到。”赵云回给我的眼神,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渴望被征服的感觉。

我示意两个人,公交车驶向大殿的位置,我们在车上喝水交杯,吃半颗苹果。正是这些做法,使得我的胃口不佳,但赵云却更加深对我喜爱的程度。因为他开口叫我声:“哥。”

我不得不说,真他妈爽,又收服个三国小兄弟。

车子行驶至张角的宫殿,时间到了黄昏。我原以为面试的计划应该要取消。谁知硬脾气的张角,给面试的人员个死规定,在今天晚上时间到达八点半的时候,完成所有面试。

来场的人有人唾弃,有的人沮丧。我跟他们商量过后,便把张飞和关羽叫到旁,我把张飞的仙人掌刺,用手给磨碎之后,装在面膜。

我招呼关羽,给他们每人分几片面膜。关羽伸手抓面膜,手掌就被刺到了。我抿嘴笑啊,真是心扉舒畅,说:“你给他们解除压力,也可以随带告诉他们打道回府,这都是你的功劳,你的美德。”

关羽“切”了声,将面膜颁发给每个人,中途有人想要把面膜打开。关羽阻止说道:“你得等大家,一起把面膜都带上,你再跟着带上。”

那个家伙很不识抬举,他马上将面膜带上,“啊”的声。

“好啊,你居然给面膜里面带刺!”他的声音传在众人的耳朵里,捶打关羽的声音压过风头。关羽无奈望着我。我无情地望着他,:“哼,你不是处处跟你大哥做对吗?我们两个先上大殿。”

我拉着想要帮忙的张飞,两个人走向通往大殿的楼梯。

背后传来关羽被人互殴的声音,我仿佛听见地面瓦块破碎的声音。

这便是我想要的,我高傲的嘴唇撇向关羽,我希望他牢记惨痛的教训。以下犯上可不是很好的决定。我凌厉的眼神射向张飞,他脚崴了下楼梯。

我正眼望向大殿之上的来人。我客气上前说:“项兄,你开豪车都来面试工作了,我们这些小人物,可真是担当不起啊。”

项霸拱手,轻微点头。

他的言行中,对我有份蔑视。我保持沉默,不再理会。

眼角旁边的董卓,望见我便是句:“孙子。”

我淡定说:“董先生的做法我不敢苟同,还有你叫谁孙子,都别叫我。你担当不起的。”

董卓呆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