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爹乃当朝宰相

更新时间:2020-06-26 05:21:26

我爹乃当朝宰相 连载中

我爹乃当朝宰相

来源:落初 作者:待天明 分类:历史 主角:陆伯言傅泰 人气:

新书《我爹乃当朝宰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待天明,主角陆伯言傅泰,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江先生,请问成为宰相之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江苏昊:你还有脸问?不是被前朝叛逆追杀,就是被奸臣乱党背后捅刀子,还得整日防着那老皇帝!说好的当个鱼肉乡里的纨绔呢?说好的当个躺在功劳簿上的蛀虫呢?  我:江先生,别动怒,那情场之事总让您满意吧?  江苏昊:满意?来,你过来!指腹为婚也就罢了,哪有当妻子的整天就晓得欺负自家相公!说好的贤妻良母呢?说好的温顺乖巧呢?都被你吃了!  我:误会!这是误会!您先把板砖放下,好歹我也让你成为了一代名将啊!江苏昊:哼,一代名将?不就是截了几次粮道,俘虏了几个落单的大人物么?你至于安排十万大军追杀我八百里吗!至于吗!说好的运筹帷幄呢?说好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快松手,俺不想伤了你!”可无论典重如何分说,楚心禹就是不松手,紧紧地按住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有些气恼的典重也顾不得这么多,轻轻用力,试图挣开楚心禹,可让他震惊的是,眼见这个还不到自己胸口高的姑娘,竟然与自己的力气不分上下!

不服输的典重憋红了脸,使出自己浑身的力气,被楚心禹按着的手也缓缓抬起。

见此,楚心禹脸色一变,猛地往下一按,暂时卸去典重手上的力气,然后才松开手,以免误伤了典重。

“我只是想试试典大哥的力气,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楚心禹笑着抱拳道。

既然楚心禹道了歉,典重也不好意思和一个姑娘过不去,嘀咕道,“姑娘,你这手劲儿可不小啊,俺刚才都没掰过你。”

楚心禹摇摇头,说道,“典大哥臂力之惊人,稀世罕见,单论力气而言,我还要稍逊你一筹,只不过是占了些技巧上的便宜罢了。”

典重挠挠头,大笑道,“我也不懂这些,平日里也就瞎使劲儿。”

傅星汉一脸愕然地看着典重,他心里可是清楚,楚心禹自小在军营里摸爬滚打长大的,又有其父麾下一干名将的指导,一身神力,勇武过人,在军事上也展现了极高的天赋,年纪轻轻便是洛阳城里的风云人物。

只可惜身为女儿身,楚心禹怕是这辈子也无缘当个将军,否则他日必是大晋第一猛将。

“对了,你们怎么会跑到山里来,这儿很少有人经过才是。”

话音一落,在场众人齐齐看向江苏昊,江苏昊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我们本来是要去清水镇的,误打误撞就到了这儿。”

“原来你们是要去清水镇呐。”典重一拍大腿,笑道,“其实从这儿过也行,而且还近得多。”

“只是这附近有很多土匪,一般人若没有镖师保护,根本不敢打这儿过。”

傅星汉眯了眯眼睛,沉声问道,“土匪?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一带还有土匪存在?”

典重叹了一口气,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这些土匪打哪儿来的,这几年如同雨后春笋般,突然冒出一个又一个山头!”

“这群土匪心狠手辣,附近的村子都敢怒而不敢言,但是他们做事不留痕迹,于是也就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就连镇上的官老爷们,都以为是我们故意捏造出来的,久而久之,也就没人管了。”

“岂有此理,置百姓于不顾,这种混账也能当上一镇长官!”楚心禹愤怒地喝道。

“那你们为何不向州府上报!”江苏昊问道。

“以前还算好的,除了抢点粮食钱财,也没干什么坏事,大家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想着忍忍算了。但现在这些土匪强行掳走村里的青壮,那些被掳走的人,就再也没回来过。不知多少村子都因为这些畜生,成了鬼村!”谈及此,典重狠狠地将砍刀插进土里。

“掳走青壮?”傅星汉神色一厉,追问道,“土匪抢劫钱财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掳走青壮?”

“这俺就不清楚了,俺最近寻思着发动周围的乡邻们,结成乡勇,到时就再也不怕他们了!”

“典大哥,算我一个,我倒要瞧瞧,这群土匪究竟有多大能耐!”楚心禹紧捏着拳头,喝道。

“姑娘的好意俺心领了。”典重说道,“此事凶恶,你们又都是外乡人,还是莫要涉足为好,明日一早,我便带你们出山。”

“诶,这烤鸡好了,大家趁热吃。”典重岔开话题,将手中的烤鸡分给众人。

众人吃饱喝足之后,便都躺下休息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典重居然就枕着吊睛大虫的肚子,在篝火旁呼呼大睡。

待众人都熟睡后,傅星汉突然睁开眼,离开了营地。他走到一处静谧林子里,将手放在嘴边,朝天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听着极似某种鸟鸣。这时,一只黑鹰从空中俯冲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傅星汉手臂上。傅星汉取出一封密信,绑在黑鹰腿上,拍拍黑鹰的翅膀,它便极有灵性地飞走了。

傅星汉并没有马上返回原地,而是负手站在林子里,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轻声笑道,“呵,化整为零。若不是江苏昊无意中闯进这里,还真就让你们这帮贼子瞒天过海。”

第二天,在典重的带领下,江苏昊一行人走出了密林,来到了李家村附近。

“公子,你看,前面就是俺们李家村了。”

顺着典重所指的方向,江苏昊远远眺去,只见土地平旷,屋舍俨然,不禁叹道,“真是好景色。”

“那是自然,俺们村子的景色可美了。”典重自豪地说道。

待得众人走近村子,却怪异地发现村口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不安的典重扔下猎物,快步跑进村里,江苏昊等人也跟了上去。

一进村子,就看见地上摆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麻草,而一个妇人正蹲在一旁哭哭啼啼的,附近围了好些村民。

典重颤巍巍地掀开麻草,哽咽道,“阿嫂!发生了什么事情,大牛哥他怎么了!”

那妇人一把将典重推到,破口大骂,“还不是你干的好事,非要组织什么乡勇!现在好了!大牛死了!你满意了吧!”

典重呆呆地看着妇人,懊恼道,“是不是那群畜生又来了!”

站在一旁的老叟蹲下身子,解释道,“今日一早,他们来收钱,你又不在,大牛就带着乡勇们,打退了那群畜生,只是大牛肚子挨了一刀,伤势过重,唉。”

“你还我丈夫!你还我丈夫!”这时,妇人扑过来,推打着典重,撕扯着他的衣服,好在附近的村民死死拉住了她。

老叟扶起典重,说道,“阿重,你先回去吧。”

无辜的典重看着附近的村民,竟然没有一人为他出声,反而大部分人眼里都是埋怨、不屑。

“村长!俺。。。”

“行了,听我的,快走吧。”言罢,老叟便松开了手。

在村民的注视下,典重失魂落魄地走向村尾一间破旧的草屋。

“诸位,都请坐吧,家里也没有东西能招待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典重打开门,请江苏昊一行人进来,强颜笑道。

江苏昊站起身,说道,“典大哥,出了这档子事,我们实在不好再麻烦你了,你告诉我们路线,我们自己出山便是。”

“无妨。”典重低声说道,“其实,我早就料到了,想要反抗又怎能不流血,只恨这第一个死的,不是我。”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村长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他环视了一圈在场众人,对典重说道,“阿重,你出来一下。”

“你们别想这么多,先休息一下,待我处理好这边事情,就带你们出山。”言罢,典重便跟着村长出去了。

楚心禹一拍桌子,喝道,“哼!这群混账,若是给我一百兵马,我便彻底踏平此处!”

“楚姑娘,莫冲动。”傅星汉劝道,“如今我们都是庶民之身,不好插足此事,还是报与州府,让他们来处理较好。”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争吵声,吸引了屋内众人的注意。

“阿重,这是村里人凑的一些盘缠,拿上它,去别的地方吧。”

“什么!村长,你要赶俺走!俺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没做错,只是李家村不适合你,你还是走吧,莫让大家难做。”

“村长,俺自幼在李家村长大,靠着村里人的接济才能活到现在,俺还没有报答乡亲们,您不能赶俺走啊!”

“阿重!你只是老典在山里捡回来的孩子,你本就不是李家村的人,你走吧!”说罢,村长便甩开典重的手,拄着拐杖离开。

江苏昊推开门,发现典重伤心地跪在地上,低声啜泣着,而地上,还散落着一袋铜钱。

典重抹干眼泪,强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我这就带你们出山,走吧。”

江苏昊一行人虽是同情典重,但作为外乡人,他们实在无法指责谁,毕竟有些事情,本来就没有对错可言。

跟着典重,众人出了村子,又赶了一小段路,便回到了平坦开阔的官道上。

“典大哥今后有何打算,我们此趟要去扬州,不如与我们一道。”江苏昊提议道。

“不了。”典重轻轻一笑,说道,“俺除了打猎,啥也不会,就不拖公子后腿了。虽然村里人赶走了俺,但这山里这么大,活下去总不成问题。”

“那好吧,典大哥,这一路上,承蒙你照顾,这些小小心意,还望你收下。”江苏昊将一袋银子塞进典重手中,轻声谢道。

典重一副为难的样子,忙道,“公子,您快收回去,俺不能收!”

“好了,典大哥。”江苏昊按住典重的手,说道,“如果你还当我们是朋友,就收下吧!”

“那、那就多谢公子了。”见此,典重也不再推辞,抱拳谢道。

“典大哥,我们有缘再见!”

告别了典重之后,江苏昊一行人又重新踏上了旅途,只是一路上大家心里都有些沉闷,连江苏昊也少有地静坐在一旁,不发一言。

“典大哥真是可怜,明明这般为村里人着想,却被赶出了村子。”江姬儿低声叹道。

“谁说不是呢。”江苏昊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吧。”

这时,远处的一处火光吸引了江苏昊的注意,他疑惑道,“大晚上的,谁在那里烧东西,火势还这般大!”

楚心禹扭头一看,顿时惊呼,“是李家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