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戏游盛唐

更新时间:2020-06-27 05:32:10

戏游盛唐 连载中

戏游盛唐

来源:落初 作者:探踪 分类:历史 主角:李闯来德叔 人气:

火爆新书《戏游盛唐》是探踪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李闯来德叔,书中主要讲述了:李闯来在一家大公司中担任不入流的小策划员,全国瞩目的“穿越盛唐”游戏开发成功后,举办起价值千万的全国比赛。李闯来成为第一批游戏体验者穿越至大唐完成闯关任务。在时代的浪潮中,如何通过线索完成任务?一个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另一番大唐的篇章正徐徐打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县城里边照常热闹,说起来是很奇怪,和这外面的村不过一墙之隔,倒像是换了人间。城里边灯火辉煌,莺歌燕舞,城外边忙忙碌碌,劳形苦心。

罗甘和二虎两人并肩而行,一人背着一箩筐鱼,二虎仍是东张西望,见着华服打扮的人就挤眉弄眼。

二虎:“快活,可真的快活!他们这帮人生来就是享福的!”

罗甘晃动一下沉甸甸的背篓,调整一下姿势继续前行,瘦小的身板背这东西可比二虎吃力多了。

罗甘:“各人自有各人的苦,世上哪有真正快活的人。”

一听这话二虎就觉得不可思议,这罗甘哪是什么享受福的人。

二虎:“喏,你这熊嘴巴个球!那这穿好看衣裳不干重活的,哪能跟俺们比啊?俺们从公鸡没打鸣干到耗子都睡着,怎么会比这个更苦的!”

罗甘苦笑着,看着这辈子只有干农活命的二虎,无法体会另一种生活应该也不难想象。

罗甘:“穿上了衣裳,说的可能就不是人话,见的都是爷,扮成乖孙子。”

二虎:“什么?什么不是人话?”

罗甘更耐心地说着:“别看我们手上这活重,干到晚这一天也就过了,很多人这辈子都干不到天黑。”

二虎愣是不明白罗甘这话里有话,也不会理解罗甘曾经做过文员的日子。

二虎摇头叹气:“俺看你就挺不说人话的,说半天也说不明白。”

罗甘无奈,二虎催着罗甘快些走,趁着太阳落山前赶到目的地。

没多久,二人将鱼筐放在地上稍作休息,酒肆的家犬朝着罗甘狂吠,让在这里等候的二人感到有些焦灼。

二虎站远远的,看着这恶犬感到有些惊恐不安。

罗甘有些意外:“呦呵!大块头也有怕的东西啊。”

二虎振臂一挥:“俺啥也不怕,这疯狗子得咬伤腿,回去活都干不了。”

这紧张的模样又开始逞能,让二虎显得有些滑稽可笑,罗甘会心一笑,随即走向这狗面前。

罗甘蹲下凝神盯着狗,狗停住叫嚷,四目相对,罗甘面无表情让狗感觉有些疑惑,场面剑拔弩张,二虎不知道罗甘下步要做什么。

就在那一瞬间,罗甘挤眉弄眼扮起鬼脸,眼睛一翻白,学着狼“啊呜”地叫起来。

惊呆了!二虎脸上的黑线都快掉到地上,要是地面没有阻力二虎就可以滑行溜回家,不想认得眼前这蠢蛋。

这恶犬倒看到罗甘这般动静实在不寻常,反而退避三舍,快步往裁缝店里边那桌子躲。

二虎更是吃惊,看着罗甘胜利者的姿态转身过来。

二虎:“吹得了牛,吓得了狗,阿罗你长本事了啊!”

罗甘:“瞧你这熊嘴巴个球,块头这么大怕还没你肚子半大的狗。”

看这小子得意的嘴脸,怕是好了伤疤忘了我二虎的拳头!

四周一看,二虎没发现什么能当做武器的,左右各抄起一只鱼,像双刀一样威武霸气。

罗甘也不示弱,拿起一条大鱼,双手把着,跟个勇者一样与二虎对峙。

这两二缺当然吸引了路人驻足围观,吃瓜群众对二人议论纷纷,以为这是什么表演,纷纷叫好。

二人还没打,本来也就做做样子,没想到一下子动静这么大,这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就在这时,酒肆走出一位圆领袍衫,革带配着长靿靴,打扮讲究不像个普通人。慈眉善目,几缕青须飘扬在下巴,估摸着五十左右,一出场便招了全场注意力。

人们纷纷向他致意,“杜郎中好!”“竟然是杜郎中!”

杜郎中和人们挥手致意,罗甘看着总觉得重要领导人接见人民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

细看这已经扔下鱼的罗甘、二虎两人,露出甚是温和的微笑,向他们致意。

杜郎中:“我听柳兄说过了,在下司储郎中杜玄,请往里头一叙。”

随后伸手作邀,罗甘二虎快速交换一个眼神,随即背上鱼筐一同前去。走两步罗甘和二虎想起刚抓起的鱼还掉在地上,赶忙回去一把抓起来,一路小跑跟上杜郎中。

酒店小二上了酒,给杜大人倒了茶招呼了下,马上又匆匆去招呼别的客人。

见着对面的二人十分拘谨,就示意让他们随意一些。

杜郎中:“不必拘谨,我也不是什么要形式的人。”

而后举起茶,与二人碰杯。

杜郎中:“我以茶代酒,实在喝不得什么酒,怕多了又去那青楼潇洒快活。”

二虎直接哈哈大笑,手开始指指点点,罗甘陪着一起笑,还特地打了下二虎那飞空乱舞的手指,避免他太失礼。

三人杯尽,罗甘一直仔细观察杜郎中的一言一行,看着十分宠辱不惊,既然是柳大人的老相识,看来也是温文尔雅之人。

罗甘:“郎中,晚辈就单刀直入。今年安平县交粮打的就是这鱼。”

杜郎中一听,方才仔细打量着鱼筐中的鱼,抓起一只左右翻看。

杜郎中:“是新鲜的,我虽然是今年方才到任,可交粮上鱼这可不常见,以往都是交鱼吗?”

罗甘:“嗯……额,是吧,别处都是菜我们打鱼跟他们也不会冲突……”

杜郎中:“粮食自然是越多越好的……怎么会冲突。鱼嘛反而不保鲜,这稻谷倒是能长久一些。”

罗甘一下被戳中软肋,虽然准备好说辞,但说话还是稍微结巴了。

二虎看这场面憋着难受,噎着藏着感觉也不是个事儿。

二虎:“哎!俺看既然你你你,是什么个老相识,就直接说了吧。”

罗甘赶忙制止二虎,重重地拍二虎大腿,没想这下拍地噼啪响,好是清脆的一声。

罗甘:“什么你你你,这是杜大人,说话要尊重一些。”

二虎哎呦叫疼:“俺就看不惯这娘里娘气的,都是大男人说话还不痛快一些!”

杜郎中觉得这二虎倒是憨憨的有趣,罗甘也是客气礼貌的人。

杜郎中:“没事,方才说到老相识确实不假,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直说吧。”

罗甘见藏也藏不住,也索性直说算了。

罗甘拿出一只鱼,拍在桌面上:“大人,我们今年遇到水灾,这菜地是全毁,我们怕误了国家的大事。”

二虎:“也怕杀头。”

罗甘:“才想用我们养在河里的好鱼,来换作粮食上交。”

二虎愣是没反应过来:“嗨!还是俺当时告诉你们河里面鱼挺肥的,什么时候变成俺们养的了?”

罗甘欲哭无泪,捂着脸完全不想跟着二愣子搭话。

杜郎中捋一捋自己胡须,来回看鱼和罗甘。

杜郎中:“按法,不交粮食是死罪,这鱼虽是粮食,但却不属于你们安平县应交粮的部分。”

这话一说,罗甘满目金星,满脑子都是如何回去跟乡亲们交待,这没救了?

那还真不如一开始就听了二虎的话,揭竿反了去,可揭竿之后就要招募人手,就要募集粮食。

最最可怕的还是遇到朝廷的军队一打起来可不是对手,到时候到底谁是主谋?要是自己被抓了,那可就真的完了,大唐的酷刑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二虎吧!嗯!推荐有勇的人当主帅,这样打战也会积极一些,大不了一战斗自己跑了就是。

想到这里,罗甘摇头晃脑,觉得事情真的有出路了。

二虎拍了罗甘的脑袋:“那你说怎么办?”

罗甘:“我决定了,任命你为主帅,秋收大将军,我们的目标是那星辰大海。”

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二虎已然在风中凌乱,端着罗甘的就被闻一下,这是酒还是什么脑残偏方。

二虎焦急地说:“杜……杜郎中,你……您有没郎中帮俺这发小看看病,脑袋给水浇糊涂了吧!”

杜郎中看着二人这般苦恼,手指点桌面几下,让二人聚精会神。

杜郎中:“但也不是没办法,今年天确实不太好,粮食嘛,是可以合理歉收的。”

二虎还不明个中意思,罗甘已恍然大悟,双手作揖。

罗甘:“谢郎中相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