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小人物

更新时间:2020-07-28 05:31:38

大唐小人物 连载中

大唐小人物

来源:落初 作者:伊犁豆浆 分类:历史 主角:肖问天侯杰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伊犁豆浆的原创小说《大唐小人物》,主角肖问天侯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本是小人物,穿越又成乞丐。不是达官贵人,也非富二代,没资格挑三拣四;他知道要想达到目的,光靠武力是不行的,重要的是多动脑瓜;他什么坏事都做,而且做得心安理得,有一百颗头颅也不够挥霍,偏偏活的滋滋润润;他得贵人相助,有极好的运气和机缘,疑难杂案中就慧眼,无数英雄势死效命,一众美女一往情深;他清楚何地可以当大爷,市井江湖如鱼得水,官场庙堂风生水起,疆场驰骋战无不胜;他明白何时该做缩头乌龟,完成使命毅然借机归隐,避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重归小人物幸福美满人生。凭一张巧嘴,仅是耍贫吗?不,真亦假时假亦真,这是智慧。考什么科举,讲什么道德,还是做一个流氓比较惬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降临,陈州城白天热闹的街道、缭绕于耳的叫卖声和车水马龙的场景已经不见了,一切都归于平静,街上少有人迹,只有赌坊不时传来喧嚣声。

雷鹏府第的大门紧闭,门口两盏灯笼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不远处,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人踏着月色朝这边走来。那人来到雷府门前,左右打量看看四下无人,施展轻身功夫蹿上高大的围墙,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

雷鹏为霸一方,虽然大字识不了几个,但平日里却喜欢标榜自己是读书人,至少他的书房布置的就很有特色。

一张花梨木的书案古色古香,书案的一头摆放着各种古籍,书籍旁边是数方宝砚和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书案的另一头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迎Chun花。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顾恺之《木雁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钟繇墨迹。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

此刻,雷鹏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书案前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肥硕的身体轻微晃动着,他臀下的竹编太师椅有节奏地发出“咯吱”声。

突然,雷鹏停了下来,猛地睁开了眼睛,直接从太师椅上蹿起来,动作之迅速让人咋舌。

他目光锐利无比,警惕地盯着门口的方向,沉声喝道:“谁?”

门开了,一个人推开门缓缓而入,那人看了雷鹏一眼笑道:“小雷,看不出来,你这警惕Xing很强嘛!”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叫花。

在陈州城,敢当面把雷鹏叫“小雷”的人,除了法正恐怕就只有老叫花了。雷鹏的真实身份,外人不知道,可老叫花却清清楚楚。表面上雷鹏是陈州的土财主、土皇帝,实际上他是法正的大徒弟,也是“闪电”的第一杀手。

见到老叫花,一丝惊讶之色从雷鹏眼色掠过,他赶忙恭恭敬敬地向老叫花施礼道:“师伯,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叫花淡淡道:“怎么?不欢迎我老叫花来?”

雷鹏惶恐道:“哪里!师伯言重了,您老人家能来小侄这里,小侄高兴还来不及呢!”

老叫花也不说话,回身将书房的门掩上。径自走到书案前,一屁股坐在雷鹏刚才坐的太师椅上。

雷鹏不知老叫花的来意,也不敢询问,只能垂首站在老叫花面前。

老叫花盯着雷鹏,却一言不发,让雷鹏心头有些发毛。

过了好一会,老叫花这才缓缓道:“小雷呀,老叫花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到你这里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

雷鹏赶忙陪着笑道:“你老人家这么说岂不折煞小侄了,有什么事师伯您尽管吩咐,小侄一定全力以赴!”

“是这样的……”老叫花放低声音,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雷鹏听罢顿时哭笑不得,苦着脸对老叫花道:“师伯,您为这小子花这么多心思,值得吗?”

老叫花眼一瞪道:“值不值得我心里有数,你啰嗦个什么?直说吧,答不答应?”

见老叫花发飙,雷鹏心中一懔,赶忙道:“答应答应,师伯,您老放心,小侄一定按您的意思去办!”

……

第二天一大早,张宝儿又随着老叫花来到官正街。

路过雷府的时候,张宝儿习惯Xing地的在门前停了一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雷府的大门开了,十几名家丁簇拥着雷鹏从里面出来。

紧跟在雷鹏身后的那人,张宝儿见过,正是在宝山寺被侯杰教训过的何石。

张宝儿这还是头一回见到雷鹏本人,他仔细打量起来。

在张宝儿看来,若把雷鹏称为胖子,可能都糟蹋了“胖子”这词,应该称呼雷鹏为肉球应该更为确切些。圆圆的下巴,圆圆的鼻子,两只招风耳,脸上的肉把眼睛挤成一条线。又粗又短的脖梗儿都胖没了,小西瓜般的脑袋,像是安在了两个膀子上。挺着个很高的大肚子,浑身滚圆,肥得似乎能滴出油来,

在张宝儿曾经已有的记忆中,以前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形,他一定会毕恭毕敬地上前去讨好雷老爷。可现在他并没有主动上前,只是立在原地,用冷冷的目光瞪着雷鹏。

雷鹏一帮人大摇大摆,从老叫花与张宝儿面前经过。

刚走过两步,雷鹏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人这种动物有的时候真的很贱,拥有的东西不会在意,可这东西突然消失,心里便不舒服了。

雷鹏或许就属于这样的贱人。

以前,张宝儿见了雷鹏都是点头哈腰的,嘴里不停说着吉祥话。可雷鹏呢,压根视而不见。

这也难怪,作为陈州城的土皇帝,雷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会待见一个不入流的小叫花呢?

虽说对张宝儿并不待见,可雷鹏心中却很享受这种被人膜拜的感觉。

今日,张宝儿突然的一反常态,雷鹏这心里便不是滋味了。

雷鹏蓦地转过身来,冷冷盯着张宝儿:“你小子是不是脑子坏了,瞪着本老爷干嘛,找死吗?”

张宝儿本来就对雷鹏没有什么好感,此时见雷鹏如此嚣张,心头不由火起,毫不示弱地反击道:“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想瞪谁就瞪谁,你管不着!”

听了张宝儿的话,雷鹏勃然变色,目光愈加变冷:“信不信本老爷将你眼珠子剜出来喂鱼?”

一旁的老见花见势不好,生怕张宝儿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赶忙上前求情:“雷老爷息怒!您老人家说得没错,他前两日得了热病,脑子被烧坏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莫跟他一般计较!”

见老叫花演戏如此逼真,雷鹏也不敢敷衍,他上下打量着老叫花:“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叫花陪着笑:“前两日才请官正街的刘郎中给看的病,不信您可以去打听打听!”

“既是如此,本老爷就不跟他计较了!”雷鹏对老叫花冷哼一声:“让他跟本老爷认个错,这事就算了!”

“让我认错,你想也别想!”张宝儿脸上全是不屑。

雷鹏脸色变得铁青,他朝家丁挥手道:“给我打,打死了有本老爷担着,也好让他长长记Xing!”

听了雷鹏的吩咐,何石如同奉了圣旨一般,撸起袖子便带着众家丁朝张宝儿围拢过来。

老叫花急得直搓手,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不停地向雷鹏哀求:“雷老爷,您息怒,他还是个孩子,万万莫动手!”

四周已经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但谁也没有上前阻止。

在陈州城里,只要是雷老虎想要做的事情,谁敢阻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