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伐清与殖民

更新时间:2020-09-16 07:16:55

伐清与殖民 连载中

伐清与殖民

来源:落初 作者:回忆破天 分类:历史 主角:郑恩二少爷 人气:

《伐清与殖民》作者:回忆破天,历史类型小说,主角:郑恩二少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终大明一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终明一朝,海军未逢一败!一个将大明海军发扬光大,正华夏衣冠,让汉人成为太平洋之主的故事。上本百万字完本,诚信有保障!魂穿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五日,即将被李自成攻破的北京,因为主角的到来让原主昏迷,错过了最好的南逃机会。  调了包的郑恩一心想回到福建,回到大明首富郑芝龙这个老爹身边,做一个纸醉金迷的败家子。  但城破之后的北京城所见所闻让他唤起了前世的梦想!  或许我能做些什么,让这个糟糕的乱世终结,让那冷冰冰的清兵屠杀数据变成虚无,让黄色人种遍布整个世界的角落。欢迎大家入群交流。书友群13235127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全身痛的面目狰狞的郑恩,还要自己再选。

这次含笑的郑青狼,没有让他的三少爷费事去弯腰,还真从兵器堆中翻找出了一把长杆的关刀。

郑恩接过挥舞了两下,又扔在了地上,用力的摇着头:“太长了,不灵活!关羽也不适合我!”

之后郑青狼又根据郑恩自己点名,递给了他相应的兵器,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等等,连九齿钉耙郑青狼都从原主人的农具堆里,找到了一把类似的五齿钉耙,郑恩试了都不满意。

看着散落一地的兵器,郑恩不耐烦了,怎么选个趁手的兵器还选不到了呢?不就是胖了点吗?

“有没有学起来简单,不长不短不碍事,又能发挥出我这力气的兵器?”

好吧,能将肥胖形容成优势,形容成力气大,也是没谁了。

郑青狼思索了一会,在地上翻找了很久,想来想去都拿不出手,就在他为郑恩这个刚有好感,又因为难伺候而头疼的主子时候。

郑恩突然变得面目夸张,用颤抖的食指,指着门口突然出现的一柄明晃晃的大刀:“这个,我要这个!给我找出全北京最好的一柄!再贵都买下来!”

郑青狼郑渡等人都抬头看去,一看到那明晃晃刃长不下一米的刀身。

有人要带刀闯郑府?

郑渡脚一软就要一屁股坐地上,辛苦小四小六两人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没有让他坐下去。

四合院的门口,郑大力和一位陌生的汉子往这边走来,汉子中等身材,却扛着一杆一米五长左右的刀,刀刃似大刀一般宽厚,却有八十公分的样子,几乎与刀柄一样长。

当看到郑大力在旁边时,院子里的人才暗暗松了口气。

“卢俊义!就是卢俊义!梁山第一好汉!”

郑恩指着带刀客,活脱脱的任性小孩子一般,他完全没有感觉到,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搞笑以活跃气氛,让大家更轻松的状态。

只剩下纯粹的用自以为搞笑的方式,来掩盖内心的焦躁。

“福生无量天尊,这位公子,贫道并不是卢俊义,贫道张悟道见过公子。”

郑恩这才看出他身上穿的是道袍,只是这不是后世那样的黄袍加八卦,而是古朴的青衫布衣道袍,长得倒是慈眉善目好像人如其名悟道真人的样子。

只是慈眉目善长在他那年轻的过份脸庞上,而不是老者,倒有些不自然不真实了。

就在郑恩打量这个自称张悟道的带刀道士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福生无量天尊,公子您最近可是常常心神不宁、心浮气躁、焦虑不安、疑神疑鬼……”

张悟道说了一大堆,郑恩开始没有听的意思,可耳朵也不是想封闭就封闭的,被迫听了之后,越听越是心惊。

可不就是这样,来这的两天两夜,之前不提不知道,如今被点出来,回想一下,哪一天不是精神极度紧绷。

如此看来是大家多为了逃命而紧张的气氛下,大家都紧张,自己也就没有发现。

加上穿越来的这两天,每天夜里都是噩梦连连,人还好好的,梦里各种酷刑都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要不是身体实在太累也有一些胖人本身就睡的沉的原因,不然每天晚上自己能醒个几十回吧!

其实也不怪郑恩,郑恩前世虽活了几十年,但经历的生死还真不多,而且都是自己造成的,跟如今不受自己控制的天灾人祸,有着巨大的区别。

突然来到明朝成了首富的儿子,可以像做梦一样的挥霍钱,践踏钱,又突然享受到了前呼后拥的服侍,真正的衣来张手饭来张口。

这些是他前世一辈子都很少享受过的。

可这日子只能过三天,加上今天就是破城之日,很可能就是他的死期。

一时间大起大落,已经造成郑恩对自己的情绪慢慢失去控制,几十年太平社会的经验,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单单控制情绪这一方面,变得没有郑恩想的那么强悍了。

如今就变成一个沉不住气的小孩,更确切的说,一个极度神经过敏的人,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

哪怕是土生土长的郑青狼几个不一样紧张兮兮的。

郑恩还知道城破之后的后果,那将生不如死啊!以至于明明知道极度的紧张与着急最容易犯低级错误,明明知道最好状态应该是极度的冷静,越冷静想的也就越周到。

但是要做到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太难了,不难这句话也不会成为名言。

就好像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认识到自己的错,本就不容易,知错再改错就更难了。

绝大多数名言警句在某种意义上多是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往往很难做到。

特别是很多时候人会进一种假性的冷静,感觉自己很冷静很认真,其实已经处于最紧张、冲动的状态,自己骗自己罢了。

这么简单就服了?一句话就认了?不可能的。

郑恩进入了一个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状态——恼羞成怒,或者说死鸭子嘴硬。

郑恩脸上震惊与认同的表情,已经换成了冷笑:

“呵,道长不会是骗子吧!抱歉,前两天我就遇见过一个骗子,跟你一样是传教人员。”

道长也不生气,脸上的善意都没有半分清减:

“贫道没有欺骗的意思,谁骗谁,公子问问自己的心就知道。”

那就是我自己骗自己咯!我堂堂首富之子会自己骗自己?

郑恩的恼羞成怒到达了极点:“你的刀我出五百两银子买了,大力上……”

恼怒的原因,“大力上”,这三个字吐的极重。

“喝!”

人是他带进来的,在他带刀进入院子的时候,跟在旁边的郑大力就一直处于戒备状态。

一听到三少爷说上,他就条件反射的一个猛扑,手一伸就要去取道士背后的刀。

手都伸了,才反应过来郑恩那么冲、那么凶的语气,是说上去买刀,不是直接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