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龙游大唐之贞元记事

更新时间:2020-10-11 05:15:34

龙游大唐之贞元记事 已完结

龙游大唐之贞元记事

来源:落初 作者:水叶子 分类:历史 主角:崔崔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龙游大唐之贞元记事》的小说,是作者水叶子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起点第四编辑组签约作品】本人盛唐架空穿越新书《唐朝公务员》已经上传,书号:1163502,敬请大家支持!内容简介:  唐缺的物质生活很优越,唐缺的精神世界很崩溃。  唐缺穿越了!  他穿越到了唐朝,盛唐。  他穿越到了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赤贫。  他为吃饭的口粮发愁,他为摇摇欲坠的房子担忧。  他种地,他做工,他上完大学上小学。  唐缺一步一个脚印的开始了盛唐穿越的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崔知节坐在车上见众后辈皆鲜衣美服,一副天下舍我取谁的气概.而年长者如崔知仕等人则是塌腰低眉,不堪磋磨之状.不禁微微叹息,想当初,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可惜进士科八场不中,总算自己见机的早,改投明经,虽则一举中的,却是与新进士们天壤之别,最终只能沉沦下僚,无奈回乡,一时思绪纷飞,不久定州城已然在望.

崔破自后世来此,还是第一次见此方城.只见此城成长方形壮,目测看来周长当在十里左右,墙高二十尺左右,城墙上建有房屋,以为置鼓报时之用,又设有四个角楼,一个敌楼,整个城池布置谨严有序.城墙上有一对对身穿‘明光甲’的士兵正腆胸凹肚的来回巡逻。

崔家是这定州第一大家族,那守城门的小吏自然认识,也不为难,顺利进城,而后穿城经北门而过约两里路程,停在一处庄园之前。

崔破下得车来,只见门前停了许多车马,正门处悬了一个匾额,上书“园田居”笔力遒美更兼飘逸之姿,委实是一笔好字。心下暗自寻思:“看来这位使君大人胸中有些丘壑”。

这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人走上前来,见礼后,带了众人穿堂过室的向后园走去,崔破见此庄前部四进房屋,并不广大华美,但是那个后花园却是占地甚广,仅仅一个人造的湖泊已有五亩见方,呈现弦月之形,绕池遍栽各色树木,于那内弧一侧,设有一亭,亭中四柱地衣皆用原木,亭上覆有茅草,颇得自然之趣,与那“悠然亭”的名字相得益彰。远处更有修竹、卧石等物也未多加装饰,尽取自然之态。Chun风拂来,柳枝摇曳,缤纷桃花飞落池中.引得游鱼争夺嬉戏,蝴蝶翩飞,好一副暮Chun景色,亭旁草地之上设有不少小几,数个童子正就着红泥小炉烹茶待客.园中早有不少身穿儒衫的士子四处流连,酝酿诗思,只待文会开始之时一展头角.

崔破也四处转着赏玩景物,,不觉来到一丛竹林之前,正欲绕过去看那一块酷肖卧虎的巨石,隐见林中有女子淡黄衣衫闪过,更有嬉笑之声,一阵尴尬,正转身欲去,却听背后一声淡淡的“表哥”的呼叫,扭过头去一见正是前几日所见的卢思兰。

“思兰小姐为何也在此处?”崔破诧异的问道

“我与刘姐姐交好,所以今日她邀了我来玩赏,表哥前日你念的曲子词我很喜欢,有两句我记不全了,你能再给我咏诵一遍吗?”说完满眼渴求的看着崔破

崔破本不欲张扬其事,但见周围许多人远远的看着自己,再看思兰这模样,推辞怕是不易,只恐引得更多人围观,再者她也已听过,若要藏匿是万万不能了,崔破只得将此词又吟咏了一遍,不待思兰说话,便行了一礼自去了.

思兰将词牢牢记住了,抬头见到崔破急急离去的背影,心中极是不忿,在京中多少少年公子欲与自己搭讪、结交,其中更不乏王孙之流,思兰也不稍假辞色.偏偏在这偏远小州,却有这样一个少年看到自己就跟遇见鬼一样的跑掉,微叹了一声,正欲转身离去,耳边传来一阵调笑:“这是谁家的,引得思兰妹妹抛下我们急急的来到此地,偏傻小子不知福,还跑了,真亏了我们思兰妹妹的一番心意”

思兰一听即知能如此说话的必是她的闺中好友刘芷兰,二人父辈原为同年,志趣相投,所以两女从小就熟,加之名字都有一个兰字,且都心高气傲,愈发的亲密。今日刘芷兰知道父亲在此别业举行文会,也就将思兰一并请了来,一并找了一些相熟的各家小姐于此竹林之后欲另成一会,于前面的酸儒们较量一番。众人正嬉闹的高兴,见一白衣儒生踱步而来,众女来了兴致,正拟抓住机会戏弄他一番,却见这个矜持的小妹忽然跑上前去寒暄,这已让人吃惊,更惊人的是若是别家子弟必然乘此机会大献殷勤一番,偏此人却是急急的走了,看来‘傻小子’三字倒也没有叫错。

思兰听那芷兰的调笑,并不搭言,只是走到早已准备好的几案前,拈起羊毫,俯身写下那一阙曲子词,笔走龙蛇,意兴飘飞,手中笔直如有了精神一般,笔迹愈发的浏亮、妩媚。直至“千里共婵娟”一气呵成,心中快意已极.

刘芷兰听她讲过那晚之事,一见纸上内容,那里还不明白,遂轻声问道:“是他?”

思兰只是点点头,犹自沉醉在词的意境之中“如此看来,今天的文会有点意思了”芷兰兴奋的说道,方才她已仔细的看了此词,虽然也觉得它体式怪异,然用韵工切,情理交融,吟诵之间,似乎每一字一句都击打在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一曲诵完竟然口有余香。不由得期待那少年有更精彩的表现。

“那倒不见得”思兰淡淡接道

“噢!”

“听我表妹思容讲,她与此人族学同窗数年,也是只至那晚方知他会吹萧,及其优美,更难得还是自制新曲;还有这首曲词,若非我们撞见,恐怕还不知道他有如此才情。我见过他几次,他浑不象其他的少年,爱出风头,今日恐怕也是如此”思兰肯定的说。

“还有这样的人,有风头也不出,这可如何是好”见到一场预料的热闹瞧不到了,刘芷兰很是不甘心,但她素来信服思兰的判断,于是急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吗?”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呀!真急死人了”

“此人事母至孝,为给其母补养身体,不惜放弃族学,但是他家极贫,除了族中的那一份钱粮,并无别的进项。如果今日伯父能为今日的文会设置一个较高的彩头以作奖励,他为了母亲必然会竭尽全力,这样就不怕他藏拙了”思兰沉思半晌后缓缓的说道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我找父亲说去”说完拔腿就要走,却被思兰拉住了

“你这样就去,伯父如何肯信,喏!带着它”思兰指着桌上的曲词说道

那芷兰一把抓过,口中犹自到:“爹爹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只转眼之间,已经不见踪影。

崔破离开思兰,另循小径,将这后花园游了个遍,虽是匆匆而行,也花了近半个时辰。不免感叹不已:“看来《全唐文》中所载‘安史乱后,疆域相接,半为豪家;流疴无依,率是编户’是真有其事。

走回悠然亭时,只见亭前散落的石凳上已是坐满了人,先生崔知节身旁也是如此,崔破也不上前搅扰,在离亭子较远的地方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与另外三人微笑见礼后,早有童子端了一盏茶上来,崔破端起细细品评,只觉入口也极平常,只是一转舌之间,清香满口,不由心下暗赞。

盏茶未尽,已见湖旁小径上走来了一群俱是儒装打扮的人,本家族长也赫然在列,领头的是一个四旬左右、面白微须,身穿绯衣的官员,想来必是本州知州刘使君了。

众人一时都起身,口中“使君大人,老大人”等称呼不绝,崔破也随众站起,并不多言,别人又那里顾的上他的失礼。

刘使君等在亭前正中的三张石桌坐了,而后摆摆手,众人也都坐了。刘刺史走到亭上略讲了几句,无非是“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当为国作养人才,于地方推行礼仪、教化万民”之类的官样文章,随后本州众名流们也一一引经据典一番后,刘刺史就宣布文会开始,略不同于以往的是,今次文会魁首的赏格大大的提高,足够崔破全家一年使费。惹的正闹钱荒的崔破心动不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