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气吞湖

更新时间:2021-04-05 07:25:13

一气吞湖 连载中

一气吞湖

来源:落初 作者:缥缈猫瞳 分类:武侠 主角:老婆婆子嗣 人气:

缥缈猫瞳新书《一气吞湖》由缥缈猫瞳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婆婆子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何不解尘惑定太平?皆因仙人企可染凡尘。欺瞒天上仙,巧过蓬莱海。偷梁换柱常有事,红尘滚滚渡凡身。瞒天三尺布,过海凭一芦。偷梁不需武,换柱不求助。何人敢笑吾道孤?请君入江湖,看吾一气吞天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苗落雨起床的时候南宫来客已经不见了。苗落雨也没有多想,想必是已经被苗三碌叫起修炼去了。苗落雨起来后去水池边洗了把脸,转过身去就看见苗三碌默默的站在他身后。苗三碌开口说“今天我先告诉你你这两年要干些什么,跟我来。”说罢便领着苗落雨向菜园旁的柴垛走去。

苗落雨看着站在柴垛旁负手而立的苗三碌有点疑惑,不知道苗三碌想干什么。苗三碌看着天空突然开口问道“落雨,你曾经说你很崇拜那些江湖人士劫富济贫除暴安良,你也想日后成为一个武艺高超的大侠,对不对?”苗落雨点点头。苗三碌看向苗落雨问到“那你可明白江湖上武夫比拼,比的是什么?”苗落雨摇摇头“弟子不知,请师父点拨。”

苗三碌笑了笑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你这点很不错。”然后走向柴垛,捡起一块木头看着苗落雨说“武夫比拼,力,可一力降十会。”轻轻一捏,手中看不出来如何用力,实木便在苗三碌手中被捏碎,木屑飞扬。“技,可飞花折叶便伤敌。”苗三碌走向散乱堆放的木垛,随手抽出被压在底下的一根木头。本来乱七八糟堆在一起的柴垛少了底部的一根木头支撑,立马哗啦啦的掉了下来,重新静止之后竟然整整齐齐的码在了地上。

苗三碌突然将手中实木向苗落雨面门扔去,苗落雨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木头一惊之下刚欲闪躲,眼睛一花苗三碌的脸便出现在了苗落雨的眼前。苗三碌右手向后五指呈爪状插入那块实木中,盯着苗落雨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速,可避患难,占先机。”苗落雨一屁股坐在地上,显然被苗三碌这几手震的不轻。

苗三碌对苗落雨说“你记住,这三点,是武夫博命时最基本的三点,还有其它几点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懂,日后时机恰当时你自然会明白。”苗落雨擦了擦头上被苗三碌刚刚吓出的汗,说到“弟子定会劳记。”苗三碌说“把柴刀拿过来。”苗落雨起身迅速将柴刀递给苗三碌。苗三碌看着手中的柴刀,皱了皱眉,指尖在刀身上轻轻一弹,柴刀刀身一颤,直接断裂,被弹出的半截刀身向地面射去,竟是完全打入了土中,不知被打入地面多深。

苗三碌对苗落雨说“这把柴刀虽然是精铁打造,以前还是老刀王座下小弟子的佩刀。但是仍然太次,我要传你的刀法需要对配刀足够熟悉,最起码也要达到如臂指使的地步,以后你便不要用这把刀了,杏树下有一个黑匣子,你去把那个匣子挖出来。”

苗落雨不一会便抱着匣子回来了。苗三碌打开匣子取出一柄被白布包裹着的刀来,抚摸着刀身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苗落雨有一种感觉,这把刀应该是苗三碌的佩刀,苗三碌现在的眼神有点渗人,倒不是说苗三碌有多么可怕,只是苗三碌看刀的眼神太过古怪,那眼神就好像那把刀是陪他渡过多年时光的恋人一样。这种情感,的确让苗落雨有点摸不着头脑。

拆开白布,苗三碌不在看刀,对苗落雨说“你看好了,这两年之内,你每天要干的就是这个。”苗三碌将手中的木头向空中扔去。“首先,要快。”空中的木头突然间分为两半,但是苗落雨愣是没有看见苗三碌什么时候出的刀!“然后要准。”苗三碌手中长刀出鞘,对着两截木头削去,木头并没什么变化。苗落雨疑惑的走向掉在地上的木头,伸手抓去,却扯下一片完整无缺的树皮,露出了不曾伤到分毫的光溜溜树干。

苗三碌看了看刀,说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刀,乃百兵之帅,必须有一往直前的霸气。也就是,狠。”说罢,眼神变的凌厉起来,一刀向苗落雨身后的墙砍去,一声巨响后,烟尘弥漫。泥墙在这一刀之下分崩离析,直接坍塌。苗落雨看着身后的断墙,一股凉风吹来,吹得苗落雨头皮发麻。断墙之后,是断崖。

“落雨,你以后就对着这片断崖砍柴练功,多注视断崖的面貌,借此打磨心性。记住了?”苗三碌的声音传来,叫回了思绪万千的苗落雨。苗落雨连忙答到“记住了。”苗三碌又看了看手中的刀,终是叹了口气,将刀递给苗落雨。苗落雨接过刀,知道师父还有话要说,乖巧的看着师父。苗三碌抬头看向天空,追忆起了从前。

“曾经,我有一个朋友,他现在要是活着大概有五十多岁了吧。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有三十多岁。他是一个很优秀的铁匠,一开始我找上门去想让他给我打把武器,他没答应,他说我太小,应该回家去,不应该在江湖上打打杀杀。有一天他喝醉了,告诉我他很久没有回过家了,说他家很大,家外面是三里的桃花,有一条河在家边奔腾而过。他还有个女儿,他只见过一面。很久没有回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孩子长多大了。我当时便称着他酒醉背着他连夜奔袭去他说的家里去。结果到了那里,是一片乱葬岗。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了那里,揪着我的衣领向我大吼,质问我为什么多管闲事。我那时已经靠着一身武艺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了,可看着我那朋友双眼通红,满脸泪水,我却没敢还手。从此我们分道扬镳不再联系。又过了一年,我听说他打造了一把名刀不肯出手,结果遭到众人围杀抢夺。我去时他已经重伤难治。我问他有什么愿望未了?他摇头。我便带他回到了他说的三里桃花一条河旁边的屋子。他躺在那里。告诉我,他没有三里桃花,没有河,没有那间大屋子,也没有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孩子。我点头,我相信他,他什么都没有,只有那片乱葬岗。我把他埋了后,夺回了那把刀。然后花钱雇人在那里种了三里的桃花,盖了一间木屋。接着打上八年前血洗桃花村的朝天宗,逼得朝天宗宗主带领一半宗内弟子自尽于那三里桃花树下。他们自尽那天,我拎着朝天宗宗主女儿的脑袋坐在我朋友坟前喝了一宿的酒。那天,我告诉他。三里桃花有了,河有了,屋子有了,女儿也有了。”

苗三碌说罢看着有些迷糊正努力理解故事的苗落雨,摸摸苗落雨的脑袋,笑着说“别想了,一切为空罢了。这把刀刀柄上有两个字,那就是这把刀的名字,记好了。我们习武之人,武器就是我们的半条性命,千万别弄丢了。”说罢转身离去。

苗落雨目送师父走后,看着刀柄上的两个给人孤寂之感的小字,嘀咕到“锦夜?好怪的名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