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玄唐秘录

更新时间:2020-01-07 10:22:02

玄唐秘录 连载中

玄唐秘录

来源:落初 作者:鱼羊文 分类:武侠 主角:袁天罡卜靖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玄唐秘录》是鱼羊文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袁天罡卜靖,书中主要讲述了:看书十余载,激情渐失,写本庙堂武侠给自己,仅此而已,没穿越,没bug,第一次写书,更新不会快,断更也属正常,但不会烂尾,毕竟是自己的一个理想,主角叫李玄一,希望被我写的人够聪明,性格够坚强,师门够强大,一步一步变强,有一点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的人文性格,胸襟宽广,谨慎不张扬有内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卢平郡,大唐幽州境内第二大郡,角山府,地处卢平郡北部,一山之隔,既是处月国边境,因府内有一座修行者的洞天福地角山得名。

天授一百九十年,角山府西城门六十里外,一条不知道废弃了多少年的官道中间,站着两个怪人,一名老道,长相倒是算的上仙风道骨,不过要是一看这身行头确实哭笑不得,远看穿着一件花道袍,近看才知这道袍衣服不知道补了多少次,一身的补丁,老道左臂虚架着一杆拂尘,不过这拂尘倒是不如不拿,因为实在是在这拂尘上也找不到几缕兽毛,老道身边站着一名面黄肌瘦,个子不高的少年,看身材约莫也就六七岁,其实已经十岁了,因为营养不良显得各自矮小了很多,也不知这二人站在官道在等什么人。

四年前,道士在云游天下时,在幽州边境捡到的一名六岁的孩童,一问才知,孩子父母是边境的百姓,处月与大唐交战,父母和哥哥死于战乱,孩子一个人乞讨过活,孩子本家姓李,和道士还是本家,道士便给孩子起名李玄一,不过老道说孩子是道士第三个弟子,便经常称呼孩子李三,自此老道便一直将李三带在身边。

这时,在视线里出现了一辆马车,马车正沿着这废弃的官道,快速的驶向老道而来,看着迎面奔来的马车,老道嘴角翘起,向着营养不良的少年努了努嘴,少年领会其中含义,眼见对面的马车驶入近前,少年突然跳到官道正中间,找了一个自认为豪气干云的姿势站定,对着赶车的车夫吼道“西北玄天一片云,乌鸦落在凤凰群,眼前都是英雄汉,哪是君来哪是臣!”可能是由于年龄太小,用力过猛,大声喊过之后,少年满脸涨的通红!

对面的马车车夫被这突如其来的孩子吓了一跳,连忙拽住缰绳,刚想让这名挡路的孩子闪开,一听营养不良的少年满口黑话,心中暗想,原来是遇到劫路的了,不过想到车里坐着的贵人,心中自然就平静下来,在角山府还真没听说过有哪个强盗敢对车里的贵人下手,同时也纳闷为什么只有一个孩子站在路中间拦路!

车夫没有回应,只是回头看了看坐在马车里的中年人,中年人身穿一身黑衣,面色凝重,望着路中间一脸稚气的少年,从手中摸出一锭银饼,隔空置于少年脚下的草尖上,这锭银饼少说也得有一斤重,却只是轻轻将草尖压弯,高速自转,并未落地。

这少年一看银饼飞来,两眼冒光,笑的快合不拢嘴,正准备弯腰去捡,结果发现银饼悬停于草尖之上,顿时感觉后背冒凉风,脑袋嗡嗡作响,心中暗道,假道士害死我了,虽然年龄尚小,可也和老道士走南闯北五年了,这一看就是修行者的手段!心中正快速的打着草稿,设计着怎么双膝下跪最凄惨,编一个身世凄凉的感天动地的故事方便博得车中贵人的同情,如果实在不行,只能把老道士推出来了,反正要死一起死,不能让自己一个人挨刀!

银饼还悬停在草尖,马车内的中年人对着车夫说了声“继续赶路!”

车夫虽然感到很诧异,可是还是马上驾车快速驶离少年,直到马车距离少年百余丈,悬停在草尖上的银饼才掉落在地,溅起一抹尘土。车夫转过头对着车内男子,欲言又止,黑衣中年抬手示意,说“九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角山宗虽然在府内是第一的宗门,可也并不是修行圣地天下无敌,这个世界太大,高人无数,你要知道山外有山的道理!”

车夫惊道“莫非路中间的孩子是一名返老还童的世外高人?能让堂主主动避让的人那得多高的修为,您可已经是笼中境的大修行者了”

被称作堂主的中年人连连摆手;“我哪里算得上什么大修行者,不入五境均算不得真正的修行者,那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那堂主您……”车夫下意识的说

中年人看着车夫缓慢的说道,“刚刚我正想随手赶走那少年,却突然感知到百丈之内的天地规则似乎消失了,这种情况要么是我们到了一处连天地元气都没有的绝地,要么就是我们闯进了别人释放的道域啊!只是在这片空间内我没有感知到杀气!”

车夫听到这里已经鬓角见汗,连忙抓紧挥了几下马鞭,马车更快的奔向角山府城内。

车内中年人望着车外的天空,心中暗想“道域强者啊,至少也是六境或者六境以上的修行者,这是比府主还要强大的人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角山府境内,看来要抓紧禀告宗主,让宗主入府向府主汇报才好。”

少年愣愣的看着掉落地面的银饼,又望向已经几乎不见背影的马车,感到一阵莫名其妙,转过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有看到地面的银饼,顿时又感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人诚不欺我!少年搓了搓手,正要弯腰捡起银饼,突然从路边的大树后窜出一道人影,一把捡起地上的银饼,还放在嘴前吹了吹。

少年一看,捡起银饼的正是花衣老道,此时老道的脸上已是堆满了皱纹,而且笑的已经把脸上的皱纹全部挤到了一起,看着老道士极其自然的把银饼放入自己的怀里,少年心里这个气啊,每次死老道都是出手这么快,无论怎么防也防不住,少年心里暗暗自责,也是这次的肥羊出手太阔绰,一锭银饼把自己给砸懵了,以前拦路,命好唬到几文钱,点背钱没要来,还要挨一顿胖揍,这次这么顺利来了这么一比横财,真是把自己砸懵了,否则说什么也不能让老道士这么轻易捡了便宜。看来这次大头又要归这不要脸皮的老道士了。

不过想归想,少年还是打算为自己争取一下,“疯老道,这次肥羊这么肥,我思虑谋划,出工出力,完事了你直接截胡,也不说一声就这么直接把银子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是不是有背江湖道义啊!”

老道斜眼撇了这少年一眼,“我说李三,要不是我时机掌握的好,恰到好处的让你出门拦路,你以为钱能这么容易到手?”

少年李三一看和疯道士聊江湖道义没有用,只能模仿女子三绝来,一哭二闹三上吊,想罢,直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声泪俱下,“李疯子你拍着良心说说,哪次不是我拦路抢劫,你在后面吃现成的?摆摊算卦,骗人钱财,哪次不是我扮作路人,把你捧成活神仙;你每次生病发疯,又有哪次不是我给你跑前跑后熬药端药,要不是我,你早就被山里的野兽吃了,你着忘恩负义的死老头,今天发了财想独吞,我不活了”,说着少年就要往路边是石头撞去,一边嚎啕大海,一边破口大骂,眼睛还滴溜溜的乱转。

眼看鼻涕都要流进嘴里了,疯道士才慢声细语的说道“无量天尊,道祖在上,你演的差不多得了,收一收,最多两成!”

少年一听有门儿,顿时心里琢磨着这次劫了这么多钱,怎么的也得要三成,不过还是要讲究策略,想罢,对着老道说“不行,我这次出力这么多,我要平分”

老道士看都没看少年一眼,也不出声

少年李三一看这疯老道这幅表情,就知道说了等于没说,“这么的,看在你年龄大的份上,我就当照顾孤寡老人了,咱们你六我四!”

老道士斜眼瞥了李三一眼,说道“最多三七,要不我就替你收尸了。”

“成交”,李三几乎都没有思考,立马同意。

糟糕,被这小子给我阴了。老道心中暗自后悔,看来下次还是要更加防着这小兔崽子,越来越鬼了!不过这次赚了这么多,也算不错。

两人分赃完毕,也算皆大欢喜,转身向角山城走去,少年李三对老道士说“疯老头,快点走,抓点紧也许我们还能赶在天黑前进城,听说这角山城是边境最大的府城了,城里好吃的可多了,这次我们发财了要好好吃一顿!”

老道士也是满脸开心,“没问题,好久没有吃肉了,这次咱们就点他一桌子的肉。”

“对了,疯老头,刚刚我看那马车里应该是一位修行高手啊,那一手隔空御物的本事真是厉害,我当时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准备拉你出来垫背,没想到那人直接走了,你说是怎么回事啊?”

老道士一听这话,心里别提多生气了,说道“都和你说了多少次,老道我是天下第一的高高手,你总不信,这次是那小子识货,被我的高手风范所折服。”

“你可得了吧,就你还是天下第一的高高手?有多高?”少年边说边用手笔画,一会把手比到膝盖,一会把手比在胸前,“是这么高,还是这么高”

“不信算了,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

“信你才怪”李三撇嘴回了一句“上次在范阳郡,咱俩去偷鸡,我给你望风,结果你被一个村姑撵的鞋都丢了,要不是我在后边帮你把鞋捡起来,你到现在还得光着脚走路,连鞋都能跑丢,你这高手确实有点高啊!”

“无量天尊!”老道涨红着脸,“那是我不屑于和一村妇动手,你还小不懂得女人的厉害!”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身后官道又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一名壮汉骑着一匹骏马极速奔来,李三和老道连忙躲在道边,看着骑马这人身后背着的包裹,李三又打算开始了自己的发财大计,刚迈出两步还没有走到官道中间,就看见一条长鞭抽向自己,李三连忙甩头,鞭梢狠狠的抽在李三的背部,将李三打了个跟头,倒在路边,老道一看,连忙拽起李三,窜入树林,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壮汉笑道“跑的倒快!”

李三在老道腋下,只感觉树林飞快的向自己身后跑去,嘴里叽叽歪歪的说“疯道士,快将我放下,疼死我了。”

咣的一声,李三摔在杂草中,这一下又把李三摔的七荤八素,李三挣扎的翻过身,靠在一棵大树旁“老道,你不说你是天下第一么?怎么跑的这么快。”

“能不跑么!你是想钱想疯啦,那可不是一般的人,那是朝廷的信使,你劫官府的人,那不是寿星老吃砒霜,嫌命长么!”

李三想想也是后怕,在李三的心里,在厉害的修行者也不敢和大唐的官府作对啊!

李三活动活动筋骨,和老道一瘸一拐的再次向角山城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