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影残香记

更新时间:2020-09-11 09:01:04

剑影残香记 连载中

剑影残香记

来源:落初 作者:闺中浪子 分类:武侠 主角:杨炎杨凌风 人气:

经典小说《剑影残香记》由闺中浪子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炎杨凌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西洲一轮孤月,寄我万里相思。”盛世之初,斑驳的铁蹄已然碎裂,暗流纷纷涌动。邪者入世,八方豪强唇亡齿寒。大漠飞烟、神都喋血、南疆巫蛊、东海恶寇。……我本无意横扫四方,但欺我者,我必诛之。……新群:72893031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苏城郊外,一个淳朴的小村子,名为溪雨村。早间天还没亮,就有雄鸡啼鸣。家中女眷纷纷赶早,阿婳今天是第一个来的,身着袄裙,腰间揣着一个大盆子,里面都是些衣物。溪边的水不是很深,还没没过膝盖。她把盆子放在岸边,把鞋子脱了,光着脚丫子,裙子稍微提起一点,往中间一点的石板上走去。取下头绳,斜坐在石板上,将发丝垂向一边,梳洗了好一阵子,拿帕子使劲往头上蹭,恨不得把它给搓干了。完事之后,阿婳转身往岸边走去,忽而眼睛的余光扫过,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扭头一看,什么?天色还有点暗,刚开始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挪了挪眼睛,像是一具尸体,身穿白衣,脸朝上漂浮在水面上,能看见一双脚的轮廓,刚好卡在石缝中。少女掩住了嘴唇,差一点就要尖叫出来了,裙摆耷拉在水面上都打湿了。她急忙回到岸上,都没有来得及擦一下脚,忙乱的伸进鞋子就往家中跑去,转角时正撞见她娘。

“什么事儿慌慌张张的”

阿婳有些惊慌,说话也结结巴巴地:“娘,水……水里好像有个人”

妇人没有一点迟疑:“这天都快亮了,还撞见水鬼了?走,瞧瞧去”

说着,阿婳她娘加快了脚步,往溪边走去。数息的功夫就到了,定睛一看,原来是有个人漂在水上,还以为撞见鬼了呢。兰姨鞋子都没脱就下水了,走到近前,这里的水已经漫到腰部。

阿婳看得一脸的焦急与不解,掐着嗓子轻声喊:“娘,您在干什么呀!”

阿婳她娘简单的查探了一番,松了一口气,她心想:此子命大,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还好遇到了老娘我,拖回去再说。

妇人说道:“他还活着,来搭把手,我拖住他上半身,你把他双脚抬上来。”

少年现在就平躺在堤岸上,妇人理开他脸上的头发,撬开嘴看了看,里面没有什么异物,紧接着把上衣解开,按压腹部,将呛进去的水排出。

奇怪,肚子里压根没进什么水。

“阿婳,咱们先把他抬回家,快点别被人撞见”

话音刚落,母女俩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把少年抬回家里。

“先把他放在地上,然后就没你的事了,出去把门关好,衣服给洗了,切记这件事要保密”阿婳看她娘亲一脸凝重,也没有多问,把门关好就又跑去溪边了。但是发生了这种事,她怎么静得下心,一件衣服洗了又洗,在这样下去都要洗破了。

花了好一会功夫,终于大功告成,这时的阳光都已经温热了。

这枚玉符,似曾相识,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兰姨虽是个妇人,但是年轻的时候也曾快意江湖,这个少年的来历,没准与她还有些渊源。

阿婳回到家把衣服晾在院子里,进门一看,她娘正在灶前烧火,前锅在煮面,后锅烧了点水。

“娘,我来吧,您衣服还没换呢,都湿了”

妇人点头,嘱咐道:“那边药罐里正在熬药,你注意看看柴火,别灭了”

阿婳郑重其事:“嗯,您放心吧,我在这看着”

……

这时少年躺在床上,是兰姨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是稍微有一点点大。妇人端着脸盆走了过来,摸了摸少年的额头,将脸帕拧干,给他擦了擦脸和手。

“阿婳,把药端过来”

“诶,马上来”

妇人一只手拖着少年的后背,让他坐起来一点,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

她娘刻意叮嘱:“轻轻吹一下,别烫到他,慢慢来”

少女颔首嗯道,她就这样慢慢地,一口一口地把药送进少年的嘴里,看着碗里已经见底了,妇人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能喝下药,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会醒过来了,我们去那边坐,让他好生休息”说着就把他轻轻放了下来,而后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身衣服,看上去像是男人穿的。

阿婳已经猜到娘亲想要干什么了,随口一问:“娘,这件衣服都放了这么久了,今天怎么又拿出来了。”

“这件衣物,本来是做给你父亲穿的,现在想来,烧了也怪可惜的,拿出来改小点,给这位小兄弟穿”

“那我按他鞋子的大小,给他做双新鞋”阿婳欣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

“哦吼?我们家婳儿要给别人家的男子做鞋穿了”妇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打趣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到头来把我一个孤家寡人,关在这冷冰冰的屋子里,唉~命苦哦”

阿婳走到娘亲的身边,双手抱住她,额头抵着娘的脸颊,哽咽道:“娘,我不嫁,我这辈子都要在您身边陪着你”

她娘摸了摸她的头,“傻姑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若是孤身一人,日后九泉之下叫我有何颜面见你爹爹,好了好了,这种事娘自有安排”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对于这对母女俩来说,孩子从小就没了父亲,也没有其他的亲人,出嫁无疑是给这块伤疤刻上了新伤,无论做出哪种决定,总会伤及一人。在这个年代里,此事也屡见不鲜。一个缝衣,一个制鞋,除了与少年,她们所做之事和往日一般无二。平时也要做做女红,日子过得也算不错。阿婳除了有时会去洗衣服,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从得知父亲过世,她再也没有跟玩伴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无忧无虑嬉嬉闹闹。反而从那时起,她慢慢懂得照顾娘亲,互相体贴,互相依偎。

“咳,咳咳”床那边传来了几声咳嗽

母女两人急忙围了过去。只见少年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又干咳了两下。

“小兄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少年偏过头来,轻声问道:“我这是在哪,你是谁?”

妇人回答:“你现在在我家,你可以叫我兰姨,旁边这是我女儿,阿婳。”

少年微微颔首,眸子缓慢地眨了两下。此时阿婳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星辉闪耀,俊美的脸庞沉静,不起波澜,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

兰姨看他脸色好了许多,接着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又何故落水。”

少年闻言,眉头微皱,迟疑了一会答道:“我……我叫风,其他的想不起来了。”

兰姨:“哦,原来是这样,你可能是刚醒还没回过神来,我熬了点鸡丝粥,这就去灶上热热,给你垫垫肚子,这么久没吃东西想必你也饿了吧,婳儿你在这陪他说会话”

少年回答道:“好,有劳了”

话音刚落,兰姨就匆忙的往柴房走去。

“你刚刚说你叫风,那我就叫你阿风好了,我叫苏心婳”耳边传来了少女清甜的声音。

阿风侧过头向她望去,柔和又有序的眨着眼睛“苏心婳,我记住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此时苏心婳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总感觉有点怪怪的,随后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但是阿风的眼睛似乎没有丝毫反应,迟疑道“阿风,你的眼睛……”

“我的眼前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阿风眼睛一闭,再没有睁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心婳关切地说道:“你,你别灰心啊,这个应该只是暂时的,将来肯定会好起来,你也别太难过了。小时候我爹爹经常跟我讲,遇到挫折不能心灰意冷,要坚强,努力振作起来”

“嗯,阿婳,谢谢你”

“不用客气,诶对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手脚可能动弹?”

“没事儿,只是有些乏力,使不上劲”

“那你少说话,别乱动,粥应该快好了”

阿风微微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兰姨端着粥走了过来。苏心婳站了起来,一只手拖住他后背将他慢慢抬起,青丝滑落在少年脸上,宛如一阵清风,还夹杂着一缕幽香。接着把粥从兰姨手中接了过来,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了两下:“小心烫”

兰姨坐在一边看着,也没有要插话的意思,还笑眯眯的,明明是收了个烂摊子,搞得像捡了块宝似的,苏心婳却羞红了脸,等她喂完了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多年来都是她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这次还是她头一回与陌生男子这么亲密,不过她倒是觉得阿风人挺不错的,说话也很有礼数,只是……他的情况有点麻烦。

兰姨开口道:“阿风,这天也黑了,你先好好歇着,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别胡思乱想的,今天晚上我在这守着,若有不适就直说。”

“兰姨不必了,你们也好生歇息吧,我心里有数”

他还能笑得出来,证明是没事了。

兰姨听他这么一说也不必多讲,顺带说了一句:“那你有事稍微喊大点声,我们就在隔壁”

“嗯,会的。”

阿风心想:恩人救我一命,待我细致入微,来日定当好好报答,但我,究竟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夜里,兰姨来看过多次,阿婳也以闹肚子为由,提着蜡烛悄悄的来看了两眼,这小子睡的还挺香的。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阿风体内的武学经脉正在缓缓运作,可能他本人也没察觉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