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再世成仙

更新时间:2021-11-22 03:33:45

再世成仙 已完结

再世成仙

来源:落初 作者:东风不败 分类:仙侠 主角:宗珏宿月玄 人气:

东风不败新书《再世成仙》由东风不败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宗珏宿月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上人间,她是第一个神仙,亦是造物主。创造高山、草原、湖泊、海洋以及生命。但在天地安定之时,被她创造出来的神仙们却把她给灭了。千年后重生成宿敌门下的小弟子。她顽皮捣蛋,卖萌装乖,把大家哄得团团转。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自家师叔手里,师叔总是冷冷的,又帅又有格调,怎么叫她不喜欢?重生女vs美男师叔。“师叔师叔,你觉得咱们天上的女仙谁最好看?”“你想表达什么?”“师叔,你快回答我。”“你说呢?”“师叔,我觉得我挺不错的。”“嗯,那就你最好看了。”“师叔你敷衍我,你要说真话。”“好吧,你不好看,你丑。”“师叔你怎么这么说,好伤心,你骗骗我也好啊。”“好好,你美。”“师叔你敷衍我,你说真话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那能称为“人间美味”的莲子酥后,她便准备了热水让依依洗澡。去掉她脏兮兮的衣服时,依依反应很大,似乎十分抗拒。手不能动,嘴不能说,只有发出几声惊恐的闷哼。她小心的凑到她耳边:“你放心,我是女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你不用害怕啊。”如同一个孩子在安慰另一个孩子,她小心翼翼的劝慰。

依依脸上的刀疤已经结痂,即使洗净了,也看不出她原本的面貌。她的身上也有诸多淤痕,刺得她眼睛发涩。但是依依的左肩上,有一只墨黑的朱雀印纹,朱雀驾在一朵泽兰上,很是好看。手指轻轻拂过,岚溪问道:“这是什么?”

温热的气息打在朱雀上,依依失了眼珠的眼眶里渗出两滴水打在水面。

宗珏如往常一样,听到门外的知了声,不用想,肯定是岚溪的得意——那只被她蹂躏的可怜知了。推开窗,看见岚溪倒在树上睡得正香打呼。得意被她捏在手里,不甘的叫嚣。

“不用叫了,她睡着了听不见。”宗珏说,得意的声音戛然而止。

陷入宁静的夜晚,有些死寂的味道。其实对于宗珏来说,睡觉于他不过是打发时间的事情,此刻,他毫无睡意的站在窗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岚溪。

兰溪生得很美,比他见过的许多美人都要好看,只终归年纪太小,眉眼中总脱不了稚气。不晓得宿月玄在红花岛是如何教她的,宗珏想到这里,嘴角弯了一下。

他打开一坛酒,自顾自斟,一小杯一小杯,一点睡意都没有。酒的醇香飘散,刺激得岚溪从睡梦中醒过来。看见宗珏在独自饮酒,不禁有些好奇,为什么他会有这样寂寞孤独的气息,是因为有什么事情不顺心么。可他已经是很厉害的神仙了,又有什么事做不到呢?

“师叔,你伤心,所以喝酒么?”她趴在树上望着他。

宗珏抬头,清冷无欲的眼睛看着她,叫她心里没由来得一颤。宗珏斟酒的动作并没有停:“不是只有伤心,才可以喝酒的。”

“那是为什么?”

宗珏默然,半响她又问:“这是什么酒,好香的。”

“忘忧”宗珏漫不经心的说出它的名字“它用了上好的曼陀罗花与红景天,配着九天上瑶池水酿制五十年。一杯忘醉,二杯忘忧,三杯忘心。”

岚溪从树上爬下来:“可是师叔,你为什么要喝忘忧酒呢?是因为你也有忧愁么?是不是因为没有人陪你玩没有人陪你说话?”

“没有”宗珏别有深意的说“小溪,你还太小了。”

不满的撅起嘴,许久,她说:“师叔,下回我回红花岛看师父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带坛子酒回去?楼阳很想喝你的酒,唔,其实我也想喝一点。”她已眼巴巴的溜到宗珏身边。

宗珏修长的手指捏起酒杯递给她,她如获至宝,双手捧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甜得似****自喉间滑落,带着浓浓的花香与甘露的清冽。仿佛翱翔于九天之上,带着翅膀去前行,她握着杯子两眼发直,呵呵傻笑,一动也不动。

“小溪……”宗珏推了推她,她竟直直往后倒下。宗珏看着她此时双颊粉红,眼神迷离,分明是醉了。居然只要一杯,便醉了。这个傻姑娘,酒量如何这样差?

犹豫半刻,宗珏将她抱到自己榻上,她的头发终日都是散乱着的,随随意意挽在脑后,一身整洁白净的云裳裙子也被她整得皱巴巴的,嘴角犹沾了一些莲子酥的沫渣。宗珏叹了口气,一一为她拭去嘴角脏物。帮岚溪整理干净,他才将将走出去。

忘忧入肚,一夜安稳睡到天明,岚溪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的。闻到身边那股萦绕不散的幽兰香味时,眯起的眼睛骤然瞪大,自己居然睡在师叔的床上!!她头脑一阵发懵,回想昨夜,却已记不起来了,宗珏并不在这里,这里没有他的身影。

“师叔——”岚溪扯开嗓子大喊一声。

果然,白衣仙人施施然从门外进入,表情淡淡,眉眼间尽透着一股冷冽之气:“你昨晚喝醉了。”

岚溪摸摸头,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呵呵傻笑两声,从床上跳下来头也不梳就是先倒了一杯蜜茶喝。宗珏并不苛责,将她弄皱的云被叠好,他开口说:“你带来的那个女孩子,我用夜明珠帮她做了一双眼睛。但是她的舌头被三昧真火所伤,没有办法治了,待会你去帮她把缚眼的白绫拆了吧。”

“知道啦!”她兴高采烈的跑出去,直奔依依那里。

神仙师叔真的很厉害,岚溪小心翼翼的拆下她眼上的白绫,露出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只那一张脸刀疤可怖满脸疮痍,显得如此不衬。

“你还疼么?”岚溪大声和她说话。

依依摇头,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岚溪那双明亮的眼睛在她面前,她仿佛看见了满天灿烂的星子,那么叫人舒服。

——是你救了我?依依一下一下的比划着,手也灵活了许多。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主要是我宗珏师叔帮你疗伤,我只是把你带回夜方洞而已。这里是云央山,我是宿月玄的徒弟,我叫岚溪。”岚溪口若悬河,像放炮一样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

依依明显的迟疑了一下,然后在她手上写道:那你知道是谁把我带到云央山上的吗?他是我的恩人。

“哦,你是说我师伯啊,他是云央山的掌门肃华。”

默默半晌,依依写了几个字:谢谢,我会报答你的。

“你不用报答我,师叔说了,助人当不求回报。所以你也不必报答我。”她歪头又想了想“你若真要报答我,不如在夜方洞留下与我做个伴儿,反正我无聊的很,你说好不好?”

——好。

——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你的师伯,我想当面谢谢他。依依恳切的看着她,让她心里升起一种被依赖的感觉,她瞬间觉得自己形象高大。

“没问题。”岚溪扶起她,惊喜的发现原来依依可以慢慢行走了。

“不过我告诉你,我师伯这个人最讲规矩了,别看他平时又斯文又温柔的对你笑呵呵的,可坏了一点点规矩,他那双眼睛简直就像一块烧红的烙铁让你浑身不舒服。”她俏皮的吐吐舌头。

依依不禁抿嘴一笑,和岚溪出门时,碰到了从密室出来的小易。她不晓得又看了什么话本子,一个人神神叨叨的的。小易穿着一身男装,依依看着有些怕,整个人都警惕起来。岚溪拍了拍她的手:“别害怕,小易她是母的,是我师叔的掌案女官,也是我的朋友。”

“她就是你救回来的那个女人?长得可真丑。”小易讲话太毒了些,岚溪已经习以为常,可依依的脸色瞬间白了。

与小易磨磨蹭蹭磕了好半天的话,她才带着依依出去。本就不精术法,还多带了一个人,赶到嘉荫殿,将近过了大半日。

频频有仙童在嘉荫殿出入,看见岚溪也只是象征Xing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各自忙自己的去了。安宵等人又去了未名湖练功,并未瞧见他们。她带了依依往正殿走去。

“岚溪见过师伯。”她装得像模像样,双手拱在胸前恭恭敬敬作了个揖。肃华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她行礼,甚是满意。

肃华踱步到她身旁,含了三分浅笑:“你向来不喜欢到正殿来,今天刮了什么风,竟把你吹到这里来,真叫我意外。”

她面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师伯这是说哪里的话,日日求着见您老人家还不能,怎么会不喜欢到这里来?只是岚溪年幼顽皮,每次想来,又怕打扰师伯清修,故而不来打扰。”

肃华好半天无话,只听她道:“这次是因为依依想同您道个谢。”

“依依?”肃华终于注意到她身后的女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