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罡

更新时间:2021-11-22 03:56:59

天罡 已完结

天罡

来源:落初 作者:枪手1号 分类:仙侠 主角:庄主雷啸天 人气:

完结小说《天罡》是枪手1号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庄主雷啸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巫传》,作者:何其苦,书号:1334158,虽然上传的还不多,但值得一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家一家三口的生活如同往日一般平淡而安详,每日飞扬和父亲上山砍柴打猎,母亲纺纱织布,只不过上镇去买卖的活现在已落到了飞扬的头上。看着在前面龙行虎步的儿子,云老汉的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看着儿子那已高过自己一头的个头和身上鼓起的肌肉,老汉不由感到自己确实已经老了。

儿子的力气之大也让老汉啧啧称奇,往往一棵老死的枯树,老汉要砍上百十斧头才能砍倒,飞扬四五斧头就将其斫倒,再三下五除二就劈成了大小相同的柴禾。老汉估摸往日自己要半天才能干完的活,现在飞扬一柱香的功夫就完全搞定了。这也给两人打猎提供了更多的时间,现在两父子上山,每日除了柴禾之外,野味也是收获颇丰。

今日两人决定往山内走深一些,多打一些野味,眼看着就要过节了,多赚点银子也好好好的过个大年。

在山中赚悠了半天,老汉的猎叉上已是挂满了野兔,獐子等动物,现在打猎老汉已根本不需要下套设夹了,飞扬将一根根棍子一头削尖,拿在手中,看到野兔之类的家伙就是一掷,一掷一个准,老汉只需跟在后面将猎物捡起来就好了。今天运气实在不错,竟然干掉了一只狐狸,回去后剥下狐狸皮,去县城卖了,就能过个好年了。

笑吟吟的老汉看着儿子仍然兴致勃勃,不由道:“云儿啊,今天收获实在不错,我们回去吧,莫让你阿妈等着急了。”

飞扬笑道:“好啊,我们再去前边山坳看一下,然后就回去,您不是说今年要好好过个年吗?说不定在前面还能打着什么好东西呢?”

“好吧,其实,有了这张狐狸皮,我们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嗯,今年过年啊,一定要每人做一套新衣裳,还要给你妈打一只银簪子,唉,这多少年了,你妈自从跟了我,就没添过一件手饰了。”老人跟在飞扬的后面,嘴里絮絮叨叨地说。

二人正行间,忽地不远处草丛中一阵摇晃,定睛看时,不由惊呆了,草从中一条吊睛白额的大虫正对着他们虎视眈眈,云老汉卟的一声,已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飞扬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双眼直盯着老虎,暗吸一口气,将全身劲力提了起来。

坐倒在地上的云老汉看着一动不动的儿子,以为飞扬已吓呆了,霎眼间,护犊之心已是战胜了恐惧,一跃而起,扔掉手中的猎物,一摆猎叉,已是站在飞扬的前面,大声道:“云儿,快跑,我来拦住他!”

飞扬心里一阵热流涌过,一抬胳脯,将父亲挡到身后,伸手接过父亲手中的猎叉,轻声说:“爹,我听说整张没有伤的虎皮可以卖大价钱的,是么?”云老汉不明所以,呆呆地说:“是啊!”飞扬一笑,“那好,我们今就可以弄一张了!”云老汉一言不发,看着儿子,心中以为飞扬是不是吓傻了。

近两米长的老虎看着面前的二个猎物,前腿下蹲,猛地一声咆哮,闪电般的向前扑来,在云老汉的尖叫声中,飞扬一摆手中的猎叉,也是大吼一声,迎了上去,手中的猎叉闪电般的抽了出去,这一下,云飞使出了自己五成的真力,存心要试试自己的武功倒底如何。

说实话,飞扬练武功已快两年了,却从来不知自己到底怎么样,除了与师父动手练习之外,也从来没有与人动手的机会。

一人一虎转眼之间就碰在了一起,只听得一声闷响,两米长的老虎呼的一声就飞了出去,直直的飞了近十丈远,啪的一声落下地来,一动不动,竟然像是死翘翘了。

“不会吧,看你这么大个,竟然这么不经打?”飞扬喃喃自语,迈步向地上的老虎走去。身后只剩下云老汉如醉似痴的神情。

伸手将老虎提将起来,好家伙,刚才一叉竟然将老虎的脊梁打了个对断,那还不死翘翘了么。

仔细再看两眼,飞扬欢叫起来:“爹,你看,这张老虎皮一点外伤都没有,哈哈,这下我们要发财了!”

云老汉睁着一双大大的眼,不置信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又蹦又跳的十六岁的儿子,天啊,我怎么有这么个怪胎一样的儿子啊。看着飞扬左手提起老虎往肩上一搭,右手将先前散落在地上的猎物用猎叉一个个挑起,云老汉迷迷糊糊的跟在儿子的后面,向山外走去。

这个夜晚,云老汉老俩口忙活了大半夜,剥虎皮,硝虎皮,二人的嘴角眉梢尽是笑意,这张虎皮可顶不少钱啊!

飞扬此时却坐在自己的床上,眼观鼻,鼻观心,专心的练着自己的功夫。这该死的混元神功,果然不是哪么好练的,与师父分别都快四个月了,这口内力总是在百会Xue上盘旋往复,就是不肯沿着原路返回来,一个周天都运行不下来。看来这混元神功真是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混蛋之极。

又勉力试了几次,仍是没有丝毫进展,飞扬叹了口气,按着师父最先教他的吐呐之术,缓缓的运行起来。

一个夜晚又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清晨,飞扬一睁开眼,透过窗户,一片雪白的世界映入眼睑,极目远望,起伏绵延的群山全都裹上了一层银白的外衣,窗外的屋檐下,一根根的冰凌倒挂在檐下,晶莹透锡。下雪了,飞扬一声欢叫,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冲出屋,一头扎进外面雪的世界中。十六岁的他终究童心未泯。

似乎感受到了飞扬的激Qing,家里养了好几年的看家狗大黄也加入到了主人的嬉戏当中,一人一狗在雪中翻滚打闹,搅得一片雪雾腾腾。

看着儿子在外面奔走嬉戏,云老汉老俩口相对微笑,有子如此,夫复何憾!十六岁多尚不满十七岁的飞扬一点也不像身材矮小的父母,七尺的昂藏之躯上,一块块凸起的肌肉显示出主人的强壮,随随便便用一根青布条挽起的黑发下,一张英俊的脸庞更让飞扬显得卓而不群,如不是一身粗陋的麻布衣裳,任谁也想不到他就是这山中一地地道道的猎户。

吃过早饭,飞扬一头挑上昨日所打的野味,一头挂上那张雄伟的虎皮,向十里外的县城走去。今年的过年盘缠可全指望他了。

天上又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飞飞扬扬,几乎看不见前面的景物,眼前尽是一片白茫茫,风也大了起来,卷得雪花四散飞扬,好啊,看来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了。飞扬心里一片喜悦,说句实话,此时的飞扬虽然拥有了一身可以傲啸江湖的本事,但本质上却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猎户,平生除了发下要将神剑山庄打得屁滚尿流的宏愿外,对这世间也就没有了别的什么奢求。

吹着口哨,飞扬快步向前走去,嗯,今天是要早点到,卖完了这些东西,还要去扯上几丈好布,给母亲买上一根银簪,另外,在买上几条大鱼,鸡鸭猪肉什么的就不用了,自己家就都出产呢。心里想着事,飞扬的脚下不由显得越来越快。飞扬自己并没有注意,深深的雪地上,自己走过的路竟然只留下了一行浅浅的脚印,在纷飞的大雪中,很快就被掩埋了起来。

快了,穿过前面这片梅花林,离县城就不过只有两三里路了。飞扬的步伐显得越发快了起来。

突然,飞扬急奔的身影停了下来,如同钉子般钉在地上,侧耳又仔细的听了听,没错,在呼号的风雪中,一个女子的呼救声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飞扬大奇,这么大的风雪,此处怎么会有女人呢?

他细辩别了一下声音的来源,飞扬车转身子,身左侧奔去,此时身在林中,飞扬没了什么顾忌,身法一经展开,当真如同鬼魑一般,一丝淡淡的影子在林中时闪时现,向声音的来源地奔去。

转过一棵大树,眼前的一幕几乎将飞扬惊呆了,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上了头部。雪地上,一袭大耄平铺在地上,要命的是大耋上一生死不知的女子上身几乎全裸的躺在那里,呼号的北风中,女子雪白的身躯上泛起一丝不正常的红晕,那是冻的。飞扬心里很清楚,女子的身躯微微发着抖,头歪向一侧,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上,遮住了脸孔。

背对着飞扬的一个男子正嘿嘿的笑着一边为自己宽衣解带,一边嘲弄的说道:“叫罢,再大声的叫罢,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你叫得越有劲,我就越爽,哈哈哈,等我收拾了她,就轮到你了。嘿嘿,在这小小的地方,就算你叫来几个泥腿子,还不是过来送死?我玉面郎的好事,又有谁敢来坏了我的好事?”

采花贼!飞扬的脑子里闪过一个词语。略一思索,飞扬从肩上取下了猎叉。

玉面郎嘿嘿Yin笑着弯下腰来,正在这当口,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呼的一声从脑后向他撞了过来。玉面郎尖叫一声,保持着弯腰的姿式,双腿脚尖用力,借着这一点力道,人已是向前跃去,百忙之中,脚尖一勾,将扔在一边的一把长刀挑在自己手中,在空中也是风车般转过身来,一双贼眼恨恨的向前望去。

就在玉面郎向前跃出的当口,飞扬已是一跃而出,双手一振,那张虎皮平展开来,已是掩盖住了地上女子哪几乎赤Luo的身躯。

平空降下大救星,那反绑在树上的丫环喜极而泣,大叫道:“好汉救命啊!”

飞扬打量着眼前这个胆大妄为,大白天就敢干这勾当的Yin贼,一张白净的脸皮还算长得英俊,不过一双细长的双眼破坏了整体的感觉,使人一看就觉得面前这个人显得有些诡异,眼光闪烁不定。

玉面郎又羞又恼,刚才的惊慌也随着看到眼前这个猎户打扮的人而显得清松起来,一个泥腿子,哼,敢来坏我的好事,待我擒下来后也绑在树上,待会我干哪小妞时,多一个人看岂不更令人兴奋。嘿嘿嘿,想到这里,玉面郎不由大声笑起来。

飞扬心里很紧张,眼前这人很明显是一个武功很不错的人,看到刚才他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躲过自己扔过去的野兔,还拿到了丢在地上的钢刀就是一个不错证明。但又很兴奋,第一次与人交手,刚好可以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倒底如何!这对于自己以后去打神剑山庄那帮王八蛋可是一次检验。握紧手里的钢叉,飞扬只觉得手心中汗浸浸的。

“受死吧,小子!”玉面郎一声厉叫,人飞扑而上,钢刀一闪,向飞扬当头砍下。刀至半途,手腕一转,已是刀背向前,他是存心想把飞扬一下击晕,好生擒活捉。那丫环看到刀光闪烁,不由又大声尖叫起来。

飞扬心里奇怪,脚下略侧一步,钢叉上撩,向对方刀背上嗑去。当的一声响,玉面郎一时轻敌,这一下吃足了大亏,只觉得手腕、手指被震得一阵阵发麻,钢刀几乎脱手飞去。心下大骇,脚底一滑,已是后退了丈余。

飞扬心里暗赞,这玉面郎功夫不怎么样,这轻功可是一流的,这一下试出了自己的实力,飞扬不由信心大增。那丫环更是大声叫起好来。

“死丫头,再叫我先将你头砍下来。”玉面郎转头恶狠狠的说。小丫环吓了一跳,低下头再也不敢作声。

“朋友是哪条道上的?没听过我玉面郎岳珂的名号么?”

青衣人从未对飞扬说过江湖上的规纪,与飞扬提起的江湖人更是少之又少,但提起的却个个是声名显赫的人物,任意拿一个出来都可以在江湖上翻江倒海,其余的人在青衣人看来都不过是二流人物,这玉面郎岳珂在江湖上以快刀和轻功闻名,但因其贪花好色,江湖中人多为不齿。这等人物,又岂会让青衣人看得上眼,所以飞扬倒确实不知。

“我就是在这条道上走的,没听过你!”飞扬老老实实的说。

玉面郎气得脸色发紫,在江湖上行走之人,谁不知他岳珂的大名,只道是对方有意羞辱他,一时心中杀意大盛。

飞扬看着对方眼中的神色越来越是凶厉,不由暗自提高了警惕。果然,岳珂一声大吼,刀光闪烁之下,一连九刀向飞扬劈来,这九刀一气呵成,宛如一条白线,这一下玉面郎再也不敢托大,一下使出了全力,果然不负快刀之名。青衣人不许飞扬在混元神功练到第四重前使用自己所教的功夫,飞扬一时之间显得手忙脚乱,钢叉挥舞,将对方九刀一一格开,脚下却也倒了九步。岳珂一朝得势,更是得理不让人,一刀接着一刀,一刀更比一刀快,加上他过人的轻功,小丫环只见得一条白影绕着飞扬飞来飞去,不由大为担心,眼前这人可是自己和小姐唯一的救命稻草,不由闭上双眼,暗自祈祷:无上观世音菩萨,大发慈悲,保佑这个好汉打赢。

飞扬一时之间虽然手忙脚乱,但却将门户守得极严,虽然岳珂刀法越来越狠,却是将他无可奈何。岳珂也是越打心越虚,眼前这个土包子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自己虽然占尽上风,但却无法伤他分毫,而且此人竟然到目前为止,一招也未还。

瞥了一眼地上那生死不知的女子,飞扬心里一阵焦燥,心里一横,使出了神剑山庄的有凤来仪,这是他除师父教的武功外最为熟悉的了。单手横握钢叉,飞扬忽然反攻起来。钢叉的三个尖头一抖,忽地幻出好几条叉影,向岳珂攻去。

二人翻翻滚滚斗在一起,岳珂一见飞扬使出有凤来仪,便已心胆俱寒,他见多识广,自是知道这是天下武林翘楚神剑山庄的剑法,要不是这小子经验不足,自己好几次都要尸横就地了。岳珂双眼血红,知道今天踢上了铁板,拼了命的反攻,只盼找个机会逃跑。神剑山庄,他惹得起么?

激动中,飞扬身子略侧,手上略为一顿,岳珂如释重负,钢刀圈转,脚下猛力一顿,身子如箭般向后射去。竟是要逃之夭夭了。当然,岳珂如果知道飞扬下一招是什么的话,他一定不会逃跑,而是要选择拼命招架。岳珂刚刚飞出不到一丈远,身后钢叉呜的一声追来,紫电穿燕。岳珂刚来及转过身来,哧的一声,钢叉已是刺穿了他的身子,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钢叉带着岳珂的身子倒飞过去,轰的一声,将他钉在一棵合包粗的大树的树干上,无数的积雪被震得簌簌落下。岳珂的鲜血顺着树杆流将下来,转眼间,就将地下染红了一大片。瞪着死鱼一般的眼睛,岳珂盯着前面的飞扬,只是双眼间已失去了原先那一股Yin邪的神彩,喉间格格几声,终于一口鲜血喷将出来,头软软的垂将下来。

看着眼前的惨景,小丫环惊叫一声,也是晕了过去,不过却是吓的。

飞扬也吓得六神无主,这可是他第一次杀人。愿来学了武功,杀人竟然是如此简单。

落初文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