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不败仙王

更新时间:2020-01-13 08:51:22

不败仙王 已完结

不败仙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望青山多妩媚 分类:仙侠 主角:张栋栋俊 人气:

《不败仙王》由网络作家我望青山多妩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栋栋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少年辰俊,生于微末,长于平凡。却以无尽仙法,横扫诸天神魔!冠绝当代,名扬千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绕青山山绕水,山浮绿水水浮山。

奇峰险峻的云台山上缭绕着终日化不开的云雾,山势巍峨而雄壮,葱葱郁郁的松杉从山麓一直延伸到山顶,一片一片的挨着,远远看去就像一抹葱翠的绿色覆盖了整座云台山。一汪清泉从云深处跳了出来,像是一条彩带从云间散落,顺着山上的石头,断崖冲刷而下,在山涧里汇聚成一汪清澈的潭水。

云台山麓的小径上,几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嬉哈打闹着一路行来,这个年纪正是最贪玩的时候。其中一个长得精瘦,两眼炯炯有神的少年突然抬脚瞄准了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大胖小子屁股,使劲地踢了一脚,只听那胖小子杀猪般的惨嚎了一声,精瘦少年恶作剧得逞般的哈哈大笑起来。

胖小子脸上的肥肉抽搐着,摸着被踢得生疼的屁股,头也不回地就朝身后的精瘦少年抓去,好像已经猜到了是他干的,瓮声瓮气地说:“耗子,你这次弄疼你家胖爷了!”

那被他唤作耗子的少年激灵得很,踢完一脚就立即溜走,哪会给胖子逮到他的机会,一边跑一边回头笑着:“胖子你屁股上肉那么多,还会怕疼?哈哈哈哈......”

胖子一听,圆嘟嘟的小胖脸涨得通红,撒开脚丫子追了上去,“死耗子看我不追上你,把你揍成鱼干,挂在我家院子里晒!”

“我看你这胖头鱼就是追不上我,还怎么把我揍成鱼干?哈哈”耗子回头继续惹恼他,看见胖子那气得通红的圆脸就开心无比,两个人你追我跑,一前一后地跑进了小路旁的树林里。

小路上站着的另外两名少年看到这一幕,其中一个留着短发,眉目清秀的少年摇了摇头,稍显老成的抱怨了一句:“都皮了一整天了,还这么有精神。”

另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看上去稍显精明的少年却大声地朝胖子喊:“胖子,赶紧追,追上了我和你一起揍这只死耗子,哈哈哈。”

短发少年瞥了他一眼,说:“张栋栋,你去把胖子追回来。”

虎头虎脑的小子“嗯”了一声,正要迈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斜眼看着短发少年道:“辰俊,你怎么不去追啊?”那意思是你凭啥指挥我呀?

辰俊一愣,接着沉着一张脸说:“我是你们老大,哪有老大亲自去跑腿的?”

张栋栋一听这话立即就冲他嚷起来了:“凭什么你是老大啊?谁承认了啊?论打架你打不过胖子,论长相你还没我帅,你最多就排在耗子前面当个老三得了,要说老大怎么也得我这个长相实力俱佳的张栋栋来当!”说完鼻孔朝天哼了一声,洋洋自得地吹起了口哨,哨声嘹亮。

辰俊一听就乐了“是是是,你最有实力,被胖子打掉了一颗门牙还能把口哨吹的这么响,我是服了你这个老大了。”说完辰俊就捂着肚子笑翻了过去。

大山里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聚在一起嬉戏打闹成了这几个孩子的家常便饭,前几天闹腾的时候张栋栋被胖子推了一把,仰面扑在地上磕掉了一颗门牙,张栋栋哭着跑去找郎中看,好在郎中说不打紧,磕掉的是颗坏牙,新牙还能再长出来,但就因为这件事,张栋栋被大伙嘲笑了好久。

俗话讲“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事就成了张栋栋的短处,谁说他跟谁急。

此时辰俊一提这事,张栋栋顿时又羞又恼,嘴上不承认道:“是我自己磕到了,不是胖子推的!”说完,又急着去抓辰俊,辰俊哈哈笑着也跑向了小路边的树林里。少年们天真爽朗的笑闹声在清静幽远的云台山里远远地传开。

傍晚,日头西斜,红橙橙的夕阳挂在山峦间,山上的松柏笼罩着夕阳的余晖,被染成了灿金色,几个在山道上行走的少年身影被夕阳拉的老长。

“死耗子,这都怨你,回去晚了又要被我爹骂了。”走在后面的胖子抱怨道。

外号叫耗子的精瘦少年被胖子叫到了前面走着,以防耗子再次偷袭他。耗子眼睛一翻,道:“回去晚了也不能全怪我啊,后来辰俊哥他们不也是跑去玩了嘛。”

辰俊喝到:“你闭嘴!要不是你先惹胖子,我们早就到家了。”

张栋栋也唉声叹气的说道:“都这个点了,还有这么远的山路要走,回去我妈肯定又要把我锁房间里三天不准我出来玩。”

耗子抓了抓脑袋,无语的很,明明大家都在贪玩,就他一人成了背黑锅的。突然他眼睛一亮,道:“你们别急,我带你们抄近道走,保证天黑以前就能到家。”

胖子和辰俊一听,都好奇起来:“什么近道?”

张栋栋却是浑身颤了一下,脚下都打了摆子,颤声道:“你莫不是要带我们从乱葬岗那里走吧,我不去,我看还是顺着这条山道走好点。”

耗子瞥了张栋栋一眼,看他那样子,明显是怕了,“胆小鬼,坟地有什么好怕的。山道还要绕好远,从那里走只要小半个时辰就能到村子里。”

辰俊和胖子一听,也跟着嚷了起来,“怂货!”

“胆小鬼!”

“他不走我们走,让他自己一个人走山道慢慢绕去。”

张栋栋年少心性,最是好面子,听了这话立马就不能忍了,跳起来骂道:“谁说老子怕了,走就走,不就是个坟地么,今天我张栋栋带头,谁不走谁是胆小鬼!”说完就跑到了众人最前面主动带路。

辰俊可能觉得今天开张栋栋的玩笑有点多了,不软不硬地夸了他一句:“这才像样!”张洞洞不吭声,赌气似的走在前面。

走到一处灌木茂盛之处,张洞洞抬脚踩着灌木丛的枝干,把灌木压在地上,扭头挑衅式地看了三人一眼,当先钻了进去。

胖子和辰俊看向耗子,耗子点头道:“就是这里,没错。”

辰俊也学着张栋栋的样子踩着灌木往里一瞧,一条蜿蜿蜒蜒的泥土路从灌木后面延伸到远处的林子里,辰俊一脚踏了进去,胖子和耗子也起身跟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被大山吞没了,只剩下天边火红的晚霞给天地间带来些许光彩。

林子里也开始变得阴暗起来,远处黑色的大树剪影在轻轻地晃动。

张栋栋壮着胆子走在前面,其实心里头怕的要死,眼睛一直往两边瞟,两旁黑色的大树剪影在他眼里就像张牙舞爪的妖怪般吓人,脚步也渐渐地慢了下来,等到身后的三人跟上来,才重新加快一点脚步,保持和三人一定的安全距离。

众人继续往前走,张栋栋越走越慢,因为前面就是乱葬岗了。

大大小小约数十个坟头散乱地分布在树林间,一条小路从中蜿蜒而过。这些坟墓多是用土堆成了方锥状或圆锥状,富贵人家的坟前一般都立着墓碑,燃着香炉,供奉了些瓜果点心之类的。穷苦人家的坟前就立了块墓碑,有的连碑都没有,就光秃秃的一个土堆。辰俊几人见到乱葬岗也都认识路了,他们村子里头家里死了人的,都会葬在这里。

看见张栋栋一副走不动路的样子,胖子上去推了他一把,吓的张栋栋立马尖叫了一声,耗子和辰俊哈哈大笑。

胖子把张栋栋往身后一拉,摆谱地说了一句:“跟在你胖爷后头。”便当先走了过去。

张栋栋又被嘲笑了一回,心里虽然不爽到了极点,但还是老实跟在了胖子身后,他看着那些坟头想起了村里茶馆的说书先生讲过的坟中女鬼的故事,此时刚好就在坟地里,也太应景了些,越想越害怕,两腿打着摆子,一边走一边不安分地往两边瞧。

辰俊和耗子本想笑他,见他好像真的很害怕的样子,此地又是祖宗们的埋骨之地,就没有随便嘲笑,反而一前一后地护着他往前走。

行至一半,张栋栋突然吓得大叫:“啊,鬼啊,坟中女鬼,是坟中女鬼......”其他三人被他吓了一跳,张栋栋指着众人身后一个坟头大声叫嚷着坟中女鬼,整个人已经被吓的跌坐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抓住胖子的一条腿。

大家赶紧回头,一座普普通通的土坟静静的立在那里,看起来没有丝毫不妥,胖子抖开他抓在自己腿上的手,道:“你不会吓傻了吧,哪有什么坟中女鬼?”

张洞洞脸上的表情更惊恐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座坟,身子不停的打着摆子,嘴巴半张着说不出话来,突然他又大叫一声,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啊,不要过来!”翻身拼命地朝前跑去,好像有什么东西追过来一般。

胖子和耗子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那座普通的小土坟,然后都捧着肚子狂笑起来。

“今天才发现张栋栋这货胆子这么小,哈哈!”

“以后就叫他胆小鬼吧,哈哈哈。”

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站在他们身后的辰俊,脸色已经被吓的惨白。辰俊强忍着心中的害怕和惊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装作镇定的样子推了推胖子和耗子两人,道:“快走吧,张洞洞都被吓成那样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别出了什么事情了。”

两人看了看四周,一座座坟头静静的矗立,周围的树林里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一层淡淡的烟雾,一阵冷风吹过,烟雾飘向了远方,两人齐齐地打了个哆嗦,点了点头追着张栋栋的方向快步离开了。

辰俊缀在他们身后,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张栋栋指过的那座坟头,心中大骇,他本来从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是眼里看到的东西实在太过恐怖和震撼。

辰俊只感觉脚底下软软的使不出力气来,若不是他自幼喜欢看书,见识比同龄人要丰富一些,再加上心智稍显成熟,恐怕此刻也会和张栋栋一般模样吧。

用力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疼痛终于让双腿有了点知觉,他心里明白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带着胖子跟耗子赶紧离开,他一边催促着两人走快点,一边强忍害怕不时地回头警戒。三人就这样渐行渐远了......在他们身后,那座普通的圆锥状的小土坟上方,一个身体被白光包裹着,朦朦胧胧看不清面目的女人,静静的飘荡在空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