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九龙玉箫

更新时间:2020-02-19 06:52:26

九龙玉箫 连载中

九龙玉箫

来源:落初 作者:翟国钧 分类:仙侠 主角:葛元金丹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龙玉箫》的小说,是作者翟国钧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半朝堂,一半江湖;一半前世,一半今生;一半真爱,一半权谋;一半湮灭,一半永恒;石破天惊,云开雾散,周懿的世界,只有一天一地,一虞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懿便不再追问,“太师父,既然这个人让你如此伤感,那懿儿就不问了。”

过了一会儿,天墉回过神,看着周懿想问但又压抑的表情,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与东郭烈只有一面之缘,倒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不过说起他,就不免会让人想起另一个人来。”

“是谁?”

“一位推心置腹的故人,也是虞广陵的生死之交,原轩辕剑姬恩的长子,姬恒。”说到姬恒的名字,天墉落寞的眼神中,竟又露出几分敬仰的笑意。

“这位姬恒老先生,就是你说的,和东郭烈征战沙场的那位将军?”

天墉心头一震,看来周懿不弄明白这些事的渊源是不会罢休,“孩子,既然你想知道,今天太师父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但你要清楚一点,你有知道实情的权利,但没必要为了解开所有的谜团而让自己闷闷不乐。你懂吗?”

天墉望着周懿充满稚气却又不服输的眼神,心中颇为不舍,和其他人一样,他也希望周懿未来的生活无忧无虑,而不是为仇恨所累,奔波终生。

周懿也似乎感觉到了天墉的担忧,可越是如此,他心中对真相的渴求就越强烈。

“好,太师父,懿儿全听你的!”

祖孙二人对视片刻,天墉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白鹤山的人,你眼神里不服输的秉性,和太师父少年时十分相似!也罢,这些事,你早晚是要知道的,那就让我来告诉你。”

周懿嘴角微扬,不骄不躁。

“我朝近百年间,时常跟突厥发生战争,突厥人败而复返,又擅长马战,几十年来,我南军将士为国捐躯者,不计其数!后来江湖人士为解国难,很多人都从军上了战场,这其中,就有一位传奇的人物。祯宝二年,突厥趁我朝新君登基,时局未稳,举兵三十万来犯。当时中原大地百废待兴,文废武弱,一时间,竟连五万兵马都难以聚齐。军情紧急,眼看敌军直捣皇城,而三军之中又无一人可以挂帅。”说到此,天墉压抑不住悲愤之情,语气十分激动。

周懿不解地问:“之前的盛世基业,到那时竟是如此不堪吗?”

天墉冷笑道:“盛世,盛世!得天下易,守天下难,得盛世不易,守盛世更难!”

“那后来,突厥之危,是如何破解的?”

“这倒要感激我要给你说的这位传奇人物。当时李氏有一支旺族,发于河南一带,其中有个英雄,就是当年挂帅退敌的大将军,李继。李继出身武学世家,又熟读兵书,他临危请命,于江湖之中遴选五位勇士随他出征。”

“是哪五位?”周懿迫不及待地问。

“说起这五位勇士,上了年纪的人,无人不知他们的名号。他们便是无相山开山之祖屠剑,晋葛洪第十八代玄孙,号称玄天神医的葛元,轩辕剑创始人姬恩,和后来威慑突厥十年之久的燕山王东郭谡。”

天墉说到此,却停了下来,周懿正听得来神儿,不知他为何停下,忙问:“那第五个呢?想必后来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吧。”

天墉语气极为平缓,“此人淡泊名利,终年游历江湖,一生传道四海,可谓桃李天下。直到有一年,他只身一人远赴西域抗击胡人,最终被人陷害,身中毒箭!”

周懿听他娓娓道来,虽然波澜不惊,可眼中却含着泪水。

“太师父!懿儿知道了!这位大英雄,是太师公吧!”

天墉微微一笑,拂起衣袖沾了眼泪,“师父他老人家志向高远,只因世道炎凉,所以只能隐身于江湖,后来他带领其他四位前辈投靠李继,只带区区五千人马,便敢直面迎击突厥三十万大军。”

“那一定十分惨烈!”周懿皱着眉头,“后来呢,他们打赢了吗?”

“说来这一仗,南军只许胜,不许败,否则兵临城下,皇城不保。李继只身一人坐镇大营,让师父他们每人各带一千人马,或佯攻后退,或于道中设伏,一路人马把突厥五万先锋精锐军引进山谷腹地,其余四路于外围突袭,突厥军不敢相信李继只有五千人,因害怕另有大军设伏在后,便下令五万雄狮撤退。如此一来,敌军军心涣散,南军乘机截杀,五千人,将整整十倍于己的兵力屠杀在溃逃的路上。”

“好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周懿眼中充满了亮光!

“从那之后,突厥数十年未南下一步。”

“后来呢?太师公又如何去了西域?”

问到此,天墉心中隐隐作痛,“李继带着师父他们立了大功,按理来说,朝廷应该重赏有功之人。”

周懿浑身一震,“怎么?难道当时的皇帝……”

“当时人心不稳,新皇登基急需扬名立威,等突厥战败时,皇帝竟然御驾亲征,然后五千禁军破敌三十万大军的美名,就落到了皇帝头上!”

周懿一听,不由得咬牙切齿,“天下竟有如此无耻之事!”

天墉苦笑道:“所以,李继当时便请辞还乡,并在太清宫修道。其他立了大功的五位将军,也归途各异。”

天墉一脸怆然,望着昏暗的夕阳,一阵冷笑。

“太师公他们,又做了怎样的抉择?”周懿问道。

“他们都有一颗报效国家的雄心壮志,谁也不想在仕途刚一开始就放弃大好的前程。可是接下来朝廷的作为,却让他们都凉透了心。”天墉一边说,一边摇头,这些事虽然已过去了生数十年,可一旦想起来,就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叫人记忆犹新。

“五位将军回朝以后,朝廷为显示爱才之心,就都给他们论功行赏。可是,事后他们领旨上任的时候,尚书台则以‘并无空缺’为由,让他们回家暂时等候,说一旦有闲职,再另行封赏。”

“荒唐!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周懿愤愤不平地怒斥道。

“他们都是游历天下的豪杰,一身正气,如何能受得了这种奚落?所以,就由你太师公带头,都辞了那些空职,决心回到江湖做一个闲散自得的隐士。”

周懿冷冷笑道:“一个尚书台,尚不至于胆大到如此地步,连皇帝钦命的官职都敢压制,只怕这件事另有玄机。”

“那是自然,”天墉面无表情地说,“当时就有人给皇帝谨言,说立功者尽散,若突厥再来,将何以抵挡?再者,流言一旦传到江湖,说皇帝无信,那些出身江湖的贫贱之人,必然认为出身无门,如此一来,则冷了天下有才之士的报国之心。所以,朝廷只准了你太师公,屠剑,还有葛元的辞呈,把姬恩和东郭谡安排在了军中任命。”

周懿听了,沉思片刻,冷冷地说道:“恐怕,这也不尽是朝廷的意愿。”

天墉疑惑地问:“何以见得?”

周懿答道:“所谓乱天下者,乃志同道合者谋之。我猜朝廷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怕太师公他们都回去之后,心中对朝廷的怨恨相互倾诉,日积月累,便会产生起义的念头。除了那些表面的目的之外,朝廷这一步,又何尝不是化整为零,恩威并施呢!”

他一句话出唇,竟让天墉目瞪口呆。

在天墉看来,周懿只是一个身体羸弱,又有些孩子气的少年,对这些尔虞我诈的勾当不会看到实处,起码,依他的秉性,也不屑于去猜测那些勾心斗角的权谋。可周懿的这几句话,让他彻底醒悟,等他长大以后,他不会放过十三年前白鹤山的那场灾难,以及策划夺走他哥哥的幕后主使人。话又说回来,如果加以调教,周懿有这个能力去颠覆那些恶人的阴谋。

这让周天墉忧喜掺半。

“你倒是说说,何为化整为零,又何为恩威并施?”

“所谓化整为零,是拆散太师公他们五人的立场,五人或在野为民,或在朝做官,总之归途各异,使其对朝廷的看法不会都恨彻骨髓,那么他们就不会在一起讨论皇帝无德的事来。同样,不让他们都在朝为官,也是避免有朝一日权臣造反的局面,这就是化整为零。所谓恩威并施,是朝廷在打压迅速成长起来的势力的同时,又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爱才明德的形象,这对一个登基不久的皇帝来说尤为重要!还有一点,让他们五人处于不同位置,也算是一种制衡,江湖若乱,则让姬恩和东郭谡出兵镇压,反之,则招太师公他们入朝勤王。总之一句话,让他所忌惮的势力,都能为自己所用。”

周懿叹了一声,稍作思忖,又说:“朝廷一方面是在打压江湖中有实力的望族,让他们不要有非分之想,一方面也在收拢立场摇摆的人。其实,如果这件事想做得滴水不漏,那他应该明旨诏书请太师公他们回朝,以彰显朝廷大度有容。他明知道太师公等人持节自高,不会去而复返,所以事后他只需处置尚书台的一员小吏,把责任都推到下官身上,那朝廷光辉无暇的形象,就会让整个朝野内外臣服。”

周懿说着,突然发觉天墉正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便忙止住话语,在马上拱手鞠了一躬,“太师父见笑,懿儿又胡言乱语了!”

周天墉呆在马上,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清楚是不是周懿的这番话勾起他对师父遭遇的惋惜,也不清楚是不是周懿出人意料的成长让自己欣喜。原本自己要隐退江湖,周玳又因担心周懿的安危而步步退让,白鹤山乃至整个江湖的前景,也因此让他难以放心。可看到眼前这个稚气未退的少年,竟有如此缜密的思维和诊脉时局的大局观,他也可放心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