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觅仙屠

更新时间:2020-09-15 07:58:17

觅仙屠 连载中

觅仙屠

来源:落初 作者:风中的秸秆 分类:仙侠 主角:韩玉青壮 人气:

火爆新书《觅仙屠》是风中的秸秆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韩玉青壮,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人都知成仙难,敢问仙路在何方?且看一位小人物的挣扎求仙之路。群号:45198294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僻静胡同打开荷包查看收获,韩玉满脸喜色,这几只肥羊身上带了不少银两,里面几张银票和银两加起来有八十两。

有了银钱,韩玉到成衣店买了一套新衣,顺便也给李鸢买了一套新棉袄,又去一家胭粉店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女孩家的物事。

忽然在街边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韩玉隐约见此人有些面善,于是去路边的小摊买了几个油肉饼。

“大娘,这油饼你拿去吃吧!”韩玉将包好的热油饼放在了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身旁。

“谢谢,谢谢!愿神仙保佑大爷!”老妇人接过油饼,忙不迭的道谢,嘴里说了一些奉承话,以为遇到了贵人。

“不必客气,都是应当的。今夜还要起寒风,老人家可有安居之所?”韩玉摆了摆手,四处看了一眼问道。

老妇人看着路边的积雪也犯了愁,昨天刮了一夜的风,他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要是再刮上一夜,她这把老骨头也就要丢这了!

这无缘无故当然不是韩玉善心大发,他可不会去做什么烂好人。这街边冻死的乞丐多了,官府都不管他哪有这本事,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

没过多久,远处跑来了一人。

此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这大冷天的就穿着一件衬衣,光看这卖相就是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站在身前,有一种不自然的压迫感。

这壮汉先是扶起老母亲,这老妇人在他面前絮叨了一番,壮汉惊喜的说道:“可否是这位大哥送俺老娘油饼?”

张明贵在米行扛了一天的粮食,结果这米行却说只付一半银钱,剩下的一半要明天早上才能领到。张明贵正在想这点铜板是住店还是买些吃食,要是母亲冻死或饿死那就可罪孽大了。他正想看看晚上还有什么活计,却不料遇到了善心人,这肉饼闻起来都香,吃起来不知道多好吃呢!

“这位兄弟,如何称呼?”韩玉冲着壮汉一抱拳,爽利的问道。

“俺叫..张明贵!”这壮汉有些腼腆,但为了面子还是大胆问一句:“这位大哥是不是看上俺这一身力气?俺抗二百斤的麻袋不在话下!”

“原来是张兄弟,我叫韩玉。”韩玉看着壮汉满脸期翼的看着自己,心里暗笑了一声,嘴里说道:“不知兄弟何故流落此处?”

这老妇看壮汉一脸窘促,老妇忍不住哭诉起来,手里的手帕不停的擦着滚落的泪珠。

原来这母子二人家中受了灾,于是前来建安城投靠舅父。却不料舅父早就搬去了青山城,这大雪封道,两人只好暂时留在建安城。

“这位大兄弟,我儿明贵有几把力气,若是有甚差遣之处尽管吩咐,只求我们母子有个落脚之地。”这老妇哭完说道,这大汉听了有些拘谨,但还是期翼的看着韩玉。

韩玉一听果然如此,昨日挑着担子就看到母子两人在街上游荡,这壮汉的身型足以形成压迫感,正好能收来做小弟。

“明贵兄弟,你是练过的吧?”韩玉话头一转,继续问道。

“嗯,以前家父是走镖局的,我从小习武,我力气大,大家都说我是练武的料,俺的武功可是村里最好的!我家有几百斤的磨盘,平时舍不得驴拉都是我上。”张明贵知道这是机会,赶紧说道,双手放在身前不断地缴搓着。

听了张明贵的话,韩玉心中惊讶不已,那磨盘他也是见过的,几百斤单人就能推动,二百斤的麻袋能抗走,这家伙的硬实力可达到了江湖三流水准,和自己那死鬼师傅一个档次。

不过同时在心中暗自鄙夷,功夫如此厉害,竟然还去抗大包,这干活的工钱还不给,要是换成自己,非把那米行拆了!

不过这大汉也是老实人,这人越老实就越好糊弄,他武艺出众,人又憨厚,慢慢培养,肯定能成为一个得力的手下。

为何要收拢这身强力壮又有武艺在身之人?韩玉过两天就要去参加四平帮的宴席,带上这壮汉能撑场面,万一情况不对还能突出重围。只有拉起同伙,才能撑起架子,说不定还能去占上几分好处!

接下来自然是韩玉刻意交好,没有多少心机的张明贵见韩玉掏出了五两碎银,竟说明天就给他安排住处,当即拜了韩玉为大哥,满脸的感激之色。

一直将两人送到客栈,韩玉这才转身回家。为何不将两人直接打带回小院,韩玉也有自己的考虑。

第一初识两人还不知道秉性,二来不能让她们瞧出自己的老底,住在破旧的小院有失身份。反正明日就带着李鸢住进王家,小院正好腾出来,交于两人落脚之处再好不过。

在路上韩玉也没去买吃食,这早上到现在肚子空空,有了钱自然去搓上一顿,犒劳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这才接近小巷子,发现院子的大门敞开。

“呦,这小姑娘,长的那么水灵,嘿..让哥哥..”

快步冲到大门口,韩玉就听到了几声污言秽语,随即冲进去一瞧,一个泼皮模样的人正拉着李鸢的衣袖,小姑娘正奋力挣扎,而另一个泼皮正在家中翻箱倒柜。

韩玉当即头上青筋暴起,飞快的向着那拉人的泼皮冲了过去,眼神中透着丝丝杀气。

“娘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飞跑到拉人泼皮面前,直接一脚将拉着李鸢的泼皮踹到水缸边,然后又冲到另一个泼皮面前,一拳打在了他脸上,趁他倒地掏出匕首插在那人的大腿上。

“哎呦..”杀猪般的惨叫在小院中响起,韩玉也没去拔掉匕首,一个箭步冲向水缸,将那泼皮的头发狠狠揪住,用其脑袋在水缸用力敲打,发出“砰砰砰”的闷响,没一会儿那泼皮的脑袋成了砸碎的西瓜,满脸都是鲜血。

“大爷饶命!”那人被一边撞一边讨饶,直到被撞的晕了过去。

这泼皮看到韩玉,以为是女童的兄长,被踹了一脚还想着纠集一帮朋友来找麻烦,直到看见动了刀才知道遇上硬茬,没料到下狠手想要他们性命,这是遇上了煞星!

韩玉看此人晕了过去,回到院子中拿了一根粗粗的木棍,将那水缸里的冰层敲碎,然后抓起满头是血的泼皮,将他的脑袋按了下去。

冰冷的水让泼皮清醒了过来,使劲的蹬腿想要头浮出水面,无奈韩玉的大手如同铁铸,无论怎的都挣扎不开。

当着混混快要憋死的时候,韩玉将他提了出来,这混混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刚想讨饶一双大手又将脑袋按了下去。

就这样连续四五次,这混混折磨了半条命,韩玉才放过,将两人身上的银两拿走,这才放过了他们。

等到李鸢惊魂安定,韩玉才问起了事情的始末。这两个混混观察新住进来的是个漂亮的小丫头,所以起了歹意,招来了两个泼皮的调戏打劫。

李鸢被吓的不清,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韩玉安慰了几句,并说过了今晚就住进王家,小丫头才慢慢停止了哭泣。

“我今天去打探了,还是要等你亲爹回来,你养母不是好人,住进去要受罪。”

韩玉将今天的情况稍稍说了一下,李鸢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丫头今天受了惊吓,晚上是要好好补偿。

晚上,韩玉带着李鸢来到城中繁华街吃饭,这小丫头今天也饿只是吃了些米粥,很是可怜。

口袋有了银子当然不会去路边的小酒馆,而是城南比较有名的涮肉一绝一品楼,上品的牛肉,羊肉,牛肚,肉食三样;大白菜,野生的蘑菇,在加上几件小吃,凑满了一桌子,李鸢看到眼睛发亮,顾不上斯文狼吞虎咽。

外面北风呜咽,屋内热气腾腾吃涮肉人生一大快事,吃饱喝足,韩玉对着李鸢说道:“明日咱进王家,切不可多言,你父亲的事不能对任何人说,要是出了事,我可保不了你。”

李鸢经过这一路的颠簸,也成熟了不少,乖乖的点了点头。

这一路上也就是靠着韩玉的坑蒙拐骗,偷鸡摸狗两人才能来到这建安城,如若她独自前来,恐怕早就被卖到窑子去了。

第二日,韩玉去成衣店拿了一套新衣服给李鸢换上,小丫头一番梳洗也是精致可爱,两个人顺风顺水来到了王府。来到王府大门,禀明来意,门房不敢阻拦,进去通报,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小丫鬟迎了出来,将两人带了进去。

王府很是豪奢,不愧是建安城有名的大户,这假山亭台一应俱全,那回廊更是曲曲折折,路边栽种的都是一些长青的树木,使的第一次来到此等大户家的李鸢眼花缭乱,咬着手指头都忘记是怎么进来了。

来到王家当差,自然是要去拜见一下主人,小丫鬟带着两人来到了一处古朴典雅的正堂,一男一女差不多模样的人坐在主座之上,同时四个小厮和丫鬟站在一旁伺候着。

“民女李鸢拜见王老爷,王夫人!”李鸢赶忙福了福,同时稚声说道:“祝王老爷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祝王夫人子孙满堂!”

“韩玉拜见王老爷王夫人,祝老爷夫人一帆风顺年年好,万事如意步步高!”韩玉抱拳说道,一副斯文的模样,就是这脸上的麻子深深的出卖了他。

“嗯,不错,小丫头年纪不大倒是机灵。罢了,我那小儿子与你一般大,你就去陪读吧。”王夫人很满意李鸢的机灵,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韩玉,昨日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你很识时务,暂且做三等护卫吧!”王夫人继续说道,而韩玉则是道谢一声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韩护卫,听你的言谈并非本地之人,你们是哪里人?”王老爷随意的说道。

“启禀老爷,我们是青牛镇人,李鸢的父亲也是我的师傅。无奈师傅病故,只能带着师傅的幼女前来寻亲,可惜还没有眉目。”韩玉知道这些大户人家不会接受来历不明之人,于是很光混的说出了自己的出身。

“嗯,很好,赏三两银钱。”王老爷听了韩玉的话语很是满意,当即就有了赏银。

这三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他们四等家丁一个月的月俸,旁边几个下人脸上浮现出羡慕之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