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逆天狂妻:妖孽魔君制妃记

更新时间:2020-10-15 03:28:47

逆天狂妻:妖孽魔君制妃记 连载中

逆天狂妻:妖孽魔君制妃记

来源:落初 作者:后后厚脸皮 分类:仙侠 主角:桑烙黄御风 人气:

《逆天狂妻:妖孽魔君制妃记》是后后厚脸皮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逆天狂妻:妖孽魔君制妃记》精彩章节节选:“只求从今以后无人再敢辱你,无人再敢伤你,也无人再敢爱你。”“阿九,你为何总杀人?”“因为他们该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九,待我辞别大长老就与你离开,再也不回这里。”女子眸含Chun水清波流盼,脸如凝脂,白色莲花烟罗软纱,逶迤白纱拖地,犹如世外仙子。

她对面的男子面堂俊美,白衣墨发,清风微拂上去,飘飘逸逸,不扎不束,更似不食人间烟火之人。

“红纱,你们大长老不会同意的。”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伴你而去。”

二者相伴于山尖,相依相偎,宛如已然镶嵌于天地之间。

上穹魔殿,铺满金色的飞檐上五角兽几欲蹦起,玉石雕刻而成的浮窗金子堆砌的墙面,怕是奢华这样的字眼也不足以形容。

那弃了长袍的伟岸身姿斜躺于殿内。魔九回过神微微睁开眼瞳,眉间细微锁着,那片刻的绞心又让他的眼不由自主闭上。

红纱,任何想要伤害你的人或是畜生我都会让他去见那该死的阎王。

只有我才能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血,遍地的血。像濒死落于雪地的梅花,一瓣、两瓣,一团、两团,不,那是狂烈的死亡之焰,是陷入幽渊里无法自拔的恐慌之焰,是坠进地狱而无门重生的怨恨之焰。

“烙儿,杀了他们。”

“听到了吗?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

犹如魔障的声音空散在四周,桑烙想要逃离,却像被人抓住命脉动弹不得,只得紧闭双眼。

过了一会儿声音慢慢消散。她猛地抬眸,面前出现一片白帐,白帐撩起,无数个身着白色衣裳的人映入眼帘,他们身上散着厚重的死气,桑烙皱皱眉头,低头却见自己也是一身白色。

只见他们突然愤怒和恐慌的看向同一方向,那是一个熟悉的女人的背影。她身着红色,身形妖艳,与周围的白色有了极致的对比。

女人娇媚侧头,缓缓起唇。

桑烙募得睁眼,眼中尽显杀意,细细的汗粘在面额和角鬓,飘起的碎发伏在上头,却将她衬的别样动人。

谷中的风时而缓吹带起湖中微波,那是无意撩起自发而出的叹息。它又时而急卷起山上松涛,那是从天地间蹦出的尖锐的悲悯。

月色撩开薄云,万物立刻剪出自身的微影,连同树影旁白色的身形。

江南煜走上前,竟显得有些踌躇:“你,你放我回去,我帮你把鸟换出来如何?”

桑烙未看一眼来人,转身离去。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人是不是傻?

江南煜微微低头,嘴上泛过一丝苦意,她若是知晓他已在树下停顿许久定会杀了自己吧?他很好奇能让这样的女子惴惴不安的梦里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江南煜不由抬起头朝女子离开的方向看去,发现佳人倩影已逝。

而他也默默走向那间属于他的石屋子。桑烙看似未对他禁足,但其实他明白他若想逃走哪怕只是起了这个念头就会马上没命。

荆棘阁的石屋因为特殊处理,一年四季都是干燥的,没有想象中的潮湿难忍。

江南煜躺在床上望着空荡荡的石屋,心中莫名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而此刻的大都皇城却是热闹非常,虽是人头攒动,比起平常却已是规矩极了,原本东西两侧的商贩和那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此刻已不得见,人们都朝着从远处而来的大型华丽的队伍看去。

那队伍约有二百人,其中三分之一人担着红漆木箱,有的迈着沉淀的脚步有的步履轻盈但表情都十分小心翼翼,想来这些箱子都是所托非物。

另外的人其中有三分之二身着盔甲,手执长矛,腰夹弯刀,神色锐利的站在队伍两旁和后方。再有三分之一者便是那紫色金顶轿旁的随从了,只看那轿身上随意镶嵌的翡翠玉珠便知何为富贵了。忽见那纱窗被轻轻撩起,娇嫩如葱的手轻搭在手窗口,柔顺可人的双眸一眨一眨,宛如初月。那路旁不知是谁念起:“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手如柔荑,颜如舜华,腮晕潮红,羞娥凝绿。。”又有人悉悉索索的说着:“真可谓佳人难得,却不知是谁的福气了。怕是唯有那穹顶之上的仙人才可配之。”

帘子缓缓落下,粉嫩的唇微微上提,那双原本柔美的美目里满是高傲与鄙夷。孤狼善雪冷哼一声:若不是为了皇兄她怎会千里迢迢来大都联姻?!虽说联姻只是幌子,可她瞧着这些人心里就不舒服。这些个愚民,一个个瘦弱不堪,想来脾Xing和体制也强不到哪里去。

“驾!”队伍后面传来一声声急促欢悦的声响,两匹良驹疾驰而来,却是不管那近在咫尺的群众,惹得群众急急退开,不乏有踩踏受伤者。只见那两人停在了轿子旁,而后随着队伍缓缓前进。

“公主,你瞧我说的没错吧,准能赶上你。”说话的是古拉边国定国将军的大儿子高荣山。说完,他‘嘿嘿’两声,露出洁白的牙齿。他的肤色比铜色更深一些,粗狂的眉头犹如他的嗓门一般张扬,棱角很是明显。看向独狼善雪的眸子满是柔情,配上那略微粗狂的样貌竟一点不觉违和。

“五妹,可别反悔了,那龙吐金珠可是我的了。”他的身份与他谈吐十分不搭,那一嘴油嘴滑舌和任Xing的俊颜,着实让人又爱又恨。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铜一样的肤色俊美极了。神色放荡不羁,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更让人不敢小觑,这便是古拉边国的三王子孤狼寒。

华轿里传来女子娇柔的嗓音:“哼,给你便是,我说到做到。”

“那我就谢过五妹了,好了,我们到了,五妹,三哥先去为你打头阵!”说完,疾驰而去。

再说大都这头,朝中六品以上从二品官员以下官员全部集齐。皇子三位,分别是四皇子江南赋、六皇子江南胤硕和最小的十一皇子江南佑玉。

阵仗颇大,其实外肥内空也。

孤狼寒一眼便已看穿,笑道:我欲打头阵叫它大都不敢懈怠我古拉边,不想却先得了一个下马威。

他也不急,忽的猛拍马屁股直直朝众人冲去。马儿疾驰着,眼看就要撞上众人,而此刻喊停已然为时已晚。一道亮光削来,长形头颅飘然而下,那被削掉的马颈子停顿一瞬遂往外蹦出鲜血。只见大理石铺的宫门口瞬间描上一笔亮瞎人眼的红色,那马儿的鲜血也染在了众人的的官服和华锦之上,或点点滴缀而成犹似梅花,或片片渲染又恰似牡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