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镜中劫

更新时间:2021-05-09 20:09:22

镜中劫 连载中

镜中劫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沈陌辞 分类:玄幻 主角:云渊那道人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沈陌辞的原创小说《镜中劫》,主角云渊那道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二十二年前,故国皇都突发叛乱,澈王以清君侧之意起兵谋反,但终究功败垂成,沈丞相之女沈澜,随同澈王坠下虞渊。 二十二年过去了,当初的帝王以双鬓苍白。 二十二年,她离开他二十二年了,当初皎洁如月的女孩,宁肯纵身跳下云雾缭绕的虞渊,也不愿在看他一眼。 传说海外仙山之上仙气萦绕盛气临人。有得道仙人手握拂尘踏云而来,手中青光乍现,昆仑镜的神秘惊现于世。 仙人缓缓说过“陛下可曾后悔,若一切重来,陛下又该如何?” 仙人浅道“不是不可逆天而为,十大神器有着本质的联系,靠着昆仑镜的能力穿梭不同时空,要昆仑镜吸取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折腾了一天,此刻外面早已漆黑一片。 萧摇骑着一匹从敬宸的大营中掠来的白马,急速的在这漆黑的山路中奔走。她有些好奇的回头望望,却只能见到漆黑的夜色与这茫茫的荒野融合在一起。待确定身后不在有人追踪时,才缓慢的放慢脚步。 慌忙了一天,又为敬宸解毒耗了很多内力,此刻她有些累了。她看着眼下这匹通体雪白的白马,温顺怜人。心底不禁一瑟,她苦恼的望了眼周围漆黑的夜景,仰头看着如墨的天空,零星的几颗星子却透着无比的凄凉孤寂。她想起那张儒雅温存的面庞,宽广温暖的胸膛。一阵冷风吹过,她哆哆嗦嗦的紧了紧衣襟,俯身抱着马儿的脖子,面颊贴着它素白如雪的鬃毛。苦恼的对着白马说道“你说我该去哪里啊!” 白马似乎理解了她的苦楚,轻轻的嘶咛了一声以示安慰。萧摇抱着马儿,闭着眼睛,任由它缓慢的行走,怀中的昆仑镜紧紧的贴着胸口,透着一股寒凉。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马的嘶叫,响亮的叫声回荡在这空旷的荒野之上。身下的白马猛的一激,也跟着仰首抬踢一声嘶叫,险些把萧摇甩到马下,萧摇紧紧的拽着缰绳,待重新坐稳后,白马却急速的向前飞奔而去,萧摇惊叫了一声,用力向后扯着缰绳,马儿却越奔越快。耳边刮过的冷风,吹散了她鬓间发髻随风飞扬。 她抬首望去,却见茫茫的黑夜当中,一记身影迎风而立,身影旁还停着一匹肥硕的马。萧摇暗叫一声不好,抽出袖中的软鞭,勾住一旁凸出来的树枝,身子一跃,纵身跳到树上。白马不满的哀叫一声,却依旧急速向前飞奔而去。 萧摇站在树上,定睛向前看去,却只见到两匹马儿厮磨的影子。她不禁紧了紧手中的鞭子,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的打量着周围景致,却只见空旷的山野中只是树影与岩石相伴,耳畔也只是传来了冷风吹过丛林的响声。 她从树上跳了下来,心里有着一丝不甘。却依旧甩着鞭子大步向前走去,边走边喊“臭小子,出来!”她清朗朗的喊声回荡在旷野上,夜晚的冷风吹动着她的衣袂轻扬,发髻纷飞,清俊的面庞上却有着一双异常坚定的眸子。 听着冷风吹过树林时发出奇怪的响声,她脑子里不断的想起那些骇人的魑魅魍魉,她心底慌乱害怕,即希望敬宸早早出现又希望不要被他抓住,就这样矛盾的纠结着。 她使劲的甩了两下鞭子,撞着胆似的清了清嗓子朗声喊“你不出来,我可走了啊!”说完转身蹭蹭的轻功向前跑去,突然看到前方一道冷森的绿光正对着她,而且还发出一阵凄凉的嚎咛。萧摇吓的大叫一声,身上冷汗直冒。哆哆嗦嗦的向后退去,却撞上身后人宽广的胸膛。萧摇转身躲到敬宸的身后,拽紧他的袖子,惊魂未定颤抖的说道“狼狼!” 却只见敬宸略带沉稳含笑的对着前方说“你吓到她了。”萧摇紧紧的拽着敬宸的衣袖,紧张的看着从黑夜中缓缓极近那双绿眼睛。敬宸把她从身后拽了出来,萧摇想向后退去,却拧不过敬宸的手臂。待终于看清那双绿眼睛时,却不想是只半大的小狼崽。萧摇看着它抬头仰首,扭着毛茸茸的身子,幽幽的目光望着两人,那样子甚是可爱。 萧摇似乎忘记了刚才被吓到时惊魂的囧样。她向前欣喜的摸着那小狼崽绒绒的皮毛。敬宸看着她欢愉的摸样,低声说“你不怕了?”萧摇轻轻的缕着狼崽头上的绒毛,晃着脑袋“你的狗,我才不怕!”敬宸怒声说道“你家这是狗?”萧摇看着狼崽在她的手上蹭来蹭去的撒娇,转身看着敬宸有些变绿的面庞,噗嗤的笑了一声,说道“你儿子啊,我更不怕了。” 敬宸看着蜷缩在马车软榻上酣酣大睡的女子,她闭眼熟睡的样子是那么温馨无害。他痴痴的看着却抬眼间,对上那双透澈的眸子。 萧摇瞪了他一眼,起身,大口吃着车厢里的糕点,待她吃饱喝足后,终于忍不住的爆发,大声冲着看着她的敬宸喊道“你抓着我不放干嘛?”敬宸看着她气得红涨的面庞,手里握着她的鞭子,抬手拽了拽,萧摇不稳的晃了一晃,鞭子的另一边绑在萧摇的腰上,敬宸俊朗的脸上缓缓的一笑,身子轻轻的向后靠着,缓缓的开口回道“不干嘛!” 萧摇泄了口气,眼珠一转随即嘴角牵出甜甜的笑,对他说道“那你放了我呗!我还要很重要的事去做。”说着嘴边依旧挂着那抹笑意,可是面上却表现的焦急万分的神情。敬宸看着她一会儿怒,一会儿笑的摸样,却是不语手中依旧把玩着她的鞭子。萧摇看着敬宸不理会她,于是她扯了扯腰上的软鞭,冲着他喊道“你哑了!” 敬宸看着她瞪目的样子,说道“你不是和流云说不知道去哪里嘛?”萧摇一怔,马上想起流云就是那匹出卖她的白马。萧摇嘿嘿的干笑了两声“现在我想起来了。”敬宸看着她心虚的摸样,嘴角慵懒的一笑“想起来也没用。” 萧摇不断撕扯着腰上鞭子,但每一次拽下来时,敬宸一抬手却又被困上。她懊恼的把桌上的果盘糕点,冲着敬宸噼里啪啦的砸去,却都在他挥袖后落到地上。最后萧摇挫败的趴在软榻上,不去看敬宸那邪魅浅笑的脸。 敬宸奇怪着她难得的安静,看着她正盯着马车上的帷幔发呆,脸上有着一丝不曾见过的惆怅,他轻咳了一声“想什么呢!”萧摇继续趴着软榻上不予理睬,敬宸抬手拽了拽了鞭子,险些把她拽到软榻下。萧摇扶着软榻前的桌子缓缓坐了起来,却撇着头看着帷幔外晃过的风景,冷冷的说着“技不如人还能想什么!”敬宸看着她晃头摇脑心里不服的样子,不禁一笑,却依旧淡淡的回复了声哦。 萧摇看着敬宸闭目养神。她想着从昨天晚上被绑了回来,一大早就坐上马车,马车颠簸了一天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她掀开车窗上的帷幔向外望去,看见的却是荒芜的山路。她有些好奇要去哪里,转身看向敬宸,敬宸却也恰巧也睁开眼睛看着她。她刚想开口,却听敬宸淡淡的说“我们要去帝京!”萧摇奇怪的想着,你个大将军回京复命带着我干嘛。敬宸好像看出了她的想法,略带戏谑“我放过了澧城的百姓,也应该好好报答一下你,是吧?救命恩人!”萧摇看着敬宸脸上的坏笑,不禁向后缩了缩,鄙夷的看着他。片刻后她想起什么似的“还要多久啊!”敬宸懒懒的回道“七天。” 萧摇皱着眉头看着车顶,叹息着怎么还要这么久,她百般无聊的在软榻上晃悠,过了一会他拽着鞭子招呼着敬宸“唉!要你儿子过来玩会儿。”敬宸对于她总是说那狼崽是他儿子而很不满,他瞪着萧摇,使劲抖了下鞭子,震的萧摇吃痛的叫了一声 萧摇的记忆里对于什么都没有印象,她更是第一次看到这些豪放的景象,此时她坐在一堆篝火旁,怀里抱着那只小狼崽。看着场中的士兵在摔跤比赛,感觉很是奔放。 一个谋士一样的中年人,起身向前,手中端着一碗酒,俯身向萧摇行了一个礼“在下徐硕,在此敬姑娘一杯,谢姑娘救了我们将军。” 萧摇急忙起身,先是还了一礼,遂开口“前辈不必如此,这些都是”她原想说这些都是行医之人应该做的,却不知为什么,看着敬宸在一边瞥眼好笑的看着她,她心底一记对着那中年人说“这些都是你们将军的造化,命不该绝。”还特意咬着牙把该绝那两字说的很重。 徐硕一愣,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抬手对着萧摇举起酒碗,萧摇看着身旁的敬宸横递过来的酒水,她伸手接了过来,含笑的对着徐硕颔首示意,抬首仰头喝了下去。 敬宸呆呆的看着她一身白衣,乌黑的发髻倾泻而下直至膝间,她抬首喝酒时眉眼间的那份豪脱飒爽,他有些痴迷的盯着她,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看着她在月光映照下更显姣美的面颊,明亮的眸子如那最清澈的泉水透澈的不染纤尘。 萧摇喝完酒后坐了下后,扫到敬宸呆呆看着她的眼神,她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萧摇咬了一口刚刚在火上烤好的肉,撇了他一眼,嘲讽的说“怎么像饿狼一样!”敬宸摇头含笑,倒满了一碗酒,递到她面前“我看你酒量挺好,来,在来一碗。”萧摇看着他,突然眸光轻闪,一手接过酒碗,说了一句“谢了。”一手搂着那小狼崽,转身把酒水往狼崽的口中灌,还振振有词的说着“宸儿,乖,喝酒。”敬宸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想起上次因为她总说狼崽是他儿子时他曾用鞭子震过她,而现在她竟直接叫它自己的名字。 敬宸俊朗的面颊竟透着一丝暖意,从来冷清的眸子里此刻竟有着浅淡的柔情。 片刻后敬宸转身对着远处的士兵拍了拍手,于是有人压着俘虏走到了场中。 敬宸看了眼萧摇,接着对着她怀里的小狼崽说“来儿子,开饭了。”萧摇一愣,茫然的看着场中的俘虏,还没想明白,便感觉怀中一空。 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刚才还在怀中温润可爱,摩擦着她手臂的狼崽,此刻却凶残的扑向场中的俘虏,那俘虏还不待回击,瞬间便被撕成碎片,看着血肉模糊的场景,血腥味瞬间充斥着她的鼻腔。 敬宸看着萧摇瞪目吃惊的表情,还以为被刚才的场面所折服。他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靠近她“看着什么叫饿狼了吧!”说完,感觉不过瘾,扬声冲着士兵喊“在拖上来一个。” 另一名俘虏刚被推进场边时,看到场中同伴四分五裂的尸身,吓的瘫坐在地上。 萧摇看着狼崽蓄势冲上俘虏,她突然猛的站起来厉声喊道“站住!”不说敬宸,饶是在场的所有士兵都愣住,齐刷刷的目光看着这个在他们将军身边的少女。 狼崽停住好奇的回头望着她,轻轻的晃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又像是回到在她怀中时可爱的样子。敬宸看了眼萧摇,转头冲着狼崽大声喊道“儿子!上!” 萧摇抬手拂袖,一坛酒水,顺着场中砸去,酒坛崩裂,酒水四溅,喷在狼崽墨黑色的皮毛上。狼崽停住动作,幽怨的转过头去,看着萧摇那冷厉的目光,萧摇怒声冲着它喊“我叫你站住!”狼崽委屈的看着她晃了晃身子。 萧摇转头看着敬宸,敬宸对着她冰冷如寒秋的目光很是不自在。他站起来冲着萧摇冷声说“你干什么?”萧摇盯着他,看了眼场中四分五裂的尸身,目光凄凉冷厉“你不感觉很残忍吗?”敬宸怒声冲她喊“他们是俘虏!”萧摇的眼中透着一丝失望“可他们也是人!” 敬宸看着眼前的女子,素白的长衣透着凛冽的气质,眉眼间是在战场时的那种决然。敬宸冷笑一声,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她,却抬手一震袖子一抖,一股猛烈的刀风从袖中而出,直直砍向那名俘虏的面门,刀风接近俘虏时,俘虏瞬间被震的血肉横飞。 萧摇震惊的看着这种场景。她的脑子里对一些事物没有任何记忆,看着敬宸袖中而出的这种罡风,却是知道敬宸的武功深不可测,一般人是不可能随便将内力运行的如此自如,更别提发挥如此大的威力。 敬宸看着她,看着她浅淡皎洁的眉目此刻充斥着怒意,完全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安静的场中,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个眉目清俊的女孩,她的一袭白衣,在橙红的篝火旁,裙角飞扬,原本清俊的面颊,此刻却透着一股寒凉。 敬宸侧过头去,心底难以置信,懊恼的想着怎么接连被她掴了两掌,可是面上却镇定自若,他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她清秀的眉目。此刻敬宸那深沉如海的眸光却似冬月的寒冰。他微微一笑,唇角勾出有一个浅浅的弧度,冷冷的说道“好啊,那我就送你就去喂狼!”说罢,手中的软鞭一扬,萧摇便被甩到场中。 场中的狼崽看着萧摇摔倒在地,摇摇晃晃着身子在她怀里撒娇似的蹭来蹭去。敬宸看着,冷声说道“畜生就是畜生。” 萧摇闻到狼崽口中的血腥味,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转头呕吐,却看见近在咫尺血肉模糊的尸身,她记忆深处的波澜猛的被牵动,却想不起任何事情。 她双目赤红,痛苦的想去抓住那模糊的尸身,只是觉得那对她很重要,却是想不出为什么,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是这么熟悉,她看着那模糊的尸身,头痛难忍,使劲的回忆却找不到一点线索,越是用力去想越是头痛难耐,胸口窒息,痛的说不出话来。脑子撕裂般疼痛,却不断的回荡着那血迹斑斑的画面。胸中积郁,一口腥甜的气味在嘴中。她猛的吐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溅落在她素白的衣袖上。 敬宸看着昏厥过去的女孩,想起她刚她莫名奇怪的举动不禁微微皱眉。看着她衣袖处的血迹,如那冬日白雪中的腊梅,清澈皎洁,却又带着一丝妖冶。 萧摇是被夜晚习习的冷风而吹醒,她睁开迷蒙的眼睛,却只是望见天空中明亮耀眼的星子。看到周身的环境,她不禁冷笑。身下不断的颠簸令她很不舒服,她缓缓起身敲着隐隐作痛的脑袋,却扯的哗啦作响,看着手上脚上卡住的冰冷锁链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她向后蜷缩着靠在囚车上的一角,虽然有着内力护体,可是夜晚的冷风还是令她有着些许的寒意。 她抱着双膝,清秀的眉目微微皱着,目光呆呆的看着囚车前因为颠簸而荡起尘土的木栏。怀中的昆仑镜依旧那么寒凉,她想着昏厥前的奇怪举动,却搜索不到一点记忆。只是还有浅淡的痛楚令她回味着记不起来的感伤。她一只手抚着胸口的昆仑镜,想起那张儒雅的面庞,不知怎的又是一痛。 跌跌晃晃的马车已经行走了五天的路程,这五天里,萧摇并没有在见到敬宸。每到傍晚士兵们围着篝火欢闹只余,她总是把脸撇到一边,淡淡的看着疏朗的夜空。 第六天的晌午,萧摇喝完看守的士兵递来的水,抬眼间却见到敬宸站在囚车旁。他一袭紫衣眉目清朗。 敬宸上前打开她手脚上枷锁。萧摇缓缓的起身,几天的囚禁中身子早有些发酸,她晃晃身子,呼了口气,身体的内力以运行了一圈。 萧摇转过头来微眯着双眼看着他,调笑着说“谢了!”敬宸看着她在烈日下依旧明媚无害的笑容,心底有着一丝好奇,却冷着面庞“你过的挺好啊!” 萧摇嘴角依旧含着浅浅的笑意,她微微仰头抬手,纤细的手指扫过耳边凌乱的发丝。敬宸看着她原本白皙晶莹的面颊,在日光下却有着一股凛然的气势。 “啊!”萧摇吃痛的叫了一声,她回头狠戾的瞅着敬宸。却见敬宸一手反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指尖一枚明晃的银针,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光。 敬宸嘴角带着一丝冷冷的笑,拿起她指尖的银针,在她面前晃了晃,俯身对上她漆黑明亮的眸子“没有人会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