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界:仙法师传

更新时间:2021-06-19 18:58:26

异界:仙法师传 已完结

异界:仙法师传

来源:落初 作者:雪美人 分类:玄幻 主角:汤姆诸葛 人气:

主角叫汤姆诸葛的小说是《异界:仙法师传》,它的作者是雪美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诸葛汉威不经意来到这个异界,并无意中得到仙法的训练办法,于是就经过一系列的仙法训练,诸葛汉威的仙法最后达到了最高境界,成为一名出色的仙法师。且看诸葛汉威是如何一步步有一个不出色的战士成就了一个出色的仙法师,并将那些小美人一个个收归手下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鲁实力非凡但毕竟不是圣阶,真要被莱恩纳入爆炸范围,重伤是肯定跑不了的。他当即飞退,但速度仍然比引爆了斗气源的莱恩慢上一线。

生死攸关,布鲁哪还顾得上手中的慕容妙容。啪的一声,慕容妙容就被布鲁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墙上。这还是布鲁需要慕容妙容的血液去开启宝库,否则恐怕会将他直接丢向莱恩。可即便是留手了,慕容妙容也还是被摔得如同漏了气的皮球,软塌塌的就滑落下去。

把慕容妙容这个累赘摔到一旁,布鲁的后退的速度陡然提高。

就在他与莱恩刚刚拉开一点距离时,他的身子突然变得透明起来。

奇异的秘法,为布鲁独有。当初他就是用这种方式从席德手上逃脱,又用这种方式消失在酷喽战士的面前。而现在,他再次施展这一秘法。就在莱恩终于扑到他身前时,他的身子也变得完全透明并率先炸开。

莱恩满面金光,看不清神色。他现在已经引爆了斗气源,无论自爆与否,死都已经成了定居。而因为体内斗气的爆发,他现在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敏锐感知,全都超出了平时数倍。

当他逐渐接近布鲁,他在兴奋。

当布鲁突然加速逃离,他在紧张。

而当布鲁居然先他一步爆炸消失,他已经完全惊呆!

“不!”

莱恩一声大吼,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自己引爆了斗气源,自己将身体化为了威力强大的武器,而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但他要攻击的人却突然消失了。

莱恩不相信布鲁是自杀了,不是感觉而是对发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

他很清楚即便是现在的自己,也只能伤到布鲁而不能杀死他。没有会在受伤与死亡之间选择死亡,所以对方一定是逃了。

对方居然逃了,而自己却已经必死,而且死之前一事无成!他如何能够接受。

忽然,莱恩感觉到了布鲁的气息,而对方的气息就在自己的身后。

莱恩猛地回头,居然就看到自己原来站立的地方,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一点点由透明变得凝实。

而这个人,分明就是布鲁。

布鲁脸上的神情现在也不好看,似乎很奇怪他的秘法怎么这么快就失效了。

可是莱恩顾不得许多,重新看到布鲁也重新看到了目标。

他豁然跃起,就要再次扑向布鲁。

但身在半空,莱恩却猛地跌落下来。

他的脸上满是不甘,满是不愿,但更多的是痛苦和无奈。

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斗气源被引爆的力量何其强大,他将这股力量强行收束在体内所受的压力更是呈倍数的增长。

而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无法忍受这一种力气了。

无法承受,他的身体也不再受到自己的控制,只能被动的等待。

他只能被动等待下一秒的到来,然后他的生命就将与他的身体一起爆开,彻底消失。

无法阻止了,无法控制了,莱恩脸上的不甘在这一刻居然化为了一抹笑容。

既然已经如此,不甘又如何,不愿又如何,他已经做不了什么了。

唯一可以让他略微心安的,是布鲁并没有离他太远。这样的距离虽然效果大大减弱,但应该还是能够伤到对方的。

哪怕只是一点伤,哪怕只是给对方造成一点麻烦,他已经尽力了,已经是平时的他无法做到了的。

“师傅,我不亲手帮你报仇了,现在便去向你请罪。殿下,我只能做到这些了,你要保重!”

说着这句话,体内的狂暴力量已经彻底失控。

莱恩很幸运的没有体会到身体撕裂的痛苦,因为他在意识在身体被撑爆之前就已经承受不住体内的压力,率先昏厥。

但事实上,即便莱恩现在还清醒着,他也同样无法看到自己身体炸裂的恐怖景象。

就在莱恩昏迷的同时,一只巨大的拳头忽然凭空出现,并轰上了莱恩的后心。

没有人能形容这场景的诡异,莱恩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黑光,然后探出一根光芒万丈的手臂和海湾大的拳头。

这个拳头轰中了莱恩的后背,莱恩本来已经开始膨胀并瞬间就被炸裂的身体居然忽然定住了。

没错,就是定住了,仿佛是时间凝固,他的身体在一瞬间维持在了膨胀到一半的状态。

紧跟着,明明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却有一股澎湃起浪以莱恩为中心向四周鼓荡开来。

嗡——

这道气浪经过了一个人的身边,将他的身体都撞得晃了两晃,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好似傻掉了一般。

这个人正是布鲁,虽然他的秘法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但他拉开的距离已经很安全,凭他的身体凭他的实力,只会受一点轻伤。

所以他正很是兴奋的看着莱恩自爆,打算欣赏血肉迸飞的精彩场面。

但这个让他兴奋期待的场面却没有出现,那个突然探出来的拳头居然用一种奇异的方式阻止了莱恩的自爆。

自曝被阻止了,精彩场面没有了,这一点布鲁并不如何在意,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莱恩的生死一样。

可是,那条手臂,尤其是那个拳头带给他的不陌生感,却让他不寒而栗。

自从他诞生,除了他的真身实力永远强于他无数倍的席德之外,就只有一个人曾今让他落荒而逃。

而刚刚出现的拳头,分明就是属于那个人的。

那个他在太子府遇到的,比他更变态比他更恐怖的光明骑士!

对这个家伙,布鲁根本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一种天生的恐惧,仿佛他注定要被对方毁灭一般,让他不寒而栗。

尤其是他当初为了毁掉这种让他不爽的恐惧感直接施展了最强绝技千绞杀,但却被对方用一招他从未见过的神术给轻易破除,就更是让他连与对方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一拳打中莱恩,离奇的阻止了莱恩的自爆,硕大拳头的主人也从那一蓬黑光中走了出来。

沐浴光明,骑士盔甲,正是布鲁所猜所想所惧的酷喽战士。

布鲁的喉咙动了动,看起来正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液。

他好似自语,又好像再吼向酷喽战士。

“怎么可能!这是封闭的皇宫,就连席德都没办法进来的地方,你又如何会出现?你!你究竟是谁?”

布鲁在惊呼,酷喽战士也做出了特别的回应。

只不过听起来,酷喽战士的回应并不是因为布鲁的提问,而是早就已经说出来的话到了现在才从那正在消失的黑光中传到这里。

“神说,你不许爆。”

布鲁愣了,几乎无法理解对方如何会说出这样一句话里。紧跟着一个猜测让布鲁差点吓得跳起来。

难道说他刚才阻止莱恩自爆也是使用了神术?可是一个神殿主教就只能使用一种神灵赐予发的神术啊!

布鲁的眼睛瞪得犹如铜铃,因为他想到能够使用两种以上神术的是什么人。那就是大主教,而神殿现在的七位大主教中并没有眼前这样一个人。

“莫非他就是第八位大主教!”

想到神殿的那个传说,布鲁的身体居然都有些颤抖。除了面对席德,对方也成了第二个将他吓到颤抖的人。

心中的纷乱,让布鲁都没有及时注意到,一股强大的仙力波动,正在他的身后腾起。

等布鲁终于反应过来,豁然回头转身时。他就看到一个很有些不陌生的身影,正高高的举起双手。而在这人的双手上空,一杆黝黑长枪正散发出仍人心底生寒的恐怖气息。

“……暗影骑枪!”

这个人正是诸葛汉威,他手上已经凝聚成型的正是中级死灵仙法暗影骑枪。

当初在赶赴蓝佳皇国的路上,诸葛汉威曾经用这一招对付高级仙法师皮特福尔。在那时,暗影骑枪就已经是诸葛汉威能够使用的最具攻击力的死灵仙法了,可是仍然伤不到高级仙法师。

但是现在,诸葛汉威自身已经成就高级仙法师,同样的暗影骑枪,已经拥有了完全不同的威力。

两相比较,堪称天壤之别。

布鲁一时失察,等他终于反应过来,诸葛汉威的暗影骑枪已经悍然出手。

呼——

巨大的暗影骑枪,与其说是枪更不如说是通天长棍。几乎占据了皇宫走廊一半的空间,凶猛的冲向了布鲁。

“星之守护!”

布鲁可不是常人,被酷喽战士惊了一阵,现在反应过来立即就有了应对之策。

尤其是他认出面前的人正是当初遇到的那个“火球法师”,就更瞬间放了心。

除了席德,现在又多了一个酷喽战士,其他人都没有被布鲁放在眼里。他连血色长刀都没用,直接一挥手放出一个星之守护仙法。

在他看来,一个高级仙法星之守护,已经足够抵挡对方这只有中阶气息的攻击了。

然而,就在布鲁眼前,就在布鲁耳中。

伴着卡擦一声,星之守护怦然炸裂,那一杆暗影骑枪突然爆出远胜刚才的威力,连形态都没改变就向他继续轰击。

“什么?”

布鲁惊了,也终于认真了。他连忙挥刀并连斩数次,这一杆暗影骑枪终于在他的血色刀光下崩散无踪。

但更让他惊讶的事情,却立即上演。

已经是高级仙法师的诸葛汉威,很想试试自己真正实力的诸葛汉威,如何会试图用中阶仙法对付他这个凶人。

“尸骨囚笼!”

暗影骑枪被斩为虚无的同时,如海的白骨尖刺骤然升起在布鲁的四周,又瞬间将他包裹围困。

布鲁反应飞快,当机挥刀,然而却铛的一声——火星点点。

“这……”布鲁一声惊呼,为对方这个仙法的坚固程度而惊呼。“如何会如此强?难道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么?”

但诸葛汉威仍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他猛地一声爆喝右拳握紧。

高级死灵仙法尸骨囚笼的真正威力,就在这个皇宫走廊内第一次展现世间!

诸葛汉威前伸的右拳猛地握紧,同时口中一声爆喝:“爆!”

随着诸葛汉威这一个爆字出口,那将布鲁困住的尸骨囚笼竟好似活了过来。

万千根白骨筑成囚笼,而且根根白骨还带着锋利的尖刺全都指向自己。

换成任何一个人身处其中,恐怕都会感到头皮发麻。而如果这些白骨尖刺又突然密集的颤动起来,似乎时刻都要飞射而出,就更是连心脏都会因恐惧停了跳动。

布鲁虽然强大,但毕竟也只是一个人。他也会感到心惊,感到胆寒。

当白骨囚笼随着诸葛汉威的吼声发生变化,头皮发麻的布鲁也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血色长刀。

这就是强者的应对,可以不懂也可以害怕,但绝不可以失了反抗的勇气。无论是怎样的未知危险,最好的应对方式都是用更强大的力量将之摧毁。

布鲁现在正是这样做的,他将血刀竖起,仅属于他和席德的血色斗气便直冲天际。那拦在最上方的白骨尖刺在这血光冲击下点点碎裂,显然血刀上的力量远超刚才。

如果这是在外面,击破了囚笼顶端,布鲁完全可以从中跃出。以他的身法速度,尸骨囚笼很难在他离开之前重新凝聚。

可是这里是皇宫走廊,白骨囚笼填塞了整个空间。即便是布鲁全力催动的刀光击破了囚笼,却也不能打破受仙法阵守护的屋顶。

这一点,是诸葛汉威早就预料到的,这才特意让白骨囚笼比正常的更加巨大。于是他逃不了,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继续攻击,将身前的囚笼一并斩碎。

“给我破!”

布鲁从牙齿缝中挤出这一声呼喊,血色长刀带着汹涌血光自上而下斜着就劈落下来。

此时此刻,筑成白骨囚笼的万千白骨尖刺已经完全活了过来,正是这个仙法的第二形态,尖刺攻击。

一个个白骨尖刺闪电般跃起,从前后左右同时扑向布鲁。

诸葛汉威的嘴角挑了起来,白骨尖刺的威力,他在刚刚突破的时候就试验过了。即便最出色的剑神的身体很结实,但也不可以低档这尖刺之抗衡啊。

于是他那把光之刀便被斩成了碎片。诸葛汉威使用了尸骨囚笼,他就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诸葛汉威将大部分仙力都用来凝聚布鲁身后方向的白骨。

那里,才是诸葛汉威这次攻击的重点啊。

布鲁的身体貌似就被对方刺中了,于是他就会立即变成一个大活刺猬,诸葛汉威挑起的嘴角却悄然回到了原位。

“永远不要低估你的对手。”

慕容东君的提醒,适时的响在了诸葛汉威耳边。

也正是她的提醒,让诸葛汉威猛地醒悟。自己刚刚居然陶醉于高阶力量,又在结果没有出现之前就暗自兴奋。但布鲁真的会被他这一招就击败么?诸葛汉威自己都不会相信,只是他刚才因为兴奋而忘了形,根本就没有去想。

不能击败只能击伤,而且能够伤到什么程度,是重伤还是轻伤,结果更是全然不同。诸葛汉威被慕容东君一语惊醒,便同时施展起另一个仙法。

有备无患!不管尸骨囚笼能给布鲁造成什么影响,他都已经提前有所准备。谨慎之道,才是强者之道。

布鲁要是知道诸葛汉威正拿他练手,还颇有感悟,说不定会气得发狂。不过他现在是不晓得的,因为他正在紧张的应付着眼前的危机。

而他的应对,更是让诸葛汉威在感谢慕容东君提醒的同时流了一后背的冷汗。

在诸葛汉威的想法中,最差的结果也能让布鲁轻伤,但现实给了诸葛汉威很干脆的一棒。

布鲁血刀斩落,在身前形成一道血色长虹,将所有的白骨尖刺尽皆摧毁。但这还没完,就在后方的白骨尖刺马上将刺入他的身体时,布鲁居然倒了下去。

没错,他就是在还没有被刺中的时候就主动倒了下去。而因为他的向前扑到,那些白骨尖刺自然也是一击落空。

如此瞬间之间的事,诸葛汉威甚至都感觉到白骨尖刺已经碰触到了布鲁的皮肤,但却还是被布鲁躲了过去。

刷——

刀风再起,布鲁的身体向前扑到,他的脚却仍稳稳地停留在原地。

布鲁以自己的双脚为中心,做出了一个让诸葛汉威目瞪口呆的动作。根本分不清是血色长刀带动了布鲁,还是布鲁在挥动长刀,他的身子就紧贴着地面然后旋转而起。

之后刀光已经由下及上,布鲁的身子也重新站定,那刚刚被他躲过的白骨尖刺居然已经由身后到了他的前方。

“技巧!”

这样一个词汇突然跃起在诸葛汉威脑中,他明白布鲁刚才的动作不是依靠斗气,完全就是身体的技巧本能的反应。

但诸葛汉威顾不得惊叹了,因为本来是他用来攻击布鲁的白骨尖刺,此刻正向他这里飞速扑来。

自己的攻击反过来变成攻击自己,诸葛汉威莫名的感到一阵荒谬。可是这就是现实,布鲁超人的反应和速度,真的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如果诸葛汉威愿意,只要撤去仙力便能让这些白骨尖刺瞬间消失。白骨尖刺毕竟是仙法而不是真正的利刃,是不可能伤到他这个施法者的。

但是现在诸葛汉威却不能那样做,因为他没有时间,因为布鲁的攻击就在白骨尖刺的后面紧跟着过来。

在身形重新站起时,布鲁的血刀也再次落下。这一道蕴含恐怖杀伤力的刀光,就追在白骨尖刺的后面攻向诸葛汉威。

而且这一道刀光还后发先至,只是霎那间就赶超了白骨尖刺,率先对诸葛汉威发动攻击。

这是何苦由来,自己的仙法没能伤到对方不说,还被对方反过来利用。而且现在掩藏在刀光后面,居然还和对方的攻击配合的相当完美……

诸葛汉威一阵郁闷,但却并没有惊慌。

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容东君刚才的提醒,而他也早就作出了相应的准备。

“黑暗之门!”

黑光骤闪,比雷电还快。

也就在诸葛汉威身裹黑光原地消失的同时,血色刀光也从这里呼啸而去,然后猛地撞上了皇宫的守护结界。

整个皇宫都颤了两颤,然后啪啪啪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布鲁脸上的愤怒还没来的化为冷笑,就凝滞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声音居然是从他的身后传过来的。

啪啪啪——

诸葛汉威正在拍着自己的胸膛,脸上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脸上紧张兮兮,但诸葛汉威的心里却并不如此。虽然说他也没到轻松的程度,但早有准备轻松应对的他也没有太过紧张的必要。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被压抑了十几年的情绪爆发出来,诸葛汉威就感到难以形容的畅快。即便是眼前这个充满了危险的时刻,与他曾经的遭遇比起来,却都显得颇有几分可爱。

连危险都能让自己开心,诸葛汉威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了。但是他却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自由自在凭着双手努力奋斗,期待欢乐也享受危险的感觉,他很喜欢。

诸葛汉威故意做出的紧张姿态,看起来真正是太假了,布鲁的鼻子都几乎要被气歪。

布鲁转过身面对诸葛汉威,眼中带着一种莫名的仇恨。

“哼!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还隐藏了实力。让人厌恶的死灵法师!”

尸骨囚笼这个超级标准的死灵仙法都使出来了,诸葛汉威对布鲁认出他的身份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而且从一开始,当发现维克特瑞不晓得在哪,而莱恩虽然没死也深度昏迷了,他就没打算隐藏实力。

难得一遇的封闭环境,难得一遇的试验自身实力的机会,诸葛汉威就是要把自己的本事都施展出来。

诸葛汉威不答,双手之上缠绕着仙力,如同燃烧的黑色火焰。

看诸葛汉威这幅模样,布鲁眼中的怒意更甚。也不晓得他对诸葛汉威是哪来的仇恨,让他的话音都略有些颤抖。

布鲁说道:“不过很好,连席德都没有杀死过死灵法师,我正好用你来完成对他的第一步超越。”

诸葛汉威撇了撇嘴,说道:“你这人有病,想杀我跟席德有个屁的关系。”

自己说可以,但从别人口中听到席德这个名字。布鲁顿时暴怒,就要立即出手,但却见诸葛汉威话音未落率先扬起了手臂。

那一道黑色的死灵仙力生威骇人,在空中划过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燃烧一空。

布鲁眼神一凛,以为诸葛汉威又要施展什么奇异的死灵仙法,血色长刀也再次竖在了身前。

有了刚才的经验,布鲁已经明白靠他的仙法实力并不足以对付这个死灵法师。所以即便他是仙武双修,此刻能够依仗的也只有自己的武技,最出色的剑神的实力。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诸葛汉威挥动手臂并没有施展仙法,而是向他猛地一指。

布鲁正在惊疑,就忽然感到一股狂风迎面扑来。

与狂风一同扑来的,还有一个硕大的,让他很有些不陌生的拳头。

“光明骑士!你居然和死灵法师一起攻击我!”

布鲁大惊,却听到诸葛汉威幽幽叹息一声,说出来的话却满是鄙夷。

“怎么都是一样,明明认出我的身份却还像个白痴似地。你见过死灵法师是一个人战斗的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诸葛汉威很有些郁闷的样子。

按说科尔吉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三百来年,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了一大堆,人们不可能对死灵法师一无所知。

可实际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诸葛汉威接触过的人已经不少,可以被称作强者的也不在少数,但他们对死灵法师的了解仍只局限于传说。

比如格兰斯还有冰仙女艾莉那样的中阶强者,甚至连死灵仙法和黑暗仙法都分不清楚,这就很有些奇怪了。

当初还在皇者之森的时候,诸葛汉威和酷喽战士一起出现在麦多基家族那主仆两人的面前。没有见识的纨绔安富也就算了,连高级武士拉德也是到被揍了才认出他的死灵法师身份。可见死灵法师凶名虽大,但其实却早已经被这个世界所遗忘。

诸葛汉威心中的思绪如电光划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在酷喽战士扑向布鲁的同时,他也祭出了又“一套”死灵仙法。

死灵法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然也没理由只让酷喽战士去对付布鲁。

之前每一次都只能依靠酷喽战士,那是因为诸葛汉威自己不能暴露身份。而他之前面对的对手又都很强,比真正实力低两阶的其他七系仙法根本就难以派上用场。

但现在不同了,这里除了与他对敌的布鲁,没有人会看到他的死灵法师身份。他可以尽情的展现实力,自然要和酷喽战士配合着来。

虚弱诅咒!疲惫诅咒!疾病诅咒!麻痹诅咒……

诸葛汉威一扬手,一团团带着奇异气息的光影就飞了出去。然后落向了布鲁。

当初对付毒箭铁甲兽时,诸葛汉威就用过这连续不断的诅咒仙法。只不过当时的诸葛汉威只是刚刚拥有五阶实力,毒箭铁甲兽的仙法抵抗力又太强,最后就只有麻痹诅咒能起到些微的作用。

可是现在成就了高级仙法师,诅咒的力量也已经成倍数的增长,比起那时强大了十几倍,都并不夸张。

诸葛汉威那一句话让他猜到了酷喽战士的身份,但却不敢相信。他真正不可以相信这么一个浑身冒光,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光明骑士会是一个死灵法师召唤来的勾魂生物。

更何况,他还是亲眼见到过酷喽战士施放神术,就更是不敢相信。

而那一种灵魂中莫名的恐惧感,让布鲁在这里第一次没敢正面迎敌。

他只是用血刀急急一挡,甚至都没有半点要斩出去的意思,身子就向旁边猛地一闪。

连仙法尖刺都能躲开,要避开如此明显的一个拳头,对布鲁来讲应该并不困难。

但他的身子刚刚做出躲闪的动作,却猛地有一股相当不祥的感觉涌现在他心头。

几乎是同一时间,布鲁就发觉自己的动作变慢了,力气也变小了,甚至还有一种从来都没有过些微麻痹感……

“死灵仙法!诅咒!”

布鲁毕竟不是一般人。

由席德那里分出的灵魂,虽然没有获得席德完整的记忆,但对死灵法师的了解仍是超过了绝大多数人。

他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定是诸葛汉威在酷喽战士攻击他的同时,对他施放了诅咒仙法。

反应过来,却不代表能有办法应对。

诅咒仙法对他的影响极小,可以说只是让他的速度减慢了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但再小的影响也依然真实存在。

就是被祖咒术影响得慢了一线,布鲁的脸躲过了酷喽战士的攻击,他的肩膀却没能过躲过。

砰的一声,酷喽战士的拳头正砸在布鲁的左肩。狂猛的力量,登时就把布鲁的身子掀了起来,飞向半空。

看到这不陌生的一幕,诸葛汉威脸上的笑容悄然展现。

他双臂向两侧一振,当再次合拢时,整整六根闪着寒光的骨矛就被释放出去。

骨矛洁白如玉,也森冷如冰,但瞄准的方向却不是布鲁正飞向的地方,而是在他的身后。

被打飞在半空,布鲁仍然十分清醒,因为他事实上并没有受什么伤。

刚才他虽然被酷喽战士打中了左肩,但在最关键的一瞬间他猛地一抖身子,以他强悍的肉体反应将酷喽战士的力道卸去了大半。

而他现在被打飞,一方面是酷喽战士的力量真正很强,即便卸掉了大半也还是很难承受。另一方面则是他主动如此,为的就是尽快躲开酷喽战士的攻击范围,重新掌握主动。

他也同时注意着诸葛汉威的动向,但看到诸葛汉威打出的仙法明显偏了许多,不禁大为惊奇。

一个高级仙法师会把仙法打偏?布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诸葛汉威的仙法就是打向了一处空地,这让他十分不解。

但是很快,布鲁就明白了诸葛汉威为了啥这样做。

因为就在他准备落地然后调整好状态的时候,酷喽战士那张死板的面孔突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何会这么快?”布鲁再次震惊了。

对方好像早就猜到他做了什么,然后提前到这里等他一般。可事实上就连布鲁自己,也是临时决定在这里调整姿态的。

布鲁当然不明白,因为他不晓得这一套酷喽战士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把人打飞再打飞,正是酷喽战士这个变态存在特有的战斗方式。

呼——

酷喽战士身形快,拳头更快,这一次拳头甚至比拳风更先一步到来。

布鲁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情况自然避无可避。但这是一般情况下,一般情况下即便是最出色的剑神飞在半空也只有被酷喽战士砸下去的份。

但布鲁是最出色的剑神的同时,却也还是一名高级仙法师。

他的反应飞快,就在即将被拳头击中那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闪现仙法就施展出来。

闪现术,高级仙法,也是唯一一种不需要领悟空间之力就能施展的空间仙法。

布鲁一个及时的闪现术施展出来,终于在被酷喽战士击中前落到了地面。

不过他落向的位置,也正他本来的正后方。加入他被酷喽战士那一拳击中,也正好会被砸落到那里。

如今的布鲁,只不过是提前了那么一瞬间到了这个地方。

而躲到了这里,心神还未平复的布鲁就猛地明白了一件事。

诸葛汉威的仙法,为了啥要打向他身后的空地……因为那个地方,正是他现在站的位置!

布鲁骇然抬头,六点寒星正迎面扑来。之所以呈现为六个小点,那是因为骨矛的矛尖正指向布鲁的眼睛。

如果布鲁不是通过闪现术躲到这里,而是被酷喽战士砸过来,那么这六根骨矛就会恰到好处的刺在他的身上。前后,根本就没有半点间隙!

但是现在布鲁主动闪过来,虽然也要面对攻击,却也挤出了那瞬间的反应时间。

“破!”

布鲁一声爆喝,手臂抡起。血色长刀比他的手臂更快,就迎向了六杆骨矛。

啪——

第一根骨矛拦腰而断,刀光过处,又有两根骨矛也被长刀毁去。

但就在布鲁手上加力,准备一鼓作气破去所有骨矛时,一个他已经不敢再无视的声音骤然响起。

“爆!”

又是这个字,与之前尸骨囚笼将他困住时一样。

但现在发生的事情,却并不一样。当时尸骨囚笼只是裂开,然后万千白骨尖刺便向他刺吉而去。

可是现在随着诸葛汉威的一声呼喝,剩下的三根骨矛就真的爆裂开来。

爆裂骨矛,正是诸葛汉威施展的仙法。一个本身初级,但随着死灵法师本身变强而呈倍数增强的攻击仙法。

轰——

骨矛炸裂,顿时化作无数细小碎屑。而每一粒微小碎屑都好似利刃,扑向了布鲁。

本就是慌忙躲闪,能够及时出刀挡住骨矛,就已经是布鲁的极限。

现在骨矛爆裂形成的碎屑无以计数又是突然爆发,布鲁不仅不能全部挡住,就是想要逃走也来不及了。

“呼!”

布鲁真的不是常人,他双眼一眯,身上的衣服突然膨胀起来。而血刀护住脸孔,膨胀的衣服遮蔽全身,他居然护了个滴水不漏。

布鲁如此也是没有办法,如果那爆裂骨矛的威力足够强,他用衣服撑起的防御就只能起到减弱攻击的作用。

可是当骨矛碎屑真的轰击到他的身上,布鲁却是一愣。

不是因为这攻击太强,而是因为这攻击太弱。骨矛碎屑落到布鲁身上,简直就好像普通的灰尘飘落……

“如何会这样?”

布鲁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穿过了碎屑云雾,便得越来越大。

障眼法!

布鲁明白了,对方炸裂骨矛根本就不是为了伤他,而是挡住他的视线。

同时骨矛炸裂时带起的强烈死气,也暂时阻挡了他对气机的感应,没能发现正飞速靠近的酷喽战士。

这么快就猜到了诸葛汉威的用意,布鲁的反应能力已经相当强大了。

可是无论他有着怎样强大的反应能力,在视线被阻感应失效的情况下,也已经来不及应对酷喽战士的一拳。

咚——

布鲁都没看清拳头是怎样落在他的脸上的,只是一阵无可控制的眩晕过后,他就发现自己又一次飞上了半空。

酷喽战士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布鲁脸上。在将布鲁轰飞的同时,两颗如石子般的东西也从空中摔落下来。

正是布鲁的两颗牙齿,沾血的牙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