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更新时间:2021-07-19 04:50:58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连载中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来源:落初 作者:点爷01 分类:玄幻 主角:艾格游骑兵 人气: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是点爷01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到《权力的游戏》或者说《冰与火之歌》的世界里,干点啥合适呢。后宫?争霸?种田?倒霉的艾格没得选择,因为他在一开始就被守夜人抓了壮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你带回两把断剑,就是为了证明你和盖瑞不是逃兵,而是杀死了异鬼的英雄?”听完艾格对此次北上巡逻全程经过的叙述,莫尔蒙司令神色严肃地盯着艾格,仿佛要从穿越者的脸上眼中找出其说谎的证据。

艾格吸了口气:“我不会宣称自己是英雄,因为十天前我确实从战斗发生地点逃离,既没有救回威玛·罗伊斯爵士也没带回其尸体。但我认为,比起与异鬼拼命然后被杀死来,回到长城传递它们出现的重要警讯更重要,也更有意义。”

“黑曜石确实能杀死异鬼,许多传说中都是这样记载的。”已经看不见的伊蒙学士颤颤巍巍地摆弄着艾格上交的自制黑曜石匕首,明显对他的说法相当感兴趣:“如果我没记错,你是个外国人,而且是最近才在学习维斯特洛的文字,怎么会如此清楚这些传说?”

“在我的家乡也有流传相关的传说,过去我一直把它当做神话故事,直到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里,看到了绝境长城……”

***

异鬼骑的尸鬼马上依旧挂着充当马粮的燕麦,在杀死异鬼后,艾格在几百米外找回自己受惊逃跑的马。在把燕麦全部喂给它并稍做休息后,艾格牵马驮着重伤的盖瑞回到了长城。

现在,他坐在被炉火烤得温暖如春的会议室里,第一次与这么多守夜人军团的大佬面对面进行交流。在被迫加入长城守军后的整整一年里,他曾想尽办法吸引这些守夜人高层的注意,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却是以逃兵嫌疑人的身份受审:“伊蒙学士,您是个博学的人,那您应该理解一个道理——如果各地的传说故事都对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有相似记载,那么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实的。异鬼确实存在,而它现在回来了。”

盲眼老人点点头,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至少面前这个守夜人士兵的后半句话说得在理。

“哼,依我看,不过就是为了逃避惩罚,故意弄了个伤口,再找东西把剑磕断,好做出经历了一番苦战的假象罢了。”站在一旁的艾里沙·索恩,守夜人的新兵教官冷哼一声,“这家伙在接受训练时就滑头滑脑,一逮到机会就偷懒,他能杀死一个异鬼?就算这东西真的存在?”

艾格没有反驳,新兵教官当然不是故意针对他,作为一个穿越前从事技术工作的检测工程师,他虽然算不上手无缚鸡之力,但恐怕比这个世界的许多贵族都要更加“娇生惯养”,更别提那些出生底层的守夜人小兵了。刚刚来到绝境长城时,他是真的难以接受那样高强度的训练,偷过不少懒,虽然最后依旧训练合格,但毫无疑问地给艾里沙·索恩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话说回来,这个因为所支持的坦格利安王朝覆灭而被迫加入守夜人的贵族是个愤世嫉俗、刻薄而毫无同情心的人,他说话的音调和充满蔑视的语气守夜人军团上上下下没有几个士兵喜欢,艾格就算老老实实乃至拼命地参加训练,也不可能得到他的青睐。

“艾里沙爵士,您见过断剑吗?”

“比你见过的好剑还要多。”

“那么请您看看,我带回来的这两把断剑的破口。”新兵教官虽然算是上级,但现在自己是一名游骑兵,命运不由艾里沙做主,艾格不打算和他客气:“守夜人的剑是钢制的,而钢的特性就是强韧,它不像玻璃或冰块那样脆,无论你把钢剑弄断的力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它断裂的破口处都必然会出现变形,但这两把断剑的破口却并非如此,我特意把全部的碎片和上下两截都带回来,如果几位大人将它们拼起来就可以发现,这些碎片能够毫厘不差地重新组成一把完整的钢剑,不仔细观察,连断处在哪里都看不到。”

莫尔蒙司令扬了扬眉毛,依言动手,将断剑拼了起来,果如艾格所说,除了刃面断处有几个小小的缺口崩飞无法找回外,整柄剑依然笔直锋利,几乎看不出已经断成两截加一堆碎片。

“怎么会这样?”总司令很上道地接着问。

低温会使金属原子间的结合力降低,刚性或者说脆度升高,简单说就是越冷越不能承受应力和形变……这番话当然没法和眼前这帮没学过物理的“古人”解释,而且,在这见鬼的魔幻世界里,谁又能保证自己所知就是一切呢?

“传说异鬼使用冰魔法,钢剑是被冻裂的。”艾格使用了入乡随俗的解释,“具体是什么原因我没法知道,但我可以保证,无论几位大人找谁,用什么办法,都没法让同样的钢剑断裂成这般模样……总司令大人可以将断剑拿给首席工匠、首席事务官或黑城堡的铁匠唐纳看,如果有人能复原出相似的钢剑断裂模样,尽管把我作为逃兵处理。”

***

唐纳·诺伊:黑城堡的独臂铁匠,曾是拜拉席恩家族的私人铁匠兼士兵,在风息堡之围中失去了一条胳膊后才加入黑衫军。在那之前,他跟随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南征北战,足迹遍布七国,吃过山珍海味,尝过各地的女人,打过不知几百场大小战役。据说劳勃在三叉戟河上杀死雷加·坦格利安那把战锤就是由他铸造。在原剧情中野人进攻黑城堡的战役里,他在长城之下的隧道中与巨人国王“强壮的玛格”战斗牺牲,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

不算刚刚杀死了一个异鬼的话,艾格的过去可是一点都没什么值得称道,但他穿越前是搞材料检测的,他原先的办公室隔壁就有包括冲击试验机在内的一大堆金属性能测试设备。论打铁他拍马也比不上铁匠唐纳,但要比金属材料方面的理论知识,这个世界的全部铁匠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要把钢剑弄成这副模样,起码得有零下两百摄氏度的低温环境,这样的条件,即使在艾格穿越前的现代世界里也只有相当昂贵的设备能提供,让一个中世纪水平的铁匠制造零上两百度甚至两千度的温度轻松,零下?还不如去抓一个异鬼回来让它表演劈断钢剑来得容易……

艾格坚定的表情和自信满满的言谈感染了坐在长桌后的守夜人长官,他们皆出身不凡,但艾格可不是某个犄角旮旯里出来的乡巴佬……他是个守夜人小兵,面前这些贵族老爷也许可以决定他的生死,但别想用所谓的“高贵”来吓到他。

“我派人检查了盖瑞胸口的伤。”伊蒙学士打破了沉默,“很奇怪,伤口由锐器造成,却显示出典型的严重冻伤症状,而且仅局限在创口内外的极小范围内……几个人花了半天功夫才把坏死的部分全部切除。我不知道唐纳能不能把钢剑弄断成这副模样,但我知道,我没法弄出这么一个伤口。”

在有话语权的三人中,有一位率先偏向于相信自己了。艾格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是大大松了口气:无论到哪个时代,到哪个地方,博学而有见识的人总是更容易与之交流,自己这条命,多半是保住了。

总司令瞥了眼身旁沉默不语的首席游骑兵:“班扬,这是你的人,你怎么看?”

全体游骑兵的老大、守夜人军团中唯一的史塔克家族成员抬起头来。这个瘦削但锐气十足的男子自始至终都在研究艾格带回来的证据,此刻被总司令问到,明白该自己表态了。

“我们是守夜人,守卫王国最北端。”北境守护的弟弟开口了,“但对于长城以北的广阔未知领域,我们所知其实并不比南方人多太多……我没见过异鬼,但也不敢妄自断言这东西不存在。眼见为实,等过几日我会亲自带精锐游骑兵北上,去寻找威玛·罗伊斯爵士和艾格所说的异鬼,至于当下……”

在穿越者紧盯的目光中,班扬顿了一下后做出了宣判:“眼下最要紧的,是先将威玛·罗伊斯的失踪消息告知其家人,并设法给他们一个交代。至于艾格,先关禁闭,等我下次北上巡逻会让你带路,所说的到底真假,就得由你自己努力证明了。”

……

果然要带路,被盖瑞猜对了。

艾格心中暗暗佩服着老兵的神预测,被两名黑衣弟兄扶起带出会议室,临出门前听见了伊蒙学士和班扬·史塔克说的最后一句话:“在你带人北上前,有件事得去办一下。信鸦带来消息,首相死了,国王正在来北境的路上,艾德大人要求你抽时间回临冬城,和他一起迎接。”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