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玉京箫

更新时间:2021-10-13 21:40:37

玉京箫 连载中

玉京箫

来源:落初 作者:江屿湖 分类:玄幻 主角:王小姐 人气:

主角叫王小姐的小说是《玉京箫》,它的作者是江屿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沐昭一直以为,生命的尽头就是孑然一身,孤零零地来,孤身一人走......直到她遇见泠涯。死亡是一切的终结吗?或许不是。时间也不是呈线性展开。他们是广袤时间荒野里的两粒尘埃,在各自的黑暗中等候救赎。不过是虚无之中的灵光一闪,偶然碰撞出的火花,却由此照亮了彼此的一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日,沐昭天不亮时便被叫起,沐浴梳整,穿得规规矩矩,随大人们前往祠堂祭祖。

沐昭全程只亦步亦趋跟着,让祭拜便祭拜,让磕头便磕头,乖乖孝敬自个儿的便宜祖宗。期间抬头看了一眼,见沐晚在她前处不远,板着一张小脸,腰背挺得笔直,明明也才七岁,偏爱学那不苟言笑的女夫子。

她一见这便宜姐姐的古板样子便想笑,到底不敢在这严肃场合笑出声,忍住了。

几个时辰后,仪式才算结束。

走出祠堂,抬头望了眼天际,只见暮云低垂、雨将落不落,铅色的乌云黑压压地盖在穹庐之上,像是在人心底压了一块抹不开的暗影。沐昭感到没来由地一阵烦躁,就连情绪也低落起来。

晚间用饭时,沐母见小女儿一副恹恹的样子,对着满桌子精致的吃食兴致缺缺,心中很是新奇,拍着哄着又喂了她一小碗糖蒸酥酪。

沐昭脸皮厚,心安理得扮演小萝莉,由着沐母给她喂饭。沐衡平日里生意繁忙,难得空闲,也陪着姊妹俩玩了好一会儿。

沐昭前世是孤儿,从未有过在父母膝下承欢玩耍的经历,所以其实很受用这样的温馨时刻。对疼爱自己的沐父沐母,她早已生出真正的血脉亲情,以至于往后的余生里,每当回想起这天,总觉得像是被戛然撕裂的温情默剧,前一秒温馨流淌,后一秒洪水滔天,蓦地冲毁了这短暂而宁静的幸福。

待入夜,沐昭心血来潮,非嚷着要和沐晚一道睡,还要带小狐狸一起。沐晚不愿让那狐狸进自己的屋子,又耐不住磨,只好着丫头搬了铺盖到沐昭房间。

沐母陪着两个小的玩闹了一会儿,便也回房去了。

沐昭很爱逗弄沐晚这个古板要强的小朋友,看她被逗得鼓起一张小脸,又要端着姐姐的架子摆出端庄威严的态势,便笑得止不住打跌;看她真恼了,赶忙学着戏文里白面书生的念词,拱手道:“小生无意冒犯小姐,还请小姐原谅则个。”

沐晚见这四岁小人儿又作怪,没憋住,也笑出声,两个女孩儿闹做一团。

待逗够了萝莉,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沐昭便靠着沐晚,沉沉进入梦乡。

......

夜半时分,她被一阵急促的挠门声吵醒。

睁眼下床,撩开拔步床层层叠叠的纱帘,就着窗外门廊上的夜灯,看到红绡在屋内团团打转、吱吱怪叫。

小狐狸看到她,一瘸一拐跑了过来,围着她转来转去叫个不停,像是十分着急。

沐昭披了件外衣,轻手轻脚拉开门,陡然一阵风当头吹来,差点把她掀个跟头。她抬头一看,见压了整日的乌云已然散开,黑沉沉的夜色里,一轮血红的月亮挂在正空,很是骇人。

平日里轮流守夜的环儿和绿枝不见了踪影,黑洞洞的院子里,只有廊下几盏灯笼幽幽亮着;万籁俱静,周遭半点声响也无,虫鸣犬吠均不见,唯只有呜呜风声、似远似近。

沐昭心内一惊。

虽然前世经受了二十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洗礼,深知民间传说中预示着不详的血月不过是月食来临的征兆,但偌大一个四方村,怎么会如此安静,连狗都不叫?

白日里困扰着她的焦躁和心慌又袭来,她直觉不对,抱起红绡回到屋内,将沐晚摇了起来。

酣睡中的沐晚被弄醒,发了一通脾气,倒也披了一件衣裳随着她踏出门来,只边走边揉着眼睛抱怨:“深更半夜地,你又发的哪门子疯?等我明日告诉母亲,看她不揭了你的皮!”

只见沐昭回头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抱着那只小狐狸,急急地往父母居处走去。

沐晚心中暗恼,只当这弄鬼掉猴的小东西又要作怪,想着等到了父母屋里,自然有人给她好看,便也鼓着气不做声,跟在沐昭身后。

沐昭心内的阴影像一团不断发酵的面团,越涨越大,总觉得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两个女孩的房间和父母的房间就在一个院子的东西两侧,穿过回廊和一道宝瓶门,便到了近前,却不见门口上夜的老妈子。

到了这里,就连沐晚这个货真价实的真孩童都察觉出不对来。

沐昭推门走进去,只见拔步床的帘子打起,床铺整整齐齐,就像从未有人睡过一般。她抿着小嘴,又走进隔壁的茶水间,里头亦是空无一人。

大户人家的茶水间一般都会彻夜亮着,挨着丫鬟上夜的隔间,值夜的丫头通宵守着,就怕主人家半夜要喝水。然而一路走过来,却是半个人也没见着——父母半夜不在屋内,会去了哪里?

沐晚到底是个小孩,不比沐昭只披了张小孩的皮,心中有些害怕,靠近她小声问:“阿爹阿娘呢?”

沐昭摇头:“不知道,咱们再找找,你不要出声。”

沐晚连忙点头。

她看着才四岁的妹妹跨出门去,咬了咬牙,一把拉过沐昭半护在怀里,徇着记忆往大表姐的院子摸去。

待悄悄看过好几个院子,发现俱是空无一人,这下沐晚才真的怕了,紧紧抓着妹妹,将其护在身旁。

空气中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不多时浓起来,五米开外便难以视物。姐妹俩不敢大声说话,只提着忽明忽暗的风灯,紧紧挨在一起。

红绡忽然身子一扭,从沐昭怀里跳出来,用牙齿咬着沐昭的裤腿拽了拽。沐昭低头,就见红绡走几步便回头看她一眼,福至心灵,赶忙拉着沐晚跟了上去。

穿过浓浓的雾气,就着灯笼昏昏暗暗的光亮,两个女孩儿走到一座假山前,红绡却是忽地不见了踪影;二人仔细打量,才发现一个十分不显眼的洞口,隐藏在一块怪石后头,高度将将够容纳一个七八岁的孩童进入。

姐妹俩对视一眼,俱不敢再往里走。

红绡却又倒了回来,吱吱叫了几声,急得团团转圈,不住催促。

沐昭咬了咬牙,拖起姐姐的手往假山洞内钻去。

洞口不深,往里走了五六米便到了头,倒也还算干净,只散发着一股长久不通风所致的霉味。此时洞外呼呼刮起一阵狂风,吹得院内枝桠噼啪作响,细细听来,似还夹杂着忽远忽近的桀桀低语,男女莫辨,听不清讲些什么。

沐昭猛地将灯笼打灭,沐晚一惊,刚想叫出声,却被沐昭掐了一下,生生忍住了。

两个女孩紧紧靠在一起,只想离洞口越远越好;沐昭感觉红绡也靠了过来,弯腰捞起它抱在怀中。

就这样,两人一狐躲在洞中,听着外头的怪声响了一夜,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却还是没有天亮的迹象。

沐晚搂着妹妹,心中很是害怕,长久的沉默中,她忽而低声问:“你说阿爹阿娘去了哪里?他们会不会有事?”

沐昭想起沐父沐母,想起平日里他们的舐犊关爱,蓦地眼眶一热,一滴眼泪啪嗒掉下来,落在沐晚半搂着她的手背上。

沐晚感觉到妹妹在哭,想着到底只是个四岁的小孩儿,自己做姐姐的,更要好好保护她才是,将她搂得更紧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