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品相师

更新时间:2020-01-14 02:42:46

天品相师 连载中

天品相师

来源:落初 作者:糊涂半仙 分类:玄幻 主角:李道金相师 人气:

主角叫李道金相师的小说是《天品相师》,它的作者是糊涂半仙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手相,看面相,看风水地相,还要看天相!测姓名,算八字,解五行运法,通透古往今来!收魔兽,斗鬼王,无畏走三界,挽箭战魔狂!我是天品相师,在尘世跌打滚爬,在仙界钻营跌宕,为的就是传承佛眼无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多舌鬼不敢动,一动就会进入来人的身体内,也就是所谓的鬼上身。它是来谈交易的,不是来玩鬼上身的。

于是,在李道金面前有两颗脑袋重叠在一起,跟电影里重影戏似的,很是好玩。

人的肉眼在大白天,是看不见从冥界来的鬼,李道金是瞳眼,另当别论。

来人是隔壁老王家女儿,叫王小华,二十六岁还未嫁人,可把爹妈愁死了。这女人不是长得丑,可以说面目姣好,只是脾气太过于爆裂。前几天还跟后面老刘家妯娌三个打架,把人家妯娌三打得灰头土脸落荒而逃。

自己也没落着好,满脸血污,半边胸都快露出来。

这种女人周边,真心没男人敢要。

王小华进来就大声嚷嚷。

“算命的,昨天不是说好了去看电影,咋又放我的鸽子?”

李道金慢悠悠道。

“大众广庭之下,怕别人以为你是我女朋友。你这么漂亮,别的姑娘谁还敢上门,别坏了我的终身大事。”

王小华心眼比较实,听不懂话里的意思,大眼忽闪忽闪,指着上面。

“那今晚上山去看月亮。”

李道金故作害怕缩肩头。

“别,你哥说了,要是看到与你在一起,便要打断我的双腿。你说,我这双腿断了,谁还会跟我成亲啊?”

这么挑拨离间说话,除为了解救多舌鬼之外,还有另外层意思。

鬼虽然物质与人不一样,可也是有关节之类。万一坐久了,忍不住活动,上了王小华的身,害得李道金又要上符驱鬼,累出身臭汗。

另外李道金想出出气。

王小华果然杏目圆睁,咬牙切齿道。

“原来是这货在搞鬼,等着瞧。”

起身风风火火走了。

多舌鬼怕再有人过来坐自己身上,与李道金打个招呼匆忙走了。

果然,多舌鬼刚消失不见,隔壁响起王小华暴雷般的声音。

“你干吗把凳子放到墙边上?”

另外个声音毫不示弱。

“你干嘛走路不好好走,非要走墙边上?”

“这是我家,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关你屁事!一个花花肚子,就知道生女儿,王家的香火就要断在你这货手里!”

打蛇打七寸,对方无语,马上呜开了。

“王大治,你这个死家伙,老娘嫁给你起,就没过一天好日子,这家不待了!”

有急急的脚步声冲出去。

李道金连忙去将大门关上,自己从**溜出去。

王大治这段时间少不了难过,那张脸绝对要在老婆娘家,被老婆扇肿了,才会跟着老婆屁股后面回家。

李道金故意而为之,早就想惩罚王大治。

王小华喜欢自己,李道金瞎子吃饺子心里有数,可王大治还真是上床萝卜下床姜,把自己妹妹当萝卜。

前几天特意找到李道金,警告他不许跟王小华在一起,要不然就不客气。

相师是什么人啊,你跟相师不客气,相师难道会与你客气?

李道金早摸透王小华的脾气,绝不会去找哥哥的麻烦,而是整治嫂子。这样比打哥哥几拳,更解气得多。

李道金上得羽化山,来到山腰小庙。

此庙建在羽化山,自然名字叫羽化庙,里面有和尚名舍得。

这和尚了得,竟然可以娶妻生子,与李氏相师家一样,只有独苗一根。

是不是也有禁制不得而知,相面上也看不出来,因为守佛之人的外相都是假相,他们的相在心里。

舍得不喜说话,见了面都是点点头,接过李道金递来九百元钱,数数后顺手放进功德箱里,让菩萨过数。

这庙香火原来比较盛,自从县城南面山里盖了座新庙,香火淡下来。

照例,李道金顺便拜拜佛。拜完以后,准备离开,舍得出人意料开了口。

“抽支签吧。”

李道金惊讶望着舍得,这是爹死后,舍得对他说的第二句话。

第一句话是‘来了便会去,去了才能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道金正孤零零坐在爹的灵柩旁守夜。佛语向来晦涩难懂,到现在他还未能参透舍得说的话。

今天舍得叫自己抽签,是什么意思?

相师从来不会为自己算命,那真是贻笑大方。

爹也说过,终生是好,那还算什么?好着过就是。

如果有劫,相师的劫只有神仙才能解。求得到神仙,做什么瞳眼相师,直接升级做法眼相师,岂不更好?

舍得是在李道金呱呱落地第九天,搬进这羽化庙,由于会说本地话,没人去考证他的来历。

平时不与其他人接触,也只是时常下来,与李道金的爹说说话,喝喝酒。

十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女人,住在一起。这还了得?连政府都惊动了,当时来了几个人,其中有警察。

却不知怎么被他打发走。

政府都管不了,平头百姓更不会怎么样,慢慢就习以为常。

舍得的女人第二年生了个男孩,生下来刚满一岁,就被他送走,谁也不知道送到哪里去。

至今都没露过面。

李道金深深看舍得一眼,后者耷拉着眼皮,如同正在打瞌睡。

和尚能喝酒娶妻生子,都是在菩萨眼皮底下干的,真是了不起。

想到这里,李道金转身跪在蒲团上,朝菩萨拜一拜,然后揺起签筒。

有支签掉落,拾起来看看,是支空签。

有空签么?

李道金没抽过签,不知道。望望舍得,仍然在那耷拉着眼皮,好像睡得很深。

连抽三次都是空签,李道金自己找答案,把签筒里每支签都仔细翻看一遍。

明明每支签上面有字!

本身是瞳眼相师的李道金,不会认为舍得在向自己变戏法,正想问舍得。

“再抽六次。”

后面传来舍得不痛不痒的声音。

再抽六十次也是空签。

六次以后,李道金没有起身,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他知道舍得肯定有话说。

“来了,果然来了。道金,路途遥远凶险,一定要万分小心才是,不要辜负你爹的心意。”

声音是越来越远,反身瞧瞧,舍得已不在原来位置,走进旁边一扇小门。

李道金怔怔站起来。

舍得已经知道自己要出远门。

只是什么来了?爹的什么心意?怎么从来没听爹说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