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邪帝凛然

更新时间:2020-06-29 05:26:02

邪帝凛然 连载中

邪帝凛然

来源:落初 作者:落地不绝 分类:玄幻 主角:苍天阳光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邪帝凛然》是落地不绝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苍天阳光,书中主要讲述了: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九百年前,他君临天下归来,迎接他的不是拥抱而是箭矢。九百年后,一个不甘于命运的少年在临终前向他许愿。“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叫陈武胜。”曾经杀死他的挚爱如今成为神州大陆的女皇。“待我重获修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三界,都明白我意,要恶毒之人,魂飞破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世上没有东西能让一介凡人在一吸之间变成一个强者,但凡人可以通过某些办法借来强者的力量。

陈武胜执意要来妖都,是因为他要取走那把封印住苏凌月影子的魔枪。那杆魔枪,算是他前世半个师傅所“赠”,不仅是一件兵器,一件法宝那么简单,更是一件传承物。

拥有这杆魔枪的人,将会得到魔枪的传承,使其拥有至少地极境强者的武技。加以时日,陈武胜完全可以重拾前世的枪技。且这把魔枪之所以带有一个“魔”子,是因为它带有杀死一切的法则,世上没有它伤不了的存在。

任何力量都是要付出代价,魔枪之所以如此的鲜红不是没有道理。

魔枪一出,必将饮血,否则将反噬其主。这里的饮血不是指割裂伤口那么简单,而是要饮强者的鲜血。

若伤及修为足够强大的修士,只需沾上少许的血迹,便可安抚魔枪。若是斩杀的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则需近百人的鲜血方可平息魔枪暴烈的魔Xing。

否则,魔枪内的力量将攻击持有者。修为境界高强者,倒是可用真气压制住魔枪的反噬,可是一旦真气压不住,则会被魔枪重伤甚至杀死。

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要想得到必须有所付出,魔神亦是如此,区别在于付出的多寡。

在修为几近全无的情况下,借助魔枪来自保无异于最佳选择。魔枪认主,现任主人未死之前,它不会易主。在郡国之内,只要祭出魔枪,陈武胜断定没有它击败不了的敌人。

即便不祭出魔枪的魔Xing时,它仍可作为一把利器,其锋利程度远在普通兵器之上。况且魔枪在饮血之后,能反补其主,助其一臂之力。当年陈武胜正是用这把魔枪冲锋陷阵,有足够的体力和恢复力,与成千上万的敌人战上三天三夜不知疲惫。

理论上,现在的陈武胜不具备拔出魔枪的资格。万幸魔枪上留有他的魂魄印记,毕竟这是由师傅当年亲手打造的兵器,虽然并不是为他准备的,但却一直在他手里,多多少少留下了陈武胜的灵魂印记。

当陈武胜触及到魔枪时,魔枪及立即做出了回应,并在第一时间替他挡住了苏凌月的冰封。

对于苏凌月,陈武胜再熟悉不过。身为那个人的妹妹,陈武胜自然对她关爱有佳,对她的脾气也是了如指掌。

好胜的女娃即便如今成长为一名亭亭玉立的美人,在陈武胜眼里依然是个任***哭的小女孩,那壶不离身的酒葫芦便是最好的证明。

“明明可以用妖力来战斗,非要学她姐用蛮力,真担心她嫁不出去。”见到苏凌月时,陈武胜情不自禁的这么想着。

陈武胜心里清楚,苏凌月依然怨着他,也为当年的意外感到自责。那件事不是谁的错,要怪只能怪这个世道,是世俗束缚了大家。自古人妖难相爱。他是人类的皇子,她是妖族的盟主。两个生来便是对立的关系,注定了他们不能走在一起。最终陈武胜没有选择她,看似最正确的选择真的对了吗?

“哼!哼!如果当年选对的话,我又为何被钉死在菩提树下?!”陈武胜自嘲地反问自己,“人善妖诈魔恶?可笑,妖魔皆败于我,我却死于挚爱手中,这是何等可笑?“

“伪善比恶更可怕,比欺诈更恐怖。”陈武胜拔起魔枪时,心中已经立下誓言。

“此枪必将血刃背叛之人。”

拔出魔枪,陈武胜激起杀意,只有这样才可激活魔枪。但他绝不是真要痛下杀手,一方面技不如人,区区天极境修为便想奈何住妖族盟主?痴人说梦,若有如此简单,妖族早Cheng人类阶下囚。

Xing本恶,凡人都是好色好利、憎丑恨恶的,这些都是Xing本恶的表现,如顺其自然发展,社会就会充满争夺、残暴、****。因此,才需教化,未开化与愚昧无异。

另一方面,陈武胜知道对方即便仍在埋怨他,却不会真取他Xing命。现在的世界不是靠一把魔枪便能打天下,世界很大,也很复杂,有着太多的办法杀死一名强者。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死于小人之手,陈武胜自己便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同样的错误绝不能犯两次,于公于私陈武胜都需要得到苏凌月的帮助,更准确的说是妖族的帮助。

怎么让对方回想起自己?这是摆在陈武胜面前的第一个难题。

“使出全力击败她,从未赢过我的小家伙应该会回想起那段回忆吧。”想当年苏凌月每每被自己打败时,总是哭着扑进姐姐的怀里撒娇,导致自己被她姐姐教训……

“真是一段温馨的回忆。”

“希望这场胜利,能唤起她尘封的记忆。”

要打便要使出全力,如今的苏凌月可不是当年的小丫头,实力水涨船高。不得已,陈武胜祭出了他的两个杀手锏,魔枪和战魂甲士。

被激活的魔枪在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震动,战魂甲士则与陈武胜合二为一。

“我只能使出三招,而最后一招必须预留下来抵御魔枪的反噬,如此一来我只能在两招之内击败小月月。哎,当年也是在两招之内打败那个小家伙,如今回想,觉得当时的自己的确挺不容易。”

暴躁的苏凌月率先出手,别误以为先下手为强是真理,那句话常常被拿出来误导初学者。摸清对手的进攻其实更为重要,这样方可想出对策。

当陈武胜看到由妖力凝结而成的九尾妖兽时,嘴角不可察觉的抿起。

“还是喜欢这么粗暴简单的方式战斗,她这辈子别想做一个淑女了。”

与战魂甲士短暂的结合,外加魔枪的协助,陈武胜能在三招内使出天极境修为的武技。

第一招,他使出了猛龙过江。巨大的龙头虚影与九尾妖兽相碰撞,若是过去陈武胜有信心半招之内击散苏凌月妖气具现的九尾妖兽,现在哪怕使出全力,陈武胜的内心仍然没底。

第二招,陈武胜已经与苏凌月的兵戎相见。妖族的利爪堪比神兵利器,所以他们普遍不使用兵器。以苏凌月现在的修为,完全能用四肢与魔枪针锋相对。

就在陈武胜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苏凌月似乎认出了他的身份,以至于出现了极为短暂的失神。常人无法察觉到的间隙,被陈武胜逮住,他毫不犹豫使出亢龙无悔,拍开对方的手臂,习惯Xing的动作顺理成章的做出。

之后的事情不难想象,不等叙旧结束,魔枪的反噬袭来,在杀气消失的瞬间,魔枪立刻索要“报酬”。一边是不能伤及的故人,一边是脆弱的自己,陈武胜只能用第三招的真气抵御住魔枪的反噬。

如此一来,陈武胜消耗完自己体内几乎所有的真气,精神受到极大冲击。他羸弱的身躯由于透支过度,顿时被一股晕眩感击败,原本便稍稍向前倾的陈武胜两眼一黑,直接向前扑晕了过去。在隐隐约约之中,他感觉到某人敞开心“胸”的真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