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徽宋逍遥歌

更新时间:2020-06-30 05:31:51

徽宋逍遥歌 已完结

徽宋逍遥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逍遥兆允 分类:玄幻 主角:施耐庵罗贯中 人气:

主角是施耐庵罗贯中的小说《徽宋逍遥歌》此文是逍遥兆允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最渊博的史实演义!脑洞大开!绝对好看! 去往宋徽宗时代的穿越剧! 在那个莽荒的年代,世界大陆的纷争由我而起! 东西方女性之美由我独享! 佛道儒基伊五教风云由我把控! 岳飞、韩世忠、王重阳、秦桧、陆游、李清照、徐福、?... 圣子,先知、教皇、黄金骑士、光明剑士、铃铛教主、萨满巫师?… 美杜莎、青白二蛇、希腊众神、妖道、巫婆、出马仙、天照天皇?… 好吧,且看逍遥允,如何纵横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咔嚓”……“嘭”……“哎呦你们三个老家伙”。

也不知下坠多久,在黑暗了好长时间后终于眼前一亮,可能压断了那根树枝,我的屁股终于紧密的亲吻了大地。

“别让我再遇到你们!否则我一定骂你们个肾结石外加痔疮!奶奶的都忘了让你们把戒指加个什么透视啊、操纵啊、一夜七次啊之类的,那才有吸引力呢!”

我喘了口气,“真是的就算降落不能搞得拉风点么,没有七彩祥云也得翩翩而落夹道欢迎吧……哎呦我的腚啊”。

踏马的屁股下还有小石子,这路面质量咋跟麻子脸似的,什么豆腐渣工程!

揉完了屁股,我坐在地上开始环顾下四周。

“喝!”,还真是一番安居乐业之气,人来如织,车马喧腾,吆喝四起,叫板不断,真是好一派大宋县集景象,往来百姓也是一副古装无疑,宽大的衣装潇洒飘逸,我穿着肯定帅呆。

哎呦呦看那个小家碧玉的姑娘,那胸,那臀,在丝绸之下若隐若现的,别逼我冲过去给你撕开虐一番啊!

嗯,来到这里,我不能再叫萧尧允了,得有个潇洒不羁一点的大号,姑且就叫...逍遥允吧!

正当我顶着“艺名”,还在欣赏和适应这满眼的新气象时,突然就听旁边一声嘶喊,“采花贼啊来人啊~!”

“采花贼?!色狼?!在哪呢?!还有比我下手快的?!”我一听,作为保安的我自然分外敏感!我骄傲!顿时来了精神,准备大显身手!

哎哎?你...你们大姑娘小媳妇大叔小伙子们都看着我干啥?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再这样直勾勾的我可不高兴了啊,来来这位姑娘有本事你扑过来,我要是能放过你我就跟你走!我知道自己帅可应该还没到连男人都能迷住的地步吧……

正当我还在纳闷,忽觉背后有一庞然大物袭来,扭头一看,我靠,好大一坨肉啊!

只见一个差不多有三百斤的肥妹冲到我面前,抖着西瓜一样的两个大球球,这身材怎么能有这速度我心里有些纳闷,而这时周围的百姓也呼呼啦啦的把我围了起来。

“哎哎哎咋回事不是抓采花贼么都围着我干嘛?!”,看着这些跟TVB里那些群演一样在周围指指点点仿佛议论纷纷煞有介事的样子,我问道。

“你这年轻后生从何而来,看你奇装异服的好大胆子竟敢做这无耻之事!”一个大叔指着我说道。

“啥?!我做了无耻之事?!我干啥了我?!”我郁闷的一比吊糟。

这时肥妹发话了,“就是他!他刚才趴在二楼偷看奴家洗澡,还偷了奴家挂在外面的内衣,被奴家发现就摔了下来,你看看你身上是什么,哎呀我的天哪我不活啦奴家还怎么见人哪~!”说着嚎啕大哭做骂街状。

哎呦我去你个肥婆!就你长这样我他妈偷看你洗澡我不怕自己眼睛瞎了?!还偷你内衣我真是……嗯?这什么东西?我内心嘀咕着,却发现身上的确盖着一大件红色绸子,好像是肚兜,可这也太大了当被子都行了,当然这肥妞的身材尺寸……可这怎么会在我身上?!靠,难道是刚才摔下来带下来的?!

“哎哎哎误会误会真不是这样的我刚才是……”还没等我说完,旁边一汉子叫到“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话好说,扭了他去送官!”

“对对对送衙门!”周围附和着。

“等下等下大伙听我说……”我又要解释。

“哎呀我不活啦!”肥妞一下扑倒我身上,“你得负责啊,要不奴家就死给你看!”

嚎了这么久也没看你挤出一滴眼泪,死肥妞演技有待进一步提升啊,我语重心长的忖道...呸呸呸我有毛病啊。

“对!负责!男女授受不亲,要不你就娶了人家,要不就去见官!”周围有人起哄道。

我娶你大爷这肥妞是你家亲戚啊你这么激动!我靠什么事啊这是!没办法,看样子不能善了,想办法跑吧。

想到这,我脑袋一转,朝人群外喊了一句“哎哎哎?那边钱袋子谁掉的??!!”

“哪呢?我的我的……”人群注意力呼隆隆转到后面去了,我一看有机可乘,一把推开身上的肥妞,也不管她滚了几圈,爬起来撒腿就跑。

嘿嘿别的不好说,可是论跑步我还是不差的,毕竟保安也是需要一定的体能和体格,所以耍耍这些大宋老百姓还是没问题。

虽然他们反应过来,肥妞也叫了起来,大伙都追了过来,但我跑街窜巷很快就把他们落下了,边跑还边顺了几件衣服。

看着后面那些落了好远还依旧锲而不舍的好事者,没办法,继续跑吧,保险点,我一路跑出城,往城外一处山林奔去。

跑进林子里,我自己也气喘吁吁,实在也跑不动了,确定不会有人追来,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正好,歇歇脚,换上顺来的衣服,虽没有镜子,但自我感觉还算合身,总比自己一身牛仔休闲装正常的多。

这时,我想起手上的混沌戒,抬起左手,摩挲着食指上的混沌戒,我刚有些思维,忽然周围环境一变,我又来到了一片宇宙空间般的虚无之中,只不过,我一进来,这个空间里正对着我却慢慢显示出两行楷书大字,并伴随着一句句天籁之音:第一行“功勋值10000”,第二行“绝对防御开启”。

这就是所谓的功勋值和功能开启吧,这10000就算我目前家底了,也不知算多还是算少,先放着吧,开启的第一个功能是绝对防御,还真是便宜啊,可是有啥用呢?

想完这些,我刚琢磨怎么离开这混沌戒空间,周围景色立刻复原,我又回到了林子里。

哦看来只要把精神思维念力放入或放出,就可以随时使用混沌戒了,不错,还挺方便的,那三个老家伙也不算是全在胡扯!

俗话说得好,“云从龙,风从虎”,正当我全神贯注的在研究混沌戒时,只觉一阵大风从背后刮来,夹杂着一股血腥之气和毫不遮掩的杀气,弥漫在我的周围,旁边花草树木摇摆不定,哗啦啦的做响,我浑身汗毛立刻都竖了起来,神经也不自觉的绷紧。

我哆哆嗦嗦的回过头去,定睛一瞧,“哎呀德玛西亚!”我大叫一声一个葫芦滚到了大石头后面。

只见在我面前不到三十米处,一只壮硕的吊睛白额花斑大虫正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微微张开的虎口滴着粘稠的口水,虎尾坚挺笔直冲天,四只钢钉般的虎爪紧紧扒着地,霸气的向我一步步迈来。

“哎呦卧槽你奶奶的!什么情况!还匡扶社稷呢刚来就要挂在这?!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快派人救我啊!什么武松李逵杀过虎的都行!”

虽说以前在动物园也见过不少次老虎,可这次是实打实的要落入虎口啊!我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战战兢兢的坐在大石头后面,腿脚完全软了一点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身体仿佛被掏空”!

这时,那只斑斓老虎仿佛也失去了试探我的耐性,“嗷”的一声震天巨吼,呼呼的朝我奔跑起来。

林子里的鸟都呼啦啦的惊飞起来一大片,我立刻脸都白了“救、救、救命啊~~!”我终于喊出了一声。

那老虎全然不理,卷着尘土奔到离我大约四五米的地方,“滕”的一下子朝我飞扑过来。

此时的我与一直待宰羔羊毫无区别,妈呀完了完了完了,真要喂老虎了,看着老虎那血盆大口从天而降,离我越来越近,我吓得闭上了眼睛,还是不要见血了,同时本能的伸出左手挡在身前,爸妈,我没法尽孝了,天底下的美女们,再会了,我们来生再约呜呜...

我正暗自绝望着,就感觉闭着的眼皮前红光一闪,又听“嘭!!”...“噗通!!”,我眼睛眯出一条缝,只见那只巨虎躺在我面前六七米的地上,很痛苦的挣扎着要爬起来,巨大的虎口也鲜血淋淋,嘴里还“嗷嗷”的呻吟着。

咋回事??哪位神仙大姐救得我??!!请允许我以身相许吧!我真是...嗯?这是...这时我发现自己探出去的左手食指上,混沌戒“叮”的一下红光一抹,又恢复古朴,耳朵里响了一句“触发绝对防御,消耗功勋值1000点”。

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绝对防御”?!是了!一定是!我本能的把左手伸出去挡挡,结果正对虎口,混沌戒面临危险便触发了绝对防御,对,一定是这样!

哈哈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可是她娘的这就消耗1000点功勋值啦!肉疼啊!用完了咋办?这混沌戒就成废物了??

我正思考,却发现那只受伤的老虎已然爬了起来,晃了晃巨大的脑袋,睁着血红的眼睛,低吼着又朝我走来,仿佛更加火大!

糟、糟、糟了你抗击打能力挺强啊,咋没有后怕啊这家伙,我发现自己浑身又没劲了,奶奶的我真是个废物!咋办?混沌戒!对对对,混沌戒!

我又想举起左手!妈呀这胳膊咋没劲儿啊,卧槽还麻麻的,难道刚才对我自己的胳膊也有些反震效果,我去你大爷的什么破玩意!完了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救命啊!!”我又喊了起来。

这时,那只老虎仿佛真的忘了先前的教训,“腾腾腾”的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朝我咬下!

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完了,安心受死吧,之前的祷告再来一遍,再见了我的祖国...

正当我认为这次真的必死无疑时,但听“嗖嗖嗖嗖”几声破空之音,然后就觉得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把我压倒了身下。

还讲不讲理了!死一次需要这么折腾么?!又咋地了?!我徐徐睁开眼,就见那只巨虎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上,瞪着大眼睛早已气绝,而脑袋、后背插着四只箭,再看身旁,站着一位魁梧的猎户,穿着简单却有凛然之气,手腕雕花弓,箭袋背于身后,腰间跨一把朴刀。

“小兄弟,你没事吧”猎户开了口。

“我没死??”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当然”。

“你杀了老虎?”我问道。

“算是吧”

“哎呀猎户爷爷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从死虎身下抽出身子,一把抱住了猎户的腿大哭起来,“我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您救了我啊好人一生平安呐~~!爷爷您真是威武雄壮高大威猛我爱死您了啊~~!呜呜”我喜极而泣顺便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抹在他裤腿上。

“小兄弟不必如此”猎户皱了皱眉头,说道,“说起来,猎杀这只大虫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呢”。

“恩?有我啥事?您不用谦虚了,您杀了就杀了又不追究您猎杀国家级保护动物的责任...”.

“这只大虫向来骁勇,要不是小兄弟之前的那红光一击,打的它虚弱不少,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得手,这下可以去领赏了”,猎户终于笑了说道。

恩,看来他说的是我混沌戒那“绝对防御”的一下。

“不管怎么说,没有您我就死定了,谢谢猎户爷爷啊~~咕咕咕咕咕”。

正哭着,这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也是,来了这么久,又折腾了三四五六的,啥也没吃,肚子能不抗议么。

“哈哈看来小兄弟也饿了,不如到我家里坐坐,我家就在林外不远,也可以与小兄弟小酌几杯,请随我来吧。”猎户说完一把扛起虎躯,转身大步而去。

“好好好,那就打扰恩公啦”,一听有吃的我立马爬了起来,紧随猎户身后。

乖乖,这么大的老虎,老家伙一下子就扛起来了,真是颇有勇力啊。

猎户家就在林子边缘,出了林子,就可以看到一间木屋伫立在河边,一个颇有姿色的妇人在门口忙活着。

“老婆子,我回来啦”,猎户大老远就喊到了。

“当家的你回来啦,哎呀,老天,打死了一只老虎,当家的你没事吧?!”说着美艳妇人跑过来对着猎户上下摸索,关切备至,摸得我都有些渴,咳咳罪过罪过,想什么呢。

“放心吧,没事没事,没受伤,这是我和这位小兄弟一起干的哈哈...好了别磨蹭了,我们都饿了,快去准备些酒饭与我们”。

“好好好,没事就好,你快招呼这位小兄弟进屋,饭菜马上就好”,妇人应道。虽有些皱纹却依旧妙美的双目看了看我。

我与猎户简单洗漱,在屋内坐下,喝着山野粗茶,也别有一番风味。

“小兄弟从何而来,看着不像本地人把”。猎户问道。

“恩公看的真准,我确实不是本地人”我答道。

一番番惊心动魄之后,于此僻静之所我也慢慢平静下来..

“哎呀小兄弟不要老是恩公恩公的,我是个粗人,不兴那套文绉绉的,你要愿意,就叫老哥吧哈哈”。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哥,晚辈复姓逍遥,久居山野求学,与世隔绝,今奉吾师之命下山,对外界颇有些陌生,还请老哥指教一二。”我胡诌道

“哦?逍遥?这姓氏倒有趣,颇有豪爽自由的感觉,不错不错,不知小兄弟师承何方高人?”猎户问道。

“老哥谬赞了,老师山野散人,不让晚辈透露。”

“哈哈哈,好吧,看来小兄弟师徒必是高人无疑了啊,遇到你也是我的荣幸啊哈哈,好吧,不知小兄弟想知道些什么不妨说来。

“还烦请教老哥,当今是何年何月,此处又是何处?”

“额”...看来猎户被我的无知与闭塞郁闷到了。

“逍遥兄弟还真是不谙世事啊,好吧,老哥跟你讲,当今年月,乃是徽宗宣和二年(也就是我们的公元1120年,水浒之事差不多发生于1119~1126年间),此处乃是楚州地界(今江苏淮安)。”

“哦,这样啊”我心里想道,原来我被传到这时这地。

这时,妇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不少酒菜,弯腰坠胸,在桌子上摆好。几样菜蔬,一盘牛肉,一碗熏鱼,一大碟嫩鸡,还有些时鲜果子,烫一壶酒,又两大碗白饭。

酒的味道有些淡,但比清酒浓些,我倒也能喝得下去,便与猎户你推我盏的喝起来。

酒到正酣,猎户问道:“小兄弟方才打虎那红光一击是怎么回事?如此玄妙,老哥在树上看到却有些不懂。”

额,这可难倒我了,总不能跟他说一通平行宇宙和混沌戒吧,只能胡编乱造了,“老哥,其实也没啥,就是一个鞭炮而已,临时胡乱用火折子点燃扔了过去哈哈,谁知伤了那笨老虎”。

那猎户眼睛转了转,仿佛有些不信,可能觉得我有什么苦衷不方便说,又有些微醉,也就无所谓的过去了。

“对了老哥,看您弓箭娴熟,颇有些勇力,为何不从军,为国效力?!”我岔开话题。

说到这,刚刚还满面红光的猎户忽然情绪一滞,脸色也黯淡了下来,一口气长叹而出“唉......”

“老哥为何如此垂丧?”我有些疑惑。

“小兄弟有所不知,我空有一身本事,非不愿报国,实乃无门罢了。”猎户慨叹道。

“这是怎么说的?哪还有这么埋没人才的?您这本事在我们那怎么说也得算得上堂堂本科生嘛...”我敬佩的说到,“不知老哥所谓的无门是什么意思?”

猎户又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我,说道“既然小兄弟奉师命出山,必然也要在这世上走一遭,那就听听老哥几句话吧”。

矮油,还是个有故事的人。

然而猎户接下来一番话,却是让我感慨非常。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