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山海经之无字天书

更新时间:2020-07-02 05:41:25

山海经之无字天书 已完结

山海经之无字天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飘零 分类:玄幻 主角:云亦歌布满 人气:

主角叫云亦歌布满的小说是《山海经之无字天书》,它的作者是花飘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何为情?万年柳飘零赌咒发誓,带领龙族画地为牢,永不再见他一面,只求换他脱离苦海,忘却前尘。可命运弄人,忘却前尘的远不止他一个。万年后,当她背负着使命再次上岸,悲剧重演,才知,他们都落入了一个走不出的怪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的壊树郁郁葱葱,盘根错节,遮天蔽日,华长老的话语犹在耳畔回旋,手中的法典忽然开始震动,于此地发出来强烈的共鸣,柳飘零警惕的看着周围,双目通红,似要滴出来鲜血。

眼看法典马上就要显示结果,正在此时天边忽现一道红光,把半边天际灼烧的通红。

“飘零,下一任龙神即将临世,如今龙神衰弱,导致整个龙族都开始虚弱,除了你祭坛再无一人可以占卜。我们将倾尽全力送你上岸去寻找龙神,切记莫要结仇,务必要尽快找到龙神!”

‘轰’的一声巨响,西边结界猛地被什么东西砸碎了。

柳飘零手中的的法典发出来一股强烈的震动,瞬间腾空而起,面前浮现了一股红色的霞光,勾勒出来一副绝美的画。

只见一只光彩夺目的鸟儿闪着耀眼的红光跃然于眼前,它面似锦鸡,尾似朝霞,向着夕阳的方向展翅飞去。

她还未来得及参透这幅画的意思,法典就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啪’一下子掉落在地上,胸口一闷,口中一阵腥甜。

西边结界被撞破的地方,一阵热风划过,周围的壊树全被巨大的冲击砸倒在地上,顷刻间,燃烧起来了熊熊烈火。

占卜中断,结界被破,浑身上下的灵力遭到反噬,正要去捡自己散落在地上的法典,大地忽然开始摇晃起来,抬眼撞入一双布满贪欲的眼眸。

她还未来得及看清它的全貌,那野兽就已经朝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柳飘零忙捡起来地上的书,转身就跑,每跑一步,灵力便加速散去一分,化作尘雾烟霞,迷乱着那只野兽的双眼。

如果不是此刻因为结界破损,灵力枯竭,她一定会找那个撞破她结界的人好好清算这笔帐。

耳边是草木垂死挣扎的声音,咒诅着焚林者永坠地狱。

突然,烈火中缓缓走出来一个红衣少年,面容如玉,风华绝代,凤目微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不耐烦的气息。

他一出现,那些火好像有了灵魂一般,全部归于他的身后,消失不见,本来的苍天大火,一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奇相,让人叹为观止。

“神上,近日你有大劫将至,不宜出凤域,还是跟属下回去吧!等到劫难过去,属下再陪你出来,可好?”少年还没有走一步,周身的火焰将熄,他身后就走出来了一个同样红衣盛火,烈如朝阳的女子,忧心忡忡的劝慰着身边的少年。

“要么滚蛋,要么闭嘴。”浮丘壑眼中隐隐有火焰在跳动,掏了掏要被啰嗦出茧子的耳朵,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全是不耐烦。

云亦歌被他脸上的怒意和不耐烦吓住了,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皱眉眉头,异常委屈的望着浮丘壑,却不敢再说一句话了。

她不再出声,偌大的树林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没有半点响动,明明是个山林但却没有鸟鸣,虫叫,两个人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

“此地名曰邽山,是穷奇族的领地,神上,我们还是早些离开为妙,穷奇好战,穷奇神又喜玩弄百鸟……”安静太过异常,云亦歌忽然想起来这个山的名字,和它背后的主人,越发忧虑起来,忘了之前浮丘壑说过的话,和对他的尊敬惧怕。

“呵……好战是吗?巧了,刚好本座也想施展施展筋骨了。”话语中布满了兴奋,说着,还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关节,转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神上……”她接下来的话语还未说完,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异动,尘埃烟霞弥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这边蔓延来。

云亦歌皱眉,心中隐隐升起来了不好的预感,正想劝解身边的浮丘壑,却见他已经没有了影子。

柳飘零一边收着自己的法典,一边凝聚着灵力,但灵力因为结界受损遭到反噬,无论怎么样,都凝聚不起来一分一毫。

眼看身后那只穷奇就要追了上来,她也没凝聚起来半分灵力,心中问候了打破自己结界人的祖宗十八辈,她堂堂龙族大祭司,竟然连一只普普通通还不会化形的陆地生物都对付不了了!丢人!丢人啊!

身后腥风呼啸而至,一片阴暗将她罩笼其中,眼见逃无可逃,索性也不跑了,闭上眼睛正准备接受疼痛降临的时候,忽然面前一阵灼热的火光闪过,那只对她穷追不舍的穷奇瞬间被火湮灭,巨大的身子被火吞食,化成尘埃落在了地上,滋润草木。

“哼,什么穷奇,也不过如此。”浮丘壑轻蔑的一笑,从半空落下,拍拍手掌上的灰尘看向了身后那个躺在地上,华美却又狼狈的女人。

四目相对,他竟然差点迷失在她那双冷冰冰的眼眸中,回不过神,周围隐约漂浮着一股熟悉无比的味道,这种熟悉,让浮丘壑精致的眉宇不自觉的皱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穷奇的领地?”

柳飘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浮丘壑,并没有一点要回答他的意思。

他身上嚣张火焰和刚才出现在她结界西面的一模一样,能轻易打破自己的结界的人,必然不可小觑。

就在这时,不远处追来一红衣女子,面色焦急:“神上,刚才你毁了一只穷奇真身,穷奇神一定会追赶来的,我们还是快走吧。”

浮丘壑精致浓郁的眉眼听到这个都要皱做一团了,缓缓从柳飘零身上移动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追过来的云亦歌:“本座的耐心是有限度。”他的声音冷凝的让周围的空气都结了冰。

说完,便连一记冷的掉渣的眼神都不肯施舍给来人,转脸继续肆无忌惮的打量地上这个让他熟悉又陌生,一眼就抓住他的女人。

她一身华衣和墨发铺散在地上,周围的草都沾染了她金色的血迹,散发着点点荧光,把她衬得甚是动人。

柳飘零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气场和肆无忌惮的目光感到害怕,反而和他一样,盯着他的目光也变得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只是刚对上他那双眼,就透过他如玉的面容,看到了许多人事,纷乱不堪,但那些画面,大同小异,不是她一身血在他身边,就是他一身血,在她身边。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她的胸口看见他会有一股强烈的感觉,那颗心,好似随时会从胸口跳脱一般。

云亦歌见自己被忽视了,分外不满,顺着浮丘壑的目光看去,才看到不远处草地还跪坐着一个人,那人面色苍白却难掩倾城之色,祭司能提前预知危险的到来,只是一眼,云亦歌心中就生出来了一个强烈的念头:杀了她。

手中不自觉凝聚起来火焰,正要对她挥刀霍霍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抓住了她的皓腕,叫醒了她,扑灭了她身上燃烧起来的火焰。

“你干什么?”浮丘壑满脸不悦,周身怒意升腾。

“神上,我们还是快走吧。”云亦歌皱眉,知刚刚是自己冲动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自从她出现,神上的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

“闭嘴!”浮丘壑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柳飘零没有兴趣参与他们斗嘴,费力的挪动了几分自己的身子,她现在需要找个靠水的地方静养疗伤。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刮起来了大风,天色阴沉了下来,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的布满嘲讽的男声:“呵,伤了本座的族人,你们还想走?”

山林中忽然狂风肆虐,扫乱了周围的树木,一个低沉浑厚的嗓音回荡在四周,本来艳阳高照的天随着周围的狂风变的乌云密布。

“糟了!穷奇神来了。”云亦歌无心在和浮丘壑做那些无谓的争执,满脸忧虑的看向了空中。

两个人周身因为戒备顷刻间都燃烧起来了熊熊烈火,把本来阴沉的空间照的堪比艳阳天。

不同于云亦歌的担忧,相反,浮丘壑满脸的兴奋,摩拳擦掌,随时都准备冲上去。

他倒是兴奋了,可苦了旁边的柳飘零,都快要被他们俩身上散发出来的火光烤成龙干了。

上方,一片阴暗的空中正盘旋着一只身似虎,翅若鹏的穷奇,煽动的那对巨大的黑色的翅膀,顷刻间遮住了天上的阳光,唤来了狂风,吹来了乌云。

龙属阴,凤属阳,两者相斥,柳飘零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回归龙域的那片休眠的魂海中,但是她不能,回去之后就再难上岸了。

上不了岸,就找不到龙神,找不到龙神,龙族全族都会覆灭....

想到这里,柳飘零忽然生出来无边的气力,召集了周围还未被烤干的树木土壤中的水分,强行凝聚了散去的灵力,趁那几个人都未注意她这边的时候,寻了空隙,转身就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