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有一朵优昙花

更新时间:2020-08-04 06:29:11

我有一朵优昙花 连载中

我有一朵优昙花

来源:落初 作者:北辰星府侍中 分类:玄幻 主角:张一辰小洞天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有一朵优昙花》是北辰星府侍中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一辰小洞天,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长河西归,舸争流,多少英雄豪杰。皆道是,朝游北海暮苍梧,服气长生。俱往矣,成仙了道又几人,摩弄乾坤。惜修性命通妙诀,三宝谨固休漏泄。除邪屏欲赏明月,攒簇五行相盘结。PS:欢迎来到灵气复苏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叛唐,中原大地陷入战乱。

该武道世界命规走势偏离昊天上帝御笔钦定的世界命规,负责此事的玄天荡魔天尊有其他要务缠身无法赶来,故此世界交于座下玉女处理,玉女因天条约束无法本体降临该世界,自身修为不足以直接修改世界命规,故此颁布如下任务:

击溃或歼灭安禄山与史思明等狼牙叛军,防止玄宗皇帝退位。

其他任务内容自行探索。

本次任务限制如下:

禁止使用超出当前世界科技水平的任何科技类器具,所有超出当前科技水平的科技类器具将统一封存直至任务结束。

任务时间限制,五年。

任务正式开始时,将统一加持符合当前世界年代的人物伪装。

所有奖励将按照各人任务参与程度,在任务结束时发放。预计奖励内容如下……”

下面附带着一张奖励清单,从最底下总值十万的灵币,到最上面的三件三阶宝物图像,看得人分外眼馋。

一拨人正看着,就见光线突然暗淡,耳边传来阵阵战鼓声。虚承子到底是一阶练气期修士,又早做了准备,当时就反应过来,抬头观瞧,只见山侧正两军对垒。

人多的一方,各个兽袄皮盔,又见得帐篷车不计其数,最大的帐篷战车边上摆了三个战鼓,三个膀大腰圆的壮硕大汉,身披着兽皮袄,头上用一块红包缠着,露出一条胳膊,正各自握着两个大锤,咚咚咚地敲着鼓。

虚承子心中不屑,暗想道:【化外蛮夷,沐猴而冠之辈,想必就是那历史上霍乱大唐七载有余的狼牙军了吧。】又运起法力细细打量人少一方,只见一个个皆是披甲之士,手握长兵短刃,或骑马砍杀,或步战抗敌,俱是唐朝兵将打扮。一干人等身后不远处,又有一座瓮城城堡,城门楼上有一块抠画成型的石匾,虽然烟熏火燎但也能看分明,石匾上刻着两个楷体大字——天策。

虚承子如遭雷击,天策?!来之前他可是仔细翻了史书的,大唐整个朝代历史上,名字带天策的,也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被封为天策上将之时建立的天策上将府了,可是天策上将府不是在太宗继位不久之后就解散了吗?

虚承子意识到,这个小千世界尽管也是大唐做为背景,照样有太宗玄宗、安史之乱,但与诸夏国历史上记载的大唐实际上是不一样的。诸夏国的历史记载,已经不足以为凭了。

【我终究也是诸夏民族的一员,就算这里不是同一个世界,我真虚观满门忠烈,岂能眼见得诸夏一族国破家亡。】

正思索着,就见那“天策上将府”中,一队披甲骑兵手持长戟,领头将领手持的戟上系一张黑底红边的绣字战旗,只见这队长戟骑兵策马而出,冲着那狼牙军阵直冲而去。

虚承子心中暗道不好,这队骑兵分明是已存死志,只为掩护身后天策府中一干人等撤离。当即便顾不上节省法力,连使几个遁地术,接着在门人弟子,诸位代行者的惊呼声中,一个纵云梯跃上高空急往战场赶去。

此处书中后表,且说那天策府中,伤兵遍地,满是铁锈之味。

“伤兵和老幼妇孺还有近一万,能作战的兵丁,怕是不足两千了。”

宣威将军曹雪阳轻声对身边,正一脸忧色看着不远处战场的东都府总教头杨宁说道。杨宁脸色变幻,直勾勾地盯着远处战场,突然狠锤了一下身前的墙垛,咬牙道:“如今洛京城破,副统领战死,将军又被天子带在身边护卫,能主事的只有你我二人了。”

杨宁扭头凝视着曹雪阳,咬牙沉声道:“你且统领一千精兵,护卫城内老幼妇孺和伤兵撤离,能走多少走多少,撤到关东重整军威,实在不行,就前去长安寻将军。”

曹雪阳一怔,急忙问道:“那你呢?如今军中能主事的就你我二人,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杨宁侧身伸手前去,瞬间又不动声色地改为往下,拍了拍曹雪阳的肩膀,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一会儿率领余下的兵丁掩杀一番,救出前方失陷的弟兄们,就来寻你。”杨宁注视着曹雪阳的眼睛,脸上满是柔情,朗声道:“放心,我去去就回。”说罢,便转身下的城楼,召集士卒分发兵器马匹。

曹雪阳死死盯着杨宁的背影,好似要把他整个人刻在心里,看着杨宁整装率队就要出击,几步跑到门楼边上,大喊道:“杨宁!你可有什么还放不下的!”

杨宁连身都没回,打马道:“有啊,这大唐,这江山,这百姓。”

曹雪阳闻言,瞬间便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杨宁一甩缰绳,甩手用长戟杆子猛拍身下战马屁股,高喝一声:“驾!”战马受激瞬间就冲了出去,数百匹战马从城门楼鱼贯而出,带起滚滚灰尘和身后人的哀思。杨宁紧闭双眼,一行清泪从脸颊滑落,他忙松开缰绳胡乱擦了把脸,高举起手中长戟。

高挂的天策府战旗随风飘动,杨宁微眯双眼,锐利的双眼中好像只剩下眼前的狼牙军阵,他忍住心中的伤感,也忍住了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语。

“还有你。”

瓮城前的战斗越发惨烈了,只余得十来名天策将士还在奋勇杀敌,但也个个带伤。二三十个膀大腰圆的狼牙军兵丁把残存的天策府将士逼退到护城河边,几个身形消瘦的狼牙斥候就开始从死去的天策将士身上,扒下盔甲战靴,时不时翻出点值钱财物还大笑着举过头顶展示给身边同伙看,引得一干狼牙兵丁嬉笑怒骂。

天策府队副韩玉看着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了,狼牙叛军真不是人,劫掠百姓无恶不作不说,在战场上连敌人的尸首也不放过。紧握手中长枪,韩玉死死盯着围困自己等人的一干狼牙兵丁,只待得找出漏洞破绽,好杀出重围。

只见当头一个兽皮缠腰的狼牙壮汉,狞笑着高举手中弯刀,作势就要下劈。韩玉看他空门大开,心中暗道好机会,垫步上前,就是一招穿雲。

狼牙壮汉脸上突然浮显一丝讥讽,寒夜心中暗道不好,忙撤枪往后就地一滚。那狼牙壮汉从后腰摸出一柄短刀,当头就是一刀,韩玉正要躲闪,就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呃!”

听到垂死之声,韩玉一怔只觉得悲从心中来,动作却是慢了一拍。

“队副!”

“噗嗤”伴随着兵刃入肉之声,韩玉只觉得右手刺疼,已拿不住长枪。

强忍住伤痛,韩玉往后一滚,站起身来,左手拔出腰中友人赠送的宝剑,坠胯曲臂腰膝微沉,盯住眼前的狼牙兵丁,因为伤疼而不停流下的冷汗使他眯起了眼。

那壮壮的狼牙兵丁抛了抛手中的短刀,阴阴笑道:“天策府的狗_崽子,还不投降吗?”

韩玉扭头看了看身侧被层层包围只剩下七八个的弟兄们,弟兄们个个带伤,不由得有些挣扎。

壮硕的狼牙兵丁见状,心中一喜,自狼牙起事以来,东都府将士至今仍未有一人投降,自己若是能开此先河,必定是大功一件。

壮硕的狼牙兵丁,心中转过千百个念头,正欣喜想着日后升官发财之际,就听那群被围着的东都伤兵里传来喧哗之声。

“好男儿自当保家卫国,岂能卑躬屈膝侍逆贼!”

“队副!我天策男儿,铁骨铮铮,大不了一死以报君恩!”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永守大唐魂!”

“队副,我伤势过重,就不拖累你们了!来日凌烟阁见。”

……

壮硕的狼牙兵丁听得脸都绿了,急忙大吼一声:“呱噪!”手中弯刀一指韩玉,喝问:“突兀汉子,你到底降是不降!”

韩玉眼角含泪,紧握手中宝剑,怒吼一声:“天策男儿,死战不退!”吼罢,运动内功左脚猛蹬地面,整个人腾空而起,转瞬之间就来到那吓得呆住的壮硕狼牙兵丁面前,就是一剑。

“啊!”

那壮硕的狼牙兵丁应声而倒,那群狼牙兵丁恼羞成怒,一个个手持陌刀长槊奇门兵器,冲进被围困的天策伤兵中就是大砍大杀,片刻之间就是血流成河。

一干狼牙兵丁杀光伤兵,慢慢围拢过来,韩玉面露苦笑,手一松闭目待死,宝剑坠地。

【征战沙场终有一死,只是,答应某人凯旋而归后,一同饮酒看来是要食言了。】

“哈哈哈!”几个围拢过来的狼牙兵丁看韩玉已心存死志,各个狂笑着高举陌刀,狠狠劈下。

突然刮起的微风,带起韩玉的几缕发丝,韩玉面色分外平静,陌刀离他的脖颈只有一尺之遥。

风,渐渐大了。

“呃啊!”

韩玉正闭目待死,只听得到耳边传来狼牙兵丁垂死之声,忙睁开双眼,只见一柄重剑打着旋儿砍倒一片狼牙兵丁,一声呼喊由远而近。

“韩玉!你这厮在干嘛!说好的凯旋之后一起喝酒呢!”

韩玉怔怔地看着眼前杏黄色身影,喃喃问道:“叶不归,你怎么来了。”

叶不归转身拔起重剑,双手持剑打量四周,略微喘气地回答:

“我前些时日和叶莫寻师兄一起护送一批庄里的兵器前往潼关,半路上听得狼牙大军围攻洛阳,就立马赶过来了。岂料洛京已然失守,就忙赶来天策府,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这条小命就悬了!”

说着,叶不归扭头撇了一眼站在身后侧的韩玉,低声问:“你的伤,没事吧?”

韩玉从甲胄上撕下一块红色布条,草草地扎住伤口,又听得好友询问,忙从地上捡了杆长枪应道:“包扎上了,无碍。”

叶不归微抬重剑,轻声道:“要上了!”

“嗯。”

叶不归抬起重剑横甩出去,以剑带人化作一道疾风,往狼牙军侧翼薄弱处冲去,韩玉手握长枪紧跟其后。

未曾想,那狼牙军侧翼的兵丁急速后撤,分出一道口子来,数百弓弩手正严阵以待,只见那领头的狼牙军官举刀下劈,大声呼喝。

“放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