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红袍法师

更新时间:2020-08-11 06:27:46

红袍法师 已完结

红袍法师

来源:落初 作者:雁鱼 分类:玄幻 主角:潘尼西恩 人气:

《红袍法师》为雁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这是本人在网上完成的初作。  怎么说呢,有些可观之处,但作为一本小说漏洞缺陷颇多,不能算是一本成功的作品。  承蒙众多读者朋友宽容支持,得以以一个不错的人气完结。  写书过程中,鱼渐渐学会了怎么写小说,这也是这将近二百万字的写作过程中,鱼得到的最大收获。  ……  新书已开,车位在下,坚信会比这本更加好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潘尼在街上来来回回逛了大半天,很难想象逛街这种平常男人没有兴趣的事情他居然做的津津有味,意犹未尽之余,一想起接下来的工作是要经商,还去市场口的渥金神庙进行了一次像模像样的祈祷。

说来惭愧,虽然早已确定了信仰,但这还是潘尼这辈子第一次向自己的守护神祈祷。

原本的潘尼同学深受天朝马列教育,对于神鬼之说虽没到深恶痛绝的地步,也是敬而远之,但是这辈子到了费伦这个超能力横飞的地方,唯物主义显然是玩不转的。

打在摇篮里的时候他就听说,上层界有一个名叫克蓝沃的怪蜀黍,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对升天的灵魂进行调教,如果没有个靠谱的守护神罩着,这些倒霉蛋就会被当成砖块砌进一堵名叫‘无信者之墙’的水泥墙里受苦,一点一点地风化成石头。

潘尼听了当时就毛了,身为穿越者,灵魂这事情他是绝对信的,他不知道死了之后他的魂儿归哪个部门管,他本来的志向就是要舒舒服服地混吃等死,不想惹麻烦,更没有什么战天战地战世界的极端想法,所以这种事情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必须找个守护神罩着。

他爹妈都是商人,信奉渥金,潘尼就选择了这位神职为商业的女神,他很清楚,以自己的人生观绝对不可能酝酿出什么虔诚的信仰,这种行为更像一个交易,我给你供奉,你让我死了之后不要被克蓝沃的小弟制成墙砖,挺符合渥金的教义,不管渥金信不信,反正他信了。

也不知道这种行为渥金看不看得惯,但是潘尼祈祷的时候没被渥金的牧师赶出去,估计渥女神是认了,他不知道究竟是他的信仰符合了教义,还是往募捐箱里扔的贝伦产生了效果,反正从今以后,他就可以挂着渥金的名字大声念诵女神保佑了。

不过估计那种时候不会太多。

潘尼走回‘席琳’已经到了夕阳时分,门口已经钉了木板,挂了打烊的牌子,不过门上那块又肮脏又老旧的牌匾却没卸下去,看到这点,潘尼心里暗暗有气,想要挣钱,这块破牌匾怎么能拿出来用,那些人居然阳奉阴违,是在给他上眼药么?

他正生气,忽然注意到门口倚墙坐着一个男人,不禁奇怪地多看了两眼,这男的活像上辈子街头表演行为艺术的艺术家,黑色的斗篷下面破破烂烂,拖着几根烂布条,兜帽下看不清什么长相,肮脏的发丝从脑袋上垂下来。

若要用一个词形容这个人给潘尼的第一印象,那就是落魄。

“老板。”这时达蒙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潘尼对着他,指了指那个行为艺术家:“这人是谁?”

“哦……是他啊。”达蒙看了斜眼这醉汉一眼,显得极为蔑视:“他天天中午时候来,一般半夜才走,总是点一壶酒,恩,一壶酒能喝十几个小时。”

“天天都来?多长时间了?”

“半年了吧。”达蒙计算了一阵。

“开门让他进去,卖给他酒。”潘尼沉吟一下,说道。

“小老板,你开玩笑?”达蒙大惊失色:“这个,这个……”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酒馆里的人对这个‘老客’根本全无好印象,平常接待,是职业道德,现在都关门了,怎么能对他例外?还要劳烦酒保为他打理前后。

“老板……这家伙没用的很,那些吟游诗人的诗歌都不可信,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落魄的豪杰……”达蒙想到一个可能Xing,估计这位嘴上没毛的小老板是英雄史诗看多了,所以想要从这个方面说服他。

“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地说一定没有?”潘尼斜了老头儿一眼,颇不尊老爱幼,达蒙不说话了,想起来老爷说酒馆一切事务这个小孩说的算,而且他早晨就发现了,老爷带来这个小孩脸阴沉下来的时候气质可怕得很,居然让他一时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不得不说,这八年学院生活,赋予了潘尼很多难以更改的特质。

“等等,这牌子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换下来?”见达蒙要走,潘尼又赶紧把他叫住,指了指那张老旧破烂犹如涂鸦一样的牌匾。

“这个……”老头脸色顿时变得极为为难:“老板,忘了和你说,你还是自己进来看看吧。”

有什么隐衷么?潘尼跟着进了酒馆,就见到酒馆一层的桌椅全都整齐地码放到了两边,正中间一台桌子,直面大门,这个架势立马让潘尼想起了红袍法师会面试时的阵仗,很有精神压迫力,八年之后重见,委实让他的心脏不大不小地震了一下。

“你就是那人新找来的下人?!”桌子被一只纤细手掌一震,气势十足的问话,从桌子后面蹦出来,说话的却是一个和潘尼年纪相若的少女,声音清脆,皮肤是温暖细腻的浅古铜色,脸颊还闪着纯金般的光泽,淡金色的长发打着卷儿,薄群下的身材玲珑剔透,那两只碧蓝色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潘尼身上的长袍,似乎存在着什么深仇大恨。

潘尼愣了一下,上下端详了这个小妞好一阵,感知中生出不祥的预兆,开口问道:“小姐贵姓?”

“哼!”这少女瞥了潘尼一眼,显然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达蒙老头咳了一声,凑近潘尼·西恩:

“这是希柯尔,老爷的大小姐。”

潘尼的右眼皮跳了两下。

“听着,下人,没有我的吩咐,最好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

“咳,这位……呃,女士,我为詹华士先生工作,但不是他的仆役。”潘尼虽然震慑于这个小妞的身份,同时开始头疼于这工作果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更因为对方的语气而严重不爽,不冷不热地提醒道:“我的工作是管理这间酒馆,但不包括听从你的吩咐。”

“你好大的胆子!”希柯尔怒斥:“听着,我会让你滚蛋的。”

“这要詹华士先生说了算。”潘尼也动了火气,终于知道谁在给自己上眼药,也不注意看看旁边达蒙老头的眼色,就十分生气地说道:“而我在滚蛋之前唯一的工作就是让这间酒馆赚钱,外面的招牌必须卸掉,达蒙!”

最后一句招呼音调陡然严肃,老头立马一震:“在。”

“你敢!想动那块招牌,你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吧!”希柯尔暴起,两步跨到门口,尖声叫道。

虽然这女孩没有什么魔法力,但是潘尼就是被这样震住了,透过话中强烈的情绪和那双极端炽烈的眼睛,他感到这话里的威吓成分不大。

不过他也怒了,至于么?不就是一块牌子?

“你!”潘尼·西恩和希柯尔·詹华士四只全是火气的眼睛焦距在正中央一个点上,好像喷出了大量的电火花,周围的温度好像都炽热了起来。

“记住我说的话,还有,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身上这种僵尸皮,你一定会滚蛋的,我保证!”对着瞪了一阵眼睛,希柯尔·詹华士眯起了眼睛,转身‘蹬蹬蹬’地跑上楼去了。

“僵尸皮?”潘尼·西恩瞅了瞅自己身上的黑长袍,觉得确实挺不祥的,不过这种样式的衣服在身上穿了好几年,已经穿出感情来了,一时想不到别的什么衣服替代,而且刚才那一幕,也让他的头疼犹如余音绕梁,感觉这间酒店想要赚钱似乎很有难度。

“老板,你还是不要动那块牌匾为好。”老达蒙小心地凑近:“两年前一个聘来的酒保嫌那块匾旧,把上面的字重画了一遍,然后……”

“然后呢?”潘尼·西恩扬起了眉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达蒙话音一转。

潘尼右眼皮又是一阵暴跳:“那我能做些什么?”

“您尽力吧。”达蒙无奈地叹息一声,似乎也感觉潘尼前途多舛。

“还有,先生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她……”想起这个少女对僵尸皮的仇恨,潘尼好像突然把握住了关键。

“老板,您真聪明。”达蒙如此说道。

潘尼终于恍然大悟了,然后头疼症渐渐有常驻的趋势。

“调酒师?调酒师?”吧台传来一阵磕桌子的声音,潘尼和达蒙往吧台一看,看到那个放进来的落魄斗篷客在那里轻轻地磕桌子,催酒的的声音不是很大,带着十足的抑郁,潘尼这才想起来原来的调酒师被詹华士一个惊恐术弄跑了,见达蒙一副措手不及的样子,只好自己走到吧台里面客串:“您好,请问需要什么?”

“一罐洛山浓啤。”

潘尼一扫下面的酒柜,满满六行上百个陶罐,哪里知道那一罐是劳什子洛山浓啤?用求助的眼光望向老达蒙,可是老头显然也稀里糊涂:“可能是第三行左半边。”

潘尼拿了一罐递过去,那斗篷客闻了一下,皱起眉毛:“这是法兰红酒,我买不起。”

潘尼瞪了老达蒙一眼。

“这些酒怎么摆的,只有调酒师知道。”老达蒙很无辜。

“算了,非正式营业,请你了。”潘尼无力地吐了口气,把酒罐推向斗篷客。

斗篷客抬眼看了潘尼一阵,最后提起酒坛子走了:“……你还是记账吧。”

潘尼往吧台后看了一眼,果然看到有个牌子上面写着本店概不赊欠。

接下来的时间很无聊,潘尼向老达蒙询问了安排自己住的地方,上去拿了几本法术书到了楼下,坐在吧台后面读了一会,忽然觉得难以做到静心,抬眼望着四周,那两个酒保无精打采地,偶尔看看自己,目光也是很古怪,不过其中显然没啥尊敬的神色,但是潘尼想想那位希柯尔大小姐,自认自己惹不起,开门就被教育了一番,也难怪没有威信。

而那个斗篷客,一壶红酒喝到午夜十二点,留下了一罐洛山浓啤的钱,然后颤颤巍巍地走了,潘尼始终没发现这个颓废的家伙有何过人之处,甚至发动超感知也一样,只好认为自己想多了,落魄的豪雄果然不是大街上随便就能碰上的。

潘尼心情越发地抑郁了。

这样一个酒馆,指望它能赚钱,还不如去求渥金姐姐赏他一张彩票。

不行,一定要和她谈谈。

潘尼决定了,明天必须和这个看来很难对付的大小姐谈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