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悍女难逑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9:53

重生之悍女难逑 连载中

重生之悍女难逑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浮华年去 分类:玄幻 主角:沈锦年颜初 人气:

《重生之悍女难逑》作者:浮华年去,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沈锦年颜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世,沈锦年父母宠爱,兄长呵护,嫁了心心念念的意中人,以为这一生都是岁月静好。然而皇位更迭中,她的父母家人,不过是被人利用的踏脚石,满门抄斩,沦落成泥。重生回到十岁那年,一切尚能挽回。这一世,她发誓要守住亲人。所以,渣男请滚开,未来的皇帝陛下,也请你下马!一意孤行中,贵女成了恶女,声名狼籍。好在,她做到了,从满门抄斩到阖家戍边,她终是保全了父母兄长。至于怎么嫁人?不考虑! 没料到当年结下梁子的死对头颜初,竟纠缠到了边城。立储风波不断,边城战火纷飞,而乱世是属于强者的机会,短短数年,大局已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练了半个时辰,沈锦年神清气爽的回了自己的千山院,丫头们早就备好了热水,沐浴更衣后,秋水来问在哪摆饭,她直接一摆手:“把水晶虾饺给我拿上,其他的你们分了吧,我去太太那里吃。” 林晚住的主院瑞和堂,离千山院不过盏茶的功夫就到了。沈锦年一进院门,就见廊下垂首站着个小姑娘。年纪与沈锦年相仿,梳着双丫髻,一身淡蓝色夏衫,清新如夏日的一抹凉风。 沈锦年缓下脚步,嘴角一抹冷笑隐没。沈蓉华,回来了这么些天,整日担惊受怕的,倒是把她给忘了。 廊下沈蓉华听见声音,回身姿势端柔的给沈锦年见礼:“大姐姐安好。” 沈锦年坦然受了,挥了挥手,笑道:“蓉妹妹来的好早。” 沈蓉华直起身子,抬起头羞涩一笑,并未答话。她长相甜美,精致的瓜子脸,眉毛弯弯,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樱桃小嘴红润可人,小小年纪已可窥见几分来日的美貌。 沈锦年在她脸上扫了几眼,内心有一点点不适应。前世的沈蓉华,借着她调养身体不能出门的机会,去了长公主的赏花宴,并凭着精湛舞技崭露头角,一举在京都的权贵圈子里站稳了脚跟。从此外人只知沈家有沈蓉华,而不知有沈锦年。 时人重嫡轻庶,沈蓉华有了才名,倒也为自己争来一席之地。而彼时的沈锦年,父母娇宠,规矩粗疏,还只是个为不能随意出门而烦恼的小姑娘。 想到此处,沈锦年忍不住又看了沈蓉华一眼。谁能想的到,前面十年都是小透明的沈蓉华,心里恨毒了生父嫡母?沈家满门抄斩,背后少不了她的推波助澜。 许是沈锦年的目光太过诡异,沈蓉华有些不安,细声道:“大姐姐为何这样看着妹妹?” 沈锦年玩味一笑:“蓉妹妹这么早来请安,实在有心了。我病了这些日子,娘亲照看我累着了,大夫嘱咐要歇一歇呢。” 正说着,林晚的贴身大丫头春原走了出来,笑着给沈锦年打起帘子:“大姑娘来了,太太起了,正吩咐人摆饭呢。” 沈锦年笑嘻嘻的:“春原姐姐,我带了虾饺来。” 春原忙接了过来:“大姑娘有心了,太太昨儿个吩咐的厨房,说大姑娘爱吃呢。” 待沈锦年进了宴息室,春原吩咐了小丫头去摆饭,方转头看着沈蓉华和气的说:“太太说了,二姑娘的孝心她是知道的。如今天儿还热着,二姑娘身子骨儿弱,还是赶紧回去歇着吧!以后不必这样早来,跟大姑娘一个时辰就是了。” 沈蓉华小脸儿白白的,眼里噙着泪,行了礼扶着丫头走了。春原看着她那怯生生的样子,冷笑一声,方进屋去了。 宴息室里,林晚母女两个用了饭,丫头们上了茶,便退了下去。 林晚睨着女儿:“怎么一大早的跟蓉华过不去?” 沈锦年不以为然:“娘亲这是怎么了?蓉华是妹妹没错,只是嫡庶有别,我上有三个嫡亲的哥哥,与她不亲近也是寻常。” 林晚轻轻捏了她脸一记,叹道:“往日是往日,只看你爹爹罢了。再说上次还是她喊起来,你大哥才能及时赶到。娘亲也得承她的情呢!” 沈锦年皱起眉:“娘亲可知我上次为何去芙蓉渠?” “为何?” “女儿是在花园里听两个小丫头说,芙蓉渠里有金色的鲤鱼,太阳下从水面跳出来好看极了。女儿就偷偷划船去找,谁知着了暑气,一时头晕,落了水。” 林晚脸色渐渐难看,沈锦年又道:“那时正是晌午,蓉华去芙蓉渠干什么?” 这个林晚是问过的:“她说去采些荷花制茶。” 沈锦年嗤之以鼻:“娘亲想想,制茶必然要采晨起带露的花才好,谁会大毒日头下采花?再说我当时好不容易才甩开秋水长天,耽搁了很久才去芙蓉渠,怎么偏偏这么巧,就被蓉华给看见了?” 林晚是当家的主母,这种内宅的小手段在她看来自是算不得什么。只是宝贝女儿差点因此送命,她岂能干休?顿时心下焦躁。转头看到沈锦年笑吟吟的,只坐着吃茶,一副从容模样,不禁稀奇:“娇娇倒是不生气?” 沈锦年一脸认真:“娘亲,之前都是女儿淘气,累得娘亲忧心。女儿已知道错了,今后,定会改了这毛病的。” 林晚大感安慰,摩挲着她的头发道:“知道改就好。” 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林晚长长地叹了口气。 沈锦年看着她晦暗的脸色,自是知道母亲的心结。忙扬起笑脸劝慰:“娘亲何必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如今我们家里,父亲差事顺利,处处以娘亲为先,哥哥们又都勤谨上进,女儿也从此乖巧听话,娘亲的日子可不是顺心如意?过去的事无法改变,娘亲放下吧!” 林晚被她逗笑,戳了她一记:“小丫头片子,都说的是什么!”到底心里好受了些,眉目舒展开来。 沈锦年撒娇撒痴,哄得林晚眉开眼笑。心里却一片叹息。 林晚出身名门,是武安侯林韬的嫡长女,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林家以战功封侯,三个儿子都跟着林韬军营里长大,林夫人盼了好些年才生了个女儿,真正万千宠爱。沈重却是父母早逝,家里除了个祖上传下来的伯爵位,连个亲人都没有。 十来岁就在军营里打滚,在林韬麾下做了个先锋。林韬见他性子沉稳机敏,品行端方,家事也简单,就将林晚许给了他。林晚过门后,一连生了两个嫡子,很快又怀上了龙凤胎,让人丁单薄的沈家香火得继,沈重对这个妻子也是又敬又爱。 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沈重立下战功,回京领宴,宫宴后醉酒失态,被人发现跟一个宫女睡在了一起。 今上震怒,还是太子求情,请了旨,将这个宫女赐给了沈重。就是沈蓉华的生母慧姨娘。 而那时林晚即将临盆,本日夜盼着丈夫归来,盼来的却是一个御赐的姨娘,当晚就早产了。她九死一生生下沈钧与沈锦年,之后修养了半年,才能下地。到底损了身子,之后多年再无孕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