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至尊妖人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6:09

至尊妖人 连载中

至尊妖人

来源:落初 作者:南朝北上 分类:玄幻 主角:孟寺何润 人气:

火爆新书《至尊妖人》是南朝北上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孟寺何润,书中主要讲述了:树成了精叫树妖,猫成了精叫猫妖,那手机成了精该叫什么?——机妖(Q群:157798021/聊聊天聊聊坑聊聊后续聊聊下一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回来了”饥瘦青年首先冲着破庙里喊了一声,随后出来一个与戏虎年纪一般大的少年。

“武哥,戏虎你们回来了!今天抓了几条鱼,就等你们回来了!”木飞开心的冲着两人说道,说罢拽着两人往庙里走。

“来”将两条刚烤好的鱼分别递给戏虎和武秋。

戏虎拿出手机放在干草堆上,“前辈!这是我朋友,——木飞!”

“木飞!来这里面是一位武林前辈的魂魄,这位前辈能掐会算,怕是已经算到你的一切了!”木飞怪异的看着戏虎的举动,“戏虎,你是不是病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探额头。

“你好!”孟寺随意的问候了一声。

刚接收完一堆不断冒出的记忆,孟寺终于记起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想清了前因后果劫后余生的感觉顿时间孟寺一阵后怕。

“谁?是谁在说话?”木飞吃惊的向四周看去,戏虎指了指孟寺。

一下跳出两米之外,“扔了它,戏虎,这是妖物!”惊恐的盯着手机。

木飞的东西吓了戏虎一跳,“木飞!别怕,这青铜是前辈生前的兵器,许多武功练至极致的前辈死后都会讲魂魄藏在自己随身兵器里,等待机会重生!”戏虎耐心的给木飞进行解释。

“戏虎,有句话我刚才在路上就想说了,我觉得这个铜匣子里是不祥之物,刚才在路上我看你聊的起劲我就没开口,既然木飞也这么觉得,我认为你应该丢掉它!”武秋警惕的向手机靠近了一步,戏虎见武秋想抢走手机忙走上前将手机拿在手中。

“你们这是做什么?”戏虎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可是武林前辈要是关系处好了说不得就将一身真传给了自己,百利无一害的事为什么两个朋友是这样的反应。

武秋站在木飞身边道:“戏虎,我亲眼见过族里一个叔叔将一个铜匣子带回家里第二天一家四口子就都死了,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留!”紧紧抓着木棍,眼中露出凶光。

木飞厉声道:“武哥说得对,戏虎,这个铜匣子一看就是妖物,你要是还当我们是朋友你就扔了它!”满面凶光,至于为什么却是没有说。

“能不能让我说两句?”孟寺趴在屏幕后听了许久忍不住开口。

木飞一下将手中木棍向孟寺丢去,“闭嘴!你这妖物,不得好死!”一声闭嘴,最后四字一字一字大声吼出,看来是无法善了。

孟寺也懒得多费口舌,就看戏虎是怎么想,只要戏虎不排斥自己,对于其他人孟寺并不在意!

“你们...”“要怎么说你们才会明白,你们难道不想要学武了吗?”戏虎此时也不知该从哪里解释才好,两人对铜匣子的恐惧一时之间怕是没办法接受。

一个是武林前辈,一个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不!如果是真朋友为什么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是给自己,暗暗握住的双拳一下又握得更紧了些。

“练武的事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但这铜匣子必须马上消失!”武秋言辞果决丝毫不给商量的余地,这是在逼迫戏虎。

面对两人的感情绑架,孟寺只是静静坐在一旁认真看一场好戏,想不到穿越后第一次看戏竟是在手机里。

扣扣扣!用手敲了敲屏幕:“白崖!既然两位不欢迎我,咱们还是离开吧!”再一次唤出戏虎的本名。

孟寺也有些拿不准戏虎的想法,只好再次强调。从戏虎的身世和现在所处的环境,不难看出戏虎对将军府一定是仇视的,这是前世非常常见的私生子桥段。

孟寺从未见过几个私生子对于自己的身份是坦然面对,且做到毫不介意,往往就是戏虎这样平常不太表现看上去丝毫不介意的更加可怕。

“也好,道不同不相为谋。”深深的扫了了两人一眼,带着孟寺走出破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诶”木飞冲门口喊了一声想要去追,被武秋一把拦住,“别追了,迟早他会后悔的!”说完向门口望了望。

走在漆黑的路上,孟寺原本想打开闪光灯照路,光秃秃的手机哪里有什么闪光灯,除了屏幕套个壳光溜溜的机身几乎看不到任何凸起。

“前辈!今晚怕是要跟城里的乞丐挤一夜了!”走在路上伸手不见五指,戏虎有些歉意的说道。

“无妨!对于我来说在哪都一样。”孟寺说的倒是实话,只要有人带着不是躺在地上干等着,自己就没有太多的要求。

变成手机之后,想动一动都是是一个奢望,孟寺哪里还敢有更多的要求。

戏虎不再说话,顺着感觉寻找到城里的路。

‘系统’不想让戏虎听见自己和系统之间的交谈,孟寺通过心里试着和系统沟通。

[系统孟寺为您解答!]

......

醒来之后系统被初始化,之后名字就跟自己一样了,从未听说那个系统跟宿主同名,这叫起来还真有些怪。

‘系统,你有没有让我重新变成人的方法?’能够变回人身是孟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孟寺迟迟不开口问的原因,只要不知道答案希望就始终都是存在的。

[没有]

短短两个字如晴天霹雳一般,孟寺就像是脑袋炸了一样。

自己最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哐哐哐,使劲砸着玻璃屏。

“前辈?你怎么了?”戏虎冲孟寺问了一句,见孟寺不回答,便不再说话。

既然做不了人,那做妖?突然间孟寺像是有抓到了希望稻草,心情又变得激动起来。

‘做不了人,那做妖可以吗?’

[行的]

又是两个字,自己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等等!这大喜大悲之间转来转去孟寺有些吃不消,短短几分钟太刺激了,孟寺觉得自己怕是快要疯了。

‘我要怎么做才能再次变回人形?’问出问题后,期待的等待着答案。

[正在搜索答案...]

短短几分钟就像是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急切的等待中,终于...

[权限不足,请宿主尽快升级!]

“靠”忍不住出了声,“戏虎,咱们到哪了?”始终漆黑一片,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路,回来的时候路没有这么长。

“前辈,咱们怕是走错了方向。”戏虎对比了一下来时的路程与自己现在所走的路程,如果路是对的早就应该到了,这么久还没到如果不是鬼打墙就只能说明自己一开始就走错了。

“...无妨”捂着脸,孟寺也没好意思说他,毕竟有求于人。

从年龄来看自己当得这一句“前辈”,从武功来看,时间一些怕是要露馅,得找个时间跟戏虎解释解释。自己先编几个理由以备不时之需。

“有血腥味”戏虎动了动鼻子。

远处传来打斗声,听声音人数还不少,“前辈,咱们上去看看。”

就算是月光照在树林里,也只能隐约间听到兵器碰撞的声音,人影快速闪躲根本看不清状况。

戏虎微微起身,看样子是有些按耐不住想上前一探究竟。

“再等等!”兵器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杂,像是有另一伙人加入其中情况愈演愈烈。

戏虎有些不舍的俯下头,静静等待着,声音渐渐开始减少,应该即将接近尾声,“上去看看”孟寺也有些忍不住想上前看看是什么情况,听到声音小了许多随着开口让戏虎上前查看。

远远看去,能够看清后来的第三伙人也是弱势一方来的帮手,人数的优势依然没有占到半分便宜。

原本被追杀一方已经清楚对方实力,开始反击,顷刻间如排山倒海,约莫40来人被对方7人杀得片甲不留。

戏虎紧握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就是武功,这就是强者,不论对方来多少人都想切菜一般直接一招撂倒。

满腔热血的戏虎,粗重的呼吸明显出现了异常,对学武的渴望在这一次到达高峰。

孟寺透过屏幕,望着这一场屠杀,却是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那七人明显是被逼到了绝境不得已硬着头皮上。

前面这两拨人都只是打头阵的炮灰,好戏显然还没上场,果然将对方共计70余人杀尽,那七人手中的刀剑还是紧紧握在手中围城一个圈。

四面八方传来破空声,快,这是快到极致才会出现的声音,加上后面山谷传来回音,只有一把剑,却让人分不清方向。

嗡嗡嗡,不知什么时候树上已经插着一把剑,剑身穿过树干只留剑柄还在不停颤抖。

嘭!嘭!远远看去七人中立刻就少了两个身影,人还未至先杀两人,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戏虎张着大嘴,自己伸出手捂着嘴不敢出声,那人还是没有出现。

来了,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

一个身穿暗红色螺纹劲装老者无声无息站在五人对立面,老者背后独特的图案应该是某个门派所特有的,六人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戏虎静静伏着身子一动不动,生怕一动便要丢掉性命,听说书人说过那些武功高强的人听力都特别好,稍有动静反应快的跟山里的豹子似的,可得小心着点。

其中一人用剑指着老者颤抖的手连孟寺隔了这么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可知那人情绪是何等激动,老者始终风轻云淡背着手从未动过。

不是同个层次的人,几个后生小辈还不够资格能让老者放在心上。

之间另一人拔出刀,孟寺只听他吼了一句,也没听清吼了什么,就见五人冲到不足三米远便轰然倒地。老者手中多了一把刀,随手将刀丢弃一旁,拔出没入树干的剑,转身便离开了。

戏虎微微颤抖的身体显得有些兴奋的不能自已,“等一下,先看看再说!”孟寺悄声说道。

果然明明已经离开的老者又突然回到原地,吓得戏虎起到一半的上身一下都不敢动,双手不停颤抖,也不知是因为吓得还是因为手酸。

像这样故意离开的试探套路,孟寺从前在电视上见得多,更恐怖的套路孟寺都见过,这个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呼!”看到老者再次离开,戏虎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等等”戏虎这动静要是再大点说不得就要命丧当场,孟寺当即开口让戏虎静下心来再观察观察。

站在远处树梢默默注视的老者仔细将四周扫视一边,这才飞身离开。

“走吧!上去看看。”突然感觉紧绷的心松了下来。

听到孟寺的话,戏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走了过去。

浓重的血腥味,满地血迹,即使是只能在月光下隐约看到一些也清楚的看到已经渗入土里的血迹。

戏虎从每个人身上摸过去,摸到了一些散碎银子,在手上颠了颠随手收了起来。

除了碎银子和满地的刀剑,戏虎最想找的秘籍却是连一页都没有找到,重复的摸索了几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从服饰判断这些人的身份应该都不高,并没有资格拥有秘籍,最底层的弟子往往都只是上面管理者高兴了就教上几招,哪里能学到什么真正厉害的武功。

“再看看那七个人身上,不用在其他人身上浪费时间。”已经找过三遍的戏虎有些不情愿的上前随意翻了翻。

“前辈,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

孟寺看了看,这几个人既然铁了心想跑,身上必定会藏些东西,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一定是漏了什么,“你把他们身上衣服全都拔下来再仔细找找。”要搜就搜个彻底,这种时候该发扬一下邻国是三光政策。

戏虎有些为难道:“前辈,咱们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扒了他们,一会给他们埋了不就好了,既然赤条条的来到这世上,再赤条条的离开有什么不对?”

戏虎仔细一想...好像没什么不对!

“得罪了!”嘴上说着抱歉,扒起衣服来比谁都快,没过一会赤条条的七个人排成了一排,就差一条签子一堆火就可以烧烤了。

一件一件的摸个遍,连七条裤衩子都被摸了个透,孟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别过来,别过来,快拿开你的手!...哦...”戏虎那只手抓到孟寺,一股酸爽扑鼻而来。

“怎么了前辈?我找到了一个小册子!”对于孟寺的奇怪反应,欣喜若狂的戏虎丝毫未觉。

戏虎随意翻了翻,只是能看到小册子上有图案,其他内容在这漆黑的树林里一点完全看不清楚。

有了收获,戏虎搜的更仔细了,连搜过的几件又拿回来继续找了一遍,将搜过的衣物轻轻放在身边。没过一会,又找到了一本小册子,继续找找到最后总共找到了五本小册,戏虎心情大好。

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如果不是戏虎不愿意,孟寺其实还想让戏虎把另外几人也这样搜一搜,离开前用地上的兵器挖了个坑将七人埋了,至于其他几十人就算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