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告急:女人休想逃

更新时间:2019-12-15 10:03:17

总裁告急:女人休想逃 连载中

总裁告急:女人休想逃

来源:落初 作者:夜明镜 分类:言情 主角:夏云初路远风 人气:

火爆新书《总裁告急:女人休想逃》是夜明镜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夏云初路远风,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她是一市之长的千金,一场贪污腐败案,让她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原由,直到十年后,遇见了他……两人第一次见,他便强吻了她,第二次见面不仅对她动手动脚的,还霸气十足的让她当他的女人……在她认为,这都是他想耍流氓的借口!错就错在,事后,她不应该去招惹他!直到有一天,他一怒之下,将她推倒在车的后座上,神情狂怒道:“你一直坐在后座上,不就是为了方便我哪一天直接将你给上了吗?”夏云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咱们俩个都是爽快人,我喜欢你这话。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完,姚娜的眼神再也没有往她这边瞟过了。

对于她的漠视,夏云初起初是无奈的,然后是愤怒,最后依然转化成了无可奈何。

这一切,都缘于她的自讨没趣。

她不应该到这里来。

她就不用受这个窝囊气了。

夏云初低着头,漫步在走廊上,看似漫不经心,却时不时地抬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免迷路。

当她走到露天广场的时候,看见一处有摆放整齐的桌椅,她想也不想得走了过去。

不知道怎么搞的,她突然觉得好累,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刚好,此处安静,除了偶尔传过来的鸟叫声,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经过,能够让她的享受到片刻的宁静。

正当她垂头之际并没有发现,有两道身影没入她身后松树中,特意将自己给隐藏起来。

很显然,对方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良久之后,一个女人从松树后走出来时,一个抬头,突然瞧见了一个脑袋晃动,吓了她一大跳,抚着心脏,一脸怀疑地悄悄走上前,想要探知对方是否将她与人的一席对话给全部听了进去。

越走近,就越发现,那道身影越发的熟悉。

径自走到那人的面前,心虚地抬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凑近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指着眼前那把空椅子,面带笑容的说道。

夏云初眯着眼,抬头一看,便见一张熟悉的脸,立即惊叫了起来:“露露,你怎么会在这里?”是蒋成皓将她请过来的吗?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见她惊讶的表情,露露有些不高兴。

“不是不是……”

一连说了好几个不是,夏云初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是意思是,没想到你会跟我一样,出现在这个地方,并向我打招呼。”

“瞧你这小模小样的德Xing,不就是打了一个招呼,至于吗?”露露无语摇摇头,盯了她半晌道:“你来这里多久了?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是要等什么人吗?还是说……”

“停,露露,别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会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先回答你的。”夏云初先表明立场,从而阻断了她要说的话。

啪地一声,露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愤怒道:“所以,我就见不得你这个样,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投身那么好的家庭。而你……总是不珍惜!”

面对突如其来的愤怒,夏云初不禁愕然。

她记得自己并没有说出什么出格话啊!

为什么露露一见到她总是对她恶言相向?

“露露,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如果我之前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觉得不爽你可以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

露露目露凶光,嘲讽道:“你改得了吗?”

“当然可以。”

夏云初信誓旦旦的说。

她丫根就不知道露露在气恼些干什么。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露露语气终于缓和了一点儿,心思深沉地瞧了她半会儿,盯得夏云初浑身汗毛直竖,猜不透她的心里究竟在考虑一些什么。

露露从包包中拿出一个名片,放在桌上,用食指移至她面前。道:“你能搞定这个人吗?”

夏云初拿起桌上的名片,大致地用眼扫了一下之后,不明白她的意思,“你是想要我干什么?”

“当然是让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之下,你办得到吗?”

彻底明白她的意思的夏云初,终于忍不住发怒道:“露露,你当我是什么?是男人就想上的女变太吗?”

“哼!我就知道你改变不了,那就不要在我的面前摆出一副清高的模样,看着令人作呕!”说完,她懒得跟她继续纠缠,一个甩身,踩着高跟鞋,姿态高傲的离去。

气得夏云初拿起手上的名片,一阵乱撕,直到全部成为碎片之后,向上一抛,纸片全部没入了周边的绿草中。

岂料这一幕被出来闲逛的路远风看得一清二楚,直觉告诉他,女人之间的战争还是远离一些好。

当他看清夏云初的面容时,一股笑意荡漾在脸上。

又是她!

一个总是被同一个人耍的女人。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放声大笑。

听到笑声的夏云初脸一阵红一阵绿的,没想到除了她,还会有人经过这里,并拿她遭遇当笑柄,好像特意来刺激她一样。

笑什么笑?

有什么好笑的!

夏云初崩着一张小脸,恶狠狠地瞪了他两眼。

看来,她是不能够呆在这里了,得另外寻一处安静的地方。

想跑?

路远风察觉到她的意图,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想逗一逗眼前这位稚嫩的小女人。

于是,将她半路给截了下来,用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想干什么?”

夏云初极度不爽地瞪着她,整张小脸红红的,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路远风痞痞的笑道:“当然是对你搭讪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小乐子。

夏云初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路远风好似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否定道:“小妹妹,并不是所有对你搭讪的人,都会带着一颗邪恶的心。”

夏云初一听他称呼自己为小妹妹,心底更加的郁闷了。

她的行为有那么的幼稚吗?

不管如何……她就是不想理他!

“你走开啦!”

无论她朝左还是朝右走,路远风都将她的前路堵得死死的,一双明亮的眼中闪耀着明亮的光辉,令她的眼神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正因为她鲜少与男人单独相处,才不知道该如何同男Xing相处。

“怎么?害羞了?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小东西!”

路远风唇边带着点点的笑意,俯视着垂着头的夏云初。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绝对比这里好玩!”

说完,路远风一把牵起她的手,将她带离了这个地方。

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路远风推开的一扇小巧、只有人一半高的雕花镂空铁门。

夏云初见他停了下来,便立即服甩开了他的大掌,心不知道为何,在接触到他时,砰砰乱跳,害得她的脑子都开始运行得不正常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很明显,这是一间人工种植的小花园。

里面有相当多的花,并且还有一些花的名字,她都说不出来。

“当然是坏叔叔想要到小朋友带过来,做一些意想不到的坏事啊!连这个你都猜不出来,实在是太笨了!”路远风带有暗示兴地对她眨了眨眼。

被夏云初给无视了。

径自走了进去,才发现,里面设计相当的复杂,到了里面,就像进入了森木迷宫一般,令她不知所措。

路远风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道:“放轻松,这里不会有坏人的!”

哪知,一句话从夏云初的口中冲出:“你就是坏人,离我远一点儿!”

路远风先是一愣,随即扬起的嘴角坏笑道:“你就那么希望我是那个欺负你的‘坏人’?”

其实,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说出如此失礼的话。

正懊悔之际,可他那不正经的笑容,抵消了她的这种情绪,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你要是再用言语占我便宜,我绝对让你好看!”

“怎么个好看法?难道还能像这周围开的小花儿一样,散发着一股淡淡清香味?”他倒是挺好奇的,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像她一样,敢出言恐吓他的。

他倒是想要看看,眼前这个小女人能够用什么意想不到法子,让他对女人改变看法!

于是,他利用身高的优势,步步朝她逼近。

夏云初充满警戒地直往后退,却遭到路远风的调侃道:“不是说要让我好看吗?怎么下一秒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频频后退?”

这个男人非要打击她不可吗?

夏云初继续瞪着他,身子依旧往后退。

路远风则顺着她退的路线向前进,他倒是要看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能够嘴硬到几时!

眼看没路可退,再走几步就要撞上花坛了,夏云初打算借机转身遁走,没想到,路远风比她要快上好几步,伸开臂,一个海底捞月,将她紧紧地锁在了怀中。

夏云初极不自然地闻着陌生的男Xing气息,一双手毫不留情地开始在他的身上一边打,一边推,没想到使完全身的劲,人家像没有事一般,伫立在她眼前,她都有些泄气了,便停止了对他的不规则攻击。

“你到底想怎么样?”

夏云初终于开口了。

脸色或许缓和了不少,但骨子里的那一份倔强未曾减退,只增不少。

路完风则一脸无辜的回道:“不想怎么样啊!”

“你这是不想怎么样的样子么?”

听了他极度不负责任回答之后,夏云初显得相当的恼火,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前前后后遇到了这些个奇奇怪怪的事情!

特别是眼前这个男人,过来百般的招惹她,真是气死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