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狼君绝宠:极品小蛮妻

更新时间:2021-05-09 20:26:17

狼君绝宠:极品小蛮妻 已完结

狼君绝宠:极品小蛮妻

来源:落初 作者:花三朵 分类:言情 主角:郑蛮郑瑞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花三朵原创的言情小说《狼君绝宠:极品小蛮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郑蛮郑瑞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小姑娘和一头狼,  一起关在小院子里几个月,会发生什么事?  答案,被吃掉。  一个小姑娘,和一个狼一样的男人关在一起几个月,  而且,那个狼一样的男人还被下了药,会发生什么事?  答案,依然是被吃掉。  ……  某男:我会对你负责的。  某女:不用不用,您别客气,请慢走!  某男:那你得对我负责。  某女:……流氓。  某男:谁不负责谁流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蛮蛮连忙叫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能不能给我打些水来?”

安福还是个孩子,知道她和自己一样,是个可怜人,便道:“行,我这就去给你打水。”

复又凑到她身边,道:“小姐姐,你不用怕。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吓得要死。其实骑主是个好人,只要你没有什么坏心思,他不会乱杀人的。”

郑蛮蛮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虽然也想多问两句,但是还先忍了下来,低声道:“我知道,他要杀我,早就杀了。我现在好累,想歇歇。”

安福大方地道:“那你就在我屋里先歇歇。”

郑蛮蛮看着他,突然道:“我叫蛮蛮。”

安福突然脸一红,也压低了声音,小声道:“我,我叫安福。他们都叫我小福子。”

郑蛮蛮笑了起来,道:“好。小福子。”

这是第一次有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姐跟安福细声细气地说话。他还在霍家当差的时候,霍家的那些姐姐一个个都趾高气昂的,就会对他呼来喝去。而且郑蛮蛮对安大都凶横得很,对自己倒好声好气的……

安福不禁就有些脑袋发飘,连忙道:“蛮蛮姐姐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提水。”

说着,一溜烟就走了。

等他出去了,并给自己关上了门,郑蛮蛮也顾不得许多,先把衣服穿好了,才觉得有些安全感。安福给她提了水来,还给她送了点吃的。

她谢过了,狼香虎咽地吃了,然后倒在安福的床上,一碰枕头就睡死了。

而此时,安福正服侍在杨云戈身边。

“……好像累坏了,也饿坏了。骑主,蛮蛮姐也怪可怜的。”

杨云戈不说话。这个安福倒是个老实的,他考虑到这里也需要有人料理,便把他留下了。唯一的坏处,就是话太多。

安福看他没有反应,又急急地道:“真的,她不是大小姐吗?我看她昨天那样凶,觉得也像。可是她凶得有道理,看她就不对我凶,也不打我。她还主动告诉我她的名字,还叫我小福子……”

听他喋喋不休不知所云,杨云戈的嘴角却抽了抽。

她凶得有道理?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谁家的闺秀是这样爬上爬下毫无规矩的,还生了那一对利爪!

不行,改天要把她那指甲都剪了才行……

还有,主动告诉他名字?

杨云戈想起昨晚,他问了她,她就是不肯吭声,还颇恼怒的模样。那时候他就觉得,这女子又泼又凶,绝对不好相与。转个身,就和安福说上话了?

不凶了,不打人了,还告诉他名字……

杨云戈想了想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平心而论,好像确实该打。

安福还在嘟囔,道:“她现在在我屋里睡着呢。骑主,我把屋子让给她,我以后睡哪儿?”

这个地方就三间屋子,其中一间是厨房。往日,杨云戈和安福各自占了一间,能睡的就没有了。

杨云戈没由来地有些燥,便道:“你这么好心,把屋子让给她,自己睡厨房去。”

安福一听,先怔了怔,后竟道:“也是,不能让蛮蛮姐一个大姑娘去睡厨房。”

听听,听听!

杨云戈顿时就不想说话了。

本来以他的身份,多年金戈铁马的生涯,多少次命悬一线。不该有的念头,不该Cao心的事儿,他一点也不会放在心上。纵是敌手送来一个女子,纵是……他也只当这是一件寻常事,根本不应该放在心上琢磨。

虽说不想杀她,那便放着她便是了!难道她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可是安福这小子老是叽叽咕咕的,搞得他也老是把那小野猫放在心上想着。想着她昨晚虚张声势的凶悍,突然有点好奇,她要是好端端地跟人说话,该是什么模样?

而此时,郑蛮蛮睡了个大饱觉,起了身,终于觉得舒服了一些。身上虽然到处还痛,但比起今天早上,还是好了很多。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她下了床,找了找,发现没鞋……刚刚她是光着脚丫子过来的。她穿过来的那双鞋子,还掉在隔壁。

虽说她也不介意光着脚罢,可是怎么也不大舒服不是?

最终无奈,她打开门,把脑袋伸了出去。果然看到安福正在隔壁的门口站着。

她招招手:“小福子。”

安福看到她,眼前一亮,那小包子似的脸蛋显得分外可爱。

“蛮蛮姐你醒了?是不是肚子饿了?”

郑蛮蛮有些尴尬,笑了一声,道:“小福子不忙,我求你件事。”

安福立刻拍着胸脯道:“蛮蛮姐说罢,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给蛮蛮姐办好。”

“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就是我的鞋子,落在隔壁了。”

安福笑道:“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我这就给姐姐去拿来。”

说完,就把郑蛮蛮一丢,自己屁颠屁颠地跑到了隔壁。

杨云戈看他进来了,有些惊讶。平时安福不经传唤,是不会进他的屋子的。他询问地看着安福。

安福也是逞一时之勇,跑过来了又有点怂。虽说和杨云戈处了一阵子,可他也知道杨云戈的个Xing。

搓着手,哼哼唧唧了半天,他道:“骑主,蛮蛮姐的鞋子掉在这儿了,让我来取。”

杨云戈一挑眉。

安福的视线在屋子里左右瞧了瞧,今天早上他收拾过屋子,不过他生Xing迷糊,只依稀记得有双什么鞋子在哪儿,一时半会儿就是没想起来。

终于,他在床尾找到了那双小小的绣鞋,顿时眼前一亮。

然后才又想起杨云戈的存在,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杨云戈的脾气不好,这安福是早就知道的。跟他在一起,最安全的状态是他“懒得理你”。否则,他“高兴”或是“不高兴”,都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杨云戈现在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看安福这样,他只挑了挑眉,道:“你让她自己来拿。”

“……”

安福懊恼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蛮蛮姐说鞋子她不要了,还说她答应了不会让骑主您瞧见她的。她穿了一双小的的鞋子,跑出去玩了。”

……跑出去玩了?

片刻后杨云戈又有些恼,心道不要就不要,她去干什么你老跑来告诉我做什么!

郑蛮蛮确实跑出去玩了。她一早就发现,自己和杨云戈等人一起,被锁在了个全封闭的小院子里。门只有一个,可依原主的记忆,外头必定有人把守,而且还不少。

这个下午,她在这个像个鸟笼子的院子里四处转悠了一大圈,终于确定了这里的墙高得根本爬不出去,也一个狗洞都没有。唯一的一扇门,是铁铸的,在记忆中,昨晚原主曾经看过这门开了锁以后还要两个男人合力推开。

虽然大铁门上有个小窗户,似乎比较好开,但那是平时在门口的守卫递东西用的,也上了好几把锁。而且那小窗户小的只够她把脑袋伸出去。

看来是真的跑不了了。

郑蛮蛮有点泄气。过了一会儿,她开始琢磨挖个地洞能不能挖到外面去……

这时候,眼前的那扇小窗户,突然开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的脸出现在那个小窗户边,往里看了一会儿,突然看到郑蛮蛮,有些惊讶。

见他要关窗户,郑蛮蛮连忙道:“别关别关。”

那人不耐烦,但是想起她是安大送来伺候“那位”的女人,觉得应该也是霍家人,便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郑蛮蛮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小窗户边,道:“这不是院子里无趣,你们在玩儿什么,给我也瞧瞧呗。”

刚刚就听见他们在外面吆喝二五六,八成是在赌博。

那人脸色一变,只恐她上报给主子,想要狠狠的把门关上,又有些犹豫。

郑蛮蛮把他的心思瞧在眼里,便笑道:“我不会告诉安大爷的。给我瞧瞧,带我一个玩玩。”

听杨云戈和安福的谈话,就算不知道背后的正主是谁,那个“安大爷”应该也算个小头领之类的人物吧?

一开始谁也没把她放在心上,只当是无奈之下的妥协。她的赌资还是跟刚刚开窗的人借的一个铜板,说好了若是输了待会儿去弄了钱来还他。

就她这样,缩在一个方口大的小窗户里,跟人家开始赌大小。她个子小,头伸出去了手也可以伸出去,把自己的赌资投出去。

玩了几把,她竟然都赢了!

男人间赌起来,都红了眼,哪里还顾得上规矩还是其他的什么。被这么一个小女子赢了去,纷纷不服气。

“再来再来,我还就不信了!”

郑蛮蛮踮着脚,把脑袋伸出去,抿着唇笑道:“我跟你们说,还别不信邪。我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就说了我是禄坐长生的,天生就带了财气。只要我沾上了的银钱事儿,就没有不发的!”

她说的是实话。在她的记忆里,这个郑瑞仪,是和前世的她有着一样的本事的,具有招财猫的特质。就是宣平那个郑家,也是在生了她以后,才开始大发的。

可惜,郑家人不惜福。

看他们不信,她把手里的一把铜钱亮了亮,道:“谁跟我合伙!我这儿有二十个铜钱,跟我合伙再添二十个,咱们下一笔大的,赢了对半分!”

这样虽然本金还是那么多,可是却去掉了一个人,可以使赔率变大。换句话说,赢的钱,也可以少个人分。

最终,开窗的那人嚷道:“我来我来!”

说着,便从她手里接过那二十个铜板,撸起了袖子开始摇骰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