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义之传说

更新时间:2021-06-22 18:33:15

义之传说 已完结

义之传说

来源:落初 作者:梦凝小筑 分类:言情 主角:赵羽赵坚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梦凝小筑原创的言情小说《义之传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羽赵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惊世少年赵羽穿越到三国时空,成为历史上赫赫有名赵云的义弟。是眼睁睁看着神州万里烽烟四起,去做潇洒隐士?还是与众多意气相投的英雄豪杰成就不世功业?且看《凤翔三国》外传—《义之传说》。本书友群:QQ号:46216004《凤翔三国》群号:17444921  无责任链接:随波逐流的《神龙传奇》;毕诗灵的《KOF的遥想》;飘飘的《凤开新元之孟丽君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兄弟篇---第七章郭嘉之病

挥手告别了淳朴的村民们,赵羽拉着典韦,带着樊能上路了。由于典韦当了逃兵不能再回陈留,他们决定先渡黄河北上,然后再前往东莱。到了中牟后,三人身上的钱粮都用完吃光了,赵羽便拿出一块玉饰让典韦去卖。典韦果然不负所望,他卖的这块玉佩,比当初樊林去卖的那块要小很多,可典韦却卖了很多钱,哈哈,就他那身板,再把脸一黑,那宝行的老板差点没晕,起初还以为遇上打劫的。想起那老板战战兢兢地捧出一大堆钱和金条的样子,赵羽就笑的不得了。他心想,如果把典韦放到我生活的现代,应该是标准的**打手吧,那我就可以当一回**老大了,哈哈,好玩儿。几天后,赵羽又深刻体会到了当**老大的滋味也不好受。

虽然有了钱,并不代表永远有钱,典韦食量大,又贪杯,并将赵羽也带成了小酒鬼,谁让他们喝得都是村酿,就像醪糟似的,甜甜的滋味很舒服。虽然有樊能控制着两人的喝酒数量,但钱的消失速度还是比较快。赵羽深感这样下去三人没走到北海恐怕要当叫化子了,所以离开中牟后便进入了职业大夫的行列。他的医术在这个时代可算厉害了,因此倒也很挣了一些饭食钱。

这日路过一镇,一家大户的小老婆生病正在寻医,赵羽他们便被恭迎进府。病不重,对赵羽来说是手到病除,看完病,天色也不早了,在主人殷勤地招呼下,他们便住了下来,用赵羽的话来说,诊费当住宿费还能赚点,当然不错。只是赵羽他们并没注意到主人看赵羽时眼光有些过热了。

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赵羽被樊能急促的唤了起来,他还没清醒,就被樊能拽到了大堂上。堂上几枝蜡烛发出朦胧的光,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钻进赵羽的鼻子,让他一愣,再看见一身血迹满脸黑线的典韦,他懵了。典韦见他进来,方从暴怒状态中缓过来,走上前去还没说出话,就见赵羽脸色变了,目光从自己身上转到地上,看着一地的鲜血和烂肉般的尸骨发愣,过了一会儿,他猛地一弯腰,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大吐特吐。

等赵羽终于没有东西可以从胃里吐出来以后,才可怜巴巴地望向典韦:“为什么这么恐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血腥场面的他如何不吐?

听到他的问话,典韦摇摇头,然后说了一句:“我以后不在你面前杀人了。这点东西你就受不了,真是个小家伙。”

赵羽瞪着无力的眼睛,还是问:“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樊能在旁边扶住他解释道:“他们该死!这个大色狼,竟然摸到公子的住处,想侮辱公子,幸好被我看到了。典大爷要教训他,他竟然召集家丁要杀我们,大爷就杀了他满门。”

赵羽一歪身,差点倒下,幸亏樊能紧紧扶住了他。喘息了几下,赵羽猛地冲出大堂,又开始吐。典韦大大地叹口气,出来将他背上往外走。赵羽在典韦背上流泪:“满门?天,十几口子人都杀了,大哥,为什么呀,还有女人呀。”

典韦闷头道:“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哪儿那么多为什么?”

赵羽有气无力道:“他们没本事杀我们,教训一下我们走就是了,何必下这种杀手。”

典韦冷哼一声:“我不懂这些,只要想杀我,我都不会留手,再说,争斗之中谁还管是死是活的问题。子玉,我知你善良,但这个世道不讲这些。你看不惯,我以后不在你面前杀人就是了。”

赵羽闷声不说话了。他来自两千年后,他所生活的时代讲究的是**和生命权,战争也不过是小国之间的零散斗争而已。强权大国之间往往是利用军事上的强大展开对话来解决争端。所以,赵羽明知三国是什么样的时代,却还是在心理上无法接受这种弱肉强食的生存观念。离开这里后,他的心情也一直不好,他想到了那位卖玉佩的大叔告诫我的话,想到赵云为他庆幸没有因为这张脸受罪,想到了公孙续,想到了他离开赵云的原因。今天真的有人为我这张脸受罪了,为了他竟然死了这么多的人,其中也还有无辜之人!他心里充满了痛苦,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个时代动不动就杀人家满门?而典韦和樊能那种理当如此的表情让他感到异常的悲哀。一声呐喊回荡在他心中,我不会这样做,我不要人因为我而死,不要!!!

在以后三天的时间里,赵羽是看到肉就想吐,弄得典韦连连叹息,走在路上,他也经常半遮脸,心理上的阴影太重了,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他们遇见了三国中的第一大谋士―――郭嘉。

典韦杀人后带着赵羽就走,樊能却发挥了理财的本事,将那家人的钱财细软全部搜罗一空后,一把火把那些人都火葬了,因此三人的经济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只是赵羽一想起满地的尸体就痛苦,为了不让自己有时间想起那晚的事,他加大了工作力度,就是没人找他们看病,他也会主动去询问有没有病人看病,甚至不要钱白看也可以。典韦和樊能知道他有了心病,也由他去了。二十多天过去了后,赵羽终于从巨大的阴影里摆脱了出来,小孩子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三人来到官渡城的时候,赵羽对这个三国时期的大战场倍感兴趣,流连了两天。难得见到赵羽这般兴致勃勃的样子,典韦和樊能也由着他乱转。这天三人城外乱转的时候,遇上一辆马车,马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赶车人的话钻进了赵羽的耳朵:“公子,我们还是在这个城池歇息几天吧,您的病要养养!”

赵羽一听,颠颠地跑过去拦在马车前:“这位大哥,在下就是大夫,车中病人可否让在下看看?”

赶车人看着这个半路上杀出来的大夫好笑,转眼看见跟上来的典韦又吓了一跳,才要拒绝,车中传来几声咳嗽:“谢谢大夫了,我们进城再说。”

赵羽微微叹气:“听公子中气不足,咳中带喘,定是常年有病,四季不曾断药。小子的医术也算精通,公子看看何妨?”

车中之人沉默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仅凭我的声音就能说这么多,看来真是大夫,那你就给看看。”

赵羽主动忽视车上人的怀疑语气,把上脉半天后叹了一口气:“公子,医家诊病,讲究的是望,闻,问,切。现在,小子不敢就下结论。如果公子还愿意,我们一起入城找家客栈,待小子仔细为你诊断可好?”

车中人收手回去轻笑了一声:“也好。”

等进了客栈,车中人方下来,赵羽看到他是眼前一亮:好个风liu人物。只见此人面如白玉,肌肤细腻,五官非常清秀,外带上有一抹不正常的病态红晕。身材不高,十分匀称,双手修长,人往那里一站,有股很自然的风姿韵味,非常引人注目。

赵羽看他,他也在打探赵羽他们,目光在三人脸上转了一圈后,落在赵羽身上:“这位小大夫的本事不错嘛!”

赵羽翘翘嘴:“谁小啦,就算小,有本事就好。”

那人大笑起来。这时,赶车人的老罗也选了一干净处让那人坐了,那人却冲赵羽招招手:“你还要把脉吗?”

赵羽嘀咕了一声,还是过去重新为他把脉。边把脉边看他的脸色,不停地摇头。那人看着赵羽渐渐皱紧的眉头,有些不耐烦了:“如何呀?你说就是。咳,咳。”

赵羽慢慢道:“公子眼下到是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因为赶路赶的急,惊了风,受了寒,小子开副药,你吃了歇息一两天就好。只是我看公子面色白的不正常,身上的肾经、肺脉均有损,恐是常年病不离身。你先天发育并不好,自幼有些骄养,缺乏锻炼,成年后似乎也不太节制,所以落下病根。更惨的是,你家人因为你体弱,故长期给你服用大补之物,还让你服用了不少的化合物,这些东西不仅没有治好你的身体,反而对身体产生了更大的损伤。所以公子的身体才一年比一年差,经常用药不断。”

赵羽说完后,那人惊奇地望着我道:“你说得果然不错。只是,什么是化合物?我没有吃过这种药物。还有,补药吃了也不好?”

赵羽有些尴尬地一笑,化合物是指化学合成的药物,他这样说,这时代的人当然不懂:“化合物就是道家炼制的所谓丹药。这些丹药是把很多中乱七八糟的药和矿物,噢,就是不同的土石等杂物,将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制成的药,医家称之为化合物。这种东西毒Xing很大,对人体伤害很重,所谓服用丹药就可化羽成仙,都是哄人的玩意,万万相信不得。至于你说的补药,不同的药有不同的药Xing,针对病人的身体属Xing,应服用不同的补药。我观公子乃热Xing之体,想是惧热的。那个人参等物,恰是补热之物,这热上加热,岂不是对身体不好?”

那人听得连连点头:“嘉也曾求医不绝,却没有一人有你说的精确。我此番东往,本欲找那华神医的,遇上你,可以免这奔波之苦了。”

“公子说的华神医,可是华佗?哈,他很厉害,我可不敢跟他比。再说,我只是暂时做个大夫,不是真正的大夫。嘿。”

那人对赵羽更感兴趣了:“哦?你竟然不是真正的大夫?你医术不错呀,为何不做真正的大夫?”

赵羽笑道:“公子,人总要吃饭的,我做这个大夫,不过是为了找点饭钱。再说,我就是有钱了,有这个能力,帮帮人也可以。我的兴趣却不在这上面。”

那人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的典韦,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他们是你的仆人?”

赵羽急忙澄清:“我叫赵羽,字子玉。这位是我的结义大哥,典韦,字子利;那个是我的朋友樊能。”

那人哈哈大笑:“你还没到弱冠之龄吧,竟也有字?我原看你也不像大夫,不像靠行医挣钱之辈,倒像个离家出走的公子哥。”

赵羽有些无奈,他的年龄的确不到弱冠之龄,按正常人的习惯来讲,也的确没到取字的时候,所以,他只好解释道:“我的字是师傅取的。我真不是什么富家公子,不过喜欢出外游玩罢了。对了,公子的尊姓大名可否告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