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驭萌夫

更新时间:2021-06-22 18:33:52

驭萌夫 连载中

驭萌夫

来源:落初 作者:夜未荼蘼 分类:言情 主角:何氏纪芷若 人气:

新书《驭萌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夜未荼蘼,主角何氏纪芷若,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爹纨绔,娘跋扈,姑娘自己也是个二百五。猪头脸,黑熊腰,一只绣鞋三寸三(横量)。这样的女子要成亲,吓坏了满城的少年郎。人家不娶,她强嫁,高举“倒贴”的大旗,哪管婆家、娘家还有没有脸皮。外来的美貌小相公连急带气,一命归了西……重生到自家堂妹身上也就罢了,醒来面对这样的婚事,前世的大家闺秀彻底懵圈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亮子一下子挺起了胸膛,“小姐,在下记下了,一定办好差事!”

其他人受纪芷若和亮子的影响,也不由面容肃整起来,而俞潜终于想明白,纪芷若为何不让他掺和到其中了。

纪芷若还是不放心,“大夫们诊治完后,一个都不许走,大牢里的事处理完了,就去医馆,到了晚上咱们负责安排他们住客栈。”

“如果对病症争执不下,到今日黄昏,你便放出消息,那些书生和咱们谢公子病症一样,而谢公子是中了毒。”她不能期望,每位大夫都是神医。

“还有,将事情闹大,最好附近几县尽人皆知。”她就不信,旁的县就没有被人下毒的书生,凭什么只让纪思源一人顶罪?!

纪芷若已经很累了,不是身体累而是脑子累、心累,她的确多才多艺,但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出朝为官。

在这一刻,她真的很需要一个人来帮帮她。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对亮子说,“将事情安排完后,你亲自去军营,找这个人,求他给你派军医。”

谢博衍在意识中追问,“他是谁?”有点吃味。

他记下了这个人的名字,仔细回忆,无果,这人他不认识,只得作罢。

这边,纪芷若在对亮子做最后的叮嘱,“记住,但凡是军医,务必让他们把中毒的书生全都诊治一遍!”

不用纪芷若吩咐,亮子就主动将差事又说了一遍,见纪芷若满意地点头,立即快步离开。

纪芷若喝茶润喉,她这回说的话,着实不少,脑子里还在回想,有没有什么漏下的事,以便及时补救。

何氏已忍不住问,“女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摆这么大阵仗?都把娘弄糊涂了!”

其实纪思源和俞潜也都没听明白,只不过他们一个懒得问,一个不好意思问。

唯一听得再明白不过的,就是谢博衍了。

本朝科考,到秀才这一关时,就要考《律例》了,所以有了秀才功名,就可以到县衙外面摆摊,代写诉状。

等到举人这一关时,考题中就会出现案例题了。

因此,举人功名,可以做小官,比如纪思源这样的九品县令,可以为吏,比如大县的县丞等,还可以做讼师专门替人打官司。

身为解元的谢博衍,早就从纪芷若的种种安排中,推测出了这个案子的大致走向。

他对纪芷若满怀钦佩,因为他竟然找不出其中的漏洞。

这说明,纪芷若临危不乱有良好的心理素质,谨慎细致有很强的能力。

“看看,我家娘子多厉害!”他乐滋滋地自言自语。

纪芷若放下茶碗,正要回答何氏,纪思源已抢白道,“小姑娘家家的,没事儿多做做女红,少弄这些没用的!”转头说何氏,“都是你惯的!”

见事情解决了,纪思源就又惫懒起来,说完这话后,他打了个哈欠转身想走——他刚吃饱,有食困,再说今天起得实在是太早了。

见纪思源这样,纪芷若冷笑一声,“父亲真是心大,估计等我们都被你带累死了,你还在做梦呢!”

“你说什么呢?”纪思源讷讷地反问,语气却和缓了很多,到底是没走,又坐了下来——纪芷若方才处事的态度,让他隐隐感到了此事的不同寻常。

“娘,犯人和犯人是不同的,”纪芷若对何氏耐心解释,“这科考舞弊案的案犯,除了朝廷命官就是举人老爷,就连娘说的文曲星下凡的解元,也有数个!”

“这不,咱家炕上就躺着一位!”

“咱朝对文人的态度如何,是平民百姓都知道的!”

本朝文风鼎盛,据说是历朝历代对文人最重视的。

何氏叹了口气,“是怪可惜的,可不是咱们不想救,是真救不了……”她本性善良,但见识实在有限。

纪芷若心更累了,转头向纪思源发火,“在京城,皇上都没判死罪,甚至连流放都舍不得,只判了流徙的犯人,到了爹这里,死了都无所谓,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是好几个!”

纪芷若怒火中烧,一个没忍住,“呛啷”一声,将茶碗重重放到了桌子上,“爹,你好大的胆子!”

众人齐齐唬了一跳,而纪芷若接下来说的话更可怕,“一旦有人查问下来,办你个玩忽职守都是轻的,说你蓄意谋害士子,你又有何话讲?!”

纪思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何氏也急了,“可……可……可是,这毒又不是咱们下的,咱们也不是不想救……”

“娘!”纪芷若急得眼眶都红了,为这愚蠢至极的家人,“你说毒不是你下的,你有证据吗?!”

“爹身为接收流犯的县令,犯人在爹的手里出了问题,爹就有推脱不掉的责任!”

“爹能抓到下毒的人吗?如果抓不到,朝廷治爹的罪,爹有什么冤的?!”

正因如此,在前世,一看到纪思源“蓄意谋害士子”的罪名,祖父纪盛文立马撇清关系,只求自保!

纪思源和何氏,全都傻了。

倒是俞潜追问,“这样的罪名,该判什么罪?!”他一直在这些人中,以有学问、有见识自居,可到了这关键时刻,他这点学问,真是屁用不当!

纪芷若沉沉地吐出了那个可怕的答案,“按律,满门抄斩或诛三族!”

纪思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啊——”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何氏脸色惨白,全身打颤,椅子都快坐不住了。

唯一让纪芷若感到欣慰的是,这对平日里见面就吵的怨偶,反倒在此时,紧紧地、紧紧地依偎在了一起。

见他们如此,纪芷若忽然感到,如果有个人能这样陪着自己,似乎连死都不是那般可怕了。

谢博衍先是冷笑,“哼哼,让你们作,现在知道怕了,知不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女儿,是多么幸运的事?!”

“还不赶紧对她好一点?!”

突然,谢博衍不笑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纪芷若前世是什么时候死的?

如果她就是在这时死的……不,不可能,现在的纪芷若哪儿像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

纪思源和何氏怎么可能养出来,这么聪慧且有教养的小姑娘?

那么纪芷若就是逃了!

然后又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奇遇,才蜕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想到纪芷若当年,遭受灭门惨案后的心痛欲绝和颠沛流离,谢博衍的心,一抽一抽地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