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六重莲

更新时间:2021-07-30 04:00:00

六重莲 已完结

六重莲

来源:落初 作者:胭脂斋主 分类:言情 主角:白颜苍苔 人气:

《六重莲》作者:胭脂斋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颜苍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谎言下什么才是真相?失忆女子苦苦追寻的与陌生世界的羁绊。  六重莲封指引着宿命的相逢,是温文尔雅的夫君,还是邪魅致命的公子?  怎知一壶胭脂烫敌得过三寸江山,一点祈盼争可争得过注定的诺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才被狻猊冲倒的摊子都已经收拾起来了,不过也有许多珍贵的花遭了无妄之灾,虽经花主人灵力修补,但总归是伤了根本的。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苍苔和莫师药在前方不远处谈论着佛理,反正他们说的我是不懂。阿嘤目光有些呆滞,身体僵硬的走在我身边,碧垣则落后我们一步,我看她脸色从刚才起就一直阴翳着,不知她在想些什么。至于夜容止,这厮远远地走在我们前面,那游荡的样子在我看来甚是轻浮,也不知别人是怎么看出他气质若魅灵天生的。不知为何,从夜容止救下我之后,我心中对他的抵触便小了不少,虽然我依旧认为这厮甚是危险,却也不像之前完全见不得他了。

经过狻猊这么一闹,我逛花市的心情也消去了些,虽则继续走着,我心中却盘算着怎么打听莫师药他们下榻的地方,没有注意到夜容止在前边一家不起眼的摊子前停住了脚步,而苍苔和莫师药就立在一边探讨佛学。等我注意到我们的部队停了下来时,我也刚好走到那家摊子前。

咦,那家摊子后站着的扎着两个包包髻的,长得粉嫩粉嫩的,神情中略带骄傲的,不正是八元来着。难道这小家伙也来赶花市?我不由得产生了丝兴趣。

八元摊上的花不多,只有四盆,俱不相同,呈一字型摆开。我看那些花都甚是娇艳,隐隐还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翻涌,就要破土而出。

摊子前面早就蹲了一个人,八元看见我,顿时又欣喜地喊了声“姑姑”,那人闻声抬起头来看我,居然是方才才见过的商澶渊。我看他面色凝重,见到是我,勉强同我笑了笑,算作是打招呼,然后又低下头去研究八元的花了。我也不介意,毕竟我同他不熟,他能同我打个招呼,估计已经是看在我能认出羽擎的份上了。夜容止孤傲地站在一旁,我注意到他面上一闪而过的失望的神色,之后他的脸色又是不停地变换,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不过应该还没有发现。

“八元也来赶这花市吗?”对夜容止的猜测先放在一边,我还是笑着和八元打招呼。

“恩恩,难得花市是在流波山展办的,师兄这才同意八元出来玩的。”八元嘟了嘟小嘴,一副委屈的样子,不过马上就又开心起来了。

“那这些花都是八元的吗?”我指了指摊上的花,心中突然冒出猜测来,莫不是…

八元天真地点了点头,“对啊,这些花可都是八元从山中带来的,不过都是些常见的花草,居然会没有人识得。“他一脸郁闷的样子,不过我总觉的那是骄傲的感觉。

“八元是在让那个人猜吗?”我又指了指商澶渊,他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辨认这些花草中了,我眼尖地看见他的额角甚至都流出冷汗来了。

“恩。”八元简洁明了地回答了我,然后就蹲下去拨弄被他放在脚边的药篓子了,也不知他在淘些什么东西。

我不再管他,只是仔细看着这些花,愈发觉得它们眼熟,似乎是许久以前便见过这些花儿,而且就像是八元说的,都是些常见的花草,只是我怎么都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而这些花的名字仿佛就挂在我的嘴边打着转,只要一个契机就可以吐出来。

我正绞尽脑汁地想这些花的名字,不意一边的商澶渊突然站了起来,他面色煞白,额头上满是汗珠,还对着摊子叹了口气。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将他的散发吹刮到脸上,被汗水黏住的发丝使他看起来有点颓丧,一双眼睛也没有我在羽擎摊前看见的那么明亮。

风中突然带来了花的香味,那是种极为悠长的、浅淡的香味,闻起来有点像碧云果熟透时的味道。我一闻到这种味道,如遭雷击,脑海中原本剧烈翻腾的感觉瞬时便停顿了,化作了大片的空白,我只觉自己怔住,然后听见自己用极轻的声音吐出“桴苡“两个字来。

轻轻的两个字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夜容止幽深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捉摸不透他的想法,而商澶渊黯淡的眼神却瞬间亮了起来,我看见他将目光转向我,但是我只如感觉不到那些目光中探究的意味。我只是遵从着此刻身体的本能,呆滞地指着最左边的那盆开着浅粉色花的植物道:“这是桴苡,”手指跟着向右指过去,“那是南明芝,翮蓉,还有九曲草。“说完,我的手无力地垂下,呆呆地看着那些花草。

场中一片安静,我心中也沉寂了下去。果然,我认识这些花,八元认识我,这些都说明我同这流波山有着极深的联系,只是我想通过这些花再想起些什么的举动却是徒劳,似乎有一层厚厚的屏障将我的记忆隔封起来,我根本无法触及到那层屏障后的东西。而这些花草,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物件,才能这般轻易地想起来。

“姑姑?”八元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沉默,他巴巴地从摊后跑了过来,手里拿了不知什么,跑到我面前,他高兴地问我:“姑姑想起来了?”大眼眸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

八元于是也叹了口气,小脸一下子垮了,嘟嚷道:“还以为姑姑想起来了呢。不过,”他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我一看,原是一枝被攀折下来的树枝,上面还点缀了几个花苞。“这个送给姑姑,姑姑要好好照料哦。”说着,将树枝塞到我手中,对我笑了一下,又巴巴地跑回去了。

我诧异地看着八元跑回摊后,一把背起他的药篓,然后对着一旁的商澶渊喊道:“兀那呆子,别楞了,说的就是你呢!这些花你要得话就带回去,不要就扔在这里算了。”喊完话,这小家伙居然就跑了,一边跑还不忘同我说了再见。我刚想喊住他,谁知他一个停顿,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看见他转过身来,隔着几个摊子对着我道:“姑姑一定要跟着它们哦!”

我刚张开的嘴也没能吐出话来,看着八元说完之后对着我甜甜的一笑,分明隔着几个摊子,我却能清晰地看清八元脸上那灿烂的笑意。我被这种笑摄住,只能呆滞地看着他跑远,脑中又是一片空白。

其实这幅场景有些好笑,一个小不点娃娃对着商澶渊这样的大人喊着呆子,商澶渊也被喊懵了,不过他反应着实快,盯着八元留下的四盆花,目光灼灼,简直就要烧起来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体摇摇欲坠的样子。阿嘤见我情况不对,马上上来搀住了我,她一把握住我的手,不由得叫道:“嫂嫂,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我没事,”我摇了摇头,“只是有点累而已。”

“要不要先回客栈休息?”阿嘤看着我苍白的脸色,焦急地提出建议。

我点了点头,边上一直注意着这里的苍苔也有些歉意地同莫师药道了别,却听莫师药朗声道:“无妨,夫人的身体重要。我和阿夜就住在长安客栈的天字甲号房,苍苔法师若是有空,尽可上门探讨佛理便成。”

长安客栈?我们落脚的不也是长安客栈吗?怎么这般巧合。而且这莫师药还这样大声的说,难道是说给我听的,我心中一动。想起他在自我介绍时候的那深意莫测的笑容,心中愈发肯定他似乎是等着我上门去的。

听到我们要走,商澶渊却是有了动作,原本早已蹲下去仔细观察刚刚获得的花的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疾速走了几步到我身前,道:“在下商澶渊,方才在另一个摊前夫人就轻易认出了羽擎,此番又能辨识出这些极为少见的花草,夫人在花道上的造诣之深,商某甘拜下风,希望夫人能不吝赐教,不知夫人是如何辨认出这桴苡的?”

我现在全副心思都在莫师药上了,哪里还有心情同他讲我是如何辨认出来的,况且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认出来的,又如何“赐教”于他。不过人家诚恳地求教,我若是不回答也于理不合,只是一时之间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阿嘤见我面色不豫,便扭头对商澶渊呵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嫂嫂身体不适,你还在这里打岔,不让人家休息还是怎的?”

商澶渊面上一红,然后有些歉疚地对我拱手道:“适才心急,忘记了夫人身体不适了,商某糊涂。不过待夫人身体好些,不知商某是否能再向夫人求教?”他目光恳切,到底是爱花成痴的人,我也不忍拒绝,便点头答应了。商澶渊一喜,继而问道:“那到时候商某明日便去叨扰夫人,不知夫人在何处落脚?”

“我们暂时住在长安客栈。”又是阿嘤抢着回答,似乎是考虑到我没有力气,连回答问题她都不让我说了。

“商公子我们先告辞了。”我虽不想说话,但是场面上的话总归是要有的。淡淡地同商澶渊打了招呼,我就让阿嘤扶着我回去了,也没管夜容止他们。

考虑到回去的路有些长,阿嘤这次执意要用“空遁”回去,我执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于是她和碧垣两人一左一右挟住了我,然后阿嘤喊我闭眼,我便闭了眼,待我再睁眼时,居然已是在客栈的房中了,其间我只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束缚住了身体,也没有感觉到风声,就这样便回来了,让我不由得暗自感叹术法的神奇。裂墟中有许多能够使用不同术法的修者,像阿嘤他们便是,但是同样也有许多普通人,不过我自从醒来之后,在庄子中见得还是修者为多。虽然平常时候阿嘤他们考虑到我没有修为的原因,都不怎么展现他们修者的身份,但是此次却是不管我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让碧垣帮我找了个瓶子,将八元送的树枝插了起来,然后又借口休息把阿嘤和碧垣都打发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将今日的收获理了一遍。我心中盘算着到底要不要去见一见传说中的天机阁主,最终还是决定今晚便去打探一下。明明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里边,苦苦追寻的记忆仿佛触手可及,却硬生生被阻拦在一层薄薄的膜外,这种感觉,真真是难受极了。虽然不知道莫师药有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但是总归是一丝希望,而哪怕只是一丝微渺的希望,还是要尝试一下的,不是吗?

早早的在客栈楼下的大堂里吃过晚饭,我就推说要睡了,让阿嘤他们也早些休息。阿嘤不疑有他,看我进了房间就也回自己屋了,我倚在门上,直到听到苍苔和碧垣的房门都合上的声音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自己屋门,没有探头探脑,我佯装自然地走了出去,径自走向天字甲号房。我住的是地字丙号房,同天字甲号有些距离,待我找到这间房,才发现自己紧握的手中都已经有些湿润了。

时辰其实已经不算早了,眼前的这间屋子就已经点起了灯盏,昏黄的灯火点染在房门上,我原本举起的手忽然就迟疑了。倘若莫师药也不知道我的来历怎么办?又或者他给出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怎么办?我突然有些害怕,莫明的惶恐攫住了我的心。

“白姑娘,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呢?”屋里传来莫师药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迟疑,我深吸一口气,放在门上的手用力地推了开去。不管怎样,都是要面对的不是吗?白颜,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追寻的真相吗?你同这个世界的联系,你存在的意义,不再是浑浑沌沌的如同蜉蝣一般,而是实实在在的扎根在这个世界,这一切不都是你想求证的吗?我在心里问自己,这样想着,仿佛瞬间有了勇气,我跨进屋子,然后将门重重掩上。

出乎我的意料,夜容止并不在房中,我以为他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莫师药则安静地坐在桌边对着门的椅子上,桌上除了照亮的灯外,就是一壶茶,还有两尊茶盏,他的对面同样摆了一张椅子,看着架势便是在等我的。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诧异,莫师药笑着解释道:“阿夜出去了,白姑娘不必担心。”

我心中一噔,他似乎能猜到别人在想什么,面上神情不变,我还是淡淡地说道:“我并没有担心容止公子。”

莫师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然后伸手示意我座,等我坐下后,他也不急着开口,先起身替我斟了一盏茶。那壶茶也不知是何时冲泡的,尚还冒着滚滚的热气,透过缭绕的热气,我却是看不清楚莫师药此时的表情。

我不说话,莫师药惬意地拿起茶盏,优雅地啜了一口,将茶盏捧在手中,然后才缓缓地开了口。

“我知道白姑娘找我所为何事,但是我只能告诉姑娘,”莫师药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但我还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你的识海中有一层封印,你所有的记忆都被封印了。”

封印!莫师药的话不啻是一道惊雷。识海是储存记忆的地方,而我的记忆居然是被封印的,那就不是我以为的失忆了。我很是震惊,但是心中却是接受了他的说法,原来那层薄薄膜就是封印啊,可是谁又会对我的识海下封印呢?我心中转过千万种猜测,却又根本没有头绪。

“而且我知道那是什么封印。”莫师药不冷不热地抛出这句话,立马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我将目光投向他,看见他幽幽地吐出几个字来。

“六重莲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