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等你,再爱我

更新时间:2021-10-13 21:55:12

等你,再爱我 连载中

等你,再爱我

来源:落初 作者:青蓝空 分类:言情 主角:李小木小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等你,再爱我》是青蓝空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小木小木,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德艺双馨、小有名气的画家,他,技术型军人,少将军衔。 相亲,第一次相见,她就说:“我们结婚吧!” 他毫不犹豫地说:“好”婚后,聚少离多。后来,他因意外变成植物人,她不离不弃,照顾周全。再后来,他康复醒来,本以为苦尽甘来,她却受他前任设局、遭受封杀,再因一些隐情含恨离开。五年后,她决意回来面对一切、了断一切。意外相遇,她身边多了个孩子,开口第一句话,“后天,星期一,去把手续办了。”他不曾想再见便是谈离婚,只冷应道:“门都没有!”他不想再把她弄丢。只能努力再努力,让她再爱上他,别无他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小时后,青海连就帮檀宇洗好澡,用浴巾包着他,抱回卧室,还不时挠痒、逗笑他。

檀宇笑得很开心,看上去,和青海连又变得没了间隙。

走进卧室时,青海连见李小木已换上家居服和拖鞋,只是低头坐在床边,显得很落寞无助,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直让人心疼酸楚。

听到动静,她很平静地抬起头,视线只落在檀宇身上,眼神并没什么光彩。她待青海连把檀宇放到身边,就动手开始为他穿衣服,半句话也不说。

她知道争吵会影响到孩子,令孩子恐慌不安,所以,她就选择尽量平常对待,那怕看上去像在冷战,可是,像这样不表现出厌恶与怒气,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

“好了,小宇,乖,再玩一会儿就睡觉。”

李小木帮檀宇穿好衣服后,突然故作轻松地微笑着说。

她知道青海连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驻留在她脸上,但她就是不想理会他,只想他赶紧自动离开,好让她眼不见心不烦而清净下来。

“好”檀宇很高兴地在床上蹦跳两下,“妈妈,爸爸说,明天要去海洋馆玩,妈妈去吗?”

“不了,明天妈妈有事要忙,改天再陪你去。”李小木想都不想直接拒绝,随即见檀宇看向青海连,表情很失落,就伸手抚上他的脸,“再过两天,妈妈就陪你去,去看你喜欢的海豚。”

她有事要忙,是一层原因,不想和青海连接触,才是深层的原因。她已经决意与他断决关系,并不想因为檀宇与他很亲近而有所改变或动摇。另外,她觉得檀宇与他相处,只是檀宇应该享有的权利,至于其他的,与她无关。

“好”

檀宇很高兴地应后,李小木就微笑起身,然后,拿了睡衣转去洗澡。

李小木走后片刻,青海连微笑着,才开口:“小宇,能不能帮爸爸一个忙?”

“什么忙?”

檀宇很爽快地反问。

“妈妈还在生爸爸的气,等下你跟爸爸一块睡,妈妈就不会赶爸爸走了。”

听着青海连诱哄的言语,檀宇倾着脑袋,想一下,突然说:“可我想和妈妈睡。”

青海连瞬间哭笑不得,“爸爸要是留下来,你就能和爸爸妈妈一块睡,还有,明天不仅可以去看海豚,还可以去看猴子。”

“好。”檀宇很爽快地应后,直接伸出手,“拉勾,一言为定。”

青海连见阵营达成,就微笑着伸手与檀宇拉勾,“好,一言为定。”

近一个多小时后,李小木才洗好头洗好澡从卫生间出来。她因是酒精过敏体质和喝了一些酒,皮肤已经开始起疹子发痒,所以,用温水冲澡许久。

她走向卧室,看见青海连抱着檀宇坐在客厅沙发里,一起翻看她的手稿,并不说什么,直接走进卧室,去吹干头发。

青海连知道李小木心里对他有抵触,所以,采用欲擒故纵,权当没看到她,尽量保持距离。

“小宇,过来,该睡觉了。”

十几分钟后,李小木吹好头发,突然站在卧室门口,冲檀宇喊道。

檀宇应声转头看向卧室,“我要和爸爸一块睡。”

李小木瞬间窝火,觉得檀宇简直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但她又不好发作,更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和青海连翻脸,把他赶走。

“你确定?”

檀宇点一头,“嗯……”

“好,那你就睡沙发吧!呯……”

李小木说完,直接关上房门。

她心里认定,一定是青海连的什么诡计。

听到关门,青海连瞬间哭笑不得。

几分钟后,青海连的佣人给他送来一套换洗的衣服、睡衣和拖鞋。

他去洗澡出来,打电话叫酒店客服送来一床被子,然后,和檀宇睡客厅沙发里。

檀宇很快睡着后,他看着檀宇可爱的睡脸,心里还是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感觉像在做梦一样,突然再遇李小木,突然知道自己有个儿子,而且已经四岁多。此时,他心里喜极之余,又很害怕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害怕会突然醒来,然后,才知只是空梦一场。

凌晨三点左右,李小木因皮肤实在痒得不行且难以入睡,就索性起来、换衣服,打算出门去急诊。

“嗒……”听到房门被打开,青海连即刻从浅睡中醒来。感觉李小木不是去卫生间而走向门口,就好奇地睁开双眼,看到李小木要开门出去,就支身起来,突然温和地开口:“深更半夜的,你还要去哪里啊?……,是饿了吗?我给你去买吧。”

“和你没关系,请带好小宇。”

突然听到声音,李小木不禁吓一跳后,即刻清冷地开口,随后直接开门出去,并随手带上门。

听着疏离的口气,青海连突然觉得很不舒服,随即重重地躺回沙发,像在赌气,不再坚持。之后,他因不放心独留下孩子,心里就算再不放心,也不追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青海连总是不时地看手机,半个小时后,见李小木还没回来,心里就开始忐忑不安,一个小时后,还是不见回,就急如热锅上蚂蚁,最后,就索性从沙发上起来,在沙发前走来走去,心急如焚地等着。

医院急诊处,深夜病患极少,李小木挂了号后,就可以直接去看诊。

医生询问之余,又诊看她颈背胸口的皮肤后,就给她开诊单,然后,拿去付费、让护士拿药输液。

李小木输液近两个小时才结束,皮肤骚痒感也才减轻,脸上也已经看不出有什么不适。

清晨7点左右,李小木才回到酒店。

她一进门,就看到青海连脸色极其难看地站在那里,双眉紧蹙,双唇紧抿,一副恨不得撕咬人的样子。

“你去哪了?”

见李小木什么也不说,直接走向卧室,青海连突然极其阴沉地斥问。

一宿没睡好,李小木看上去有些憔悴,听到斥问,应也不应,走进卧室,就直接顺手带上门。

“啪……”

门还没关上,青海连就已经疾走到门前,左手死死地撑在门板上,冷视着李小木。

“问你话呢,去哪了?”

李小木身体不适加之一夜没睡好,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到斥问,马上怒视青海连甩语,“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青海连瞬间语塞、怒火攻心,“去找男人了吧?”

脑子短路进而脱口而出之余,青海连突然好想抽自己几下耳光。

四个小时,忐忑不安、心急如焚之余,足以产生各种浮想、猜测,去散心、去吃东西、去夜店、去KTV、找男人厮混等等,都是无法避免的素材。而青海连气极之后,想也不想,就直接脱口而出他最不能忍受的一种。

李小木先是错愕,后是气到不行,随后也懒得解释,就怒着反问:“那又怎么样?和你有关系吗?”

青海连突然一口气喘不过来,感觉心堵得很,“小宇是我的孩子吗?”

李小木被问得瞬间目瞪口呆,随即重重地舒一口气,才缓过心绪。她很想说‘不是’,但是却说不出口。

没见有回答,不否定就是默认,青海连的心情却没有就此平复下来,他心里很肯定,檀宇就是他亲生的,但是,他却还是想从李小木口中得到肯定答案,让她深记,与他是夫妻,并育有孩子这个事实。他们之间不是没有关系。

“青海连,你就是一狗屎,当初是我眼瞎才看上你。”

“你……”青海连瞬间被气得气血倒流,“好,李小木,算你行,你不是想离婚吗?那就离吧!明天,民政局门口见。”

“姓青的,多谢开窍,明天见,谁不离,谁是孙子。”

“妈妈”

怒火相向争吵中,檀宇不知何时已经被吵醒,哭丧着脸、很害怕地站在沙发上,突然开口,弱弱地叫唤。

两人不禁一惊,即刻转头看向檀宇,闭口不言;随后,李小木反应过来就迈步走向沙发,抱起檀宇,就折回房间。

“小宇和你没关系,你以后最好离我们母子远点。”

李小木经过青海连面前,突然很平常地甩语,然后,迈步进房间,关上门。

青海连抿咬着唇,什么也不说。他觉得他已经情绪失控、言多失多了。

他不是一个情绪轻易失控、没克制失理智的人,相反,他可像木头一般,对外物不起任何情绪波动、永远独善其身而不受干扰。但是,在李小木面前,他就没办法冷静、不去在意在乎;总是受她影响,进而弄得方寸大乱。

房间内,李小木把檀宇放躺到床上后,就脱去外衫、去脱鞋子侧躺到他身边。

“小宇,乖,妈妈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睡一会儿,你先陪妈妈睡一会儿,之后,我们再起来去吃早餐,好不好?”

李小木极尽温柔地一边整理檀宇身上的被子,一边温和地开口。

檀宇翻身,往李小木怀里钻了钻,才很乖巧懂事地轻应道:“好。”

李小木抚了抚檀宇的头,随即在他额上亲了一下,才闭上双眸,安静睡去,不再说什么。

门外,青海连愣站了许久,才动身去收拾自己,然后,甩门离开酒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