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拂晓夏微凉

更新时间:2021-10-18 19:00:07

拂晓夏微凉 连载中

拂晓夏微凉

来源:落初 作者:少华章 分类:言情 主角:蓝珏塞进 人气:

《拂晓夏微凉》由网络作家少华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蓝珏塞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韩拂晓绝谷重生,失去记忆。被冰坨子殿下当做棋子送入王宫,原来只为报恩,却不想竟扯出一段又一段前尘惨事。拂晓从没祈求过谁,却独独对着夏北豪哭了,“这一生我只爱你一人”,他,却转身决绝而去。拂晓尘已起,入夜夏微凉。阅读提示:1:女主涅槃重生,男主心狠冰冷,(外冷内善)2:架空历史,无需考据。人设原型寥寥,无需对号。每天更新两章、四千字,喜欢的小伙伴戳进来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想到那夏北豪竟然全然不顾及我的脸面,把你赶出王府,这口气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王后冷眉怒眼的说。

“王妃是夏北豪的挚爱,她一死,我这个侧妃在他眼里也就成了最碍眼的人了,他如何能让奴婢继续在府邸滞留?”拂晓说。

“哼,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他最好给我安分些,要不然……”尽管看不出王后脸色有任何的变化,但语气已经很是生硬了。“我让你留意他那些豢养的死士,你有点消息没有?”

“夏北豪明知道奴婢是王后的人,自然处处小心。但几次奴婢夜里跟踪夏北豪,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死士,倒是和家里的侍卫走的近一些。”这也是云朵早就教她的。

“你是我的人,他自然谨慎的很,死士一事我会继续找人查。与‘昭和’人勾结的证据你拿到了么?”王后显然不想在绕弯了。

“属下无能,并没有发现夏北豪和‘昭和’勾结的迹象,还望王后赐罪。”她跪地求罪。

“没有和‘昭和’勾结?”王后瞪着眼睛看着她。“你确定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拂晓脑袋里此时有一万个可能,但是她摸不准那种可能更是王后的可能。难道说从前自己说过什么?或者王后嘱咐过什么?可云朵并没有告诉她这些。

“和‘昭和’倒是没有勾结,但是和朝中几位大臣走的却是很近,”拂晓等待着她继续发问。

“大臣?可有什么证据?”王后紧问。

“是,这里有一分奴婢偷偷拓下来的一份礼单。是奴婢嫁到王爷府那些朝中大臣送的礼品,王后只要细心看,就会发现,其中有好多大臣重金献媚,各种珍奇异宝应有尽有。”当然这份礼单也是云朵早就给她准备好的。

“拿过来”接过礼单,王后匆匆看了两眼,脸上就挂不住了。“呵,这些该死的东西,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明着站在我这里,这暗里竟然如此巴结那个夏北豪。该死”啪的一声,她将礼单拍在桌子上。“好了,你下去休息吧,我一会让灵儿找个太医好好给你瞧瞧,我今天也乏了。”

“是”她慢慢退出来,一掀门帘走出,狠力的吸了一口气。这算是过了第一关了么?看王后的架势,她还是对自己有诸多的怀疑,好在自己把药拿回来了,那是真的,而刚才呈上的礼单也是真的。当然那些阿谀奉承的朝臣也是夏北豪想除掉的败类,借助王后的手除掉不是更痛快么?

现在她韩拂晓要做的就是乖乖的回去躺着,等着王后的那个太医来给自己诊病。诊病?坏了,都怪自己光顾着怎么给王后编故事了,却没想到这个阴险的王后给自己来这招,如果御医一会没看出来什么病症,怎么办?

喘喘不安的回到了房间里,关上门,不停的在屋里渡着步子。这王后是有意所为,而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掉入了她的圈套里。自己确实是受了伤,可是牟海岩的几服药吃下去竟然好的差不多了。这宫里的是御医如何厉害,一上手就会看出来她已无大碍。怎么办?总不能说自己失忆了,才忘了以前的功法,呵,如果这样说,那自己这些天编的谎话岂不是要被戳穿?

这真是没事千万不要撒谎,一旦撒了谎,这以后的日子就要用一百种谎言来掩盖这个谎言,然后就有更多的谎言来掩盖更多的谎言。啊呦,想想就累,到底这样的游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真的是个折磨。

“拂晓姑娘御医来了”门外灵儿敲着门。

这么快?不得不怀疑王后是不是早把这个御医放在口袋里,就等着她自己跳进来呢。

“好,进来吧。”来不及了,拂晓几步跳到床上,闭上眼睛在心里祈求着。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两个脚步向她的床榻走过来,拂晓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不止,怎么办?这个问题她从回来就一直问自己,还没想出妥善的办法,人已经到了。而今她只能躺在床上装病,结果只有两个可能,被拆穿,或者侥幸躲过去。但愿这是个庸医,他今天身子不舒服,糊弄糊弄就过去了。

听着灵儿放下一把凳子,御医放好药箱,坐下。拂晓闭着眼睛,硬着头皮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如同案上待宰的羔羊,等着最惨的结果。

“嗯,”刚一搭上拂晓的脉,御医就惊讶起来。“这脉象不对啊……”

这声音?拂晓立马睁开眼睛,一双娇媚的眼睛正煞有介事的看着她,一身灰白的衣服,简束的发髻也掩盖不了他那盛世容颜。

这一看,惊得拂晓差点弹起来,刚要张开嘴巴,手腕处却被他扣得生疼。。

“刚才走得急,在下的针具没拿来,还望姑娘跑一趟。”他对着灵儿说。

“是,”

灵儿前脚一出去,拂晓一骨碌从床榻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她瞪着眼睛看着他。

“我来保护你啊!”他竟然淡定自若。

“保护我?呵”拂晓真的是被他吓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跑到这来保护我,这里如何凶险你不知道么?外一被王后发现了,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就是因为这里凶险我才要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他眼里竟然满满的都是喜容。

“牟海岩,你搞清楚,这是王宫内廷。你要怎么保护我?”拂晓真的被他要气晕了,自己一个人涉险已经够了,还要搭上一个么。

“我现在就在保护你啊,拂晓姑娘。”他的口气像极了灵儿的样子。

“好吧,”拂晓又坐回床榻,皱紧眉头看着他,“说说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我还用混么?”他竟然笑得那么开心。“我的医术在整个九州里也算是上乘,凭本事吃饭,不用混的。”

“呵,你这意思我是混进来的呗?”她真是讨厌他这笑。

“我可不敢说你拂晓姑娘没本事,”他竟然笑得那么暧昧。

“好好好……”拂晓不想在惹这没意思的气,顺势躺下。“那就请牟太医好好的给本姑娘瞧瞧吧。”

“生气了?”他再次把手扣在她的脉上,“小心眼的丫头,”沉寂半晌,牟海岩一本正色的看着她问。“拂晓,你的脉象不对啊,你最近服用了什么东西么?”

东西?什么东西?自己来到这王宫并没有吃过特别的东西。难道说王后叫人给自己偷偷下了毒?或者那个变态的太子?

“牟海岩,我中毒了么?”她立马坐了起来,双手浑身拍打着。“嗯,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反觉得这几天力气恢复了不少。”

“对,你不是中毒了,你是功力大增,不可能无缘无故几天的功法就恢复的如此之快,”牟海岩低眉思索。

“你是说功力大增?”原来没中毒,功力还大增了。哦,难道是他?“我想起来了,路上殿下曾经给我吃过一颗药丸,难道是那颗药丸?”

“你是说夏北豪给你吃了一颗药丸?”他问。

“是的,”拂晓当时还以为那是颗毒药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补的药丸。

“是不是一颗褐红色的药丸?”牟海岩忘了他的笑容,一脸奇怪的神色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奇怪,他怎么知道是褐红色的药丸。

“那就对了,对了。”牟海岩如同泄了气的老茄子,耷拉着头又坐回了凳子上。“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做,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小声的嘀咕着。

看着他这奇怪的表情明显和刚才的那份喜悦成了对比,到底是什么让他一下陷入了这样的纠结中。正要问个清楚,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吓得拂晓拉了一下还在跑神的牟海岩。

“别愣神了,回来了”她又回躺在床上。

一通施针,灵儿都在身边看着。收拾好药箱,牟海岩开了一些补药,叮嘱拂晓要静养,他会定时过来给她施针辅助治疗的,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看着灵儿带着牟海岩离去,拂晓想王后一定会盘问牟海岩她的伤势的。原来一直担心的问题,现在有了他,反倒没有一点负担了。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呢?

拂晓突然脑里闪出假山后面那个莫名的人影,不管这暗中盯着自己的人是谁,他不是对自己有疑心的人,就是对自己很是了解的人。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是牟海岩?不,她可以肯定那不是牟海岩,那是个上了年纪,身材中等的人,绝对不是牟海岩那样身高的。这双暗处的眼睛让拂晓心里莫名不安,今后在这宫里不管做什么,看来都要格外的小心,如果可能的话,她要尽早铲除这个暗中的隐患才是。

这样想来,这宫里有个牟海岩帮衬着,倒是方便很多。至少可以让他帮助自己留意一下这暗中监视自己的人是谁。

转眼回到王后身边的拂晓已经一月有余,每天的日子几乎差不多。除了偶尔能见到那个变态的太子外,倒是牟海岩能经常往王后的宫里跑,当然一部分时间是给她拂晓施针,但更多的时间却是耗在王后哪里。

这天,拂晓瞅准机会,躲在假山后面,看着牟海岩从王后的宫里退出,向她这边走过来。

“哎,这边。”远远的她对着牟海岩招手。

“怎么几天不见想我了?”两个人前后扫视了一遍,并没有人注意这里。

“你这妖孽,怎么样,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可留意着?”拂晓用力的拍了他一下、壮健的臂膀。

“哎呦,你这下手也忒狠了啊,”牟海岩假意的筋弄着鼻子,“你说的那个人,我回去想了想,可能是这宫里的老人,一定是认识你的。如今又不便在这宫里随便的走动。”

“不便在这宫里走动?你的意思是说王后禁止了她的行动?”极有可能是这样的,她想。

“你说你回来后,除了刘公公竟然没有一个人对你是相熟的,你不觉得奇怪么?”牟海岩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想到了什么?”拂晓看着他。

“我看,如今只能找机会从哪个刘公公身上下手了,”他突然深默的看着她。“这些你都交给我,倒是你,要多加小心哪个灵儿,我看你这次回来王后并不是很信任你,那灵儿就是王后故意安插在你身边的。”

“嗯,我也看出来了,回来一个多月了,王后并不让我直接参与任何事情,只推说我身体还在恢复中,”她皱紧眉头,看着他。“海岩哥,我看你倒是经常往王后的宫里跑,到底怎么回事?”

“啊?哦,你说那个啊,王后最近身体不太好,年纪大了么,各方面都需要调理的,”他眼神闪动,“还有太子刚服了药丸,后期还是要调理的。”

“哦,这样啊!”

拂晓总觉得牟海岩有些不对劲,王后身子不爽他来调理,王宫里那么多资深的老太医不用,用他?王后为什么会信任他这个刚进宫不久的太医?如果太子还需要调理,他为什么不跑太子的“太清殿”?而跑到这‘朝华宫’?

想着这一路来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拂晓在心里狠狠的啐了自己一口。死丫头,你这才认识他几天,难不成人家事事都要和你说么?也许真的就如他所说,只是为了王后的身体,他的医术那么高,王后自然要高看一眼了。

拂晓啊拂晓,你这疑心的臭毛病还真是多多累赘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