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更新时间:2021-10-19 20:30:06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已完结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来源:落初 作者:问冷 分类:言情 主角:魏卜初念尔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是问冷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魏卜初念尔,书中主要讲述了:半盏烛,摇曳暗影,羹汤浊,不比人心凉。一卦定乾坤,生死一念间。朝野纷争、叛党祸乱、亲友叛离如把把尖刀抵住路中人的咽喉,双重身份的魏卜与知己匿冥的阴阳两隔触发魏贤之旷古未有的堪舆之力,背负国仇家恨携一众故人踏上了西域求医之路,折返投靠太子,于公?国难当头,寸土不让;于私?血海深仇,拨开浓雾。惟愿还天下人一片安宁,还入土者死而瞑目。亘古世事皆因果,且以轮回论短长,不识先知卦中世,相因福祸了存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魏卜被押至堂内,一众邪教人士怒目圆睁,对这个敌对人士满是恨意。“诸位良士,我来引荐一下,这位就是洛阳城内大名鼎鼎的魏大相士。”二坛主阴阳怪气,话锋一转。

“差点忽略了,现在堪舆算命唐贼已经明令禁止了吧,魏卜君,我们这次请你来,就是觉得你这般绝世良才为大唐所摒弃,可惜呀!我们可是很诚意地邀请你进入本坛,未来的大业之路定不会委屈你一毫半分。”二坛主振振有词,不时还蛊惑众人。

一片随声附和,“是啊!是啊!相士,何必自苦,唐贼不予赏识,赤金坛最是慧眼识英杰!”

魏卜干咳了两声,“只是鄙人才疏学浅,恐不胜任。”

廖肃金从正座上一个起身,“魏相士这话未免过谦,我悉心经营多载,特派美人相随,只为感动你这匹千里马,你是知道的,大家都是读书人,我向来是以礼相待的。”

魏卜并不搭话,只是微微一笑。

他见魏卜并不买账,话锋一转,“当然,我的风格想必你也清楚,宝物呀,贤士呀,不为我所用者,便也只能毁之,你说这算不算尊重对手呢?”

“留我于此,也并非不可,只是你得答应你给我一个条件。”魏卜的缓兵之计。

“魏相士但说无妨!”廖肃金盯着他,像是要看穿什么。

“投靠赤金坛的唐臣名录我要了解一二,以后都是同僚,怎么也要做到心中有数。”魏卜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如果单凭强攻,狡猾邪贼必定毁尸灭迹,那就算打击了赤金坛,也未能斩草除根。

“这个你就不必过目了,我们自有打算。”精于算计的廖肃金疑心颇重,定是不会透露给他。

说话间,眼睛扫了一眼脚底的地砖。魏卜明知如此询问定是看不到这实物,但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初念尔姗姗来迟,淋湿了外衣也未曾更换。“念尔,何不修饰妆容后再来庆贺魏相士弃暗投明?”二坛主打趣。

“让各位见笑了,我是急于来见旧相识,失礼了。”她看了眼魏卜,眼神传递的意思是一种肯定,这下魏卜便也一颗心踏实了下来,看来初念尔还是做了对的选择。

匿冥此刻正于堂外一角,这会已悄然处理掉六七个邪教侍卫,正准备出手之际院内大乱,朝廷和赤金坛两兵相见,刀光剑影。

“给我赶尽杀绝!”廖肃金思维敏捷,识得外部有变,高声一喊。

“誓与赤金共存亡!”一群邪徒冲出门去,混战一片。

“魏相士,这可是你送在下的一份大礼呀!真叫我受之不起。”

随即二坛主一个跃身以剑抵喉胁住魏卜,“快!叫你们唐贼的兵将撤出寨子,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二坛主凶相毕露。

“你们现在缴械投降,兴许还尚有一命!”魏卜游说不止,铿锵有力。

“谁说我一定会输,我不是还有你,最差还有你来陪葬。”廖肃金毫无表情,难得这样一个邪教头目有如此定性。

千钧一发之际,初念尔从怀中抽出玉笛,摁动机关,一瞬光闪,初念尔躬身一转,眨眼间光刀就横在了廖肃金颈上。

廖肃金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培养多年的部下会反噬自己,“你不要命了吗?”他怒吼。

“我的命是坛主给的,坛主想要我自会还你,但你先放了魏相士。”初念尔的话直指魏卜,此时杀出一条血路的匿冥也冲进堂中,见这两波人的架势,一眼明白了局势紧迫。

一个时辰前,初念尔这边清退了寨门处的卫兵,带来的酒肉都下了剧毒。她已经火速打开了一条通道,引了大唐官兵长驱直入。

此刻,匿冥先是飞身一脚,以迅雷之势踢翻二坛主手中刃器,一个回转,长剑刺入其心脏。

没待众人反应,纵跃台前对着廖肃金的腹部又是一剑,干脆利落,二坛主还没倒地这边廖肃金就已一命呜呼。

“匿冥,你抖什么威风?名录我们还没拿到,你就灭口。”初念尔埋怨连连。

这名录对魏卜此次行动来说至关重要,这个组织里也只有坛主知晓藏在何处。而匿冥疑惑的是,初念尔又是何时归顺的?

“你又是什么情况?”匿冥答非所问。

“我就不能浪子回头吗,匿冥君?”初念尔恢复俏皮可爱。

“你们不要闹了,外边还是一片混乱,拿好名录下山再议。”魏卜边说边眼神示意匿冥。

躬身,匕首抽于靴侧,石块划揭,取了锦盒,外面也已恢复安静。

魏卜把名录和善后工作都交予刺史张寅,一行人匆匆下山。

临走时他叮嘱张寅:汴州还有小波邪教势力,头目已除,不过也就是群无头苍蝇罢了。

当晚,各自歇息。

次日,魏卜和匿冥谈论此事。“她是什么时候痛改前非的?”匿冥知道他们之间有过自己不清楚的交谈。

“其实,我也没有十足把握,我是在赌,这都是念尔自己的选择罢了。”魏卜淡然一笑。

“就这么简单,那你为何没告诉我?”

“我觉得这件事她亲口和你说更合适吧,也算是我送你的生辰惊喜。”魏卜连送礼都送的如此霸道,完全没有考虑对方喜欢与否,要不是看在是他这个人的份上,匿冥会绝交。

“你就不怕她死不悔改,你只身赤金,我如果在混战之际抽身不得又或者官兵晚到,你的性命作何保证?”匿冥由平静转而激动,他着实不解一向沉稳的魏卜怎会如此轻率。

“我知道她不会为我冒险,但她不会对你见死不救。”魏卜进山,匿冥就一定会进山。匿冥去了,初念尔不会不顾匿冥周全,魏卜自然也就不会危险。“其实,说到底还是你救了我。”魏卜目光炯炯。

匿冥低首,红丝布眼,“我不管其他人,这一世,我只护你周全。这是师父教导我的,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去找她之前,把这个盒子带走。”魏卜见匿冥起身补充道。

桌子上有一个硕大的盒子,进门时他就注意到了,但顾着说话并未提及。“这又是什么?”

“生辰礼物,以前也没送过你东西,不要太感动了。”魏卜嘴角微扬,暗暗欣喜。

“怎么两份?”匿冥锁眉。

“惊喜,礼物,两码事,这个是我早早备下的,初念尔那事不过顺水推舟罢了。”魏卜少有的古灵精怪,咬文嚼字的欠揍。

内宅庭院。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对吗?”初念尔并不看匿冥,默默地抚着碧眼玉猫。

“你早就知道我知道。”匿冥坐在石凳上也不看她。

“魏卜告诉我的。”

“你们谈了很多?”初念尔放下玉猫,猫儿落地“喵”一声跑入花丛。

老佛爷寿诞前,魏卜书房内。“魏卜君,有什么吩咐吗?”初念尔微笑询问。

魏卜示意她落座,“这些年,佛爷待你怎样?明日便是佛爷六十大寿,你会在吗?”

“魏卜君是对我有所误会吧,佛爷待我不薄,无论如何我也会在寿宴现场。”

“我不是说你的人,而是你的心。”魏卜特意盯着对方,看她的情绪变化。

“既然你都知道了,怎么不早揭穿我?”初念尔淡定自若并无慌乱。

“为了匿冥。”

魏卜虽然知道匿冥对初念尔没特别的想法,但他二人朝夕相处多年,初念尔作为朋友在匿冥心内分量还是有的,他不想看着他失落。

“你凭什么认定他有这个本事,足以让我倒戈?”初念尔哼笑一声。

“上山之日,我会配合你做足戏码,至于你这个问题,问你的心。”魏卜暗自深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