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娇宠盛世

更新时间:2021-10-19 20:33:48

娇宠盛世 已完结

娇宠盛世

来源:落初 作者:孤孤 分类:言情 主角:沈小姐 人气:

孤孤新书《娇宠盛世》由孤孤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杯毒酒,一把火。  沈凝霜死的冤枉,死的愤恨。  再次醒来,已经变成了万里之外的乡下老姑娘。  冷眼看着这家里的各种亲戚作死,已经重生为人的沈念念表示。  她要好吃好睡好喝,养好身体,总有一天踏入京都去弄死那两个贱人。  ——  种田+宅斗+宠文,各种求收藏求打赏  新浪微博:萌萌哒孤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坨子村坐落于边界的一个十分偏僻的山坳里。

这里交通不发达,早些年的时候,这里经常会有吃不饱的流民冒险进入山中寻找食物,哪怕明知山上野物凶恶,为了活下去,这些人也是豁出了命去。

东易前些年朝中局势不稳,外有北寒匈奴在边界烧杀抢掠,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最后还是先皇在驾崩之际,将边界这边连着的八个州划入了被封为凌王的四皇子名下,让骁勇善战的凌王守着这一方疆土,不被敌国骚扰。

不过京都朝中谁不知这是先皇在为新皇扫除障碍,凌王的母亲曾时先皇最宠爱的皇后,只可惜皇后早逝,新后上位,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

这位当年先皇最宠爱的四皇子,在继后成天的枕边风的吹鼓下,在宫中过得是连个奴才都不如。

若非当年元皇后的娘家还有点权力,将四皇子弄出皇宫,扔到军营里去训练,在生死间挣扎,从战场上一次次的爬回来,最后成为震慑北寒匈奴的重要人物,恐怕这位四皇子早就死在了深宫之中。

而也正因为四皇子威名赫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在百姓之中的威望非常高,才引得先皇忌惮,最后封王之时硬是将这边界的苦寒之地划给了他,并且下令,让凌王永镇边境,非皇帝召回,绝对不可离开封地一步,否则谋反之罪判处。

这一道指令下达的时候,不知有多少百姓为凌王不公,然而畏惧于皇权,却又不敢明于表面,只得暗暗可惜。

而坨子村,正位于边界封地境内,也属凌王管辖。

虽然都说边界不太平,可是边界这边的百姓却都知道,自从凌王接管这边后,那些外敌便再也不曾来骚扰过,因为凌王的铁血手段,直叫任何一个外敌人只是听了他的名字,便两股战战,吓得屁滚尿流。

坨子村位处偏僻之地,四周被深山环绕,只有一条通往镇上的泥泞之路,平日里坐牛车,也要两个时辰。

沈凝霜如今已经能够下地了,这两天的休养可谓是受尽了这一家子的白眼,即便是她活着之前,也没有受过这般待遇,因此十分不习惯。

虽然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不过她曾从一些奇闻异志的古籍上见过借尸还魂之说。

意为死去之人的魂魄附于另外一将死之人的身上,重新活过来。

她想,自己现在可能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沈念念是这具身体的名字,想起前生种种,她虽恨,可如今距离那京都天高地远,想要复仇,又谈何容易?

与其天天记挂着那深仇,还不如好好的养好身子,若是有机会,能够找到被贬外省的父亲,或许还能够将前身冤屈全部还给云尚男与柳眉那两个贱人。

对于前身丈夫的爱,在她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早已成灰。

曾有多在乎,如今便有多愤恨。

只恨自己识人不清,竟是将蛇当成了犬,最后落得那般下场也是自讨苦吃。

沈念念坐在门口,搓着风干的玉米,脸色阴沉。

她知道为什么云尚男想要一把火将她烧死,不论怎么说,她都曾是明媒正娶回去的正经夫人,那么多的嫁妆,足以让侯府内的那些人个个眼冒金光,若是将她休了回去,那些嫁妆肯定是要拿出来还给她,让她带走的。

只是云尚男和她那个曾贪得无厌的云老夫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将这么一大笔财富拿出来?

反正她娘家败落了,一场走水,足够向外人解释云家的二夫人是意外身亡,至于能不能进他们云家的祖坟,那可就是他们说的算了。

沈凝霜一死,不仅不会让他们背的一个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名声,还能够保住一笔不菲的财富,充实他们自己的小金库,何乐而不为?

正是打着这个主意,所以,沈凝霜就必须得死。

沈念念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弧度,他们倒是打的好算盘,迟早有一天,她要回到京都去。

哪怕不能当众拆穿云家的人,只要将沈凝霜是被下毒之后烧死的事情悄悄的传出去,就够他们云家上下的人焦头烂额的了。

“姐,喝水……”

刘子安端着个碗推门出来了,看见她在搓玉米,十分乖巧的坐在她旁边,将水递过去。

沈念念看见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立刻扬起一抹笑容,连忙接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口,才笑呵呵的捏捏他的小脸:“教你的几个字都学会了吗?”

刘子安点点头,提起学字的事情,明显让他多了几丝兴奋,连话也多了起来:“都记得了,姐什么时候又教我?”

沈念念放下碗,天气还依旧冷的慌,这碗里的水是温热的,看来是子安好不容易从厨房那边弄过来的,在知道这刘家的情况之后,难免被他的举动暖了心,连带着刚刚那压抑的仇恨,也散去了不少。

“等活干完了,悄悄教你。”她笑眯眯的说道。

刘子安尽管只有八岁,可是却非常的懂事,人常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并不不是没有道理。

她还在伯恩侯府的时候,云尚男的嫡亲弟弟也只有八岁,可是那却是个极为恼人的小霸王。

在府内可是无法无天的主儿,也没少给她这个二嫂使坏。

打不得骂不得,就只能看着那小霸王在府内欺善逞凶,若是叫旁人看见,铁定会说那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规矩都不懂。

可刘子安八岁的年纪,就已经开始跟着刘父下田耕地,在家也帮着挑水砍柴,小小肩膀上压着重重的担子,却还能够保持最童真的笑容。

在后宅见惯了勾心斗角之事,乍一看到这么让人心疼的孩子,再加上又是这具身体的弟弟,接收了之前那个沈念念记忆的她,自然也对这个孩子十分疼爱。

可惜刘家虽是个穷苦家庭,但是烦心的事儿也是极多,家里十几口人,又未曾分家,家里的婶子时常骂骂咧咧的,嘴里就没个干净,若是以前的她,铁定直接叫人上去掌嘴了。

可现在她是沈念念,只能暂时忍着。

刘家是坨子村的一户算不得富庶的人家。

老爷子刘云山祖上也曾是书香门第,只是后来犯了事儿,一家被贬边疆,路上死的逃的,最后只剩下了几口人活了下来。

而老爷子便是那几个刘家人的后代,在这坨子村扎了根,取了房媳妇儿又不是个好相与的,经常和村里的人骂架。

直到后来生了三个儿子后,更是变本加厉。

刘才和是刘子安的亲爹,也是她的继父,在家排行老二,人称一声刘二。

这个男人忠厚老实,之前取了房媳妇,在生产的时候难产,直接一尸两命,这人便成了鳏夫。

后来沈念念的娘沈母逃难到这个地方,和刘才和看对了眼,便带着沈念念嫁到了刘家,成了刘家的媳妇儿。

刘才和也是个倒霉的,从小到大做什么事儿都不顺,自然也就不得刘老太太的欢心,所以从小就刘家受尽了欺辱,空长了个头,Xing格却是个软绵绵的,再加上当年沈氏嫁给他的时候生的一副还算漂亮的容貌,所以更不招心眼小的刘老太太待见。

沈氏嫁到刘家的这些年可没少受这恶婆婆的磋磨。

而沈念念这个外带来的种,自然也就更不受待见了。

从进入刘家开始,就没怎么吃饱过,干的活却比牛还多,再加上十一岁那年伤了脸,变成一个人见人恶的丑八怪,如今到了十八了都还没嫁出去,已经是村里有名的老姑娘。

说起来,这具身体的生辰八字可是和她一模一样,就连个头也都差不多高,除了瘦的几乎只剩下了一层皮,让人觉得更加丑陋之外,就连身上也和她以前一样有个蝶纹的胎记。

只不过她以前的胎记是在大腿内侧,而这具身体的胎记却在左肩外面,若非亲近之人,绝对不会知晓。

姐弟二人在屋内搓着玉米,没一会儿就见一个胖胖的妇人板着张脸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木盆,里面全是粗布衣裳:“去,丑八怪,把这些衣服都给洗了,待会儿我家子越就要回来了,可要穿干净的衣裳。”

这妇人便是她第一次醒来之时一直叫骂的人,是刘家大儿子刘大的媳妇李氏,为人好吃懒做,欺善怕恶,尖酸刻薄,以前可没少欺负刘二一家,甚至还把沈念念这外来的种直接给当成了自家的牛马一样使唤,还不给吃饱的。

沈念念挑着眉看着那满满一盆的衣裳,却继续坐在位置上动都不动的搓玉米,淡淡的说道:“大伯娘,这衣服又不是我的,我干嘛要洗?你儿子要回来穿干净的衣裳,你这个做娘的就自己去洗呗,我还忙着呢。”

若是以前的沈念念那懦弱胆小的Xing子,是肯定不敢和李氏顶嘴,只会闷闷的将衣服接过去。

可现在的沈念念芯子已经换了个人,乃是曾经的嫡小姐,又怎么会帮着这种粗鄙的妇人洗衣服?

李氏完全没有想到沈念念竟然会拒绝,顿时就变了脸,叫骂了起来:“你这个丑八怪,懒货,叫你洗个衣裳怎么了?吃咱们家的住咱们家的,你还有理了?怪不得都成老姑娘了都还没嫁出去,除了丑外,还是个白眼狼,真是白瞎了咱们老刘家辛辛苦苦拉扯着你长大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