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更新时间:2021-11-25 05:39:10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连载中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来源:落初 作者:怂大只 分类:言情 主角:许景阿姨 人气:

怂大只新书《我喜欢你无人能及》由怂大只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许景阿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外暖内更暖纪成╳傲娇许景尤公司保洁是她,煎饼摊主是她,便利店收银员是她,房东也是她!纪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频繁的在各个地方见到许景尤,她穿梭在他身边每一个角落。神秘的她究竟有多少身份?前一秒才说坚决不主动的许景尤,后一秒就陷入了纪成的温柔眼神中,开启倒追模式,可哪知道,外人眼中温文尔雅的纪成,实际外暖内冷。纪成:我没有爱人的能力,所以不会喜欢上你。许景尤:?!九九八十一难后纪成:“我们实力相当。”许景尤:“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纪成,你就是个桃子。”“何出此言?”“外软内硬,但敲开那个桃核,里面还是软的。”他们,超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滴,滴,滴。”

许景尤拿起一件件商品,面无表情地扫码,

“三十八块四,需要口袋吗?”

“要。”

“有会员卡吗?”

“没有。”

接过顾客手里的钱,点开收银机,找零,撕小票,万年不变的欢迎下次再来,一气呵成,目送走午高峰的最后一拨客人,许景尤手机响起。

许浩与的电话。

她躲在收银台下面,捂着听筒。

“二哥,有什么事吗?我还在上班。”

“今天月初,帮我去收租。”

“什么鬼,没空!”

“租金归你。”

“成交。”

今天蒋阿姨上全班,刚好下午有空。

“你好,结账。”

听见有人叫,许景尤像只土拨鼠一样从台子下冒出来。

“是你?”

对方一脸惊喜和疑惑。

“纪成?你怎么在这儿啊?”

纪成没有穿西服,而是换了一件白体恤,头发蓬松,很是随性。

“我路过,买瓶水。”

“哦。”

许景尤接过水,扫码,故意放慢了动作。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许景尤,景物的景,尤物的尤。”

纪成噗地笑出了声,尤物的尤,还真是特别的介绍。

“十四块八毛。”

纪成掏了掏裤子口袋,拿出两张皱巴巴的钱。

“没有零钱了,可以给你两颗糖吗?”

纪成努努嘴,点头。

透明纸包着的水果糖,两块蓝色轻柔地躺在纪成手心,他看了看,眼睛透过碎发,弯成月牙,

“给你一颗。”

“哈?”

许景尤惊愕,一颗糖已经塞到了她的掌心。

“祝你好运,拜——”

纪成像一股夏日的微风一样,来时惊喜,走时让人留不住。许景尤意犹未尽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手心的糖纸沾上汗液。

——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许景尤身上套着宽大的体恤,罩住下身的短裤,她挎着一个超市装菜的布口袋,骑着老式铁皮自行车,边哼歌边往收租的地方骑去。

这栋楼是她二哥刚涉猎房地产时的作品,屋子都是小户型,被她二哥拿来专门出租,也是想帮一下那些出来打拼的年轻人。

自行车停好,布袋子捋好,许景尤开始从上而下,挨家挨户敲门,遇到没回来的,她就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关于钱,她向来一丝不苟。

好在现在有手机支付,否则要累死她自己。

主要产业搞定,还有散乱在城市里其他地段的。

她跨上她的小毛驴自行车,悠哉悠哉地依着地址一处处地寻。

四环的最后一套也是唯一一套出租的别墅,她记得这是她母亲原本的嫁妆,好久都没来过这儿了。

天色不早,许景尤骑进小区。

这地段虽有些偏,但这里的别墅价值还是很高的。

“收租,请问有人吗?”

没声音……

“嗨?”

还是没声音……

该不会还没回来吧?

许景尤抖抖布袋,铺到台阶上当坐垫,她掏出用塑料袋裹着的两个馒头,心满意足地咀嚼起来。

——

纪成纪成回来的时候,许景尤已经睡着在了阶梯上,第一眼他没认出,走近打开灯才发现是她。

强烈的光线晃醒了睡梦中的许景尤,一只大手盖在她的头顶,帮她挡住了光线。

“你怎么在这儿?是找我吗?”

“哦。我是来收租的。”

许景尤踉踉跄跄地爬起来。

“原来,这里是你租的。”

“对。”

“你为什么要租房子啊?”

“我一个人不想回去的时候就来这儿,租着方便。”

纪成拿下手,转身去开门。

“进来坐吧!”

“不好吧。”

嘴里客气着的许景尤,脚却很诚实地迈进了门。

进门就被纪成家的装修风格给惊住了。

灰白调,一切不是灰就是白,桌面书架茶几上一件摆件都没有,整体看过去干干净净,又冷冷清清。

纪成低头看见她腿上被蚊子咬的包,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从电视下的抽屉里拿出一瓶花露水,抽屉里整整齐齐的摆着各类该放桌面上的东西。

许景尤这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东西都被他塞到了抽屉里。

纪成一声不吭扭开盖子,熟练地倒了一点花露水在自己的掌心,半跪在地上细心的为许景尤涂抹。

“谢谢。”

蚊子般大小的声音,纪成只是轻轻地回了一个嗯。

花露水特有的香气钻入许景尤的鼻腔,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半截鼻涕挂在了嘴唇上方。

她迅速抬手遮住,慌乱四处的寻找纸巾。

纪成起身,放回瓶子的同时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她。

许景尤窘迫到不敢抬头看他。

“你是感冒了吗?我去给你冲一包冲剂。”

“不用!不用!太麻烦你了。”

许景尤扯住他的手踝,把他拽住。

“那个,我是来收租的。”

纪成拿起桌上的手机,

“支付宝?”

许景尤眼珠一转,计从心生。

“我没有支付宝,微信吧,加我微信,以后收租也方便。”

纪成触屏的手停住,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我一次性把上个月和这个月的都给你吧,这个月过了,我应该不会再租了。”

“那,那微信也得加。”

纪成拿她没办法,点开自己的二维码。

钱到账,许景尤也不好继续赖着。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我送你,现在太晚。”

“不用,我有车。”

纪成一脸的你确定?就那辆躺在外面的铁皮自行车?

“女孩子这么晚自己回去不安全,我送你。”

沉迷于纪成温柔攻势中的许景尤已经完全顾及不了这么多,纪成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最后还是乖乖上了他的车,让他给安安全全的送了回去。

奇怪的是,纪成怎么没问她为什么是她来收租?

——

尤米可能是许景尤恋爱中最大的受害者,一晚上激动不已的许景尤都跟她叨叨着纪成。

保洁员的工作只做半天,闲下来的半天许景尤就去超市当收银员,至于晚上吗,还有另外的副业。

公司保洁,收银员,房东这些纪成都知道,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会在煎饼摊看到许景尤。

许景尤的大哥许弋申和二哥许浩与属于精英式教育,而她作为唯一的女儿,则是放养式。所以练就了她的一身本领。

——

那是纪成?

煎饼摊刚支起,许景尤就看到纪成从车里下来,走进了对面的酒吧。

好奇心作祟,她把摊子撂给同行的阿姨,自己解下围裙跟了进去。

纪成穿着随意,一身肥大的卫衣,帽子遮住半边脸,步伐懒散,动作熟练地坐到吧台点酒。

许景尤紧张兮兮地混迹在人群中,绕到他对面的吧台去坐下,随便点了一杯酒。灯光明暗交接,各色的霓虹灯光晃到纪成的脸上,她也只能恍惚看清他的脸。

纪成端着酒,找了一处卡座坐好,摘掉帽子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桌上酒只喝了一口。许景尤趴在桌子上注视着他,两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纪成一动不动,如同石化。

他是怎么了?发呆?还是睡着了?

光线太暗,两人的距离根本不允许她看清纪成的表情,许景尤起身挪位置,一点一点靠近他。

重新坐下,许景尤离纪成只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她可以看清他的侧脸。

没有睡觉,只是在发呆。

许景尤用杯子掩护自己的偷瞄,沙发上的纪成有些无精打采,神情呆滞,仿佛已经完全和现在的环境隔绝。她转回身子,小小抿了一口杯中酒,深吸一口气准备上去打招呼。

“嗨——”

才迈出一步,嘴里嗨字还没发完,一个人拦到她面前。

“你好,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许景尤向左挪了一步错开那人,以便看到被遮住的纪成。

“你好美女,可以请你喝一杯吗?”请酒的人以为她没听清,又复述了一次。

许景尤要不是看他还算礼貌,早就一把推开了,“对不起,我自己有酒。”

目光落回沙发上的人,纪成大概是被身旁两人扰乱了思绪,他回过神来,看向身边,正好对上许景尤的目光。

她脸上浅浅的笑容在纪成看向自己的那一刻,僵住。

纪成目光清冷,看清是许景尤后,嘴角扯出一抹讥笑,似是在看一出好戏一般。

他轻轻一瞟目光移回,端起桌上的酒喝尽,起身。

许景尤面前的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要联系方式,她没有心思理会,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走向自己的纪成。

他是要来解救自己吗?

然而。

纪成擦过她的肩头,面无表情,冷漠地离开。

???

这套路不对啊!

“美女,就给一个联系方式吧?”

许景尤瞬间收回笑容,一脸杀气地瞪着面前如青蛙般聒噪的人,一声不吭只给予眼神警告,她保证,面前的人再敢说一句,她就带他去外面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十级伤残”。

被许景尤这突变的神色吓住,那人立即闭嘴,故作镇定地逃走。

许景尤追上纪成,在酒吧的入口,那条小小巷道的中段,她向前去拽住他的右手,热络的打招呼,

“嗨,纪成。”

“……”没有回应,等来的却是纪成一个反手,快速将她推到墙壁上控住。

他还是那样寡淡的神色,许景尤被他吓住,没被挟持的那只手下意识地捂住嘴巴。

纪成冷笑,

“你来找我,是准备质问我为什么不帮你吗?”

许景尤惊愕,忙解释,“不是不是,没有。”

纪成紧攥着她的手腕,逼近“敢一个人出来喝酒,就要能承担起后果,没人有义务为你买单。”

说完立刻松手,自顾自的上车离去。许景尤半晌没缓过神来。

他,他,今天,心情不好吗?

怎么变化这么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