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百媚千骄

更新时间:2021-12-07 00:29:21

百媚千骄 已完结

百媚千骄

来源:落初 作者:千岛女妖 分类:言情 主角:曹家帕子 人气:

《百媚千骄》为千岛女妖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老天给机会不用再杀戮,安分守己嫁人生子过日子,  不成想再温柔端庄贤淑,到头来依旧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谁争权夺势搞阴谋无所谓,  却不该让我做炮灰啊!  前生的彪悍加上今世的百媚千娇,  有眼无珠的混蛋们,等着倒霉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返回榆林镇的路上,因为再不用着急赶路,沿途到了吃饭的时候,马车也刚刚好停歇在有食肆的地方。

瑾瑜没胃口,没心思吃,却也不想跟着的人挨饿。自己也勉强吃些东西,她很清楚,自己的身子不能垮下来的。

下午的时候叮嘱车夫,晚上找家客栈投宿一晚,第二日再回。

榆林镇本就是个很大的古镇,又是宣州通往燕州必经之地,所以这一路上,每隔二十里就有驿站,倒也不难找。

日落之前马车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了,翠儿先下马车伸手扶了瑾瑜下车,冬儿跟在后面。

早有眼尖的伙计迎上来招呼,前世经常住高档的大酒店,穿到这个朝代后,瑾瑜还真的没住过客栈,抬头就看见客栈门口悬挂的两串灯笼上各写着几个字,一边是未晚先投宿,另一边写着鸡鸣早看天。

她有心看字,却无心去想究竟什么意思,进了客栈叫冬儿定房间。

冬儿要了一间甲等上房,还有楼下的一间乙等下房。甲等上房是套间,主卧室当然是给主子睡,她与翠儿俩在侧间睡,也能照顾到主子。

而乙等下房,就是一间房里俩张双人大床,刚好给车夫和俩护院睡。一般人家的车夫跟主子出门,哪里有这样的待遇,都是在客栈的马厩旁的通铺里歇着的。

跟了瑾瑜大半年的冬儿知道她对下人们都心善,就直接安排车夫跟护院住一间屋了。

“夫人,要不要先到前堂用晚饭?还是,休息下再去?”进了房间后,翠儿见瑾瑜坐在椅子上走神儿,就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你们先去吃吧,回来帮我带点清淡的吃食就行了。”瑾瑜回过神来说。

两个丫头相互看看,不放心,于是由冬儿先跟护院他们一起吃,翠儿则监督着客栈的婆子往床上铺的被褥是否干净。

等冬儿他们吃好,拎着食盒回来把里面的吃食摆在桌面上后,瑾瑜也没叫翠儿等自己吃好再吃,说反正这里也没旁人看见,一起吃就是了。

翠儿听话的坐在一旁,陪着瑾瑜吃了晚饭。

入夜后,瑾瑜躺在床上没有睡意,双手伸进中衣,抚摸着光滑的小腹在心里默默的问;“宝宝啊,倘若你的父亲真的跟我了解的不一样,我该怎么办?

或许,他对亲生骨肉的你,会是真心的吧?”

“冬儿姐姐,你到底怎么了,一路上走神好几回了都?这要是在宅子里给管事妈妈看见,一准要责骂与你。”始终没睡着的瑾瑜,听着布帘子隔着的那边,翠儿低声的问话。

“没,没什么,我只是见咱家夫人难过,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冬儿的回答,瑾瑜听着不像是实话,可是她哪有心思想究竟。

父亲一家已经启程了,现在即将摆在自己眼前的事,才是最让她烦恼的。一夜未眠,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去。

俩丫头过来看主子睡得香,不忍心叫醒,轮换着去吃了早饭,就老实的在外间等着。一直到午饭时,床上的人才醒。

洗漱收拾吃午饭,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好在六个人里她是主子,谁也不会说什么,也没人催促。

当晚,又是投宿客栈,这样回到榆林镇曹宅时已经是第三天的傍晚。

马车从侧门直接进了宅院,早有人得信先去通报。瑾瑜下车刚走了不远,曹诚就迎了过来。看着瑾瑜的目光里,不知道是因为内疚还是什么的,反正瑾瑜怎么看怎么觉得那眼神很复杂。

“回来了。”曹诚开口三个字。

“嗯,路上累,所以晚了一天到家,让夫君担心了。对了,母亲她身子好些了么?”瑾瑜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若是带着情绪跟他相处的话,判断能力肯定要偏掉。

所以,她尽量的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

“去的时候是连夜赶路,当然会吃不消,路上多休息也是对的,平安到家就好。母亲的身子已无大碍,你莫要担心。”曹诚见瑾瑜若无其事,他也决口不问宣州的事。

夫妻两个在外人看来,依旧是跟往日一样和谐恩爱,可是只有他们俩个自己才最清楚,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我先去看看母亲?”走了几步,瑾瑜停下步子征询身边人的意思。

“不用了,你一路奔波辛苦,先回去好好歇着,明个早上我陪你过去给母亲请安。”曹诚迅速的回话,让瑾瑜心里又是一沉,没有这次的事,她会觉得他这样说是真心的心疼自己,现在,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了。

“那好,就依夫君的。”瑾瑜很温顺的应着,俩人继续往自个的院子走去。

晚饭,很是丰盛,曹诚已经吃过晚饭,却还是在一旁相陪,于是,瑾瑜尽量的多吃了些。从再次跨进这个宅院大门,再次看见曹诚的那一刻起,她觉得自己成了戏台上的一个戏子,而且还不是唯一的一个,身边这位夫君亦是!

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这么轻易的就质疑跟他之间的感情,是不是自己对他原本也没有十分的信任呢?那自己这半年多跟他算怎么回事?

“外面什么事?”屋外的好像起了争执声,有曹诚在瑾瑜就没开口问。

“回爷,是月苑的,说是,说是……。”萍儿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瑾瑜一眼,磕磕巴巴的说不出口。

曹诚一听,眉头一皱,就要开口。

“定然是有要事的,不然也不会过来,说吧,什么事。”瑾瑜这回先开口了,难道那个通房的丫头知道自己娘家爹被贬官,以为她有机会了?真是笑话,连姨娘的资格都不是,也敢这么不消停?

“回爷,回夫人,说是送还爷昨晚落在那里的外袍的。”萍儿鼓起勇气说完后半句话。

晕啊,才出去几天而已,他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去了那边?瑾瑜心里顿时一凉,端着饭碗的手都有点发抖。

若是以往去那边,她或许会觉得他是念及昔日情分,可是什么时候过去不好?非得在自己父亲算落难的时候去过夜?他不陪自己去宣州送别双亲,居然还有心情去睡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