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秘顾爷掌上宝

更新时间:2020-01-14 02:38:46

神秘顾爷掌上宝 连载中

神秘顾爷掌上宝

来源:落初 作者:悠哉依然 分类:言情 主角:白建禾白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悠哉依然的原创小说《神秘顾爷掌上宝》,主角白建禾白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海城最为神秘家族的嫡系传人,整个A国奉为座上宾的尊贵男人,不喜张扬低调沉稳,拥有最高贵的血脉,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她,现代古医世家唯一的传人,少时却被人陷害,连同母亲一起扔到了疯人院中,听着鬼哭狼嚎的悲鸣过了整个童年。一朝坠落山崖,她斩野兽,寻古草,一方绝世丹炉,练就神医丹药。废物蜕变,一朝成神,一枚丹药,起死回生,化冥者骨血,练就至尊传奇。睥睨归来,她誓要搅动这海城天翻地覆,欠她的,都要十倍百倍偿还!夺她家产者,死;伤她母亲者,亡;欺世盗名者,灭。不过人总是不能太张扬的,这张扬张扬着,就被人给惦记上了,惦记上你的还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神秘大佬怎么破。要是有个男人总是跟在你身后死气白咧的非要宠你,疼你,赚钱给你花,生气的时候当你的出气筒,高兴的时候陪你亲亲抱抱举高高。你会怎么做?白淽:当然是满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海城白家,正儿八经的医药世家和豪门世家,海城这地界这么些年更迭替换下来的富豪一波接着一波,但是白家却从来没有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当中,白家可是世代从医,兵荒马乱的年代行医济世,口碑可是硬生生给树立起来的。

到了和平年代,将手上攥着的珍惜药草和大夫都给好好的归置归置,名下的产业现在遍布全球,也是中医界的领头人,最难得可贵的是,白家人从来都秉持着悬壶济世的理念,每一个白家人,都是会问脉诊断治病的。

白家大小姐白薇是海城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去年出国深造,成就斐然,就连白旭那么个不着调的人,也是海城医大的大一学生,一股子要继承家业的劲头。

在外人眼中,白家可是只有白薇和白旭那么两个孩子,也都是优秀的没话说的孩子,尤其是白薇,那可是上流社会家族里头排行第一位的名媛千金,更加别说她的妙手仁心了,活脱脱的跟仙女一样的存在,白家一家子,都是各家的典范,父慈子孝。

没成想月初的时候却被爆出来了白家还有个私生女的消息,那孩子被扔在疯人院里头,这会儿可是二十岁的年华光景,这在海城可是掀起大波了。

白建禾和夫人荀露霞在外人眼中是那么的恩爱,没成想也还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不过很快又有股风声传出来,那孩子不是私生女,反倒是白家打小就丢失的二小姐,是荀露霞和白建禾的亲生女儿。

现在看来,这到底那波说的是实话,他们不得而知,说白了这上流社会的家务事,他们也就是看个热闹而已,谁愿意去归根究底的追查什么。

白淽站在二楼窗前,这里打扫的的确也干净,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将她带回来,表面工作还是得做好了,毕竟在外人面前,她不能是私生女,而是白家走丢的二小姐,是荀露霞和白建禾的女儿。

将带过来的东西简单的扔在了床尾,她看了看腕上的白色手表,指针指的方向时间还早,这会儿白建禾和荀露霞还在门外声泪俱下的应付媒体,势必要营造出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的悲痛感来。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倚在窗边看书的白淽起身过去,将门拉开就看到了斜靠在门框边上的白旭,她没说话,目光平视对面的人。

白旭今年也不过十八九岁,但是个子却是挺高的,长相也是清隽秀气,只不过说实话,这脾气是真的挺不好的,一点也没有从医的人该有的稳重。

“有事儿?”

白旭盯着她,不情不愿的说了句,“下来吃饭,我大姐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人就转身下了楼,白淽不作他言,白旭不喜欢她,同样的她也不喜欢白旭,两人都是相看生厌,还不如不说话,互不招惹。

她感兴趣的是那个让白家引以为傲的大小姐白薇,一套传统针法打响了医界名号的大小姐。

顺着楼梯下去,白淽就看到了这会儿坐在客厅里头的白薇,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笔直长发一直落到腰际的位置,身上穿着湖蓝色的长裙,面容算是精致漂亮,毕竟荀露霞这脸面也不是什么素的。

她眼尾上扬,浑身上下的气质沉稳,像是学医的人该有的样子,眉眼间一颗红痣格外的惹眼,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张脸都不会不动心的。

这会儿荀露霞围着女儿白薇嘘寒问暖,白建禾坐在一旁,满脸的骄傲惬意,白旭看向自己姐姐的眼中也是多了几分崇拜的意味,这样一幅美好的家庭画卷,恐怕仍由任何一个人看见,都会感叹。

白淽嘴角轻勾,慢慢的走下来,身上亚麻长裙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弧度慢慢的晃悠,白薇抬头,看到下来的女人时眼眸微眯,带着几分危险的意味。

“这就是白淽?”白薇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女人问了句。

她眼眸在白淽身上上下打量之后收回,眸中带着些许嫉妒,这样一张脸,真的是天上有地上无的,恐怕能够轻易的就勾了男人的魂魄去。

看着就知道,不会是个省油的灯,白淽那个疯了的母亲她是见过的,真真是个绝色美人,难怪白淽这脸,会这么的祸水。

荀露霞视线在白淽身上掠过,冷冷的回了句,“嗯,白淽。”

这个名字在他们家,可是从来都不会被提起来的。

白薇松开了母亲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白淽面前,对着她摊开了手掌,“你好,我是白薇。”

白淽低头看着她的手掌,光洁如玉,娇生惯养的手掌,她笑了笑,手掌同她交握,“记得。”

脑海中的记忆闪过,她眯眼,当初白淽母女被赶出白家那天,天上滂沱大雨,白薇如同被豢养的公主那样,穿的跟精致的洋娃娃一样被白建禾抱在怀里。

她天真的抬头看了眼庄园,稚嫩的声音响起,“爸爸,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吗?”

抱着白旭的荀露霞脸上带着张扬的笑,轻蔑的看了眼被雨淋的狼狈至极的两母女,白建禾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明媒正娶的糟糠之妻一眼,挽着荀露霞的手,一家四口进了别墅里头。

那时候白薇的眼神,恐怕就算是放到现在,都是让人无法忘记的,一个不过十岁的女孩子,看着她的眼中,带着的是多几分的嘲讽。

脑海中白淽的记忆消退下去,她收回了手,这是原主的记忆,不是她的,挂念的太多也是枉然,到时候一并清楚了,也算是还了原来的白淽,占用她身体的恩情了。

没错,她并不是白薇的妹妹,也不是白建禾的女儿,正儿八经的白淽在六岁那年被赶出白家之后,发烧感染肺炎就已经死了,她从异世而来,是京朝最为出名的神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招惹了官家,被人追捕的时候不小心掉了悬崖,莫名其妙的被拽进了白淽的身体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一待,就是整整十四年的时间。

她原来的那个世界和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她过来之前就已经满了十五岁的年龄了,这会儿算起来,满满当当的也算是活了不少的光景了。

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从她的记忆里头白淽清楚她遭遇到的一切,也看到了那个疯癫的母亲,无论如何,也算是因为她的死亡,白淽才能够再活一次。

当然有责任和义务去照顾好的她的母亲才是,梦里头她也看到过那个死去的白淽,扯着她的袖子,声泪俱下的控诉,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总的做点什么,这报仇,也就列入其中一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