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记:我的老婆来自现代

更新时间:2020-01-14 02:42:07

重生记:我的老婆来自现代 已完结

重生记:我的老婆来自现代

来源:落初 作者:夜裳浓妆 分类:言情 主角:林翊玉佩 人气:

主角是林翊玉佩的小说《重生记:我的老婆来自现代》此文是夜裳浓妆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站起来后,她小心的环顾四周,妈呀!这里是万人坑吗?为何全是尸体?少说也有一两百具尸体吧!惊恐之余,她发现了个实质性的问题,为何这些尸体都着古装?再看看自己的衣服,妈呀,古装!她的第一反应:穿了。可这尸体的数量颇多呀。不会是遇到某个皇帝的什么什么狱吧?历史上有秦始皇焚书坑儒最为出名。她不会穿到秦朝了吧?(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水?马车漏水?怎么肩膀湿湿的?扭头一看,这小妮子睡觉都不安分,口水都流到他衣服上了,嘴上还掉了一溜。林翊看着这口水,哑然失笑。用袖口把那一溜要掉不掉的口水给擦掉了。

大约2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一个府邸门前,门口的牌匾上写着翊王府。门口站了两队人,领头的一名大约20出头的男子走上前,对马车里的人一弯腰,恭恭敬敬的说“主子回来了,我等已为主子准备好一切,请主子下车。”

“另外准备一间厢房,买些女子衣物用品!”说着,便抱着还在打瞌睡的瞳月下了马车直奔他的锦苑而去。

来到锦苑,他将她安放在自己的床上,本想为她脱掉鞋子的,奈何奋斗了半天,未果,放弃。“这丫头,一路睡了2个时辰,现在还在睡,唉,什么时候能醒啊?”

“祁晋,让厨房把饭菜备着,等……,先备着吧!”呵呵,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丫头叫什么名字。

“叫夕沁过来!”

“夕沁参见主子!”

“起来吧,今后那位姑娘就由你伺候,她有什么要求尽管告知辛厉。”

“是,主子!”

“这里就交给你了。”林翊转身离开了房间。

夕沁看着眼前这个发式怪异,身穿主子长衫,长相一般,睡相,额,有辱斯文的女人,没见有什么好啊,主子还那么宝贝她。她一定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主子吧?不知道这位姑娘脾气可好?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瞳月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左看,右看。这是哪里?我怎么在房间里?还有一个丫鬟打扮的?难道我被卖了?

夕沁被瞳月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不轻,但很快恢复过来。

“姑娘,你醒了?”

“这里是哪里?不会是青楼吧?”

夕沁嘴角一抽,“这里是翊王府。”

“翊王府?林翊是这里的谁?”

“我们主子。”这位姑娘居然敢直呼主子的名讳!可见主子待她真的不一般啊!

“姑娘,是否用膳?”

“用,用。”本来狼香虎咽的吃了些点心,一路都吐光光,不饿才怪。

夕沁便转身出了房门,为瞳月叫了饭菜,并让人告知主子,姑娘已醒。

瞳月无聊的看这屋里的摆设,简洁、朴素,怎么不像电影电视里,王爷郡主家的奢华?噢,清官王爷。我的米虫生活!清官能让我当米虫吗?万一养不起怎么办?万一还需要我去赚钱养家怎么办?正焦虑着,林翊兴匆匆的赶了过来。一进门就问“睡的可香?”

“嗯!”

“叫膳了吗?”

“刚才那个姑娘去叫了!你是王爷?”

“是呀,娘子!”

“那不是会有很多老婆?”

“老婆是什么?”

“就是娘子!”

“娘子这是在吃醋吗?”

“饭还没吃了,吃醋!”

说话间,一道道美味的菜肴摆上了桌子,未等林翊动筷子,她已迫不及待的夹起离自己最近的红烧肉往嘴里送,嘴边还沾了不少肉汁。

夕沁大惊,这姑娘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主子都没动筷,她怎么能这样?看向林翊,只见他微笑着看着瞳月没型没像的吃法,往夕沁一伸手,接过手帕,轻轻的将瞳月嘴角的肉汁擦掉,然后很优雅的用餐,跟瞳月的吃法,一个天一个地啊。一个赏心悦目,一个惨不忍睹、一个斯斯文文,一个饿狼抢食。这就是档次啊,档次,档次不同,眼睛的享受就是不同。这么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居然在同一张饭桌上见,而且,还能忍受某人的粗俗,实属难得呀!

瞳月语录中说道:对待饭菜,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不能浪费,浪费是要下地狱滴!

落叶扫光光了,满足的拍拍肚子,对林翊说“我以后就住这儿了?”

“不是,你住姒苑,这里是锦苑,我住的地方。”

“哦,意思是我可以长期住这里咯?”

“嗯!”

“哇,我可以过上我的米虫生活啦!”高兴的,冲到林翊面前就是一个吻,然后放开他,自顾自的又蹦又跳。

“呵呵,她还真容易满足。”手还放在刚才她吻过的地方。

疯过了,她竟然安静下来。林翊忙问他怎么了。却只见她的手老去扯他让穿的衣服。

“我已经吩咐给你买你能穿的衣服了,不用担心!”

瞳月扯着衣服的手,还是没松开。越扯越用力,越扯越用力,仿佛想把衣服拉破似的。就在衣服即将报废时,手松开了。她把头埋的很低,用蚊子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你能把那块玉佩给我吗?”

“好。”说着就将腰间的玉佩解下来,放在了她手里。

瞳月看着自己手心里的玉佩,这是多么贵重的东西,想他随身佩戴,一定有很重要的意义吧,她只是单纯喜欢那块玉,不抱任何希望的提出那个要求,他居然二话不说就给了。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看着她,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心里的防线一下子倒塌了。她扑到他怀里,抱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林翊抱着瞳月,轻轻拍着她的背没有说话。

“瞳月!可以叫我小月!”

“小月娘子!”

“不正经!”

“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嗯!”瞳月手里拿着那块巴掌大,通体雪白,圆润如脂的羊脂玉满足的走了。她今天有的玩了。

夕沁跟着瞳月出了房间,心里却平静不了,主子这么多年都为娶妻,如今将代表身份的玉佩送与了这位瞳月姑娘,应该好事将近了吧!

夕沁领着瞳月东拐西拐的穿过走廊,来到了姒苑。对瞳月说“姑娘,这里就是你的苑子姒苑!

“哦!”瞳月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手里的玉上呢,怎么去的苑子都不知道,就已经到了。

“姑娘,你进去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我!”

“哦!”

“你叫什么名字?”

“回姑娘,奴婢叫夕沁。”

“夕沁,真好听,我叫瞳月,以后叫我小月吧!”

“奴婢不敢,那是主子才能叫的,奴婢还是叫瞳姑娘吧!”

“唉,随你吧!你不用在这伺候我了,我不习惯让人伺候的,回去休息吧,明早别叫我起床啊,我要睡懒觉的。”

“是,瞳姑娘,奴婢告退。”

瞳月看夕沁走了,将房门关上,摸着那块温润的玉,想起同样温润却又有点痞的人。嘿嘿,一阵傻笑。噢,我亲爱的男朋友,不是我不爱你,是我已经死过了,回不去了。因为你,我鼓起勇气和父母抗争,也因为你,我勇敢的选择了死亡。我不想和父母闹翻,更不想和你分手,不是有歌词写道:有一种爱叫放手?我放开了你,也放开了父母,不管对与错,都已成事实,希望你也放下我,寻找你的幸福吧,今生我们是有缘无份了。希望你幸福。我可怜的父母啊,不知道现在可否后悔?我对不起你们,这么做是想告诉你们,我是一个人,有思想的人,并不是人偶,办法是极端了,可我不后悔。上天让我来到这里并遇到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我是幸运的。我会好好把握现在,过一次为所欲为的生活。

夜晚,她脱掉林翊的长衫,站在窗前认真的看着窗外的一切,这是多么真实的呈现在她面前啊!她已经不再属于生活了26年的现代了,T恤、牛仔裤、运动鞋都已经成为过去式,她的未来在这个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地方,在这个落后的古代,会是什么样呢?她的未来再也不用别人来安排,而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窗外的暗处有双明亮的眼睛看见这个穿着怪异,几乎暴露的女子,一顿,消失在了黑暗中,就如他不曾来过一般。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