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谋妃撩到手

更新时间:2020-01-14 02:43:53

谋妃撩到手 已完结

谋妃撩到手

来源:落初 作者:轻解战袍 分类:言情 主角:子初宁泽羽 人气:

主角叫子初宁泽羽的小说是《谋妃撩到手》,它的作者是轻解战袍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南风公主,因一场阴谋。母亲身死,兄长病重。她弃一身风华,学医救兄,习武保家国。退去红妆,披一身战袍,杀一条血路,保一国安宁。兄长病床前,她道“皇兄,我欠你一世安康,还你锦绣江山。”所以,哥哥你一定不要离开。槐花树下不知是错了谁的开始,圆了谁的结局。不过她却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值得她用一世年华倾尽的去喜欢。风云起,天下人都说她惑国妖女。当她揭去一身盔甲,真相与天下,天下人都道她一声巾帼不让须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袭红衣张扬,面若冠玉白皙润泽,红唇微勾肆意横生,眉眼如画让人不介意间沉沦。明明是妖孽,却莫名给人几分清冷之感。这种感觉让子初微微一楞,就是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说来也是奇怪她来北宁国就十来天也只是见了四五个男子,却有两个莫名给她一种熟悉感。

霍千闲在宁泽羽旁边停下,眼睛肆意的看着子初。“子初姑娘,我们真是有缘,又见面了。”眼神在子初身上扫了一圈,定格在她的脸上“子初姑娘还是依旧的美丽啊,你这双眼睛真是让本世子怦然心动啊。”说着还不忘调戏的挑眉。

子初一楞,她居然被美色迷惑了,心中微恼,脸上却依旧笑意不变“世子说笑了,子初丑颜恐难入世子眼。”子初扫了一眼霍千闲又道“世子红颜知己遍天下,哪是子初可以比的。”这霍千闲是出了名的爱逛青楼。家中无妻妾,红颜遍天下。这是天下人对这个安青王府唯一的独苗的评论。

每次说起这安青王府的世子都是感叹一声,可惜了安青王和安青王妃那样两个惊艳世人的人却生出了个这样的纨绔子弟。哎,也怪不得他被养歪,毕竟安青王和王妃去的早,独留孩子一个人在世上也没人教养。不过这安青其他没有遗传到安青王和王妃但这副皮相倒是尽得王爷和王妃的真传,也正是这副好皮相找足了女子的喜欢。

霍千闲依旧笑的张扬,恍惚间眼中都多了一分笑意。“哈,确实丑了些。”顿了顿又故意道“不过本世子还正好这么一口。”

听到霍千闲这样一句,子初表面不变,心中却骂上了。真是搞的谁稀罕他的号这一口似的,忍不住在心里啊呸了一声。

宁泽羽这样一听不高兴了“安青世子还是注意一些的好,毕竟子初是本王府上的人,世子可别坏了子初的名声。”看着霍千闲的目光中都透着几分微怒,明显的告诉别人他不高兴了。

霍千闲微微一笑,尽是风华“看泽王说的,子初一看就不是会在乎这些无聊的流言蜚语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连称呼都带上了丝暧昧,说的时候也并未看着宁泽羽。而是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子初,眼中意味不明。

子初看着心中微微发寒,感觉莫名的有些心虚似的低下头。“子初虽然是江湖中人,现在却身在京都。”意思已经明显表达了她现在身在京都是要注意别人的言语的。

霍千闲眼中闪过一抹暗光,转眼即逝。脸上依旧是一副纨绔不恭的样子,笑的张扬“是,是,是,只要美人开心本世子倒是都无所谓,美人一笑值千金嘛。”话落霍千闲朝子初抛了个媚眼,缓缓落坐。

子初看着心中一突,视而不见易不搭理。继续为宁泽羽添了杯酒,对于宁泽羽的眼光也是视而不见。这北宁国规矩多,她不想蹚这浑水,也不会久留北宁。

“皇上到,太后到,皇后到,太子到,茗贵妃到,安贵妃到,玉妃到。”太监的话音刚一落下,门口就出现了一身明晃晃的金黄色身影一侧易是一个黄色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后面是一个一个暗红身影和大红身影,其后是一抹紫色和暗青色身影,最后面是一袭粉红色的影子。

看了一眼进来的大波人物,安安静静的低下头,行礼了。在坐的也都起身行礼,皇上笑哈哈道“既然是宫宴就没有那么多规矩,大家都随意就是了。”皇上虽然说了随意,众人却没有随意的心思啊,皇上面前哪里随意的起来。

众位大人物都随意的落了坐,子初也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宁泽羽的身后。宫宴上马上歌舞升平起来,菜也缓缓上的差不多了。规规矩矩的宫宴也多了一丝热闹,倒是有了一种别样的风味。

“皇上,今天各位小姐都是准备了才艺的。今天我们能一饱眼福了呢,我也想看看各位小姐的精彩表现呢。”说话的是最后进门的粉衣女子。

粉红色的衣裙穿在女子反而穿出了一丝媚态,却也有几分清新脱俗。清丽的脸上媚态横生,微微勾着的唇瓣若刚熟的蜜桃。

不愧是这五六年在后宫中最得宠的妃子,五六年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宫女到现在的宠冠六宫的宠妃,这个玉怀是不容小觑的。

“哦,朕倒是也想看看这各家小姐的才艺呢。爱妃等等也好好看看,一饱眼福啊。”说着笑着看着玉妃,摆摆手,又对着下面随意扫了一圈。看的子初心中一毛,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是淡淡一抹微笑。

宁凉玉忽然一笑,站起身对着皇上道“父皇不久前皇兄在远雨河下一名女子,子初也是准备了才艺的。皇兄你说是不?”宁凉玉看向宁泽羽,目光却挑衅的落在子初身上。

宁泽羽看着宁凉玉微怒道“玉儿别胡来,父皇,皇妹顽皮不可当真。”宁泽羽看着皇上笑的温润,微微抱歉着道。

皇上盯着酒杯,未言语。抬头看着子初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眼中不明所以。缓缓笑着道“哦?是叫子初吧。”语气中意味不明,却又让人听不懂所以。

子初微微一笑,淡定的对着皇上一礼。“民女是叫子初,民女是江湖人也不知道京都的规矩。民女有失礼之处还望皇上能不降罪呢。”

淡淡的笑容恰到好处,本来平淡无奇的脸上却多出了一抹绝美的靓丽,莫名耀眼。“子初是江湖中人,泽王的救命之恩子初无以为报。子初留在京都三个月,当尽力报之一二。”

皇上微微一笑,明明是笑却更是威严。不愧是久居上位的人,光是这周身这威压就不是谁都能受的住的。“江湖人?难得见到江湖中人有子初姑娘这样周身气质的,子初姑娘在外闯荡,定是见识不凡的。刚刚玉儿说子初姑娘有什么才艺可以让朕也长长见识可是真的。”

“才艺倒谈不上,子初没有京都小姐们的好命,能多才多艺。子初身上除了一身武功也拿不出别的什么了。”顿了顿接着道“不过若是皇上想看,子初不才,倒是学过些江湖杂学。等等子初怕是只能献丑一番了。”

“好好好,朕也想看看子初姑娘的表演。”看着子初微微皱眉,仿佛刚刚发现一般道“子初姑娘怎么一直站着,皇后你是怎么安排的怎么让子初姑娘一直站着呢。”皇上说是问皇后话,语气中却无半分责怪之意。

皇后娘娘穿一身大红色的正宫凤裙,脸上虽然没有茗贵妃和玉妃妖娆美艳,却也算得上美丽,再加上正宫装扮倒是称得上雍容华贵。“皇上赎罪,这宫宴是本宫和茗妹妹一起安排的。不知子初姑娘会来所以未安排妥当。还不快给子初姑娘填上位置,就放在泽王后面。”皇后也是不放过任何打压敌人的好机会啊。

子初心中冷笑,这后宫中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子初谢过皇上皇后。”不过怎么说这下马威她接下了,就是不知道这些还有什么后招等着她了。对于她这个被泽王救回来的来历不明的女人,这后宫中这些人意见很大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