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仙跳槽:魔君相公等等我

更新时间:2020-02-13 06:40:59

小仙跳槽:魔君相公等等我 连载中

小仙跳槽:魔君相公等等我

来源:落初 作者:唐风吟 分类:言情 主角:星君真君 人气:

《小仙跳槽:魔君相公等等我》作者:唐风吟,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星君真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千年情殇,谁许谁地老天荒,累世情缘,谁还我笑颜依旧。爱无错,情亦无错,只怨对与错本就无界限她说:如有来世,你不是魔,我亦不是仙,我们便寻一处世外桃源,暮鼓晨钟。他说:不管是你仙也好,妖也罢,我爱的始终是你她说:我有名无姓,取你名为我姓可好?他说:不管上天入地,我都会找到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崇凛与青稚分开回到住处后,便看到天帝近侍己等候在此:“天帝可是有事召见?”

来人微微躬身:“是的,天帝有请,请上仙随我去一趟。”

崇凛随着近侍到时,天帝正端坐于凌宵殿中,面前摆一棋盘,似早己等候于此,挥了挥手让近侍下,才开口道:“崇凛,来,陪朕下一盘。”

崇凛冲着天帝一揖手,落坐于天帝对面,执白子落一子:“不知天帝所为何事?”

“崇凛啊,听闻最近魔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此事你如何看?”天帝抬眸,目光扫过崇凛,接着落下一子。

“魔界自千年前一战便很久未曾有过动静,此次突然如此怕是与魔界圣君有关。”

“哦?”天帝再次落下一子,才慢慢道:“为何?”

“此前我与那圣君己见过一次,只是未曾动手,此人虽然中间昏迷了五百年,可他的功力却比起千年前有增无减,就是我现在跟他相比,怕也难以取胜,如今魔界生事,怕是他千年前的心思又动了。”

天帝执棋久未落子,若有所思,崇凛也不催促:“那照你如此说来,如今的毂苏怕是在天界再难以找到对手了?”

崇凛不语,只专心与天帝下棋,一翻厮杀后,天帝又道:“听说五百年前你收了个弟子叫青稚?”

崇凛心中一惊,脸上并未表现出任何不妥,只道:“是的,确有一徒,名叫青稚。”

“那千年前的青稚仙子,为了那毂苏偷我天界至宝昊天塔,最后落的跳诛仙台,也真是可惜呀。”

崇凛一时摸不清天帝是何意,只得思索道:“当年臣下对青稚仙子的情意,天帝不是都知晓吗?只是后来她爱了魔界圣君,臣下只是想有个念想罢了。”

“既是念想,直接娶了不是更好,为何要收为弟子?这弟子跟师傅可是不能成亲的呀。”

崇凛欲再说,却见天帝落下一子后将手中棋子一扔:“我赢了,崇凛你的棋艺可是退步了。”伸手拍了拍崇凛的肩膀,起身朝着殿外走去,走到门口忽又顿住:“崇凛,念想归念想,但愿别再是第二个青稚仙子。”

天帝的话让崇凛心中有些不安,他又何尝不知,这是天帝在给他警告,如果他发现青稚的事情有何蹊跷,那么他便不会再手下留情,即便是再逼得她跳一次诛仙台,也不是不可能。

..

青稚不见了半日芊落与觅风己急的团团转,此刻两人正等着崇凛回来:“师弟你别转了,转的我头都晕。”

觅风找了个位置坐下,端起茶欲喝复又放下:“落师姐,你说青师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觅风的话说的芊落心中一紧,她祈祷着青稚最好不会出事,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希望她不会再回来,如果青稚不再回来,那么师傅是不是就可以把对于她的关注转一点点给她,哪怕是一点点,她也心满意足了,芊落被这突然冒出的想法吓坏了,她怎么可以这样,青稚是她最好的朋友,亲如姐妹,她怎么可以希望她回不来。

“师姐,你要去哪?”芊落跌跌撞撞的往外走,正好和从天帝处回来的崇凛撞了个满怀:“师。。师傅。”芊落有些慌乱的垂眸,不敢抬头去看崇凛。

“发生了何事?”崇凛瞥了一眼正从屋内走出来的觅风。

“师傅,青师姐己半日都没有见到人了?”

“可有找过?”崇凛有些急切。

觅风低垂着头“我跟落师姐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可是都没有找到。”

崇凛目光扫过觅风,又转向芊落,芊落被崇凛看的背后一凉小声道:“此前我曾看到有一个小仙娥来找过师姐。”

崇凛不再言语,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芊落跟觅风二人紧跟其后。

青稚漫无目地的走着,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哪里才有她的一席之地,自从离开姑姑以后,君庭山就成了她的全部,可如今她以为的全部不过梦一场,她该去哪?又能去哪?天地之大却再无她的容身之处。

“对了,姑姑,她还有姑姑。”青稚祭起青冥向着君庭山北飞去,像一个溺水的孩子,抓住了唯一可以让自己存活的稻草,却不知稻草哪能承受住人的力量,只会沉的更快罢了。

崇凛祭起飞剑的速度又岂是芊医落二人可比的,转瞬便不见了踪影:“落师姐,我们跟不上师傅的,还是回去等吧。”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小九。”芊落不假思索的否决了觅风的提议,继续道:“这样,你往南,我往北,咱们分头找。”

觅风施了个决幻化出一对小铃铛分给芊落一个:“那好吧,师姐你拿着这个,找到青师姐就摇一下。”

青稚很快便到了原来的住处,可眼前的一切不禁让她傻了眼,曾经洞府外的姹紫嫣红,如今变成一片杂草,己有人高,拨开草丛,底下是一根根焦木,己生了不少的菌菇在上面。

青稚己无法再去思考任何可能,忐忑的拨开杂草,顺着记忆中的青石小道去往姑姑的洞府前,原来的洞口己被无数的乱石堵上,乱石上也长满了无数的杂草,显然是荒废己久。

“姑姑.姑姑。”青稚冲着大山深处喊叫,回应她的却只有从远处再反弹回来的回音,天无端端的下起了蒙蒙细雨,青稚无力的瘫坐在地,压抑多时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挥洒而出:“姑姑,你去哪了?你不要小九了吗?小九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走了。”所有被欺骗后的无助都在这一刻涌上来,己经没有了师傅,难道连姑姑也失去了吗?

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再失去姑姑,凭着心中的信念,青稚开始徒手在乱石堆中寻找,雨越下越大,模糊了双眼,也模糊了脸上的泪水,手指头被乱石划的全是伤口,鲜血顺着雨水向身后流去,心中那份执念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

“姑姑,你怎么可以丢下小九,你不是最疼小九么?你怎么忍心丢下我。”抬手用己经湿嗒嗒的袖子抹了抹脸,青稚被手下的东西吸引了目光,一块淡绿色的玉石坠子静静的躺在被青稚挖出的空地中,青稚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姑姑的魂玉,以前姑姑随身配带的,她见过好多次。

魂玉,可做养魂之用,也可做传讯之用,但一般很少人会把魂玉用来当作传讯的东西,那是因为一块上好的魂玉是极其难得的,可是魂玉在此,姑姑又去了哪里?

青稚抱着姑姑的魂玉如获至宝,她相信既然她能找到魂玉,就一定能再找到姑姑。

芊落久寻不到青稚,猜想着她不会回到了君庭山,同样的场景让芊落也不免感慨,所谓的物是人非大抵便是如此了,芊落的到来并没有惊动处于伤心状态的青稚,她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那个坐在乱石中的人,素白的衣衫己被污水浸的看不清本来的颜色,原本梳在脑后的墨发己不知何时披散开来,额前的碎发,顺着雨水紧紧的贴在脸上,原来就瘦弱的身形,此刻看来显的更加单薄,可即便她如此不堪,在师傅心中,依然没有自己地方,是不是她死了,师傅对她的关注就会少一些。

雨慢慢的小了,芊落丢掉手中的伞朝着青稚慢慢走近,心中有个声音不断的重复:“杀了她,她死了崇凛就是你的了。杀了她。”握住匕首的手不住的颤抖,脚下被乱石一绊,险些摔倒:“谁?”芊落的声音惊动了坐于乱石堆的青稚,转过头,看到身后的芊落不住的松了口气:“十七,是你。”

看到熟悉的人,青稚刚收回去的眼泪,又如断线的珠子,起身朝着芊落走过去:“十七,姑姑。。姑姑.十七?”青稚垂首看着胸前的匕首,不可置信的开口,冷冽的杀伐气息瞬间蔓延开来,眼中更多的是浓浓的悲伤,芊落被青稚这突发的杀气所摄,不禁害怕的向后退了两步,论术法,芊落自是比不过青稚,如今这般青稚如果拼了最后一口气来个鱼死网破,她必定再劫难逃。

“我。。我。。小九。。我不是故意的。”芊落慌乱的看着自己的手,又看向正插在青稚胸口的匕首,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悔恨。

“哈哈哈。”青稚仰天大笑,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那是一种近乎于绝望的笑,冷冽的杀气消失无踪,再也支撑不住,摔倒在地。

芊落刚才被她的杀气所摄,如今己缓过神来,朝着摔倒在地的青稚走过去:“小九,对不起,怪只怪你占着师傅的心,如果你死了,那么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青稚缓缓的闭上眼睛,她好困,好想睡,好想姑姑,不再去听,不再去想,雨水打落脸上,冰凉刺骨,却全然缓解不了心中的痛,她想,这也许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就这样死了,那些欺骗也好,背叛也罢,都将不复存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