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引凰为后

更新时间:2019-09-19 12:19:39

引凰为后 连载中

引凰为后

来源:落初 作者:云月颜 分类:言情 主角:凤凰翠羽 人气:

新书《引凰为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云月颜,主角凤凰翠羽,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前世她是身份最尊贵的女子,却有着世间最悲惨的命运。今生成为国公府嫡女司徒箜,她以为自己拥有了曾经无比渴望的一切——爹、娘、健康。然而,这爹似乎有些渣?这娘似乎有些怪?还附带一个时刻准备报复他们一家的……未婚夫?这是一个穿越母女VS重生翁婿的故事。这是一个别扭姑娘二货娘,神秘女婿蠢萌爹,四个曾经被命运无情抛弃的人在乱世中求生存,最终幸福圆满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棉棉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夫人”这种称呼会落到自己头上。

幸好刚才凤凰儿提醒过一次,她对自己“已婚妇女”的身份有所准备。

加上视野范围内又没有别的女人,否则她真反应不过来这一声“三夫人”是在喊自己。

她转身看过去,只见一名个头不高的中年男人缩手缩脚地站在角门处。

“你过来。”阮棉棉收回已经迈出小半步的右腿,略微有些别扭地吩咐了一句。

既然站在角门边,又唤自己“三夫人”而不是“夫人”,就说明这人一定是成国公府中的下人。

在等级森严的古代,尊卑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阮棉棉庆幸自己的反应还不算太慢,否则依照前世早已经养成的尊重别人习惯,想要向人家打听事情她直接就过去了。

那男子十分恭敬地小跑上前,躬身一礼道:“见过三夫人。”

阮棉棉暗道,一般来说古代的男仆和女主子没有多少接触的机会,所以他们两人应该不太熟。

她像是赌博一样硬着头皮道:“你是……”

阮棉棉如今的样貌本就冷艳,刻意装模作样了一番后还颇有些气势。

那男人哪里敢抬头,战战兢兢道:“小人是马房养马的刘大,从前给三夫人牵过马,您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小人也是有的。”

阮棉棉有些尴尬,一开口就打脸,她真是够倒霉的。

不过瞧这刘大的情形,估计原主是个泼辣货,府里的下人似乎都挺怕她。

这样子倒还挺合她的心意,泼辣的人往往活得都比较自在随性,更何况以她的脾气,要是装什么贤良淑德那才真是要命了。

这个叫刘大的男仆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不妨从他身上多打听一点消息。

她想罢又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刘大回道:“小人的老母亲昨儿犯了病,所以我们一家人没能随着主子们一起离京,却才见大门处的人像是三夫人,所以过来瞧瞧……”

阮棉棉眉头紧锁,成国公府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阖府的人离京竟连个下人都不留?

探亲?不像。

流放?更不像。

实在是有些诡异……

刘大见她不说话,忙又道:“三夫人,小人不知道您昨儿是被什么事儿给耽搁了,只是……您最好还是赶紧离京。”

阮棉棉不好接话,只装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刘大虽不是个心眼儿多的人,但见她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也开始着急了:“小人午后听人说燕军距离京城已经不足二百里,说话就要攻城,宫里的娘娘们早就跑了,您也得抓紧啊。”

阮棉棉的眼皮重重跳了一下。

难怪这破地方鬼都看不见一个,搞了半天自己居然穿到了乱世!

连宫里的娘娘们都跑了,说明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

老话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做离乱人。

自己究竟要不要跑?人生地不熟的又该往哪里跑?

她握了握拳对刘大道:“那你们一家人呢?不打算跑么?”

刘大道:“早就听说过燕军从不屠城,小人们只是平民百姓,只要不强出头,应该无碍的。”

阮棉棉都想骂老天爷了。

上辈子生活在和平年代,她是个睁开眼就不得不去奋斗的平民百姓。

这辈子好歹算是个贵族,福还没享上半天,居然又要准备去做难民?

妈***!与其去做难民,她还不如一头碰死,说不定再穿一次还能遇上个命好的主。

她轻嗤道:“本夫人就不走,我还不信了,人家放着大事不做偏要和我一个女人过不去!”

刘大搓了搓手:“这……夫人这话也有理,生逢乱世谁管得了那许多,到时候您装作平民女子,大约也能……”

阮棉棉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我留下一天就得好好活一天,府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你如果有办法弄到吃的便给我送些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刘大小心翼翼地问:“夫人身边如今可还有人伺候?”

其实他也就是顺嘴一说,如果有人伺候,三夫人何至于亲自到府门口来打探消息。

阮棉棉道:“你能给我寻到伺候的人?”

刘大忙道:“小人的浑家做得一手好菜,家里的俩丫头虽然粗笨些但也能帮忙做事,如若夫人不嫌弃,小人便让她们去您身边学着伺候几日。”

三夫人出手一向阔绰,在她身边哪怕只是伺候一两日也能得不少的好处,刘大虽然老实,却也不想错过这种发小财的机会。

阮棉棉想了想,听对方的语气,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从前并不在内宅中伺候,那么她们对自己和小凤凰之前的情况肯定不熟悉。

她们来身边伺候显然利大于弊。

一来自己不用那么辛苦,二来可以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她十分干脆地应道:“明天一早让她们到我院子里来。”

“是,是,多谢夫人。”刘大满脸堆着笑应下了。

阮棉棉嘴角微微抽了抽,看样子这“三夫人”真是钱多人傻,所以人家才这么高兴。

小凤凰是个颇有见地的古代高门贵女,有些事情还是去和她商量一下比较妥当。

她又嘱咐了刘大几句,转身回了国公府。

因为心里装着事儿,阮棉棉比出来的时候走得更快,不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院子。

谁知她才刚跨进院门,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断断续续的琴声。

阮棉棉大吃一惊,这声音……

她凝神分辨了一下方向,朝东厢房一侧的耳房飞奔而去。

是的,看起来大大咧咧的阮棉棉曾经就读于某音乐学院,主修的乐器正是箜篌。

虽然因为家庭的变故她只念了一年的大学,但箜篌却陪伴了她整个少女时代,甚至于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也和箜篌有直接的关系。

曾经在盛唐时期广为流传的箜篌,因为种种原因十四世纪后期便不再流行,以至于最终慢慢失传,只能在以前的壁画和浮雕上看到一些箜篌的图样。

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音乐工作者和乐器制作师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根据古书的记载和保存下来的古代壁画的图形,才设计试制了几种类型的箜篌。

而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能被用于正式演奏的雁柱箜篌才被研制出来。

可即便如此,箜篌在现代也并不是什么流行的乐器,甚至于大部分人根本闻所未闻。

能亲眼见到古代的箜篌,对于她这个学习了十几年箜篌演奏的人而言,意义之大简直无法言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